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的责任不是让员工大干苦干,而是激发他们职业的上进心

Posted on 十二月 31st, 2018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学校放假,大节日(元旦和除夕等)前都是上半天班,图书馆读者也很少。今天正好可以准备年初班子务虚会的材料。应该说,2018年有很多工作是属于填补空白的,有拍脑袋决定的因素,明年起要依计划办事,所以争取将未来几年的战略发展规划确立起来。2018年已经将基本的框架搭建好了,明年起不会有更多的新项目,因此会轻松一些。
我可以说是一个“工作狂”,但我不能让别人与我一样拼命。记得刚进上图的时候,我看不惯按部就班的慢节奏,提出很多新的想法。那时一位副馆长好心责备我说,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当了副馆长以后,觉得前辈讲得有道理。只有当馆长的时候,才觉得有了更大的自由度。当然也不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我觉得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把员工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让他们产生职业的荣誉感和上进心。而不是让他们觉得拼命干活就好。
前几天,我跟上图的一位先进网上聊天,跟她说职称比职务更重要,而职业的最高境界就是像运动员看重奥运一样,把国际大舞台看作是一个竞技场。我的责任不是让员工忙碌起来,而是让他们在工作中找到乐趣,看到希望,为他们建立职业的荣誉感和上进心创造机会。

用数据说话

Posted on 十二月 28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一年很快过去了。学校要考核,还好有数据保存,拿出数据即可,不用太花精力。考核表很简单,做了几件事,有哪些成果,比如开了24次班务例会,编了9期高教前瞻,出了6份研究报告等,没几分钟就填完了。
我喜欢系列化,博雅讲座(视频)第一辑出版后就可以一辑一辑出下去,几年以后还可以出集子。也喜欢存档案,自己做过的都一一记录下来,保存起来。只是前段时间因为电脑出问题,自己出版的文章目录几乎全部丢失,花了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补齐。
2018年就个人研究而言也是丰收年,出了13篇文章,外加一篇转载。明年也会很忙,毕竟都是老朋友约稿啊。

高雄——有魅力、有潜力的希望之城

Posted on 十二月 25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学校圣诞假期似乎比春节还要长,我用了三天到高雄自由行。
高雄原来叫打狗,是土族人的发言,后来日本人占领以后,改名为高雄,发音差不多。这里的公共设施如果标注外语的话,一般在英语之后就是日语了,捷运上的广播在关键的大站都报有日语,街镇的名称也留有日本的痕迹,如什么町之类的不少,尤其是日本料理特别多。
高雄人对大陆人还是很友好的,我们所到之处都深深感受到本地人的亲切和好客。这次是第三次赴台了,1995年去了一次,那时到台北和台中,2010年去台北开会,这次是第一次来南部。高雄给我的印象很不错,与台北有点相像,在高楼大厦边上也有铁皮屋的那种感觉,但乡土味更浓,尤其是乘船到旗津走了走,那里更是保留了十足的地方味。这座城市跑两天就够了,第三天就剩下购物了,对我这个不喜欢逛商场的人来说,就觉得很无聊。可惜的是高雄市立图书馆周一不开门,在这座美丽的建筑外面拍了几张照。
高雄是值得一去的地方。现在高雄正主打经济牌,货运得出人进得来,这是很有人气的口号。民众看重的是生活,作为旅游城市,高雄的夜市是很出名的。其实夜市只是一种叫法,高雄是小吃之城,街头巷尾到处都有台湾味的小吃摊,多是海鲜烧烤,远远地就闻到一股香味。
高雄与所有国际大都市一样,面临一个城市更新问题,但关键是要有钱。大陆的城市之所以发展较快,是因为通过土地变现,给城市管理者一个大更新的机会,但土地变现容易伴生腐败问题,(只要解决腐败问题,对大陆来说,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为还有第二轮资产变现的机会),对政权更替频繁的城市来说是一个大难题。所以高雄先要解决货运得出人进得来的问题,这是很有智慧的举措,让经济走上轨道以后再来考虑城市更新问题。
高雄,是一座有魅力、有潜力的希望之城。

老前辈、老馆长、老朋友潘华栋博士来澳大图书馆作报告

Posted on 十二月 19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澳门大学图书馆老馆长潘华栋博士来澳大作报告。潘馆长从事图书馆管理工作多年,经验老道,阅历丰富,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也时常通过电话或微信向潘馆长请教。他是我们的老前辈、老馆长,在澳大图书馆向现代化图书馆转型的过程中,潘馆长是见证人,但我觉得我还是要加上老朋友,因为这样我们与潘馆长的距离可以更近一些。
请潘馆长已经是第三次了,这次终于能成行。他退而不休,平时忙于讲课和写作,因此昨天的讲座他做了充分的准备,让我们从中学到不少东西。

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Posted on 十二月 18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全国将隆重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如果在上海,可能要忙一阵子,不是直播就是采访,在这里除了两家报社通过网络找我采访以外,显得比较安静。也好可以静下心来回味一下这惊天动地的四十年。
散步来上班的时候,我想到了三个关键词:创造性、流动性和稳定性来概括这四十年。中国人本来就很勤劳,但勤劳致富成为一种公认的价值观还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创造了财富需要流通,所以全国范围的大流动加速了经济的发展,加入WTO以后又形成了走向全球的第二推动力。这一切与三百年前欧洲工业革命很相似,但不同的是,中国改革开放又有其独特的稳定性,那时的欧洲战争不断,而中国七十年没有打仗了,改革开放释放出来的巨大活力不仅可以持续,而且迅速步入世界强国之路。政治是少数人的事,老百姓只要生活稳定就满足了。

吴建中:图书馆事业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时代(图书馆报,2018-12-14)

Posted on 十二月 16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改革开放40年来图书馆事业的历史是值得好好总结的,它是中国图书馆历史上发展最快、活力最足的时期,不仅让公众的文化获得感和幸福感得到明显提升,而且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和图书馆事业的深化和拓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从量变到质变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图书馆事业出现了一个迅猛增长的势头。如今,教育机构以及科学院系统的图书馆不仅设施完备,而且很多都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从公共图书馆的发展来看,1949年我国公共图书馆仅有55所,1980年县级以上公共图书馆为1732所,当时文化部提出到2000年实现“县县有图书馆”的目标,世纪之交的时候为2677所,2017年达到3166所,现在可以说基本实现了这一目标。东中部地区的一些城市已经或正在开展县级以下区域分馆的布局,有的提出“图书馆之城”,有的提出“15分钟服务半径”等口号,可以说,图书馆设施布局已经出现了一个良好局面。

从体制机制层面来看,一开始靠激发本地活力来补贴国家投入不足的创收时代到了本世纪第一个十年我国提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时候已经基本结束,图书馆走向了规范化发展时代。有人批评创收搞乱了事业,把它贬得一塌糊涂。我倒觉得需要冷静反思,应该肯定它积极的一面:一是在国家财力不足的情况下,图书馆保持了较快增长;二是在规制比较宽松的情况下,图书馆员的潜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有利于服务创新。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经历了一段混沌时期后,图书馆必然要走向有序发展,所以我们要客观地看待历史。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是在改革开放释放出巨大活力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从整体上来说,改革开放最初的20多年,图书馆经历了体制机制的探索和创新,开始追求规范化发展,最近的10多年,逐步走向质的提升,尤其是党中央提出高质量发展以后,图书馆进入了与社会高质量发展同步的时代。

若要问图书馆事业发展经历了哪几个阶段,关键节点有哪些?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需要一段时间的深入思考,图书馆学界应对此进行更为深入的理论总结,按上述思路将其划分为两个阶段,一是量的发展时代,一是质的发展时代。现在主要讲质的发展阶段是如何形成的。

2005年《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发布的时候,提出“加大政府对文化事业的投入,逐步形成覆盖全社会的比较完备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这是“十一五”的要求,“十二五”提出“建立健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十三五”提出“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但总体目标是“到2020年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基本建成”。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国际上对公共文化事业投入逐步减少的大背景下,我国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作为一个制度提出,并很快立法予以保障,这是相当不容易的。然后国家又颁布了《公共图书馆法》,这标志着我国图书馆事业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即走向质的发展时代。

改革开放40年来图书馆事业的历史是值得好好总结的,它是中国图书馆历史上发展最快、活力最足的时期,不仅让公众的文化获得感和幸福感得到明显提升,而且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和图书馆事业的深化和拓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最大亮点是创新和转型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图书馆事业的最大亮点是创新和转型。从创新的角度来看,有三个方面值得一提:一是体制机制创新释放了活力,现在很多图书馆都强调绩效,并将以前行之有效的激励制度和方式保留了下来,而不是简单地回到大锅饭时代,做好做坏一个样;二是服务方式的创新,不少图书馆充分利用现代网络和通讯技术,将一些现代网络服务融入到图书馆服务之中,有大数据服务,也有微服务,有的还开展了数字阅读甚至数字人文服务,这些都有力地推动了图书馆服务的创新;三是服务能力的创新,图书馆人员的素质有了很大的提升,新的岗位不断出现,专业性的岗位如家谱馆员,技术性的岗位如数据馆员等,这些都是服务创新带来的新气象。

从转型的角度来看,虽然大部分图书馆仍处于传统图书馆时代,但一些事业心强的管理者勇于改革,自我加压,自觉挑起转型的重担,在转型上做了很多尝试。比如广州图书馆、杭州图书馆、太原市图书馆等在空间服务上积极谋求创新,走出了一条新道路,还有一些小型图书馆,如苏州市独墅湖图书馆和武汉图书馆的汤湖分馆等打造服务工业园区的新模式,尤其是独墅湖图书馆在科技服务上独树一帜,创新了类似科技情报所的服务方式,深受工业园区管理部门的好评。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等也有很多引领转型的服务。

期待实现可持续发展

过去的40年,我国图书馆事业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我对图书馆事业最大的期待是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为实现这一目标,一方面需要政府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按照《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和《公共图书馆法》的要求确保图书馆事业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需要图书馆和图书馆员始终保持向好向上的姿态。现在仅有热情是不行的,图书馆事业需要理性发展。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一是希望图书馆学界要担负起引领的责任,眼睛向下,关注基层公共图书馆的发展;二是希望图书馆工作者要与时俱进,与社会发展保持同步,借助社会高质量发展的机遇,将图书馆事业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近年来,全民阅读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全民阅读也是图书馆的一项重点工作,虽然现在从全国层面来看是由出版部门牵头,但图书馆要将其作为自己的一项重要使命来抓。近年来图书馆在全民阅读上取得了不少成绩,但在与出版部门开展合作方面做得还不够。图书出版或知识传播是一个有机整体,上下游一起合作才能做得更有效。图书馆要主动与出版部门合作,共同组织或配合开展一些面向公众的阅读活动。

全民阅读也有一个与时俱进的问题,未来的全民阅读也要搭乘“数字化”的便车,现在的儿童或年轻一代已经习惯于数字化阅读,我们不能无视他们的阅读习惯。阅读的主要问题不在于载体,而在于内容,只要有利于学习,什么载体都可以接受。2013年,我参加了在新加坡举行的第二届世界图书高峰论坛,这是由出版界和图书馆界共同举办的活动,论坛的主题借用了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一句台词,“A book by any other name”,原句为“A rose by any other name”,意思是无论书以怎样的形态出现,它都是书,在图书高峰论坛上这样的提法是很前卫的。总而言之,我认为未来全民阅读的关键可以归纳为八个字:超越载体,聚焦学习。

澳大“阅读花园”开放

Posted on 十二月 14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从今天起,澳大又多了一个景点,阅读花园。阅读花园是由澳大图书馆和澳门文化广场在大学有关部门的支持下联手推出的读书活动。它的功能至少有三个方面:第一,它是图书馆和书店业务延伸的一个最佳结合点,无论是对书店来说还是对图书馆来说,我们面对的都是读者,从事的都是读书活动,今后我们将联手举办新书发布活动,并将这一活动打造成博雅新书发布品牌;第二,它是图书馆、书店和读者之间信息交流的最佳汇合点,图书馆和书店既可以将信息传输给读者,也可以直接了解到读者的需求和诉求;第三,毫无疑问,它将成为澳门大学户外读书活动的最佳景点,我们不仅可以吸引澳大的师生来到这里,而且也将吸引全澳门的市民来到这里。所以在此我们要感谢今天在场的艺术家们,你们是阅读广场的第一批读者。
最后祝愿阅读广场在各位的呵护和关怀下越办越好,越办越兴旺!

汉字之美进澳大

Posted on 十二月 13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学校已经开始清静了,每天上下班步行到学校总要经过教学大楼,今天早上已经不见人影了。下午于丹老师要来演讲,但愿人会多一些。“汉字之美进澳大”巡回展览和演讲活动将在图书馆举行。由于丹老师领衔“汉字之美”活动是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她不仅把古汉语讲活了,而且让更多的人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澳大很重视传统文化教育,尤其是建立了书院制之后,澳大更是把传统文化与全人教育紧密地结合了起来,因此今天这一活动在澳大举行很有意义。

上海世博会主题演绎的点滴花絮

Posted on 十二月 12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看到上海世博会主题演绎部季路德博士写的世博记忆,提到主题演绎工作中的点滴花絮。以下是片段:
2005年,上海世博会的注册报告得以通过,注册报告中规定,在正式签署参展合同前,参展方要提交一份关于展示指导思想的《主题陈述》,组织者有责任就《主题陈述》与参展方进行沟通,要求其符合上海世博会的主题,符合国际展览局的宗旨。为此,在2006年3月,温家宝总理向各国发邀请函后,世博局启动了《主题陈述》审核工作。我们收到的第一份《主题陈述》是W国提交的。我们先请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提出意见。吴馆长认为,这份文件中提到能源独立问题,提到XX文化是周边地区文化的源头问题,有可能会引起该国与周边国家的争议。根据专家的建议,世博局向对方提出了修改意见。通过一段时间的实践,2007年2月,世博局成立了主题沟通专家小组,由时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的俞新天教授、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教授牵头,世博局在收到各参展方提交的《主题陈述》后,交给专家小组牵头人,由他们委派上海的相关专家判断。在这个过程中,我所在的主题演绎部承担了具体的沟通联络、专家组织、文件处理等工作。
看了以后感到十分亲切,做主题演绎工作,不仅有主题问题,还有外交问题,更要注意可能涉及第三国的问题。季部长不容易,做了大量指导和协调的工作。

做事的境界

Posted on 十二月 7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做事与做人一样也有境界。做过了,做好了,做精了,三者就是不同的境界。
其实这三个层次,花费的时间差不多。“做过了”不用说,“做好了”不难,只要用心即可。但“做精了”,则是另外一种境界。
同样做一件事,把已经做的事作为一种积累,然后不断拓展和提升。将价值链拉长,让每一个环节都能增加价值。比如在澳门大学图书馆,我们开设了博雅论坛,我们有很好的节目主持、内容策划和视频编辑,他们自发组织起来编辑出版了博雅讲座视频产品,形成了一个完美的价值链。产品出来那一刻,我非常的兴奋,这不仅是一个产品,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2002年我刚担任馆长后,与同事组织了国际图书馆论坛,当时很有自信地把它命名为第一届,因为那时我们有较充沛的国际资源,即国际图联。现在已经第九届了,每一届都有国际图联领导参加。“上海之窗”也一样,从2002年开始,现在已布满全球各大区域。
我们每天都要做很多重复的事情,如果都把前面做过的作为积累,那成效就大不一样了。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