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图书馆与澳门文化广场携手推出每月一书项目

Posted on 四月 23rd, 2019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上班经过图书馆门前的阅读花园,看到澳大图书馆与澳门文化广场合作的每月一书(中英文版)张贴出来了。从今天开始,澳大将与澳门文化广场携手推出图书推介项目,每月出一期。澳大负责推介馆藏珍本,文化广场负责新书部分,本月先由本馆采编组的潘雅茵和Paulo(保罗)介绍本馆新近购买入藏的《中华大帝国史》(1585年版)。今天下午举办每月一书推介活动的启动仪式,然后由学生表演诗歌朗诵和昆曲演唱等节目。
澳大图书馆有很多珍贵历史资源,一期一期形成系列以后,就可以汇编成册,既能起到图书推介的作用,又能发挥馆员专长,提高馆藏资源的利用效率。
澳大图书馆已经有一些产品型成果,如博雅讲座、博雅展览的视频版(有出版书号),有高教前瞻网络版(2019年底可以出有书号的印刷版),信息素养教材(年内正式出版)等,还有一些是内部版的研究报告。这些都是馆员自己创作和制作的,非常精彩。

复活节去上川岛

Posted on 四月 20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澳门过复活节,我与家人到上川岛去旅游。早上很早起床,然后过关坐9点半的长途汽车到台山市的山咀港,再坐船到了十海里外的上川岛。
上了岛以后,我们先买票进飞沙滩度假中心,在那里吃了午饭,然后在海滩上散步。本来想在这里找一家旅馆过夜,但由于客人实在太少,格外冷清,我们就找了当地的一个司机直奔方济各墓园。到了那里才知道因为申遗,这里已经不让人参观了。离墓园还有几百米的路,幸亏遇上一位管墓园的好心人,让我们进到墓园大门口,但这已是特别待遇了,我们在这里拍了一些照片。后来司机又带我们到远远的地方拍了几张天主堂的照片。没有看到墓碑,但不感到遗憾,因为心到了。
方济各﹒沙勿略(Francois Xavier)为了到中国传教,做了极大的努力,由于当时锁国严密,沙勿略无法进入,1552年12月3日遗憾地病死于岛上。上下川岛是中国第三大群岛,上川的面积达150多平方公里,而天主堂设在了离中国最近的地方。
虽然葡萄牙人欧维士(Jorge Álvare)1513年就来到中国了,但国人硬是将他们拒之门外,后来葡萄牙人转往上川岛一带,这也是沙勿略落脚上川的原因。直到1554年明政府允许葡萄牙人落户澳门,才揭开澳门成为中西方交流的大幕。
下午出岛,经过台山客运站、台山高铁站,再转到中山北,晚上到达拱北吃晚餐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回到澳大已经快十一点了。其实上川与珠海之间有路,仅一百四十公里,但一天长途只有三班,我们只能绕很大一圈回来。粤港澳公交化目前还比不上长三角,城市的活力在于其流动性,流动性增强了,服务跟上了,上川这一旅游景区也会热闹起来,上川岛很值得一去。

安全是城市发展的第一要素

Posted on 四月 16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清晨起来看到巴黎圣母院大火的信息,巴黎圣母院不只是属于法国人的,全世界都为此震惊和悲痛。
在做上海世博会方案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调研,提出了“安全是城市发展的第一要素”。安全太重要了。我在卸下上海图书馆馆长一职的时候,感到特别的轻松。当馆长的十五年,最担心的是安全。每次全员报告都要提安全的问题,而且总会说一句话,讲安全要不厌其烦。我的家离图书馆近,一有火警苗子或暴风雨,我都要往图书馆跑。如果不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我都会感到羞愧。在经费投入方面,只要安保部门提出来,我都把它放在优先考虑的位置。
馆长的荣誉与安全的风险共存,与其他行政主管不同,馆长还承担着保护文物的责任。到了这里以后,我也常常提醒大家,安全要放在优先考虑的位置。反正当领导,就要时刻绷紧安全这根弦。

我看996

Posted on 四月 15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网上996吵得很热,我觉得这是创业过程中会出现的问题。按理说,当老板的不能无视员工应有的权益。我不赞成加班加点的做法。
到这里来以后我已经很习惯了,八小时以后是别人的自由。当然这里的人在业余时间也会思考单位的工作,但当领导的要心里有数。
在内地工作的时候,常常是“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我周日几乎也是随时随地准备好到单位上班的。在澳门,周末来访者也是不少的,重要来宾我都是自己接待,也不要求其他馆员来加班。
昨天是澳大开放日。下午2点半有一个博雅讲座。2点的时候雷电交加,还是毫不犹豫地从宿舍赶了过来。虽然裤子都湿透,但按时赶到会场的时候心情很舒畅。
以前,鼓动别人多干活是领导的本事,在这里,自己带头干活是领导的本分。

感恩所有陪伴我一路走来的人

Posted on 四月 8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清明节回老家山东。姑姑跟我提起一件事,说我四岁的时候差点被人拐走了。那时她从乡下来上海,因为家里接待客人,她就带我南京路上走走。走着走着发现我不见了,急得到处寻找,突然感觉有人拽她衣服,回头一看是我在拼命拉她。原来有人要把我拐走,她顾不上抓那个拐我的人,拉着我就往家里跑。
幸好没有被拐走,否则不知道现在的我是个什么样。但想象得出,那时如果被拐走,肯定不在这个大城市里,而且也一定是在扭曲的环境中成长。我庆幸自己没有进入另一个世界。
不知道还有多少令我又惊又喜的人生经历。但我深深地相信,有无数的人为了我的今天默默地守护和付出。我感恩所有陪伴我一路走来的人。

两岸交流于澳大图书馆

Posted on 四月 4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台湾政大邱炯友教授与政大图书馆陈志铭馆长、王美玲教授一行近二十位师生来访澳大图书馆。邱教授是我在英国留学时的同学,他在知识传播界有较高知名度。政大从胡欧兰教授以来一直在图书馆界保持在前沿地位。这次我们抓紧机会与对方进行沟通座谈,原定座谈时间为一个小时,由于讨论热烈,一直拖到快两个小时才开始参观。双方各自交流了图书馆理论与实践方面的问题,而且边参观边交流,离别时依然有一种意犹未尽、依依不舍的感觉。
从总体上讲,两岸图书馆发展的差距在缩小,但台湾同行在图书馆职业精神方面仍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我与邱教授说好,今后保持这样一种研讨交流的机制。

澳大新进了一批珍贵西文古籍

Posted on 四月 1st, 2019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忙了一整天,上午是与香港大学合办的第十七届图书馆领导者讲习班开班,下午先开员工招聘面试,然后是西文珍本展览会。
这次西文珍本展览会上将展示二十二种鸦片战争之前出版的西文古籍。这些书都与中国或与澳门有关。这次引进把澳门大学图书馆最古老的西文珍藏向前推到1585年,同时也进一步丰富的澳门研究文库。其中有些资料是非常稀有的,据我馆同事说,出生於澳門的哈辛多·德·督斯(Frei Jacinto de Deus)的 《Brachilogia de princepes》(1671年)的那本书在其他图书馆还未见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