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4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6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8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0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2)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4)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6)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8) : eval()'d code on line 2
建中读书 » 2020 » 五月

有好馆员才有好图书馆

Posted on 五月 30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上午雷雨足足延续了五个小时,一直担心着图书馆,没有车,只能等雨停了再出去,但直到10点半也没见雨停的样子,就穿了拖鞋冲出去了。幸好图书馆同事早已跟保安保洁联系,我去的时候工作都快完成了。在图书馆见到IT主管斯蒂夫,他担心服务器受影响,也从家赶来了,我们一起做一些扫尾的工作。很感激我的同事们,一直在微信上操心着,我也像直播一样,将情况用照片发给大家。
图书馆怕火,也怕雨。只要有暴雨,一般图书馆都会淹水或渗水,在南京路上图,书库原来是马厩,所以一到梅雨季节,书库就会漫大水,一下雨同事们都会从家里赶来,只有靠人多才能将水排干。淮海路上图问题出在中庭,其实观赏性强的现代建筑,漏水和渗水是常有的事。我希望上图东馆会预防好这一问题。
听保安说,我馆安娜早上七点就提示他要将水桶事先放好。我发了一个感谢的短信给安娜,她简短地回了一句,不用客气。每次感谢她的时候她都会说,图书馆就像自己的家一样,应该的。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一句话,以前说有好读者才有好图书馆,现在还要加一句,有好馆员才有好图书馆。

馆长的苦与乐

Posted on 五月 29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有朋友跟我说,图书馆馆长与其他职位不同,不属于自己。开始没有多大领会,现在体会越来越深了。
图书馆是标志性机构,馆长就要对得起这个称号,这是一;读者是上帝,馆长就是仆人,不想做的事你必须做,不想见的人你也必须见,这是二;时代在发展,图书馆也要与时俱进,馆长只能按社会节奏走,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这是三。
当馆长的时间越长,欠的人情债越多。尤其是给图书馆捐赠的朋友,心里要有位置。别人可以忘记,当馆长的就不行,有时候人家家里的私事你也得去照顾,毕竟人家对图书馆做了很大贡献。
对馆长来说,无时无刻都是正式场合。这一点我在上图的时候就习惯了,总是西装笔挺,因为工作服就是西服,而且换洗很勤。到这里也一样,有一次员工说,馆长很随意啊,我问了身边同事,她跟我说,应该是提醒的意思吧。我想起上海的老外交官们对部下的要求,衬衫要束在西裤里。
馆长啊馆长,人家不是在意你,是在意图书馆的形象啊。

忙里偷乐

Posted on 五月 28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里冬天时间不长,稍一开春天气就热了。我喜欢澳大校园,每天算下来至少散步一个半小时以上。早上一到图书馆就一身臭汗,还好现在戴口罩,没有太多顾虑。只是这里下雨尤其是暴雨多了一些,所以办公室会多备一套衣物。淋湿过好几次,但几十年上班都是专车,现在吃这点苦也算是还债吧。
图书馆边上是很有名的咖啡屋。每次去都是自带杯具,还扣减3元,中杯拿铁合下来只要24.7元,虽然工作比较辛苦,但忙里偷乐,边喝咖啡,边眺望周边景色,或与朋友聊聊天,或独自发发呆,尤其是像昨天那样,图书馆委员会年度最后一次会议结束以后,来咖啡厅小坐一会,嗨,快哉快哉。

大学第三使命与图书馆——以澳大为例(3)

Posted on 五月 26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澳大图书馆今天起提供学术论文“引文引证服务”,通过Web of Science,Scopus或Google Scholar为需要查证论文引用或收录情况的师生提供查证报告。这项服务以前也有,是按需提供,现在是正式推出。虽然算不上什么新业务,大学图书馆一般都有,但反映了澳大图书馆积极参与和支持科研的姿态。
昨天,我馆一位新员工为澳门高校图书馆联盟成员馆做了一个有关专利研究方面的视频报告,有二十位同行参加,反响很不错。这位员工来图书馆不到一年,对专利服务颇有兴趣,英文底子也很好。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为院系分别做研究分析报告的工作已经起步,昨晚收到教育学院王闯院长的来信,对我馆为教育学院作的科研分析给予较高评价。在今年工作计划中,我们将为所有的院所都做一份研究分析报告,每月一份,相信到年底能顺利完成。
照理说,图书馆为科研服务属于自我加压的工作,可深可浅,甚至可有可无,但一旦起步,就会慢慢融入学校科研循环之中,任务越做越多,难度越做越大,这一点必须要有清醒认识。

读者更在乎自己的意见是否受到了重视

Posted on 五月 22nd,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我馆发布了调整开放时间的通知。考试期间,我们将延长开放时间,并在周末继续开放。但总体而言,图书馆仍处于重新开放的第一阶段,只是特殊时间做了特殊安排。我们将自己的意见上报学校后,马上得到学校同意。
前几天,一位同学给我们写信,希望在考试期间延长开放时间。我们很快对其意见作了评估,并采纳了同学的意见。记得两年前,也有一位同学跟我们建议,说考试期间能否晚些时间闭馆,我们就将原定晚上12点闭馆延长到凌晨3点闭馆。虽然那三个小时里来的读者很少,但我们将统计结果告诉同学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提出同样建议了。
我觉得,沟通很重要。我们有一个服务承诺,读者意见都要有回应。其实读者不在乎自己的意见是否被采纳,而在乎自己的意见是否受到了重视。

与这样的人交往,感觉就是一个爽

Posted on 五月 21st,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图书馆原本是很传统、很沉闷的地方,但如今在所有公共文化体系中它却是最有活力的。改革也好,转型也好,都是靠人干出来的。我很希望能有一本英雄谱,将这些人记录下来。
图书馆人善交流,交流产生观点的激荡,精神的激励,这传统而沉闷的地方硬是靠了这么几个人带动了起来。我不敢举例,担心挂一漏万,但图书馆也好、杂志也好、学会也好,凡是干得好的,都能找出几个有特点的人,忘我,豪爽,大气,这是他们的共同特征。有的见过,有的只是在网上相识,但与这样的人交往感觉就是一个爽。

大学第三使命与图书馆——以澳大为例(2)

Posted on 五月 20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图书馆服务转型较大难点在于对知识转移的支持度。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我馆成立了有五位馆员组成的专利信息服务小组。一开始只有两位馆员对专利信息比较熟悉一点,但在他们的带领下,一方面加强与其他图书馆之间的学习交流,一方面白手起家先做起来。现在我馆已经形成了基本服务框架,建立了专利信息一站式服务网站,订阅了国际重要的专利信息资源和工具,开展了定制型查询服务,同时也组织了专利信息讲座等。下一步将针对大学需求,撰写有关专利竞争力分析报告。
专利分析很重要,其内容包含大学专利情况和专利热点分析、专利产出及质量分析、专利实用价值分析等。然后通过专利信息分析进一步发现优势学科热点领域,预测产业开发前景,为学校科研提供数据支持。
国际上很多大学图书馆开展专利信息查询服务,但很少图书馆具备专利信息分析和前瞻能力。澳大图书馆希望在这一领域做有益尝试。

想起了红唱片

Posted on 五月 19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在上海图书馆的老唱片橱窗里,有几张红颜色的唱片。建国初期,由于制作唱片的原料之一炭黑属于禁运物质,为了能继续生产唱片,技术员就用氧化铁红粉作为替代品。这几天大家都为华为着急,由此想到了红唱片。
这是两败俱伤的事,但从长远来看,被压的一方会更占上风,常言道,越磨炼越有韧性。华为现在会吃点亏,但此招不仅也会损伤美国国内企业,造成大量高端人才失业,而且会让美国供应链自置于世界之角落。美国人很傻,怎么没想到以前惯用的类似喂饱战略呢?中国人过去在汽车和飞机制造上吃了亏,现在不一样了。相信华为不仅会挺过来,而且会活得更好。

澳大图书馆下一代图书馆管理系统即将上线

Posted on 五月 18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我馆下一代图书馆管理系统ALMA就要正式上线(Go Live)了。从2018年筹备到2020年上线,整整化了两年的时间。几乎人人都动员了起来,而且在具体操作及本地细节上都做了很大努力。不用说日常和新增项目了,就系统升级这一块已经是够忙的了,最近我尽量将其他工作押后,减轻他们的压力。
系统升级是技术上实现转型的基本步骤,从图书馆集成管理系统(ILSs) 到融合印刷、电子和网上资源并基于云管理的下一代图书馆管理系统(NGILS),是一个很大的飞跃。有了这样的系统,不仅图书借还和网上获取等业务可以实现一站式管理,而且统计、定制等功能也得到了加强,我们的大数据墙的展示内容也将更丰富了。
当然,系统转换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如何从单纯的业务管理走出来,借新系统提升信息增值的功能,如何通过收集读者opinion数据等提升个性化服务,如何将本地服务有效地融入新系统之中等等,都是我们需要思考的新问题。
图书馆往哪里走,怎么走,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现成的模式,但转型的方向是明确的,那就是让图书馆服务尽量适应并满足社会及用户的信息需求,就大学而言,就是让图书馆融入大学的教学、研究与社会服务之中,形成一个生命共同体。

叶永烈:请到上海图书馆找我

Posted on 五月 15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听到叶永烈先生上午去世的消息,心情万分沉重。
2014年叶先生将他的手稿等资料捐赠给上海图书馆。这些资料分成八个部分:一、1992年使用电脑写作前的手稿;二、众多名家往来原件;三、采访录音带、数码录音;四、叶永烈著作、剪报集(包括著作目录、文章目录、报道目录、评论目录;著作签名本,叶永烈作品及报道,评论的剪报集);五、档案(包括叶永烈个人档案,如叶永烈小学一年级至高中毕业所有成绩报告单、历年日记等;按照人物或专题分类的采访档案);六、1992年之后叶永烈作品的电子文件;七、叶永烈照片、底片、数码照片;八、创作参考书。上图周德明副馆长和历史文献中心黄显功主任代表图书馆去他家接收了这些资料。
叶先生是高产作家,他捐赠给上图的是比已经出版的图书更为珍贵的一手素材。尤其是那些录音带,已经出版的只是经过剪辑的极小部分,那可真正是一个宝库啊。
在捐赠仪式上,叶永烈先生很动情地说了一句话:我原本设想,在我故世之后,在墓碑上写着:“对不起,我不能再为您回答为什么!”现在似乎可以改为:“请到上海图书馆找我!”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