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4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6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8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0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 on line 123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2)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4)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6) : eval()'d code on line 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REFERER in /newproject/wjz/index.php(148) : eval()'d code on line 2
建中读书 » 2020 » 一月

2020年迪拜世博会(4)——中国馆:讲述脱贫和生态的中国故事

Posted on 一月 31st,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中国馆选择迪拜世博会主题体系中的“机遇”副主题,设计出一个以灯笼为形态、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创新和机遇”为主题的展馆。与2010年上海世博会以“斗拱”为形态的中国馆一样,灯笼也极具象征性,不仅富有鲜明的中国文化气息,而且意味深长,有“开灯”,老师为学生点亮光明,有“开春”,古时各地有新春放灯的习俗,灯笼代表了光明和梦想。中国馆的标语是“象征希望和光明的标识”。

中国馆是迪拜世博会最大的场馆之一,有4636平米,属于自建馆。展示分四个部分:“探索与发现”、“沟通与连接”、“创新与合作”、“机遇与未来”。重点展示我国科技和信息通讯领域的发展成果,“天眼”FAST、北斗卫星、5G技术、人工智能等作为核心展项将首次在世博会中国馆展出,高铁模拟驾驶、智能网联汽车等也将精彩亮相,通过创新形式演绎“智慧出行”。

在位于“一带一路”中途的中东地区,中国馆有机地将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联系在一起,含义极为深刻。当迪拜世博会开园的时候,中国将向世界郑重宣告,中国提前实现“2030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的脱贫目标,中国馆的这一主题宣介将显得格外有力。

中国馆已经启动了论坛和节庆活动的计划,并宣布大熊猫将亮相迪拜世博会中国馆,展现我国在大熊猫保护研究和生态文明建设领域取得的创新成就和保护成效,体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

与一般的博览会不同,世博会是展示人类文明的盛会,她好比一部教科书,展现各民族、各文化在化解全球难题中各自的解决方案和最佳实践。迪拜世博会上中国馆的登场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中国馆通过讲述自己举全国之力破解“脱贫”和“生态”这两大全球性课题的生动故事,展现一个负责任大国的雄伟姿态。

中国馆位于机遇区。

中国馆官网:http://www.expochina2020.org/.

延伸阅读:中国馆。China Pavilion,  https://www.expo2020dubai.com/en/discover/pavilions/china.

2020年迪拜世博会(3)——“翱翔中的猎鹰“阿联酋馆

Posted on 一月 30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阿联酋展馆不仅处于世博园中心的位置,而且也在所有展馆中独树一帜,它要将主题思想“连接思想,创造未来”通过一种独特的形式表达出来。阿联酋国家馆外形采用的是翱翔中的猎鹰,其可开合的屋顶叶片代表了猎鹰的翅膀。
猎鹰是阿拉伯文化的一部分,早在两千多年前,阿拉伯世界就有了猎鹰的踪迹,猎鹰被用来狩猎。英国广播公司曾经拍过一个纪录片,讲述高山居民是如何在地处地球最恶劣的环境中靠智慧活命的,即使在今天仍有不少高山上的居民用猎鹰来狩猎。因此,它代表着生存、坚毅和荣誉,是贝多因人的文化符号。
阿联酋展馆的口号是“展示本国丰富文化和光明未来”。该馆面积达15000平米,有四层,一层是1717平米的空中大堂,两层是展示空间,还有一层是提供配套功能的夹层空间。与其他展馆一样,它也是采用光伏发电和LEED标准等的生态建筑。
展馆的设计师是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一位世界级建筑大师。以设计雅典奥运主场馆、美国密尔沃基艺术博物馆以及巴西里约热内卢科学博物馆等闻名天下,有“结构诗人”之称。卡拉特拉瓦兼具设计师和工程师身份,懂得如何使坚硬冰冷的骨架与优雅温馨的颜值结合起来,并以施法自然的技术手法刻画出明天的建筑。
世博会结束后,展馆将成为一个永久的地标性建筑。

延伸阅读:1. 阿联酋馆。UAE Pavilion,  https://www.expo2020dubai.com/en/discover/pavilions/uae.

2. 2020年世博会上的阿联酋馆。UAE PAVILION AT EXPO 2020,

https://www.calatrava.com/projects/uae-pavilion-at-expo-2020-dubai-united-arab-emirates.html.

近代日本是如何走向开放的——《长崎通词》读后感

Posted on 一月 29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回澳门后两天自觉隔离在宿舍里,读了刚从孔子旧书网上买来的《长崎通词》一书,作为读书笔记,谈点感想。
《长崎通词》看上去只是讲位于长崎的通词(包含并超越翻译一职的中介),但实际上讲了通词在近代日本成长中的贡献。
长崎作为世界贸易窗口的地位是在日本与葡萄牙通商后形成,后来日本为了将宗教与贸易分开,把葡萄牙人赶了出去,与荷兰人保持了两百年左右的贸易。长崎成为日本在锁国后与世界连接的唯一窗口,“兰学”也由此发展起来。
通词一职从翻译开始,后来成为日外贸易及经济、文化的中介者。通词不仅在文化上,而且在政治和经济上的作用很明显。当1808年挂荷兰国旗的英国军舰《菲顿号》闯入长崎,欲取代荷兰在出岛的地位后,日本政府立即下令通词教学俄语和英语。通词活动的重心从长崎移到江户,扮演起国家外语教学及咨询的角色。
兰学达到顶峰的代表作是《厚生新编》(写本88卷、70册),这是一部全面介绍西学的巨著,对日本近代社会开放具有深远影响。仅从这部书的出版就可以看到长崎通词的贡献。
从历史来看,日本锁国有其锁国的理由,天主教的强烈攻势及政府官员和民众大量成为信徒,对日本政府确实产生了巨大威胁,但政府还是保留了一个口子,让长崎出岛成为维系全球通商的一个窗口。
长崎的通词志筑忠雄翻译了德国人坎贝尔(Kaempfer Engelbert, 1651-1716)的著作《日本誌》中的一章,将其更名为《锁国论》,这部作品主要讲,我们的世界是很小的,而同好通交是人之所好,与他人通商没有什么坏处。志筑忠雄的翻译对日本走向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如果将长崎与澳门做一个对照,并把长崎通词现象放在近代中国的场景下思考,似乎是很有意义的。

在家上班(work at home)应提上议事日程了

Posted on 一月 28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讲一些国内跨国公司要求自己的员工在家上班。这次疫情在严重影响经济发展的同时,也逼迫我们思考另一个问题,在家上班。
根据有关调查,全球在家上班(work at home)呈快速增长趋势,2005年至2019年增长140%。其中三分之一是自由职业者(33%),这一比例正在上升,Betterment在2017年预测,2018年将达到43%。在家工作好处很多,据2010年至2011年携程(Ctrip)16000名被访员工的调查结果,在家工作生产率提高13%。
目前更能接受是混合式,即弹性上班制,在这方面北欧国家领先,在2011年的时候,芬兰92%的企业允许员工弹性上班,而这一比例在英国和美国是76%,在俄罗斯是50%,在日本是18%。
当然从最早提出在家上班的概念到现在已有半个世纪了,但仍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即使在美国有430万人在家上班,也只占整个劳动人口的3.2%。最主要的问题是交流上的障碍。据有关调查,22%的在家工作者认为最大的问题是下班后也难以离线,19%感觉孤独,17%觉得无法与别人进行正常交流。
人是渴望交流和分享的,如果公司更宽容一些,社会第三空间更活跃一些,在家上班的发展会更看好。

制止污泥焚烧也是当务之急 (2020-01-27 14:56)

Posted on 一月 27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与原政协常委郭翔先生聊天,提到污泥焚烧问题的严重性,他最近写的一个建议得到多位有识之士的赞同,我摘录其中部分与各位分享。

武汉肺炎来势汹汹,上海是否也会出现肺炎大流行?当前城市空气污染问题不容小觑。除了大量车辆尾气排放,垃圾焚烧烟尘排放,还有大量来自污水处理厂的湿污泥也在进行焚烧而且污泥焚烧量还在不断增加,尤其是那些来自非生活污水厂的污泥也是通过焚烧来处理,其焚烧必定会带来大量有害颗粒向空中排放。每天大量的有害尘粒向空中排放,正严重影响着城市的大气环境。

为此呼吁:立刻减少焚烧行为,为了子孙后代的健康,必须制止加害空气的行为,同时也可以扶持科技型企业,使这一领先全国的科技成果能早日落地,让上海的天更蓝,水更清,生活更美好!

他不仅提出建议,而且还自己开发了就地处理污泥并废物利用的装置,很值得推广,我先为郭先生点赞!

源头治理已经在落实中,现在是考验基层治理能力的关键时刻(2020-01-27 13:39:11)

Posted on 一月 27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回澳门,临登机前与柴俊勇先生通了电话。他是公共危机管理的专家,在历次社会重大公共危机发生时都会有他的声音或身影,他对时局提出很多独到看法,我深有同感。

他首先高度评价中央和上海在处理这一事件中表现出来的定力和毅力,并认为,重大公共危机处理中最为重要的是源头治理和基层治理。他提到目前最为重要的是基层的治理能力。

我与柴先生一起做过多次有关城市公共安全调研,并提出大安全观的重要性。所谓大安全观就是建立一种全民参与、协调有序的城市安全有机体。安全有机体的特征就在于系统中的每一个细胞都是抗风险的积极细胞。每一个细胞都应该是鲜活的,有生命力和抵抗力的。如果城市里的每一个人,对安全都有一种抗风险意识的话,这个城市就安全了。安全风险需要第一时间应对,当安全隐患处于苗头阶段的时候,在第一时间处理掉就不会引起大的事故。而事故发生的时候,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是主角,等到安全员到达的时候事故已经无法挽回了。

源头治理已经起步,现在是考验基层治理能力的关键时刻。

2020年迪拜世博会(2)——主题馆(2020-01-23 09:18:49)

Posted on 一月 27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迪拜世博会主题馆群由分别代表三个副主题的展馆构成:机遇馆、流动馆和永续馆。

机遇馆以“创意无边,展翅翱翔”的建筑形态和展示方式开启自我发现之旅,通过沉浸式互动游戏和深入观察,引发参观者对于水、食物和能源等人类基本生存需求问题的思考。同时将人类生存中的课题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结合起来,让人们在寻找自己在创新发展中位置的同时,致力于投身其中,成为全球行动中的一分子。

流动馆展现的是一个数字化世界,告诉人们思想、数据、人和万物如何交互并形成新的事物。它以一个数字化的方式再现公元九世纪时期的巴格达智慧宫,并在机器人或无人机的陪同下进入一个明日之城。流动馆将集中全球包括人工智能等的最好的数字技术以及这些技术对人类未来生活的影响。

永续馆有点像未来馆,它用“塔拉”(Terra)作主题探讨环境对人类的影响。塔拉是拉丁语,地球的意思。它告诉人们,我们没有第二个地球,地球人只能以自己的现实的解决方案去解决现实的世界问题。展馆设计了几个场景,如穿梭于森林中,或潜入深海中,或观察地球上腐败的生物,通过我们自身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和解决方案,迈向共同分享的未来。

迪拜世博会整个参展馆都在“连接思想,创造未来”的总主题下,分成三个分主题进行展示,因此这三个主题馆只是一个引子,将所有三大类的展馆串联起来。迪拜世博会不仅严格遵循国际展览局确定的主题演绎体系,而且在所有世博会中也可以称得上是主题演绎典范。

2020年迪拜世博会(1)——主题解读(2020-01-22 09:47:06)

Posted on 一月 27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博会是人类文明的盛会。自1851年伦敦举办首届世博会以来,已170年的历史为了防止商业化倾向,国际展览局从上世纪十年代开始规定,每届世博会都要有一个主题,参展方按这一主题共同探讨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

目前由国际展览局管辖的展览会有四种:注册类博览会、专业博览会、世界园艺博览会和米兰三年展。注册类博览会是其中规模最大的综合性博览会,每五年一届,迪拜世博会就属于注册类博览会

2020年迪拜世博会的主题是什么呢?不像前几届世博会,如2005年爱知世博会“自然的睿智”、2010年上海世博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2015年米兰世博会“滋养地球,生命之源”,分别聚焦自然、城市和食物,这届世博会的主题是“连接思想,创造未来(Connecting Minds, Creating the Future)”。当时迪拜世博会申办团队来上海跟我们交流的时候,我们也提出未来的申办应该摆脱过于聚焦一个点的问题。迪拜申办成功有很多因素,但主题确实选得不错,一方面聚焦创新这一全球大趋势,一方面呼吁各文化、各民族团结协作,共创美好的未来。在这个总题目下,又分成三个副主题:机遇、流动和永续(Opportunity, Mobility and Sustainability),然后一个副主题设一个主题馆,形成一个主题馆群,并由三个世界顶级的设计师承担主题馆的设计。

主题馆是体现全球意志的场馆,主办国也要有所体现,因此世博会主场馆必须有主办国的国家馆,如同上海世博会以斗拱为外形的中国馆一样。这样就需要有一个世博会中心区域。迪拜世博会仿照阿拉伯传统露天市场的形式,建立了一个叫做Al Wasl的中心广场,Al Wasl是连接的意思,以阿联酋国家馆为中心,通过由三个主题馆引领的三个区域,将所有展馆连接成一个整体。

迪拜世博会将由200多个参展方参展,预计参观人次超过2000万。由于疫情关系迪拜世博会延期举办,2021年10月1日开园,2021年3月31日结束,但保留2020年迪拜世博会的名称。

日本和欧洲相遇,到底是哪一年?(2020-01-21 11:29:52)

Posted on 一月 27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作为图书馆学者,我对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很敏感。最近看了一系列文献,说到欧洲人最早到日本的时间,有的说是1542年,也有的说是1543年,到底是哪一年呢?

日欧相遇,讲的是发生在日本种子岛的事情。两位葡萄牙人与中国人一起漂流到种子岛,由此铁炮技术传到了日本。这一历史事件的最主要来源是葡萄牙人António Galvão于1563年写的《Tratado dos Descobrimentos, antigos e modernos》(新旧世界发现记)。García Alvarado于1548年发表的《El viaje de don Ruy López de Villalobos a las islas del Poniente 1542-1548》 也好,Diogo de Couto于1612年发表的《亚细亚志》也好,João Rodrigues于1634年写的《Historia da Igreja de Iapam》(日本教会史)也好,都记录的是1542年,另外也有记录为1544年的,即Fernão Mendes Pinto于1614年发表的《Peregrinação》(东洋遍历记)。但是日本人南浦文之于1606年写的《铁炮记》则给出了很具体的日期,1543年9月23日。日本人坪井九馬三后来写的《铁炮传来考》(1892年)支持《铁炮记》一说。

由于没有第一手的原始文献证明,给后人带来很大的麻烦。比如日本朝日新闻1942年10月26日报道了10月25日日本与葡萄牙交流400周年纪念活动,但是后来到了450周年纪念的时候,时间改在1993年了,也就是说双方重新确认是1542年。现在日本葡萄牙协会的网站上记载的是1542年,这是比较官方的,应该说可以盖棺定论了。但是有趣的是,在2005年日本爱知世博会的葡萄牙国家馆又将这一时间往前推了一年,1542年,这可是葡萄牙国家馆啊,是官方举办的。http://www.expo2005.or.jp/jp/pdf/20050522153614841_2_N1.6.151_02.pdf。

这两种说法还在持续,到现在没有定论。我查了一下文献,大部分学者都认可1543年,但也有不少是1542年的,比如戚印平先生“早期澳日貿易”一文,潘吉星《中外科学之交流》一书,甚至最新出版的George van Driem的《The tale of tea》(2019)都写的是1542年。

最重要的是第一手原始文献。这里我要说一下我对澳门出版的第一本书《天主实录》的年代的考证。大部分认为是1584年,也有说是1585年,我最后考证是1585年,关键是张奉箴“利玛窦前驱罗明坚”的具体时间,该书序言于万历十二年八月十八日完成,同年十一月杪全书方才印刷完毕。如果这一描述是确切的话,那十一月杪应该是第二年的一月份了。因此,如果以公历年来表述的话,时间应在1585年。

第一手资料是史学研究不可缺少的,文献太重要了!

从郎朗演奏想到的

Posted on 一月 20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昨晚到新濠影汇去听工银郎朗音乐会。我是第一次现场看郎朗演奏。郎朗携夫人和学生以及广州交响乐团演出,确实很精彩。尤其是最后郎朗邀请大家与他一起表演《我爱你中国》,整个会场琴声歌声交织在一起,令人振奋。郎朗的演奏是独特的,演奏者不仅注入自己的情感,而且让观众的情感加入进来。
世上有两种得志的人,一种是用自己的力,一种是借别人的力,大部分人是后者,需要自我克制,否则只能昙花一现,而郎朗是前者,很钦佩这样的人。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