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4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6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8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0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2)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4)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6)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8) : eval()'d code on line 2
建中读书 » 2020 » 十二月

2020年这么难都走过来了,2021年一定好!

Posted on 十二月 31st,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与同事视察了一下图书馆和大学展馆的关键部位以及档案馆的工地,下午就要放假了。2020年不怎么好,但还算过得去,相信2021年一定会过得好。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走下坡的人,但下坡走得好也不容易,老是要看着自己的脚下走。这三年换了个岗位,虽然不再是冲冲杀杀,但一步一个脚印,走得踏实一些。《图书馆杂志》12月这一期,发了一篇香港大学几个研究生写的文章,算是新岗位转型的一个评价吧。
这两天为一个知名杂志写文章,谈1984年第一次出访的感受。其中有一个细节,在机场告别的时候,接待方的领导远远地向我招手,呼唤我过去,我不知这位平时沉默寡言又很挑剔的领导要跟我说什么,走进跟前,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了一句,你很优秀!あなたは素晴らしい!这句话很短,但很有分量,它一直激励着我做好每一件事情。
下坡的路虽然不好走,但我还是会像往常那样,认认真真做好每一件事情!

又做课题了

Posted on 十二月 28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几天根据领导的要求,与几位年轻有为的学者一起关起门来做课题。
很久没有这样写东西了,这一次又拾起以前做政府课题时的方法,先头脑风暴,将要点和要素汇总,然后将框架搭起来,再把核心内容逐字逐句地推敲成形。忙碌了两天,总算心里有了底,过两个星期就可以交初稿了。
与年轻人一起的最大好处,是可以看到自己身上的缺点和不足。

写作要义:撑得起,压得住,放得开

Posted on 十二月 18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我写东西很快,人家可能怀疑是否用了“复制/粘贴”?

9个字很重要,第一是撑得起。框架要搭起来,几分钟甚至几秒钟之内把要写或要讲的一二三整理出来,以前开会或者面对记者心里都要打一个腹稿,因为随时会有人提问或采访。搭起来的同时要考虑做减法,把不需要的剔除,酝酿的时候可以宽泛一些,但动笔的时候需要收缩;

第二是压得住,观点要鲜明。每一次写作也好,发言也好,有一两句所谓的“金句”,比如安全是城市发展的“第一要素”,这既是一种观点,又很少有人会这么说,再比如,每一篇博客,哪怕再短也要有一个题目,题目就要精炼,一目了然;我担任国际图联管委会委员的时候很喜欢发言,人家觉得中国人讲话很有哲理,比如,在确定国际图联三大支柱:社会、专业、会员的时候,一开始有人提出推广、专业、会员,但我坚持把推广(advocacy)改为社会(society),后来大家采纳了我的意见,他们开玩笑说,管委会有两个哲学家,一个是Marian Koren,荷兰人,一个是我,因为我们发言的时候总是要讲一些道道;第三是放得开,让写的或讲的留有余地,让别人能跟进并扩展。什么都不能说死。尤其是在写研究报告的时候,要留有可发展的空间。

人活着活着就老了,机会看着看着就丢失了

Posted on 十二月 13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次“大道无外”研讨会的最大收获,是与年轻学者的交流。虽然我只参加了一个上午,但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代沟。中图学报与华东师大把目光瞄准青年,让年轻学者有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可惜我缺席了后几个板块的交流,但还是感受到了年轻学者的期待。
我赞同西北老汉说的,要多听听年轻人的声音。我在二三十岁的时候,就感觉到我们这个领域很沉闷,很压抑,稍微发几句牢骚就被打回去了。但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怕,敢打敢拼,人家叫我少说,少写,认为我傲气,我硬是多说多写,虽然后来棱角磨平了一些,但回想起那段经历,还是很值得的。
人活着活着就老了,机会看着看着就丢失了。胸怀社会,无私无畏,认准的路坚定地朝前走,没事的。

期待“道大无外——图书馆与社会”研讨会的召开

Posted on 十二月 10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年底是存货盘点的时候,特别忙碌,我推辞了很多参会的邀约。但后天在华东师范大学的“道大无外——图书馆与社会”研讨会,中图学报吴澍时老师和华东师大赵星老师盛情邀请,我是一定要参加的。
早年在华东师大图书馆学系学习过的人,对自己的出身都会有一些自豪感,那时华东师大图书馆学系是全国排名靠前的,像一匹黑马,打破了这一职业的沉闷气氛,高举起了以“知识交流”为主导的专业发展的旗帜,虽然那时“知识交流”在国外以及在全国各地尤其是在东北已经有不少研究,但华东师大在这方面形成了一个学派,在理论与实践方面走出了一条新路。虽然后来者有点走样,但一些坚守阵地的,如范并思教授等认准了这条路,且顽强地走了下来。
这次是重聚能量的会议,虽然很多与会者都是走下坡的老人了,但他们会与新一代一起,形成“第二推动力”,将这股能量重新焕发出来。我期待着这次会议圆满成功!

出席广东公共和大学图书馆年会的一点感想

Posted on 十二月 8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广东图书馆学会和广东高校图工委举办了一个联合年会,一扫整个一年的沉闷气氛,提振了大家的士气和信心,那天最精彩的是饶馆长有关智慧图书馆前景的报告,指明了下一步图书馆现代化发展的方向。在这里先为演讲者和组织者点赞!
回到澳门以后,总觉得好像缺少了点什么,心里不够踏实。图书馆还是需要冷静下来做一些思考。
相对而言,东部和南部地区图书馆在规模和硬件上已经走在世界前沿了,但是否说明我国图书馆已经领先全球了?
比如,如何把握好全球图书馆发展的节奏?那天我的任务是对话,当时我突然选了一个故事作为切人点,把国际图联与联合国2030挂钩,讲了图书馆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我总觉得我们的关注点与国际同行的关注点之间还是有距离的。国际图联最近征集签名,呼吁国际图书馆界在明年二月举办的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第59界年会上发声音,因为这个年会的优先主题是2030的第16个目标,国际图联关于“信息获取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的立场就是在这个目标中反映出来的,我代表澳大图书馆签署了,也算是填补一个空白。再比如,如何摆正我们自己在国际图书馆界的位置?我们与国际同行相比,差距还大着呢。我们的互联网还是消费者的互联网,不是生产者的互联网,我们用得不少,像微服务、大数据等在图书馆应用很频繁,但涉及到技术开发如云系统、云服务、研究数据管理,以及专业标准如数据格式、描述方式等,我们还缺乏话语权、主导权,缺乏有竞争力的东西。
在基本建成小康社会以后,图书馆也与社会其他社会机构一样,步入高质量发展轨道。如何跟上全球发展步伐,如何与高质量发展同步,还需要静下心来做一些思考。

中國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劉會洲主任一行訪問澳門大學 (2020-12-03)

Posted on 十二月 5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2020年12月1日下午,中科院文獻情報中心劉會洲主任、文獻服務部主任趙艷、 諮詢服務部主任趙亞娟和館員鞏玥參觀了澳門大學展館和圖書館。澳大圖書館館長吳建中、副館長王國強、助理館長梁德海、主管潘雅茵、李仲明接待了來訪嘉賓。雙方圍繞圖書館創新服務、機構知識庫以及數字人文等進行座談交流。劉會洲主任表示,兩館之間在數字圖書館和知識服務等方面有很大的合作空間,今後可以進一步加強合作、資源共享。吳建中館長代表澳大圖書館感謝文獻情報中心給予的技術指導和支持,並希望繼續加強兩館之間的合作與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