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型图书馆的课题(6)——机构重组

Posted on 八月 29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机构重组不仅与总体战略有关,而且与人有关,一般管理者都尽量回避这一敏感问题。
研究型图书馆的组织架构虽然五花八门,但大体上可分为两种模式,一是以文献流为核心,一是以信息流为核心(朱强、别立谦.大学图书馆学报,2016(2):20-27),从组织板块来讲,从原来的两分法(技术服务与读者服务)向基于功能、面向需求的多元化方向发展(贾东琴. 图书情报知识(2015(2):28-36)。
大型研究型图书馆机构重组时间较早、动作较大的,一是不列颠图书馆,一是哈佛大学图书馆。林恩•布林德利(Ms.Lynne Brindley)于2000年一接手不列颠图书馆,就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机构改革,将原来众多部门打散,形成按用户需求设置的六大部门(百度百科:大英图书馆)。十几年实践证明,不列颠图书馆的机构重组是成功且具有示范意义的;哈佛大学图书馆拥有73个大小不同的图书馆,2011年启动机构改革,将所有的分馆按五大板块(affinity group)(http://harvardmagazine.com/2011/09/new-harvard-library-structure)重组:理论应用与实践(法学与管理学等)、物理与生命科学(医学与自然科学等)、人文与社会科学(瓦德那图书馆与拉蒙德图书馆等)、艺术与文化(艺术、建筑与音乐等)、特藏(大学档案馆等),既保留图书馆的独立性,又强化了馆际协作,机构精简后裁撤并早退了部分工作人员,反响较大。我很佩服这两位馆长的勇气。
国内做得比较突出的是北京大学图书馆,它将原来由三分法设置的技术服务、读者服务和行政管理重新划分成七大中心(资源建设中心、学习支持中心、研究支持中心、信息化与数据中心、特色资源中心、古籍图书馆、综合管理与协作中心),其中研究支持中心进一步分学科服务组、信息素养组、科研支持组和数据服务组。
就国内大学图书馆总馆与分馆(院系资料室)的关系来讲,目前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院系资料室的馆舍、文献资源、设备、人员、经费等均由所在学院提供,但其与校图书馆实行统一的目录查询系统,业务管理与读者服务与大学图书馆总馆实现对接,一类是分馆(院系资料室)完全归入大学图书馆总馆管理,其人员、经费、设备、文献资源购置等均由校图书馆统一管理(徐军华. https://www.sinoss.net/uploadfile/2011/1221/20111221054059402.pdf)。
总体而言,国内研究型图书馆在机构重组方面步子迈得不大,大部分仍习惯于传统的组织形态。“转型”与“创新”意味着不能千篇一律,采取什么方法、设置什么部门都要因馆而异,因需而异。但机构重组是图书馆改革关键之关键,这步棋不走,就谈不上“转型”与“创新”。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