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4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6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8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0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2)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4)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6)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8) : eval()'d code on line 2
建中读书 » 2020 » 四月

疫情前后澳大图书馆网上资源利用情况

Posted on 四月 30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应学校要求,统计了有关电子资源利用的两个数据。一个是疫情期间的,一个是疫情前的,看看网上资源实际使用情况。由于精确的利用数据要与供应商一起合作提供,所以应急只提供了点击数据。
第一个数据是从去年11月到今年4月这六个月的利用比较。
11月29137
12月27588
1月22349
2月46126
3月32045
4月34744(至28日)
可见2月起网上利用增加,整体上都高于11月至1月的三个月份。
第二个数据是2019年和2020年三个月的同比:
2019年1月和2020年1月分别是31944和22349,2020年同比减少30%;
2019年2月和2020年2月分别是29795和46126,2020年同比增加54%;
2019年3月和2020年3月分别是29659和32045,2020年同比增加8%。
除了1月份春节因素,今年都有增加趋势。
疫情期间,为了做到“闭馆不打烊”,我们加强了网上服务,今后我们还将进一步拓展。不仅让图书馆有吸引力,而且让网上服务更便捷。

打好组合拳,宣传图情档

Posted on 四月 29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我在跟中山大学的老师微信聊天,提到新文科战略下图情档的生存问题。
我觉得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宣传好自身的学科价值及其社会贡献。
世纪之初,不列颠图书馆(大英图书馆)做了一件事,请第三方对该馆的经济价值做了一个评估,结果表明国家每投入一英镑,其产出为四英镑,一些研究和公共图书馆都跟进做了类似调研。那个时候整个社会处于转型期,图书馆为了证明自身存在的价值做了这方面的研究。这一研究除了给政府和公众一个正面印象之外,没有多大的价值。但关键是图书馆保住了,而且可以说全球进入了一个“图书馆文艺复兴”期。
但我也在想一个问题,我们不是要说图书馆重要,而情报档案不重要,图情档(当然情报学是二十世纪兴起的)历史上是一家,老子既是图书馆员,又是档案馆员。现在是打好组合拳,宣传图情档整体的社会贡献的时候。
要让人家相信图情档的重要,就要做好学科价值的宣传。比如,从历史价值来看,中华文化之所以延续五千年不中断,图书馆(档案馆)起了极为关键的作用;再比如,从社会价值来看,图书馆(情报和档案机构)始终是人的全面发展和机构知识管理的必要基础设施;再进一步从科学价值来看,无论是科学范式的变化还是未来技术(包括人工智能等)的发展,都少不了信息的有序化组织,还有很多角度可以证明图情档学科对社会、对人类不可或缺的贡献。
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出有说服力的东西好好与新文科战略的组织者们沟通。

大学第三使命与图书馆——以澳大为例(1)

Posted on 四月 28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大学图书馆转型的一个重要推动力是大学第三使命的兴起及其对图书馆的新要求。从世纪之交开始,大学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成为关注的焦点,传统的第一和第二使命即教学与研究必须要与社会发展紧密关联。那么第三使命包含了哪些内容呢?主要是三个方面:社会参与(Social engagement)、创业活动(Enterpreneurial activities)和创新与可持续(Innovation & Sustainability),很快这些内容就反映在全球大学排名的评价体系之中。
大学图书馆必须与时俱进。不少大学图书馆已经将其融入自己的战略规划之中,澳门大学也不例外。在其《澳门大学图书馆战略发展规划,2019-2023》中,已经将社会参与、创业活动和创新与可持续发展纳入自己的业务规划,并积极筹划发展与社会服务有关的延伸性业务,如在本馆《高教前瞻通讯》(一年九至十期)中,就有“大学社会参与:用知识造福社会”(2018年第8期)、“美国高校的创业教育”(2019年第8期)、“学生成功:高等教育的学术愿景”(2020年第2期)、“香港创业型大学的发展及其创业人才的培育”(2020年第3期)以及“科学传播:参与更重要”(2020年第4期)等。上述是一些直接相关的主题。其他如开放数据、开放科学、专利信息以及数字人文等的选题也多少与第三使命有关。

艺术不是为了改变过去,而是为了改变未来

Posted on 四月 27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由于疫情的影响,三四个月没有游泳,开始长赘肉了。以前坚持游泳,不只是为了锻炼,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不示弱”、“不服老”。生活节奏打乱了,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特别是不该长的肉都长出来了,很是扫兴。
这两天看电视节目,一位导演临终前讲了一句话:艺术不是为了改变过去,而是为了改变未来,虽然是断断续续说的,但听起来是那么的铿锵有力!是啊,每一种职业都有自己的职业追求,“改变未来”是所有职业共同的志向。有时候总觉得到了这把年纪算了吧,但每一次走进单位都会有一种“准备战斗”的念头,这也是“不示弱”、“不服老”吧。活着,总想做点什么,既对得起自己,也能对得起这门职业。

让阅读成为每个人的平常事

Posted on 四月 24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很羡慕内地,图书日可以搞得这么热闹。在这里只能在网上进行了。不过阅读本来就是静心静悟的。
这两天让我想起了澳门的几个企业家,一提到书都特别的来劲,不需要做什么鼓动和宣传,而且很是慷慨。有捐古地图的梁董,除了原物,他还特地为图书馆做了一套加框的复制品;有捐珍本的吴董,将稀有家谱做了特制封套托我送到上海图书馆。他们都是有成就的企业家。还有一位就是今天我要说的禤董。
我与禤董见了好几次面,每一次见面都是谈书,谈教育。有一次,我顺着他的想法,跟他建议搞一个朗诵会,禤董立马同意,而且承担了所有的费用。钱是小事,让我感动的是企业家们宽阔的心胸、善良的心地。最近又在策划一个面向少年的教科书朗读者计划,我跟他说一定会配合,已经联络了华东师大的老师,动员一些博士生参与。
在澳门这样的企业家有很多。他们给我一个很深刻的印象,社会责任感都很强烈,只要是与回馈社会有关,只要是与下一代教育有关,都会尽心尽力。我也不用担心怎么回报他们,因为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让阅读成为下一代人的平常事。

读书人的狂欢节

Posted on 四月 23rd,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是世界图书与版权日,是读书人的狂欢节。全球在灾难进行中过狂欢节还是图书与版权日设立以来的第一次,因此,借此机会发表一段为两个大学做的录像,因为博客无法容纳如此大的数据容量,以下只显示中英文。

英国作家毛姆说得好:养成阅读的习惯等于给自己搭建了远离生命中所有灾难的避难所。阅读有助于增强生命的韧性,让我们大家一起:阅读健心,共同抗疫。

I like W. Somerset Maugham’s quotation on reading: “To acquire the habit of reading is to construct for yourself a refuge from almost all the miseries of life.” I believe that reading improves resilience of life. Let us fight the Coronavirus by learning together and more.

图书馆人的自信——兼谈与欧美图书馆之间的差距

Posted on 四月 22nd,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其实,我要写的是中国图书馆人的自信。如果你现在全球走一圈,不会觉得自己落后多少。从总体上看,欧美的图书馆比我们好不了多少。
有些方面我们已经做得很不错了,主要有两点,一是图书馆参与科研及社会的程度,在这方面,国内有些图书馆做得很好。参考咨询已经从仅仅回答问题,到参与用户解决问题过程的参与式服务,这是很大的飞跃,是很值得总结的。二是现代化程度,最突出的是基于传统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服务。虽然国外很多图书馆都用上了基于云服务的系统,但大部分服务仍在传统互联网的架构上。国内一些做得好的图书馆已经将基本服务移到手机或者说移动互联网上。越往前发展,越能显现出东西方之间的差距。
如果说与欧美有差距的话,我觉得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图书馆员的职业精神和职业自豪感。其中最重要的是读者在你心目中的位置及其你的服务方式。这在职业教育及培训的过程中已经形成了,我们在这方面的意识还不够;二是信息处理方式,欧美图书馆已经普遍从基于AACR2的记录发展到基于RDA的记录,而我们只有少数图书馆能做到这一点。这不仅涉及到编目的问题,而是与全文、图像以及实体等的连接有关。在这方面来说,还需要迎头赶上。
当然以上讲的都是焦点问题。但自信很重要,我们要建立起信心,在加大与欧美图书馆交流的同时,谋求东方特色的现代图书馆发展。

周围都是满满的正能量

Posted on 四月 21st,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早上来馆,发现大厅地毯的几块污渍清理得很干净,我想起了昨天图书馆环境美化小组的组长Anna跟我说,她用了一种药水清洗,不知干了以后效果如何。Anna把图书馆当做自己的家,带领一组人把图书馆的角角落落都收拾得很干净,很有美感。药水是自己掏钱从淘宝上买来的,因为这里采购要三方报价,报销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一次向领导汇报工作,我提到了图书馆的几个员工自我管理小组,除了环境美化,还有员工关怀(Staff Care)小组等。我指着PPT上员工做操的照片说,这是员工关怀小组组织的。员工关怀小组承担起了很多互助的事,这些日子因为出门不方便,在组长Molly的带领下,五位组员轮流给员工安排午餐外卖。深受同事们的欢迎。
澳门大学图书馆很漂亮,客人也好,读者也好,都很喜欢来。为了维护这一大学心脏的美好形象,同事们默默无闻奉献、心甘情愿付出。如同在上图时一样,上班不觉得累,周围都是满满的正能量。

澳大图书馆部分开放

Posted on 四月 20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是图书馆第一天重新开放,我们分了三个阶段开放,现在是第一阶段,仅向校内师生(学生仅限于正住校的和即将毕业的)开放部分区域和服务。虽然有些小插曲,但总体上还是很顺利。
准备工作做了很长时间,包括图书及空间消毒、设自动计数屏、拉开座位距离、打开门窗(关闭空调)以及柜台隔板设置等。本来以为读者会很多,我们已经做好了第二套方案,配备了很多户外临时座椅,但没有派上用场,因为没有超过300的限数。
闭馆时我们又开了一个小会,对明天开馆适当做一些调整。我们确定了一位总指挥,梁德海助理馆长,他平日负责读者服务,也兼顾安保工作。
毕竟是疫情期间,谨慎为好。

夸夸我的同事们

Posted on 四月 17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我馆一名参考馆员又在国外SSCI刊发表了一篇论文,写的是澳大图书馆信息素养。我常跟内地的同事们说,澳大图书馆员的素质是很高的,这两年之所以能顺利转型,与他们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一支队伍最重要的是拉得出,打得赢。从几件事就可以看得出来。比如,我们需要一本教材,既然写了,就要达到能出版的要求。我为他们争取了一个英文出书的项目,想不到半年之内,书就写好了,而且顺利出版,这点你不能不佩服吧;再比如,我跟他们说能否为学院做竞争分析报告,他们很努力,两个月之内就拿出了一份像样的报告,后来连续出了好几个,现在我们也准备像北大一样,编撰系列报告;还有,我们做大数据墙、做空间改造等,都是自己动手设计和开发的。
我的同事们不仅业务能力强,而且英文水平好。我常常要求馆里的同事多参与内地的交流活动,也希望内地的同行多给一些研发机会,比如数字人文,信息素养,开放数据以及专利情报等,科研项目也好,学会活动也好,我们的同事不仅认真,而且能干,不会让业界失望的。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