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与古人对话是一种很高的境界

Posted on 一月 22nd, 2019 in 感悟 by jzwu

国家图书馆有几位在国内外舞台上很有建树的学者,其中跟澳大有关的,一位是张西平教授,一位是李凭教授。张教授是中西交通史专家,他去年来过澳大做研究。李教授是古代史专家。去年刚到澳大就听说李教授在新加坡有关古代纸张上的新发现,就很想专门拜访李教授。今天我馆为李教授作了一个新书发布会,也以此为契机正式推出澳大博雅新书发布的平台。
会上,我在赞扬李教授的同时也对历史研究谈了一点看法。我认为做历史研究的最大乐趣不仅在于有新发现,而更在于能达到与古人对话的境界。这是一般人难以感受到的。很多人认为搞科技研究才是科研,我觉得这是很片面的。人文研究是跟人与社会打交道,不仅有其难度,而且也可以从中找到特殊的乐趣。历史研究要探究的不只是史实和证据,就是说不是有什么,而是为什么,通过与古人对话,能了解到古人的想法和智慧,能达到与古人交流的境界是相当不容易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特别佩服那些潜心做历史研究的人。

图书馆学向何处去?

Posted on 一月 15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这几天,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新馆开放在我国图书馆界引起较大反响。再过几天,《图书馆杂志》将刊登一批专家学者的专访,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与设备委员会的主席和秘书长都参与了进来。
从北京开会回来,我就一直在琢磨着一件事,我们为什么要看低图书馆学呢?好像情报学就高人一等似的。
我参与撰稿的《图书馆概论》第五版在日本图书馆协会出版了。本次修订专门对图书馆学和情报学做了一个评价,我觉得令人深思。大意是,图书馆学是主要围绕图书馆的一门学问,但发挥图书馆功能的各种研究,如信息利用、阅读、通讯及信息载体的生产与普及、及其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等侧面的研究又与各学科之间产生联系,尤其是与情报学之间的关系更为突出,为此两者结合形成了图书馆情报学(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无论这个说法对不对,但都值得我们思考。
图书馆学与情报学虽然研究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但两者结合是国际趋势。国际文献协会(FID)在世纪之交与国际图联合并,英国情报学家协会于2003年并入英国图书馆协会,变成了英国图书馆情报协会(CILIP)。而我们这里为什么要刻意把图书馆学和情报学变成两个不同的东西呢?
丘东江先生曾经问我图书馆学与情报学之间的关系,他也很反对把两者割裂开来。我觉得图书馆理论界要反思,我担任中图学会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后曾想做一件事,写一系列学术展望报告,但由于各种因素没有启动。我总觉得当下我国图书馆事业的辉煌与图书馆学问的彷徨处于很不相称的关系,是需要有人来开展这方面的探讨。

夫妇之间都有值得对方体谅的某种东西——《家日和》读后感

Posted on 一月 11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9日晚上到国图的时候快凌晨了,但中国图书馆学会理事长会议对我来说也是最后的一两次了,我是抱着珍惜的心情去的。我跟国图领导说,我国图书馆事业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这与中图学会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今年就要换届了,虽然依依不舍,但更上心的不是我个人如何,而是学术研究的未来走向。当国外图书馆在合并档案馆甚至信息中心的时候,我们这里反而出现了低迷或萎缩的情形,我期待着理论界能站出来为图书馆这门学问正名。
航班来回要七个小时,我这次就带了一本小说路上看看。这次选了奥田英朗的《家日和》短篇集,六篇看似无聊的家事描写背后,则是意味深刻的心灵刻画。就说其中的两篇吧。一篇是《萨尼涕》,这是四十二岁女主人公的网名,在家很无聊,而且渐渐地见老。后来她学会上网,开始热衷于网络拍卖。拍卖中得到了很多乐趣,人也变得充实和漂亮起来。当发现把家里的东西都当得差不多并开始拍卖丈夫最心爱的几件东西的时候她突然醒悟了,然后叫妹妹在最后时刻出一个极高的价保全了下来。还有一篇是《葡萄柚怪物》,说女主人公在家打零工,对来收货的男士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兴趣。一开始对收货男很反感,但后来对他身上的味道产生了兴趣,虽然男女之间没有发生什么,男的压根不知道女主人公的心思,但见了面后女主人公晚上总会有春梦。这几部小说讲的是很平常的家事,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灵世界,夫妇之间都有值得对方体谅的某种东西。
又有一笔稿费要来了,与以前一样,还是叫日本方面给我买了一些得奖小说。

当领导的最愿意看到的是什么

Posted on 一月 9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当领导的最愿意看到的是什么?不用说,当然是员工自发的进取精神。来澳门大学图书馆整整一年了,与大家相处很愉快。作为我个人,已经没有什么可图的了,但总希望做点什么。最近一段时间总有员工跟我提出这样那样的建议,心里美滋滋的,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我与其他领导可能有一点不一样,我总有一种求人办事的心情。按理说,像我这样职位的领导,只要动动嘴巴就可以了,但我总觉得是在麻烦别人,因为我,大家比以前更忙碌了。
现在我馆已经出现了一个很好的局面,大家想干事,而且能办成事。我,不用操心啦。

简洁+干净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品味

Posted on 一月 8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澳大老师来自世界各地,流动性很大。隔壁的一位老师来了几年现在要到其他学校任教了,正发愁如何处理家具及用品。听说都是一年用不了几次的东西,可惜了。
我喜欢简洁。家里摆设很少,只有常用的东西。即使是办公室,看上去也是空空荡荡的。一开始学校担心没有给我安排好,专门派人来问我需要什么,我告诉他们这是我的生活习惯。保洁阿姨总是说,我的办公室是最容易清扫的,在上图的时候也是一样。
简洁+干净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品味,其实摆脱油腻、邋遢不过是举手之劳,不会占用多少时间和精力。

日本《图书馆概论》第五版出版

Posted on 一月 7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下午收到日本图书馆协会寄来的《图书馆概论》(盐见升主编)第五版的新书。从1998年接受盐见先生邀请为“中国图书馆”撰稿以来,已经改版了很多次了。这次改版时,主要增加了“公共图书馆法”以及数据更新部分。《图书馆概论》是日本图书馆协会主编的教科书,在日本影响很大,能参与撰稿深感荣幸。
1998年以后每一次改版主要都集中在数据更新上,这些年来我国图书馆事业飞速发展更多表现在新建新增等设施建设上,将它放在整个发展历史中来考察的话,这一速度是前所未有的,但整体的框架没有多大变化。我相信下一次更新(估计2022年)的时候,随着我国图书馆事业走向高质量发展,整个框架一定会有较大的调整。

公私生活圈

Posted on 一月 4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我的公共生活圈很大,大到很多朋友我都不一定认识。我喜欢帮助别人,帮到别人会怀疑或不相信我,有一次朋友说你一定是劳模,我说,我真的是啊,而且是国家级的,每年国家还给津贴呢,但很少有人知道。但私人生活圈小一点有好处,你可以少有顾虑,少有烦恼,因为当领导的应该以无私为本。
到了澳门以后,我把生活圈越发缩小了。几乎天天下班去泳池,虽然不知道水深多少,我知道新环境的水深一两年是试不出来的,我也没有那么多闲工夫。虽然一切都要亲历亲为,很小的事都要管,连新闻稿和发言稿都要自己写,但觉得自由自在。
公私生活圈的大小取决于人的性格,没有好坏之分。但远离媒体,远离名利场,可以享受工作和生活中应有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