感恩,让享乐更踏实

Posted on 七月 17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常常会想起老上图的一个驾驶员说的一句笑话,早上醒来,一摸额头,啊,我还活着!因此,他很珍惜自己可支配的每一次享受。
人要感恩。之所以能享受快乐,不是自己有过付出,就是有人为你有所付出,把他人为你付出的那一份想得多一点,那这种享受就自然会踏实一点。
享乐的时候要尽情、要忘我,但享乐过后要感恩,因为你的享乐包含了别人多多少少的付出。

倾听意见,提升服务——澳大图书馆举办读者代表座谈会

Posted on 七月 16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2020年7月15日下午,澳大图书馆举办读者座谈会,邀请本校中医药国家重点实验室王瑞兵教授、澳大濠江博士后杨奎琨博士、博士生张相军、硕士生韦健文和研究助理成谦,共同讨论疫情下图书馆服务等问题。王教授和他的四位高材生从院系和各自信息需求出发,对图书馆信息和参考服务提出了一些想法和希望。吴建中馆长、梁德海助理馆长、李仲明主任和梁惠怡秘书汇报了图书馆近期服务工作,在感谢我校师生多年来对图书馆支持和指导的同时,进一步征求了大家对新常态下图书馆开放服务及时间方面的建议。会议还就图书馆创新服务以及学者库共建等问题展开热烈讨论,大家都期待今后图书馆与读者之间有更多互动交流。

馆所合并的legacy(精神遗产)

Posted on 七月 15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早上做操的时候,常常会想起25年前馆所(上海图书馆与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合并的日子。做操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后来我一直没有间断过,哪怕是在外出差。
上次听王鹤鸣书记说,2020年是馆所合并25年,应该纪念一下,我很赞成。当时38岁当副局级干部在宣传系统是最年轻的之一,但那个时候对我来说还是个学徒,跟着老王(王鹤鸣书记)老马(马远良馆长)学生意。
馆所合并是很值得总结的,在来图书馆的路上,我大致归纳了一下这一时期的经验:企业化经营、集团军思路、大社会格局,虽然都不是属于图情专业思维,当时的这些做法对馆所后来的管理思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至少对我个人来说启发是很大的。馆所合并可以写一部书,甚至可以写一篇硕博士论文。

小制作 大画卷——为澳大学生会戏剧社点赞

Posted on 七月 14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下午,应澳门大学学生会戏剧社霜冰雪创作实验剧团的邀请,到南湾旧法院大楼参观了“情系甘苦”艺术展。这次展览既是该团队内地38场巡回演出后的答谢汇报展,也是与抗疫主题有关的青年创作展。展出有诗画创作、平面设计、服装设计、影片创作及声乐创作等。虽然都是一些小成本制作,但作品内涵深厚,富有张力,很有大画卷的气势。
更可贵的是,作者都是年轻人,看上去都是小时代里的人物,但表现的都是一些大时代的话题,令人刮目相看。临走时我跟他们说,我们不仅喜欢你们的作品,而且看好你们的未来。

图书馆推广讲究创意,看国图出版社是怎么做的?

Posted on 七月 14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来图书馆的路上,听到手机清脆的一声,平时我都是静音的,拿起手机看到国图出版社邓老师的微信,说选了几张照片配我在国图的发言,问我是否合适。我马上点了赞并告诉她,选的角度非常好,一看就是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为了体现包容,该馆在入口上做了创新,将入口与外界广场连接为一体,表达图书馆的内外不分、无限延展的理念。我很佩服邓老师,她在图书馆推广上给我们做了榜样,她做创意的特点是以一种与人对话的生活化的方式让人们对图书馆产生好感。
我回了一个短信,我正在去图书馆的路上,谢谢给了我一天的好心情。

享受生命的平衡

Posted on 七月 13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每一次看到或听到周围的老师和朋友走了的消息,总有一种扎心的感觉,有不少都是那个时代有影响的风云人物,就这么说走就走了。其实死也是生命的一部分,没有必要那么当一回事,只要能给这个世界留下点好念想,该知足了。
习惯于冲冲杀杀了,每一分钟都那么计较,尤其是到了新的单位,总希望一下子就做出点成绩来。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试着放慢节奏,让自己静下来,但还是有一种停不下来的惯性。
最喜欢坐在咖啡厅里,似乎有一种忙里偷到闲的感觉,放慢节奏吧,寻找一种生命的平衡。

图书馆国际化的引路人——孙蓓欣老师

Posted on 七月 10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看到顾犇老师发来的信息,突然浑身一阵颤抖,无论如何想不到,孙蓓欣老师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了。
孙馆长不仅是我国现代图书馆国际化事业的开拓者,也是把我带进国际图联的引路人。1999年当文化部确定由我接替孙馆长参选国际图联的时候,孙馆长给予我很多指导。在1999年国际图联年会上,孙馆长带着我走访各国团组,并利用各种机会帮我竞选。那次是国际图联领导层最后一次大会现场投票,以后就改用网络投票了。投票当日她告诉我,当选把握很大,而且新华社新闻稿都已拟好了。但选举结果公布时,我落后于最后一名当选者八票,当时中国代表团成员都坐在一起,我感觉到她一直在哽咽。后来她跟我说了一句令我无法忘记的话,“你知道吗?这一届领导班子里就没有中国人了”。她感到丢失的不是一个职位,而是一份责任啊。
2001年我成功当选以后,常常与她保持联系,有问题也直接请教她。特别是在讨论建立中文团组会议(caucus)和图联官方语言政策的时候,她都给予我具体的点拨和指导。
我把这段经历记录下来,是想告诉大家,图书馆国际化这条路是孙馆长带着我们打拼出来的,但愿孙馆长是安心走的,我们没有让她失望,我们永远不会让她失望。

从东莞图书馆与农民工的暖心故事看公共图书馆的包容精神

Posted on 七月 6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几天,东莞图书馆与农民工的故事传遍了大江南北,成为很有影响力的“媒介事件”。有感而发,我想从图书馆包容服务的角度谈一点想法。
公共图书馆作为社会机构存在的第一天起,就高举起了包容性的旗帜。政府之所以将公共图书馆列为社会机构,并将免费为公众提供信息服务通过立法的形式确立下来,就是希望公共图书馆承担起普及大众教育、公平获取信息的社会责任。公共图书馆直接或间接地为提升公众综合素养提供服务,已经成为社会包容性基础架构的一个组成部分。
这些年来,东莞图书馆在包容性服务方面有很多精彩案例。王子舟教授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披露,东莞图书馆为农民工提供网购火车票的服务,引起过一些争议,有人认为这一服务超越了图书馆专业范围。 对东莞图书馆的这一服务,我也是举双手赞成的。2013年1月,文汇报就铁道部推出网上购票问题对我进行采访,我强调了政府在推进网上服务的同时要照顾好那些数字鸿沟另一边的人。 当时我提出公共图书馆也应配合做些有益的服务,但刊登时没有了这方面的内容。
对公共图书馆来说,为农民工提供网购火车票的服务不是一项常规服务。但当社会一部分人还处在数字鸿沟的另一端,他们没有能力、没有准备接受新型服务的时候,东莞图书馆站出来开展这一服务,体现了图书馆人的包容性精神,东莞图书馆的同事们没有想那么多,而是先干起来再说。正是由于他们有着“时刻准备着”的服务意识,这次农民工的暖心事迹会发生在他们身上,这既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它反映的是公共图书馆的包容精神。
我想顺着这一思路再谈几点想法:
第一, 倡导包容,从根本上做文章;
图书馆不分大小,都要把包容放在重要位置。上海图书馆东馆在理念设计的时候提出3i战略,其中一个i 就是inclusion,包容。包容是一种精神,不是做一、两篇表面文章,而是要将它渗透到整个管理与服务之中。在建筑领域,流行两幅讲包容的经典画面,一幅是三位年龄不同的人望着窗外,有两位因为够不到,脚下垫了不同高低的板凳,另一幅是整个窗户变成了落地窗,这样三个人都不需要垫高了。包容有很多方式,但最重要的是扫除影响公平的障碍。有包容性意识的人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去扫除障碍,如何去填平鸿沟,在包容性服务方面,图书馆可发挥的空间很大,这次东莞图书馆与农民工的故事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图书馆要树立包容意识,提升包容精神,创造更多有利于公平和包容的各类公共服务。
第二, 创新服务,在全素养教育上下功夫
图书馆服务要创新,不能停留在传统借阅服务上,要提供包括信息素养、数字素养、职业素养等的多元素养服务。公共图书馆的目标是让更多的人能够跟上社会的发展。国际图联在《图书馆与发展声明》中有这样一段话:图书馆所提供的信息“有助于改善人们的教育状况、开发新技能、寻求工作职位、建立企业、做出有关农业和健康的明智决策或洞察环境问题”。 东莞图书馆这些年来在阅读推广上开展的很多服务活动都超越了图书阅读的范围,而且在全国图书馆阅读推广上起到了引领和示范的作用。
第三, 挖掘资源,在服务创新上求实效
这些年我国大力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也颁布了《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公共图书馆法》等,公共文化服务设施逐渐完备起来。我觉得在新常态下如何充分地运用好公共资源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新课题。以图书馆为例,不少图书馆都有比较完备的展示空间和专业级的多媒体空间,但这些资源和设施利用率还不高。除了信息资源以外,空间也是可利用的资源。现在,公共图书馆的活动范围都有很大拓展,与其他公共文化和教育领域有不少交叉。图书馆可以更主动地发挥空间资源优势,将这些场所开放给社区和学校,让社会大众共享公共文化资源。

论文也可以写出小说般的精彩

Posted on 七月 6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写小说讲究的是灵感,一般由某种亲身感受触发,然后把它放在一个特定情境之中形成一个故事,因此很注重生活经历,而写论文是科学研究的一个过程,突出的是发现,很注重资料或数据来源。
这辈子我是当不了小说家了,但我觉得论文也可以写出小说那样的精彩和动人。
我的体会是,第一抓要点,聚焦一些重要的东西;第二亮观点,给人一个清晰而独到的见解,不拖泥带水,把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第三找看点,或切入点,发表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吸引人看,尤其是一开头就能把人给吸引住。
当然所有这一切的前提是有足够的素材库支撑。平时阅读太重要了,脑子容量大,你只要有印象,就可以凭记忆通过图书馆找到,如果不放心,可以记录在卡片或笔记本中,博客日志也是记忆的一种延伸。写论文就如同在脑海中寻找一条故事线,确立了故事线以后,通过各种各样的连接(connection)把要说的东西串联起来。
总之,写论文也可以写出小说那样的精彩。

图书馆与包容

Posted on 七月 3rd,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在建筑领域,流行两幅讲包容的经典画面,一幅是三位年龄、身高不同的人搁置栅栏眺望群山,因为栅栏太高,三人脚下垫了不同高低的石块,另一幅是整个栅栏被移除了,三个人都不需要垫高了。包容有很多方式,但最重要的是扫除影响公平的障碍。有包容性意识的人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去扫除障碍,如何去填平鸿沟。“这次东莞图书馆与农民工的故事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走进图书馆的都是些向上、向善的人,他们把图书馆看作是最舒服、最安全的地方。而图书馆以其平凡而温馨的包容性服务为读者增强韧性的同时,也在不断地积累和散发出自身的能量”(摘自《图书馆建设》第四期圕苑大家谈“未来已来”)。

« 上一页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