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4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6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8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0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2)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4)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6)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8) : eval()'d code on line 2
建中读书 » 2020 » 六月

东莞图书馆的故事值得跟进——为《图书情报工作》点赞

Posted on 六月 29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东莞图书馆农民工读者的暖心事成为全国的大新闻。图书馆要成为全国新闻媒体的焦点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上一次发生在杭州图书馆。
其实,图书馆天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故事发生,走进图书馆的都是些向上、向善的人,他们把图书馆看作是最舒服、最安全的地方,也许正是图书馆开放且免费的服务,拉近了与读者之间的距离。
用媒体术语来说,这是一次重大的媒介事件,而且也一定会成为本行业的知名案例,图情研究当然应跟上,《图书情报工作》今天发了一个专题,我给杂志社点一个大大的赞。我希望,图情研究以此为契机,让图书馆与社会之间的研究更丰富,更生动,更有温度。

给自己也留下点什么

Posted on 六月 24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有过职业的选择,也有过换岗的机会,但最后还是选了图书馆这个职业。
其实每一个人都会在乎,我在为他人奉献的同时能给自己留下点什么,当老师,当经理人,当外交官都不错,尤其当外交官是小时候的梦想,但一大圈子转下来,还是固定在了图书馆的岗位上。
对我来说,这辈子最值得庆幸的,是一直在挑战中过日子,在期待中过日子,当然要有各种各样的付出,昨天跟《图书馆理论与实践》的老郭聊,他记得我,来上海图书馆实习的时候我已经当副馆长了,他说当了副馆长,还参加书库上架劳动。其实,更大的付出是没日没夜的摸索和尝试,这些年来一直从理论上在实践中做一些摸爬滚打的事,有苦恼的时候,有被误解的时候,有承担责任的时候,当然也有深感骄傲的时候,但绝对没有后悔的时候。
我最喜欢听别人说的是,啊,原来图书馆可以是这般模样。

“圕苑大家谈”背后的故事

Posted on 六月 23rd,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图书馆建设》琳琳老师安排我一篇命题作文:用评论文写一个开篇性的东西。我选择了“未来已来”这个题目,突出与未来有关的主题,顺便谈一下图书馆”十四五”发展规划的编制。
很巧,我在四年前曾经在《建设》上发表过一篇与未来有关的文章,顺着原有的主线,将“未来是数字的”思想体现出来,用了一个“临界点”的说法,并用三个力(洞察力、强韧力和原创力)突出规划编制的路径。
没想到,这次查找和核对资料花费了不少功夫。要将数字疲乏到数字冲击深刻地表达出来,一定要有贴切的数据。首先,全球可比性统计资料太难找了;其次,数据要能站得住脚并具有典型性。好不容易找到了,又发现与其他来源数据对不上号,于是反复核实,终于在今天完成了。
原来,我把trade sector误以为是整个出版业了,其实按世界出版商协会(IPA)的统计方式,它只是指大众出版,与其并列的还有教育出版和专业出版。怪不得数据老是合不起来,现在终于整明白了。这样交稿心里踏实多了。

国际图联机构改革方案正在听取意见

Posted on 六月 20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国际图联总部2020年6月19日发布了一个机构改革草案,希望各成员参与讨论。
从去年起,国际图联广泛征求意见,我也应邀提出了两次建议。这次改革变化最大的是机构重组。我翻阅了当时的记录,主要提了两点意见。
第一点是机构合理化问题。2001年我加入的是当年机构改革后的第一届管委会,这届机构的主要特点是发展中国家的广泛参与,并设立了由亚(亚洲/大洋洲)非拉三个地区参与的第八分会(后来八个分会调整到五个,地区分会改成第五分会),尽管设立了地区分会,但没有改变国际图联以欧美为中心的问题,这个地区分会实际上成了点缀。第二点是层级太多的问题,如管委会下设专业委员会(PC),再下面是五个分会(division),再下面是部门分会(section),这是典型的官僚化架构。
这次修改的框架是成立两大理事会,将区域理事会和专业理事会并列。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得到了解决,区域理事会(regional council)下设区域分会(division),分会不仅有原来的亚非拉,而且再增加了三个区域,欧洲、中东(中非)和北美,每一个区域有约10-20人参与。不仅提升了区域性参与,而且显得更包容,发展中国家的参与不再被看做是一种照顾,而是平等参与。但第二个问题解决得不好,专业理事会(professional council)的设置很奇怪,它下设专业分会(division),然后每个分会管6-8个部门分会(section),层级太多,不利于扁平化管理。也许是为了让已当选的section等委员不受影响,专业的机构设置变化不大。
最近会进一步听取意见,按计划今年11月份完成,明年国际图联改选将采用新的机构设置。

澳大人文库今日开放

Posted on 六月 17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筹备了近一年,澳大人文库今天正式开放了,宋永华校长和马许愿副校长专门为文库揭牌。明年是澳大建校四十周年,文库开放也算是迎接校庆的一次预演吧。澳大图书馆还承担了学校的展馆和档案功能,校庆要做的事很多,现在一项项准备起来。
以下是新闻稿的中英文:
为弘扬学术精神,营造学术氛围,澳大图书馆设立“澳大人文库”,汇集历年来收藏并获赠的澳大师生及校友的学术著作、手稿及书画作品,并陈列于图书馆一楼历史文献展示区。澳大人文库现陈列图书2千余册,约占澳大学者出版著述近六成。图书馆热诚欢迎澳大师生和校友继续慷慨捐赠其作品。
In order to promote academic spirits and create an academic atmosphere, the UM Library has set up a “UM Scholars Collection” to display academic books, manuscripts, 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works by UM staff, students and alumni that the library received through donation and collected over the years. These works are displayed at the historical document display area on the first floor of the library. The UM Scholars’ Collection now displays more than 2,000 volumes of books, accounting for approximately 60% of the published works by UM scholars. All UM teachers, students and alumni are welcome to donate their works to the library.

图书馆员的作用有多大?

Posted on 六月 16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前几天看到《图谋博客》上有一个帖子,问“在美国有这样一种说法,即在图书馆服务所发挥的作用中,图书馆的建筑物占5%,信息资料占20%,而图书馆员占75%”出处在哪里?后来发现是我在1998年《21世纪图书馆新论》一书中首次说的,那么原出处在哪里呢?我的那本书里找不到。
这里有一个情节必须要提一下。1998年版书稿原先是有参考文献的,编辑说书后已经有参考文献目录,文中的就不需要了吧,当时也没有在意。但当这本书拿到台北文华书局繁体字再版的时候,编辑就提出这个问题要我补全。由于当时通讯不方便,搁置了很长时间。日本京都大学川崎良孝教授听说有这本书就跟我说,希望将它翻译成日文,但有一个要求,参考文献一定要补全。原稿已经找不到了,我只能一个个补起来,但这个出处无论如何找不出来,对方也没有强求。中文版第二版(2003年)和第三版(2016年)再版的时候都缺了这一来源。
后来找到了这一来源,它出自Joseph Lewis Wheeler和Herbert Goldhor于1962年由New York, Harper & Row出版的《Practical administration of public libraries》(公共图书馆实用指南)的第203页:
“It is an old saying that …… the building may represent 5 per cent of successful library service, and the book collection 20 per cent, but staff represents 75 per cent of what it takes to make a good library.”
译文:以前有一种说法,…… 一个服务做得成功的图书馆,建筑只占5%,资源为20%,而图书馆职员占75%。
这句话永远不会过时,图书馆无论如何发展,其馆员的作用都是最为突出的。我也常常跟人说,有了好的馆员,小馆可以变大馆,反之,大馆也会变成小馆。

谦卑但勇敢地接受一切

Posted on 六月 15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世纪之交,人们既期待,又彷徨,期待新一轮产业革命早日到来,又不知道新世纪将带给我们什么。这段时期“不确定”氛围萦绕不散,“新常态”、“黑天鹅”等新名词频频出现,紧跟着的是一连串的自然灾害,不知道这次新冠肺炎(COVID-19)还要延续多久。
十九世纪人类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势头太猛了,于是出现了西班牙流感的大流行,二十世纪人类没有反省,反而加快了征服和改造的步伐,“21世纪议程”提出的时候已经快迈进新世纪了,今天我们又不幸遇上了新冠肺炎大流行。
看来我们要过一段与疫共舞的日子了,这就是新常态吧。要在大灾小难中过日子,就要提高自身的免疫力,学会某种抗风险的本领,用一个新名词来说,就是韧性、或反脆弱。还是一句老话,谦卑但勇敢地接受一切。

从数字疲乏到数字冲击

Posted on 六月 13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最近应一杂志社之邀,写了一篇评论,其中提到数字化新趋势。
在过去的五年里,有数据表明数字化势头有迟缓趋势,无论是企业还是出版传播领域,都出现了数字疲乏现象。为此有人开始对数字化抱怀疑态度,以为数字化走过头了。
打破这一沉默的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流行,最近从经济和社会等各个层面都可以看到数字化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势头,图书馆也不例外,出现了数字应用的热潮。此次疫情激活了数字化应用,成为数字化发展的一个临界点。
数字化是大趋势,经历了这次疫情大考之后,各行各业数字化都会有一段时期的快速发展,也许今后会有一些波动,但21世纪是数字化世纪,在新一轮产业革命的带动下,数字化将迅速渗透到各行各业,并融入人们的日常工作与生活。

快人,快笔,快节奏

Posted on 六月 12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杂志刘主编新设一个专栏,要我带头写一篇评论,我第二天就把文章发过去了。对方很惊讶,似乎有“没忽悠我吧”的意味,我只能说,这个主题早就在脑子里了。
养成快笔头的习惯已经二十年了。2000年从美国访问回来不久,整整一个月一咳嗽就晕倒,医生也查不出什么问题,开玩笑说也许是炭疽吧,当时美国正流行炭疽病,其实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时在病床上不停地赶写一本书,心想再给我几个月的生命吧。走出医院,书稿也交了。后来就养成了习惯,每次设定一个目标,就会在心里说,再给我几个月吧。在这二十年里,我出了三十多本书。
上海的报刊编辑喜欢约我写稿,一两千字的第二天就能交出去。对报社来说不稀奇,因为评论员文章都是一个晚上赶出来的。至于质量,一般交稿前我都会读稿两三遍,编辑很少改我的东西。
做人做事也一样,习惯快节奏了,反而对慢生活觉得别扭起来。

多读一点文学书

Posted on 六月 11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学校人事处将全校评估的信息发给我,其中有一些与图书馆有关的批评和建议,我马上发给同事,准备讨论一次。同事们也开始行动起来,就学生提出的建议进行整改。其中有一条看来是外语或中文系的同学提出来的,批评我们文学系列的书少,看来看去就是太宰治的《人间失格》、《斜阳》之类的。
我们的同事马上与日语系老师作了沟通,准备让他们推荐一些文学名作。我这里也有不少历年购买的日本得奖小说,反正家里的藏书除了签名本也都送得差不多了,我先把留在大学宿舍的书送给图书馆,以后再陆陆续续从家里带来。
我喜欢看小说,在机场书店看到总是买一两本。在当外语老师的时候,我提倡让学生多看外语小说,一方面可以了解国外文化。另一方面有故事情节的书能激发学语言的兴趣。得奖小说更好,可以从某个侧面了解文学动态。日本有很多文学奖,它们是新人成名的阶梯,太宰治就一直梦想获得芥川奖,他死以后,人们也为他设立了太宰治奖。
我觉得对学生来讲,多读一点文学的书有好处。除了文学系,一般老师不会把文学书纳入教学参考范围。其实多看文学书,有利于人的全面发展。文学书最大的好处,是打开自己,观察别人的世界,体会别人的想法,在角色变换中发掘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并逐渐养成健全的人格。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