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4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6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8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0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2)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4)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6)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8) : eval()'d code on line 2
建中读书 » 2021 » 三月

(图书)馆员的一半是责任

Posted on 三月 30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检验一个图书馆好不好,最重要的是看馆员。但进入高度技术化以后,一门手艺打天下的时代过去了。以前师傅教徒弟,现在往往是徒弟教师傅了。尤其是大学或研究型图书馆,数字化程度很高了,没有良好的数字素养是很难开展工作了。

如今图书馆大部分的活都与网络和技术有关,管理思想必须要调整过来。美国有一个市图书馆处在倒闭的边缘,新任馆长重新聘用了五个懂技术的年轻人,图书馆一下子红火起来,媒体把它称为“图书馆的复兴”。

新的问题又来了,年轻人好动,好挑战,往往在一个地方干不长,怎么让他们始终保持一种竞争和向上的姿态,确实是一个难题。还是一句老话:(图书)馆员的一半是责任,光有技术,还够不上一名好馆员。

希望在青年

Posted on 三月 25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昨晚OCLC视频会议结束后,睡了一个安稳觉,对我来说这恐怕是最后一次OCLC高层年会了。除了IFLA的一个职务还要到2023年期满,所有的社会职务几乎都卸下了。早晨上班的路上,既觉得轻松,又感到缺少点什么。

昨天在与一位学会领导电话交谈时,说到希望在青年。我很感谢当年文化部举办了外语强化班,把一批可以走向国际的人选拔了出来。当然我也高兴地看到国内有一批年富力强的专家学者正活跃于国际舞台,期待着从这批人中会跳出几个既有使命感又有良好沟通能力的顶尖人才。

OCLC与IFLA

Posted on 三月 24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晚上参加OCLC全球委员会年会,由于是视频会议的关系,参会者有的是白天,有的是晚上,也有的是深夜,委员是46名,加上公司高层及其他人员,总共70人参加了视频会议。

长期以来,我与OCLC高层保持着良好的联系,在DC元数据兴起的时候,我把OCLC研究所所长和李华伟馆长请到上海、广州和香港,举办了培训活动。不夸张地说,OCLC在图书馆的技术与服务方面在全球起着引领的作用。在我任上图馆长期间OCLC总裁来演讲过三四次,每次有新的产品与服务发布,他们都会到内地来,上图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个落脚点。

当然OCLC是一个“富人俱乐部”,欧美主导的色彩较浓,不像IFLA,作为一个国际组织,必须要体现包容性。最近在一次会上,我提出OCLC有与内地疏远的倾向。其实,相比之下,从全球图书馆发展的角度来看,OCLC与IFLA相比,连接度和传播力显得更突出一些。

 

“我们把你们想得太好了”的英文翻译

Posted on 三月 21st, 2021 in 感悟 by jzwu

在这次中美阿拉斯加会谈,最精彩的金句之一是“我们把你们想得太好了”。但中外对此句的翻译略有不同,我们的翻译是,I think we thought too well of the United States,但国外也有一些翻译成,I think we thought too highly of the United States.(https://www.dailynewscatch.com/2021/03/19/top-chinese-and-us-diplomats-publicly-clash-at-alaska-summit/)。按理说,这不是同声传译,张京说得没错啊。

我觉得两种翻译都可以,我相信翻译平时训练使用的往往都是经典的句子,卢梭也有一句类似名言,All of my misfortunes come from having thought too well of my fellows(https://www.dictionary-quotes.com/all-of-my-misfortunes-come-from-having-thought-too-well-of-my-fellows-jean-jacques-rousseau/)。

2020年迪拜世博会(85)神秘的黏土球

Posted on 三月 19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迪拜世博会伊朗馆是富含传统意味的现代设计,凸显出伊朗人对自然与美的理解与追求。伊朗的建筑大多数都以夯土建筑为主,为了让这些土生土长的建筑增添艺术色彩,墙面上往往装点有各种几何形态的外观。

伊朗馆由十三栋大小不等的方盒子建筑构成,无数黏土球构成的几何图案点亮了展馆的外立面,极具视觉冲击力。黏土球是伊朗文化的符号之一,它是早期人们书写、绘画及记录的载体,最近网上有一条热议的新闻,说“在书写文字发明之前,伊朗黏土球中保存着已遗失的代码,是世界上最早的数字存储设备”。黏土球是中空结构,研究人员通过现代仪器发现,其中蕴藏有大量信息。建筑的中央是一个广场。穿梭于建筑之间的明沟、暗渠为展馆降温发挥了效用。在伊朗的街道上到处可以看到各种明沟和暗渠,它们不仅起到了节水储水的作用,又具有调节温度的效果。当然,伊朗生活文化中最具特色的要数手工编织的地毯了,这些编织物也象征着迪拜世博会“连接思想,创造未来”的主题,表达出伊朗与全球连接的意愿。

伊朗人要向全球展示的不仅是建筑,更是其古老而恒久的文明史。伊朗曾位于世界的中心,众所周知,波斯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城市定居点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000年。在本届世博会上伊朗将充分展现其辉煌的古代文明以及现代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参观者在欣赏伊朗文学、艺术、技术和哲学等历史的同时,也能够在展馆的糖浆屋(Syrup House)品尝到伊朗的草本茶、糖浆饮料以及各种传统美食。

展馆位于流动区,由Shift Process Practice设计。部分建筑有二层,主要为商务洽谈和交流的场所。展会期间,伊朗馆将举办各种文化交流活动。

伊朗馆官网:http://www.iran2020expo.ir/.

延伸阅读:伊朗馆。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Pavilion. https://www.expo2020dubai.com/en/discover/pavilions/iran.

全周期服务之我见

Posted on 三月 18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在去年由吴澍时老师和赵星老师主持的“道大无外”研讨会上,我首次提出了三个“全”(全媒体、全周期、全素养),至于全周期服务,首次提出是在为《Transferring Information Literacy Practices》(上海交大出版社与斯普林格出版社联合出版)一书撰写的序言上。

曾经有同事在信息素养课上描述了研究人员从事科研的各个阶段,并指出收集文献这一段与图书馆有交集。我觉得这样的说法不全面,后来就在那本书的序言上强调了信息素养在整个科研周期中的作用。

学界有不少论文已经涉及到数据素养与科研生命周期的关系,说明了数据素养贯穿于整个科研生命周期。图书馆工作也一样,在读者的人生旅途中,信息需求贯穿其整个过程,因此图书馆要改变传统思维,将服务延伸到读者思考和解决问题的整个过程之中。

《Transferring Information Literacy Practices》序言中的原文:An information literacy program is more than library use. It lays emphasis on the whole process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from acquisition and cataloguing of information to analysis and synthesis, for problem-solving purposes. Therefore, information literacy goes well beyond accessing information. Being information literate leads you to new knowledge, new discoveries and success in sifting through the complexities of our digital age.

 

2020年迪拜世博会(84)隐秘的宝藏

Posted on 三月 17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巴基斯坦馆原先酝酿的一个主题是“新兴的巴基斯坦”,后来正式确定为“巴基斯坦:隐秘的宝藏”,隐秘的宝藏,英文Hidden Treasures,也许受到2015年由巴基斯坦人迪尔达•阿里•汗撰写的《斯瓦特隐秘的宝藏》一书启发。斯瓦特河谷位于巴基斯坦西北省境内的喀喇昆仑山脉脚下,这里不仅景色优美,被称为“南亚瑞士”,而且历史悠久,是佛教的圣地,也是犍陀罗艺术的摇篮。《大唐西域记》中曾有记载:“途乌伏那国,山谷相属,川泽连原;林树蓊郁,花果茂盛”,这“乌伏那国”就位于巴基斯坦斯瓦特河谷地区。

该馆为两层,展示具有七千年悠久历史的巴基斯坦文化、艺术、宗教和谐、自然景观及经济发展的潜力,让参观者沉浸式体验“从世界最早的文明记录到新千年的挑战”之旅程。同时力图通过充分展现巴基斯坦悠久而丰厚的历史和自然资源,吸引全球的登山家、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作家、摄影师和游客来此探险和观光。

该馆建筑外形是一个锥形的建筑群,代表该国五个省为一体,中间由廊道连接。该馆占地3449平米,内部空间2900平米,坐落于机遇区,据悉世博会结束后,该馆建筑将保留,作为巴基斯坦文化与遗产中心。考虑到今后功能的变化,该馆在建筑上尽量采用模块化和可塑性设计。为此,在内部设计上将更多采用数字化及现代化展示方式。该馆严格遵循迪拜世博园区建设规范,从建筑结构到能源消耗都尽量达到生态建筑的指标,而且97%的建筑材料都符合生态建筑的要求。

此外,巴基斯坦馆还计划主办贸易和投资研讨会、洽谈会、文化表演和各类活动等。

延伸阅读:

  1. 2020年迪拜世博会:巴基斯坦馆将展现7000年文明史。Expo-2020 Dubai: Pakistan pavilion to showcase 7,000-year-old civilisation. https://gulfnews.com/uae/expo-2020-dubai/expo-2020-dubai-pakistan-pavilion-to-showcase-7000-year-old-civilisation-1.75196166.
  2. 2020年迪拜世博会巴基斯坦馆建筑完成。Pakistan’s pavilion at Expo 2020 Dubai completes construction。https://www.cbnme.com/news/pakistans-pavilion-at-expo-2020-dubai-completes-construction/.

馆社如何实现高质量同步发展(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21-3-12)

Posted on 三月 16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最近各行各界都在编制战略发展规划,图书馆界和出版界都在紧锣密鼓参与这项工作。我觉得规划编制的过程也是一个事业发展回顾与展望的过程,我们需要静下心来,集思广益,着力为未来高质量发展谋篇布局。

转型是当今社会的一个热门话题,图书馆界、出版界以及各行各业都面临转型以适应社会的高质量发展。这里我想聚焦两个问题,一是图书馆如何实现创新发展?二是图书馆如何与出版、传播等相关行业同步发展?

图书馆行业如何实现创新发展?

这次新冠疫情给予我们最深刻的启示是范式的改变,以前数字化也好,数字图书馆也好,并没有触及发展模式的问题,只是原有形态上的增加或减少,现在我们已经充分意识到,数字转型是必由之路,我们需要从数字转型的角度重新审视下一步的发展,这将涉及到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是技术环境的挑战。这次疫情对图书馆是一次检验。那些能在疫情中继续发挥作用的图书馆,都是具备一定的数字化能力的。在这场战役中,我们发现数字化不是可有可无,而是必不可少,未来我们不仅要大力发展数字技术,而且要将数字技术有效地融入其中。至于数字形态好,还是印刷形态好,如今这样的争论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也就是说,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现在要携起手来,拥抱数字技术,迎接数字转型。

第二是服务方式的提升。过去传统服务与数字服务是两张皮,经历了这次疫情的考验,很多创新服务和项目发展了起来,形成了线上线下融合的服务。这是一个大趋势,今后无论是现场(有的叫阵地)服务还是网上服务,都是图书馆服务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未来五年这一融合型的服务形态将固化下来,形成图书馆事业发展的新业态。

第三是管理体制的变革。技术和服务方式的改变必然会影响到管理体制的改变,过去我们一直担心的图书馆孤岛化问题也将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孤岛化的根本问题是相互之间缺乏“连接”,而数字转型是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这三个问题都与数字转型有关,如今无论是图书馆发展规划,还是城市发展规划,都把数字转型放在重要位置上。

图书馆如何与出版行业同步发展?

图书馆如何与出版行业同步发展?这是未来几年发展的新课题。作为一个成长的有机体,图书馆与其上下游及周边行业都有一个协调和同步发展的问题。这里需要关注三点:

第一,携手合作,在“读者本位”的旗帜下实现双赢。图书馆与很多行业相关,与出版更是上下游之间的关系。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交叉与融合,图书馆界与出版界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起来,图书馆界从事出版或者出版界参与数据管理的情况也越来越多,而且两者之间的摩擦和竞争并不鲜见。在这种情况下,图书馆界与出版界如何在“读者本位”的旗帜下进行合作与共享,是摆正我们面前的新课题。这方面的课题很多,如编目分工、格式共享、合作保存等,可以采用一次作业,多次利用和多方共享,而不是各自为政。相对而言,国内两个行业的关系与国外相比要和谐得多,在国外“你选书,我买单”往往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在国内很普及;

第二,增强沟通,有机融入对方的事业发展。图书馆界和出版界之间的最大公约数是知识传播服务。现代知识传播体系正处于转型发展中,全媒体服务是其最突出的特色。在这方面两个行业都可以大有可为。虽然它们的业务侧重点各有不同,但各自应放低姿态,有机融入到对方的事业发展之中,既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又能够发挥自己的专业所长。

第三,服务第一,在同步发展中更好地扮演服务和支撑的角色。图书馆界和出版界的最终用户都是读者。读者在获取资源的时候,往往不会在意资源如何组织、来自哪里,两个行业在这方面都应以人为本,主动跨前一步,出版界要多考虑如何为读者省钱,图书馆要多考虑为读者省时间,比如,现在各图书馆都面临经费短缺的问题,双方可以共同合作,推出一些有利于读者的服务模式,比如数据库拆零服务、按次收费服务等优惠措施,相信这方面的合作空间是很大的。

总而言之,图书馆界和出版界既是上下游关系,又是合作关系,其最大公约数是知识传播,最终用户都是读者。以人为本,读者至上,不仅是未来五年的共同课题,也是图书馆界和出版界的永恒追求。

Macao Central Library: Experts highlight flexibility, inclusivity of winning project

Posted on 三月 11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Richard Whitfield, March 10, 2021

The panel of experts that judged the four proposals submitted to the Cultural Affairs Bureau (IC) for the new Central Library highlighted in their final opinion some of the characteristics that made Dutch architecture firm Mecanoo’s project the winning one.
In a video submitted to the IC, Karen Latimer, a member of U.K. Designing Libraries Advisory Board and a former Chair of 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ibrary Associations and Institutions (IFLA) Library Buildings & Equipment Standing Committee, noted that she particularly liked how the project is “inclusive, open and accessible, [attracting] every citizen to visit. I also very much like the idea of the journey from the [Tap Seac] square to the top reading rooms, transitioning from busy public spaces to quieter study spaces.”
She also noted that the winning design is “a new bold design that is both contemporary and yet respects the historic context. It’s a library for all the people of Macau, whatever their age or interests, for them to use and enjoy.”
At the press conference organized by the IC to reveal the winning project, Wu Jianzhong, who is also a member of the IFLA Library Buildings & Equipment Standing Committee and director of the University of Macau Library, also noted that besides inclusivity, the project also features the flexibility of spaces, and fluency in the connection between the different spaces and between indoor and outdoor areas.
Wu noted, “Any new library needs to be built on the idea of being modern for a period of 20 years,” adding that to achieve such purpose, it must possess open spaces that can be flexible, adjusting and adapting over time to meet new demands, needs, and requirements.
“We need to make spaces be multifunctional and adaptable,” Wu said, adding that in terms of inclusivity, the project “welcomes everyone independent of their purpose to visit it. It appeals to both a child, a scholar or a researcher.”

做好每一件事,演好每一场戏

Posted on 三月 9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早上4点半起床,5点参加国际图联建筑与设备委员会的视频会议,一直到7点过一点,从来没有参加过如此疲劳的会。会议的最后,我用了几分钟报告了8日下午澳门文化局新闻发布会的情况。

8日下午,澳门文化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澳门中央图书馆新馆(新中图)设计方案评选结果 ,荷兰的Mecanoo设计公司的方案在四个方案中脱颖而出。该公司曾承担过代尔夫特大学图书馆和伯明翰中央图书馆的设计,在国际上有一定的知名度。我也在发布会上谈了自己对该方案的一些想法。

再回到视频会。国际图联竞选已经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时间为两个月,四月开始,五月底结束,会上花了很多时间谈竞选的事情。如果再年轻一些,我一定会很积极地投入,因为竞选要职的都是一些好朋友。虽然是跳一下就能够得着的事,现在已经不是很感兴趣了。到了这把年纪,只求做好每一件事,演好每一场戏了。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