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大学图书馆朗读者项目启动

Posted on 十月 28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澳门大学图书馆从今天起正式推出朗读者项目,并同时推出该项目的第一个产品——澳门有声少年报。
这一项目的推出至少有两个方面的意义:
第一,通过朗诵这一艺术形式激发读者对阅读的兴趣
内地最近兴起的朗读者热潮,不仅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而且也让我们深切体会到朗诵的旋律和美感可以让生活更精彩、更丰富。朗读的过程是学习的过程,也是与作者、以及与作者所创作的各类人物对话的过程。澳大图书馆建立朗读者项目,将与朗读有关的资源汇聚起来,为所有对朗诵感兴趣的人提供一个交流和互动的空间。
第二,将阅读推广与中华文化传统教育紧密结合起来
澳大自建校以来一贯重视传统文化教育,并将之看作是全人教育的一个重要部分。今后朗读者项目将致力于文化传统、尤其是中华文化传统的教育和推广。澳门少年报朗读版是所有朗读者项目中的一个起步,今后我们将逐步推广和延伸,既要着力推广阅读,又要将朗读与学术演讲和表达结合起来,让朗读贯穿于澳大人的学习、研究和生活之中。

澳大吴建中:「书籍为本」到「知识为本」

Posted on 十月 23rd, 2019 in 感悟 by jzwu

这是澳门大学传媒部的采访内容。作为大学主管团队之一,每一位都要接受采访。心情很复杂,到了这个年龄又想做事,又不想出头,就算给自己一种激励吧。

吴建中博士与图书馆事业结缘超过30年。他数年前卸任上海图书馆馆长一职后,获聘为上海市政府参事,但比起政府咨询,他更喜欢图书馆工作。不久就应邀来到澳门大学出任图书馆馆长,推动一场从「书籍为本」到「知识为本」的变革。

结缘图书馆30多年
进入吴博士的办公室,首先看到书架上井然有序,旁边的小圆桌放满他的著作,还有一枚新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吴博士精神奕奕,谈起他与澳大的因缘,「我在2008年第一次踏足澳大的旧校园,当时作为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主题演绎总策划师,向澳大师生介绍世博会的筹备情况,竟料十年后来到新校园工作。」

生于上海的吴博士在华东师范大学日语专业毕业,同校取得图书馆学专业硕士学位,毕业后到上海图书馆任职,年仅29岁就被擢升为副馆长。1991年在英国威尔士大学取得图书馆学与情报学博士学位,2002年至2016年出任上海图书馆馆长、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所长。吴博士着有200多篇论文和30多本书籍,包括多本探讨世博会的专著。

学习不倦、阅读不断
吴博士读书时认真刻苦,不仅每天要记大量单词,而且日常生活中所见所闻都会翻译成日语。日本电影《追捕》成为文化大革命后首批在内地公映的外国电影之一,引起热潮。吴博士将这部电影的日语台词全部记录下来,边看电影边复读,反反复覆看了十几遍,他认为这是练习口语的最佳机会。「那时我的梦想是当外交官,所以很努力学好日语,虽然后来与外/交无缘,但我很庆幸现在做的很多事都与公共外/交有关。」

吴博士认为阅读分为两种,一种是为生存而读、为考试而背,知识很快会忘却;另一种是为修身养性而读,为提升韧性而读。除了阅读以外,他也有多种爱好,「我喜欢唱歌,以前还拿过奖。小时候不仅跳舞,还会编舞。以前喜欢篮球,现在常去游泳,这些都是让生活多点色彩的事情。」

推动图书馆变革
在资讯科技发达的今天,图书馆也面临转型的关键时期。吴博士说:「以前人们写论文做课题把图书馆看作是第一选择,如今通常会先上网。因此,图书馆应该变革,从『书籍为本』变为『知识为本』。我们的目标就是建立知识汇,通过资源整合和优质服务,支持澳大的教学、研究和知识转移。」

吴博士进一步指出:「从资讯共用空间到媒体工作室、从资讯素养计画到博雅文化系列,从澳大学者库到资料墙,我们图书馆已做好充分准备满足各种新需求,协助教研的工作。」他又透露,澳大图书馆将会建立专利资讯服务,协助学者开展专利应用的预判和分析。

让世界了解澳门
澳大图书馆是澳门规模最大、馆藏最丰富的图书馆,现藏资源900多万件。吴博士说,澳大图书馆有责任保存和整理有关澳门和中西交流史的文献,近来就入藏了1585年出版的《中华大帝国史》,该书是目前澳门公共机关所藏最古老的书籍。

此外,澳大图书馆去年加入美国国际图书馆电脑中心联盟编目计画,成为本地首间成为联盟的图书馆,让全球123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7,900个成员馆的读者在网上搜寻澳大的藏书库。2018年10月至2019年8月,澳大图书馆已向该中心上传近15,000笔书目,当中超过1,500笔为全球没有的图书纪录。

吴博士又表示,澳大图书馆向全球公开澳门出版图书目录,方便世界各地的图书馆及读者查阅并购买澳门出版的书籍,进一步推动澳门出版事业的发展:「我们让世界了解澳门,也让澳门融入世界。」

跟这样的员工在一起是幸福的

Posted on 十月 14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在上图的时候,员工中有一个流行的口号:馆所光荣我光荣,我为馆所争光荣。馆所是指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其实这个口号是外包的清洁工提出来的,我们听了很感动,就推荐成为整个图书馆的口号。我常说,我是被员工推着走的,一批向往进步和改变的青年馆员“饭团”常常会在新技术上翻一些新花样,我喜欢与他们一起头脑风暴,实际上他们的意见也常常会被管理层优先采纳。
澳大也一样,图书馆员工普遍素质较高,只要有用武之地,他们都会发挥得很好。比如信息素养、媒体实验室、博雅系列活动、学者库、数据墙等都做得像模像样。昨天负责环境美化工作的安娜又给我发了一张图片和信息,说她设计的空间有许多读者在使用,看得出来读者很欣赏她的劳动成果。她是一个普通员工,但自从担任环境美化工作小组组长以后,她把周围的同事都动员了起来,不仅阅览环境有很大改观,而且员工休息室也布置得很温馨。
跟这样的员工在一起是幸福的。

跟这样的员工在一起是幸福的

Posted on 十月 14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在上图,有一个口号“馆所光荣我光荣,我为馆所争光荣”(馆所即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的简称)。这个口号是外包的清洁员工叫出来的,我们把他们的事迹整理出来,在大会上宣讲,后来这一口号就成为全馆的口号了。我常说,我是被技术和员工推着走的,一方面技术在改变图书馆,一方面向往进步的年轻员工有一种改变的激情,总希望尝试某种东西。
在澳大,员工业务素质普遍较高,只要给他们用武之地,事情都可以做得很好。昨天安娜又给我发了一张照片,说她设计的空间有很多读者在用。安娜之所以发这张照片,是因为她对自己的设计有某种满足感。她特别告诉我,她希望将图书馆的每一个角落都成为景点。她是馆里一个普通的员工,但自从担任环境美化小组的组长以后,她把身边同事都动员了起来,不仅员工休息室装点得很温馨,而且阅览环境也有了明显改善。在这里,我也常说,我是被员工推着走的。
跟这样的员工在一起是幸福的。

在广州图书馆谈韧性与图书馆之间的关系

Posted on 十月 11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上午在广州图书馆参加《图书情报工作》杂志社组织的图情前沿热点研讨会,并做了一个有关韧性与图书馆的报告。报告从图书馆所处的社会背景及其需求出发,聚焦韧性与可持续发展、阅读与信息服务在韧性培育中所起的作用、韧性社会与图书馆发展等三个方面的问题,通过分析图书馆的社会功能及其在社会发展尤其是在抵御风险过程中图书馆应有的作用,进一步表明图书馆与韧性社会建设之间的关联,并提出可化为具体行动的如下建议。首先,充分认识图书馆开展韧性素养教育的意义,并以此为切入点,着力拓展图书馆参与社会的空间。图书馆要深入了解社会需求,将服务向社区、家庭延伸,除了韧性素养教育以外,图书馆应尽力满足民众对于提升数字素养、技术素养、健康素养、职业素养等各种需求,并为他们提供温馨和安全的交流空间;第二,积极创新旨在提升社区和市民韧性素养的各类服务,着力开拓新的服务项目。图书馆在继续开展阅读推广活动的同时,也应将在阅读推广中积累的经验和案例活用于提升韧性素养的活动之中。并通过参与韧性社会建设,进一步拓展图书馆服务社区的新空间和新技能;第三,努力增强图书馆应对危机和风险的能力,着力提升馆员自身的韧性素养和技能。图书馆要提升危机管理意识,确立大安全观念,做好抵御各种类型的危机和风险的能力。同时图书馆员要在韧性素养教育中注重自我学习和锻炼,努力以更强大更扎实的韧性素养和技能投入并服务于韧性社会建设。
中午应程焕文教授的邀请,到广州大学城与程教授、林明副馆长等一起讨论有关图书馆合作的问题。下午六点回到澳门。

为《图书馆阅读障碍症人群服务研究》(束漫著)作序

Posted on 十月 8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人的一生都需要阅读。阅读使人进步,使人充实,而且有益于身心健康。
图书馆是普及和推动阅读的最佳场所。国际图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公共图书馆宣言》指出,“公共图书馆应不分年龄、种族、性别、宗教、国籍、语言或社会地位,向所有的人提供平等的服务,还必须向由于各种原因不能利用其正常服务和资料的人等提供特殊的服务和资料,如语言上处于少数的人、残疾人或住院病人及在押犯人等。”图书馆不仅要为由于各方面的原因不能正常利用图书馆的人服务,而且要确保这些人能够与其他人一样平等享有和获取信息的权利。除了为老、弱、病、残群体和监狱犯人服务等显性特殊群体外,世界上还存在着大量需要关注的非显性特殊群体,比如学习困难和阅读障碍症群体。
近年来我国图书馆领域出现了一批有志于阅读研究的中青年学者,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华南师范大学的束漫教授。她从本世纪初开始就把目光聚焦到阅读障碍症群体上。《图书馆阅读障碍症人群服务研究》这本书,就是她这些年来在大量走访考察和精心调研的基础上形成的学术成果。
束漫教授的研究围绕着三个维度展开。第一个维度是通过深入地研究发达国家和地区图书馆服务阅读障碍症群体的实践情况,总结服务特点及服务策略,为我国公共图书馆开展阅读障碍症群体服务提供借鉴。第二个维度是对我国阅读障碍症群体认知及服务状况进行调查,选取广州图书馆、嘉兴图书馆、东莞少儿图书馆开展系列实践,推动我国公共图书馆界阅读障碍症群体服务的开展。第三维度是以发达国家和地区图书馆阅读障碍症群体服务实践为基础,结合我国公共图书馆的实践,深入探讨在我国公共图书馆全面推行阅读障碍症群体服务的策略。
《图书馆阅读障碍症人群服务研究》开启了我国对于阅读障碍症群体服务的系统研究,构建了我国公共图书馆阅读障碍症群体服务的理论基础,丰富和发展了我国图书馆特殊群体服务理论。
束漫教授的著作也引领了我国公共图书馆的阅读障碍症群体服务实践,其研究成果应用国内三所公共图书馆,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帮助一部分阅读障碍症孩子改善了阅读效果,向家长和社会公众普及了“阅读障碍症”的概念,提高了公众对于阅读障碍症的认知度和对阅读障碍症这一隐性特殊群体的关注。束漫教授还在全国举办了多次效果显著的宣传活动,并出席了法国里昂第80届国际图联大会并进行相关主题发言。她的呼吁、宣传和讲解引起了社会、政府、教育部门、媒体、阅读障碍症者及其家庭对于这一问题的广泛关注,影响深远,意义重大。
相信本书的出版不仅对阅读障碍症的研究,而且对我国阅读推广和深化都具有积极的推动和促进作用。

我们一天天好起来

Posted on 十月 1st, 2019 in 感悟 by jzwu

三十年前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有英国老师请我们到他家做客。他多次提醒我们要吃饱,说你们平时在国内吃一顿像样的饭不容易。看得出来这位英国老师是好心,但不知道是哪一位国内来的学生竟然会跟老师如此哭穷,心里真不是滋味。那时到日本也好,到美国也好,觉得差距太大了,似乎这辈子赶不上这么好的生活了。然而三十年后的今天,已经是翻天覆地了。
虽然今天世界各国都面临危机,但中国不仅强大,而且抗风险基因也增强了,像高铁、5G、港珠澳大桥、大兴机场等世纪工程都是属于纲举目张的项目,对后续发展有拉动性的倍增效应。即使一段时期会有下行压力,但我向来不担心,而且看好前景。
以前不敢说“我们一天天好起来”的话,现在讲这句话不仅有底气,而且有后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