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4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6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8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0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2)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4)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6)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8) : eval()'d code on line 2
建中读书 » 2020 » 九月

澳大首个数字人文项目启动

Posted on 九月 28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上午9点30分,在澳大图书馆举行了一个龙文化研究资料库开通仪式。龙文化项目主持郑德华教授及参与的老师和同学与我馆同事出席了仪式。我代表图书馆致辞。龙文化研究资料库是我馆第一个与历史人文学者合作的数字人文示范项目,这些鲜活、一手的历史文化资源不仅展现了精彩纷呈的澳门多元文化,而且生动地弘扬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希望在这一项目的带动下,我馆与历史人文学者的合作进一步增强,数字人文项目及数字化服务迈上新台阶。

闪淳昌教授向澳大图书馆赠书

Posted on 九月 25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我国知名公共安全问题专家闪淳昌教授来访澳门,并向澳大图书馆捐赠了他近年来的大作数部。

我很佩服闪教授,不仅学问精深,而且为人厚道,讲起课来中气十足,很有定力,唠起嗑来轻声细语,很有温度。平时一副学生模样,背着双肩包,走起路来飞快,一个精神饱满的老帅哥!

这次捐赠的图书中有一本是与薛澜教授合著的,每一本赠书我都要求作者签名的,这是出版社刚印出来的再版书,闪教授前一天刚拿到,巧得让人无法相信,这两位大佬竟在首都机场偶遇,不仅了了闪教授的心事,也让这部签名本有了更精彩的幕后故事。

我也很感谢柴俊勇秘书长,是他促成了赠书的,我也期待着柴秘书长把他的大作都捐出来。

未来公共图书馆长啥样? 像是在模仿书店(中国文化报,2020-9-15)

Posted on 九月 15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记者王学思)“买东西靠‘刷脸’!”几年前,这还是一句玩笑话,如今对许多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而言,刷脸支付已不陌生。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正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在公共图书馆领域,新技术、新理念的赋能也让图书馆焕发新生。

  图书馆变了吗?

  家住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的刘佳听说苏州第二图书馆的“颜值”很高,便带着儿子周末去“打卡”。看着儿子在少儿馆里开心地触摸和认识墙壁上无土栽培的各种植物,通过互动体验游戏探索人体骨骼的“秘密”,在色彩斑斓的书架迷宫里“探宝”解题……已经很久没有进过图书馆的刘佳不禁感叹:“图书馆的变化怎么这么大?”

  刘佳在图书馆的电脑上查到了最近特别想读的两本书。尽管她此前并没有办读者证,但按照操作提示,通过绑定个人网络信用积分,她顺利“下单”,不到20分钟便收到短信通知——两本书已经被配送至她预先指定的少儿馆旁的自助柜了,等她离馆时可以顺路取书。

  刘佳并不知道,在她下达借书请求之后的近20分钟里,由智能货架、穿梭车、提升机、入(出)库工作台和电脑控制系统组成的“捷阅系统”,帮她把所选图书从可容纳750万册藏书的智能书库中自动分拣出来,再通过AI机器人的自动传送服务将书送至她指定的取书点。这套能智能响应读者调阅请求的“智能书库+图书捷阅系统”,在国内图书馆应用尚属首例。智能书库的高密度存储,解决了图书馆因馆藏量大而造成的管理压力,而信息技术的全程应用实现了图书从进馆到送至读者手中的全自动化操作,大大提高了图书馆的工作和服务效率。

  置身苏州第二图书馆,会不自觉地体会到一种“未来感”。因为取书的工作交给了AI机器人,坐在阅读专区的读者不再被密集的图书和书架环绕,可以享受更开阔的视野,还能在馆内多个区域透过落地玻璃墙欣赏到室外书香公园的美景。这座图书馆最大的变化在于,将2/3的空间作为可为读者提供交流、休闲的公共空间和主题特色馆,咖啡馆、超市、录音棚、剪辑室、HiFi体验室、共享办公空间、市民展厅……这些面向大众和分众的多元化服务,正试图诠释如何提高公共文化服务的覆盖面与适用性。

  图书馆为什么要变?

  面对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人们对图书馆的未来表示过悲观。然而几十年过去,图书馆并没有从人们的生活里淡出,近几年无论是体量还是质量,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建设都可圈可点。

  当然,危机不曾消失。在人们获取信息和知识的渠道日益便捷的当下,踏入图书馆似乎需要更加具体的理由。“今天,图书馆要做的不是让人们重新回到印本书时代,而是有效提供各个群体都能接受的信息和知识服务。”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吴建中认为,图书馆要在对读者需求重新把握的基础上提供新的服务,通过从“书的图书馆”向“人的图书馆”转型,使图书馆的主流业务从重借阅转向重综合素养,更加关注为人的全面发展提供服务。

  苏州第二图书馆里的一些主题馆颇具特色。音乐图书馆汇集了古典、流行、摇滚、爵士等不同类型的音乐资源,同时备有各类乐器的自学教程,还提供黑胶唱片、高保真音乐试听,甚至结合音乐疗法提供有助于缓解紧迫感、疏导负面情绪的音乐体验。设计图书馆可为读者提供查询设计资料、获取设计信息、举办艺术展览等基础性服务,还可以为创意设计人员提供小型的共享办公空间,甚至帮助他们有效对接相应机构,提供专业技术培训、信贷资金、知识产权、产品制作和销售等相关一体化服务。“音乐图书馆更多的是为读者提供鉴赏性、‘治愈系’服务,设计图书馆则是帮助相关从业者将梦想落地。”苏州图书馆阅读推广中心主任周佳说。

  “苏州第二图书馆对新时代公共图书馆高质量发展的探索与实践,顺应了公共图书馆事业创新发展的国际新趋势,开创了现代技术应用于公共图书馆服务的新纪元,树立了国内公共图书馆高质量发展的新标杆。”北京大学教授、国家文化和旅游公共服务专家委员会首席专家李国新这样评价。

  图书馆的未来愿景

  未来的新型公共图书馆应该是什么模样?处于转型阶段的国际图书馆领域一直在探索。比如,美国西雅图以“城市会客厅”“多功能多内涵社会中心”理念打造城市图书馆的做法、芬兰赫尔辛基“颂歌图书馆”打造“向所有人开放的公共空间”的尝试,都为业界打开了视野、提供了示范。

  国际图联在2018年发布的《全球愿景报告》中强调,必须更新图书馆在数字时代的传统角色,必须跟上持续不断的技术变革,要更好地了解社区需求并设计服务以实现影响,要构建一个强大而统一的图书馆领域,为文化素养型、信息灵通型、积极参与型社会提供支持。审视苏州第二图书馆对未来的诠释与展望,与国际同行在空间布局、服务理念创新上有异曲同工之处,在践行文旅融合发展方面更有别开生面、匠心独运之光。

  100多年前,在学者梁启超眼中,公共图书馆要以“读书、养性、敦品、励行”为宗旨。上世纪90年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共图书馆宣言》强调,公共图书馆是教育、文化、信息的有生力量,是孕育人类内心和平与精神财富的重要机构。在21世纪的第20个年头,在苏州第二图书馆里,记者所看到的公共图书馆是能够给读者带来愉悦感、幸福感,给当地的市民带来自豪感、归属感,开放度和包容度极高的文化休闲体验中心。(记者 王学思)

澳大图书馆员书画艺术展开幕啦

Posted on 九月 11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筹备了近一个月,澳大图书馆员书画艺术展今天正式开幕了。来这里以后发现有才艺的馆员很多,于是就提议做一个展示自己人才艺的展览。图书馆五分之一的人都拿出了参展作品,有绘画、书法、手工艺术、美工设计等,这些作品将展示于图书馆二楼的“书画坊”。展示期间,参展的图书馆员还将举行现场演示和交流活动。
图书馆有三宝,馆藏、读者和馆员,有好馆藏、好读者还不够,还要有好馆员,因为馆员在实践图书馆五定律中扮演重要角色,是他们让图书馆的功能充分地挖掘并体现出来。虽然没有我的作品,但我为他们叫好,为他们自豪。

为什么要选择“未完成的空间”作为标题?

Posted on 九月 9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选择“未完成的空间”作为标题?
“未完成的空间”是一个纪录片,讲述古巴革命历史上最具理想化的一个设计项目——国家艺术学院(The National Art Schools of Cuba)。三位年轻建筑师为了这个项目付出了一生的努力,半个世纪来该项目经历了被忽略、被遗忘、又被重新发现的曲折过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你可以有美好的梦想,有卓越的设计,但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有距离的。第三代图书馆是“必须适应人的需要的建筑” (马里奥·科尤拉,Mario Coyula) ,但有的时候未必如此,就像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一样。即使生活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今天,人们出于对知识的崇拜,始终没有放弃新一代图书馆的梦想与追求。世纪之交一大批新图书馆的诞生预示着一个图书馆文艺复兴时代(biblio-renaissance)的到来。 通过这些新建筑,图书馆员和设计师们以自己的想象和期待展现着心目中的图书馆,未来图书馆到底应该是什么模样?作为一个不断成长的有机体,人们对图书馆的认识也是与时俱进的,无论是西雅图公共图书馆,还是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毫无疑问都是“以人为本”设计的楷模,但是没有哪一个是完美无瑕的,尤其是在对印本书的设计上,两家都采用了生硬的整体嵌入的方式。第三代图书馆不仅要以人为本,而且要做到“人、资源、空间的有机融合与互动”,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用“未完成的空间”来作为讲座的题目,因为第三代图书馆是无模板、无现成答案,无止境的追求。

“未完成的空间”——谈第三代图书馆建筑

Posted on 九月 1st,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在思考一篇演讲稿,讲图书馆建筑发展趋势。昨天看了一个“图书馆设计”网站的CEO戴维·林德利与图书馆建筑专家吉玛·约翰的对话,很受启发。戴维·林德利用古巴纪录片的题目“未完成的空间”来描述新一代图书馆,图书馆的边界在哪里?图书馆要向哪个方向发展?他认为,图书馆始终是一部“未完成的作品”,我们必须不断地测试和实验新的思想,重新定义在21世纪图书馆到底意味着什么。
第一代图书馆比较好理解,人围着书转,设计思想也很明确;到了第二代图书馆,时兴开放布局,图书馆建得像书店一样,设计理念和布局也比较好把握,在上世纪末西方流行的是福克纳-布朗的十戒,弹性, 紧凑,易接近, 可扩展,组织性,舒适性,可变性,稳定性,安全性,经济性。后来安德鲁·麦克唐纳对此作了一些修改,以功能性,可适应,可接近,可变性,互动性,激励性(一种能激人奋进的环境),环境友好,安全性,有效性,适应信息技术作为新的质量指标。但更重要的是,他提出了所有这些质量指标要与机构的使命和文化相结合,并给人一种眼睛一亮的观感,他用oomph来表示。到了第三代图书馆,也就是以人为主体的时代,图书馆设计理念与布局也到了自由发挥的时代,吉玛·约翰在调查了五个国家几十个新馆的基础上,提出了设计的三个方向,一是可接近和包容,二是通透和连接,三是弹性和可适应性。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
我觉得图书馆设计可以从三个层面思考,第一是以人为本的设计,在人、资源、空间的三个要素中,将人的感受和需求放在首位;第二是有约束的设计,重点考虑两大要素,环境与安全,也就是说人的感受和需求应该是有节制的;第三,图书馆是一个生长着的有机体,图书馆不是一个孤立的建筑,也不是一堆堆书或一台台电脑形成的书库,而是人的思想、观念的组合和结晶,图书馆是无所不在的,作为生长着的有机体,它不仅与人、与周围的环境、而且与过去、与未来产生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