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中谈公共图书馆与大学图书馆的区别(中国图书传媒商报,2018-11-27,10)

Posted on 十一月 28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受访人:吴建中(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
采访人:解乔桉(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说到图书馆界的明星,很多人心中会冒出许多名字,吴建中就是其中一位。他儒雅绅士,既是图书馆的“掌门人”,也走在国际图书馆、学术和实践前沿,他提倡第三代图书馆,一生都在为图书馆奔走相告。但他儒雅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他勤于学习,又不止步于图书馆,其视角一直在向外延伸,做过上海世博会主题演绎总策划师、上海市政府参事等职务,这都不仅仅是因为其图书馆人的身份,更是他求变的人生态度。
  虽然其身份一直在转换,但他对图书馆的热爱,未曾改变。2018年,已退休的他,漂洋过海担任起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从公共馆到大学馆,从面对万千大众读者到面对学生读者,其心路历程有着怎样的变化?他又是如何在挑战中找到职业的热情?本报记者近期对他进行了专访。
  吴建中
  资深图书馆人,现任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曾任上海图书馆馆长、上海世博会主题演绎总策划师、上海市政府参事等。代表作有《21世纪图书馆新论》《转型与超越:无所不在的图书馆》等。
  □从公共馆到大学馆任馆长,您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当时接受澳门大学管理层面谈的时候,考官问我一个问题,你认为公共图书馆与大学图书馆有什么区别,我说本质上是一样的。但现在看来差别很大。公共图书馆面对的读者太多,对大城市来说是百万甚至千万级的,因此“读者”似乎只是一个概念,而在大学,读者就是上帝,每一位老师、每一个同学的意见都要认真反馈,你必须直面他们的需求。你的服务越深入,建议和意见反而会越多。与读者之间的距离越近,越频繁,就越容易让你有成就感和荣誉感。相比公共馆,大学馆的工作难度,不在于做多,而是做对。
  □有什么经验值得内地图书馆可以学习和借鉴?
  ■大家会以为国外甚至我国香港、澳门的图书馆经费充足,其实不然。澳门的大学图书馆经费与内地大学不能相提并论,我一来就感到压力很大。
  但我们还是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是挖潜。我挖掘员工的潜能,让他们把自己的能量充分发挥出来。比如,我们开设信息素养课程。这里的课程以英语为主,所以挑选的几位同事首先英语要流利,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学校反响很好,而且常常有老师来请我们的员工上课;再比如,情报分析工作,让员工与学校管理层需求对接,做情报分析报告,我们做的高教前瞻快报、学科评价报告等都很有质量,深受学校好评。另一方面,是借力,寻求内地的支援。上海图书馆不仅提供了“上海之窗”服务,还派员作情报分析和数字人文的辅导,文化和旅游部公共文化中心为我们输送了大量文化视频资源,人民教育出版社也提供了大量教科书。此外,我们还充分利用本地资源,如最近还开设了澳门基金会文库,将澳门基金会出版的800多种图书馆和文献收集在一起,通过这种托存图书馆的方式吸引更多的机构和个人为我们提供资源。穷则思变,反而容易激发起职业热情。
  □在内地,很多学生用图书馆自习,在澳门这种事情普遍吗?
  ■澳门大学图书馆建筑规模达3.2万平方米,在港澳地区首屈一指。澳大是书院制,每个书院都有阅览室,所以澳大图书馆没有空间压力,相反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吸引读者走进图书馆。
  澳大图书馆有60个研究单间,有无数移动桌椅可自由组合讨论交流,因此我们努力打造交流分享空间。比如,我们将平时不开放或少开放的空间打造成展示空间,提供给读者集体借用。有一个书院领导说他们的学生到非洲访学,拍摄了不少照片,我们就为学生举办了摄影展,前几天我还收到一份感谢函。从这一点来说,澳大图书馆是很幸运的。当然其他学校都面临空间问题,如澳门科技大学图书馆、澳门城市大学图书馆都面临空间压力。
  □吸引读者入馆是件很头疼的事,您是如何做的?
  ■澳大馆有很好的空间,但活跃度不够。国家教育部今年向澳门大学赠送“博雅之壁”,我们借用“博雅”之名设立了“博雅”系列讲座、展览和新书发布,反响很好。我们还将博雅讲座做成光盘,也算是一个文创产品。针对阅读量的问题,我们开设了信息素养课程,同时也举办一些图书馆利用讲座,深受读者好评。下一步我们将开设“阅读花园”项目,与本地书店合作,举办一些读书推广活动。
  □您很善于与时俱进地对图书馆作出一些创新,您怎么看待图书馆创新?
  ■图书馆需要改变,需要创新。我们不能永远给读者一个老面孔。就图书馆建筑而言,以前有一种说法,图书馆是圣殿,所以要建设成像教堂一样。耶鲁大学图书馆在19世纪中叶建设了一个豪华且庄重的图书馆,来参观的人太多了,很多游客在外面拍完照就走了。当时的图书馆馆长就在门口设置了一个告示牌,说图书馆在里面,意思是耶鲁大学最值得骄傲的不是它的外形,而是它的藏书。
  现代图书馆建筑强调的是以人为本,图书馆不是让人看的,而是让人学习和交流的,所以要关注人的感受和舒适度。怎么给读者一个新面孔呢?那就要创新,当然创新是无止境的。国际图联在评选2018年图书馆优秀建筑中有一个入围的案例很有意思,一个小镇的图书馆长看到一群孩子在街上玩耍,就跟他们说,你们进来玩玩。从游玩中这批孩子找到了学习的乐趣,以后成为图书馆的常客。如果说图书馆只有阅读功能,只有阅览室的话,这些孩子愿意走进来吗?
  □这也是未来图书馆的发展方向吗?
  ■图书馆是什么?该怎么做?图书馆界缺少的是一种定力,图书馆从来不是唯有图书的馆,前几年我提出了第三代图书馆,其实就是希望回归到图书馆本来的意义,图书馆是一个交流中心、学习中心和知识中心。

失败,也是一种激励

Posted on 十一月 27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最近在接受某家报纸采访时,我提到了第一次考研失败的事。那是1979年考北大日语系,当时北大只招两名,考完后感觉很轻松,因为日语和英语两张卷子都不是很难。但后来接到了不好的消息,伤心了好一阵子。也许就是这次失败,改变了我的人生态度。
以前我是一个自信且好表现的人,每次考试都设定在一半的时间完成。这次失败,不仅让我看到了不足,更让我反省如何做人,同学曾说我自私,不顾别人在考场有多大的压力。
我很快从失败中走了出来,全身心投入第二年考研,高分录取华东师大图书馆学系,当然陈修学同学的分数比我高。
我一直记着这件事,它没有让我气馁,反而使我更强韧,更包容。

大阪赢了,获2025年世博会主办权

Posted on 十一月 24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凌晨得到消息,国际展览局第164次全体会议正式通过日本大阪为2025年世界博览会举办城市。三个申办城市首先被淘汰的是阿塞拜疆巴库,第二轮投票中大阪获得92票,叶卡捷琳堡获得61票。2025年大阪世博会计划以大阪湾人工岛作为会场,在2025年5月3日至11月3日举办。本次世博会计划吸引2800万人前来参观。
大阪赢了。本届世博会的核心理念是“社会5.0”,从两个层面展开,一是智能技术如何为现代生活服务,二是关注人类健康和长寿。从埃菲尔铁塔展示技术,到斯波坎突出生态,到上海聚焦城市生活,2025年的大阪将引导人们将智能技术用于人类健康和长寿上。
确切地说是日本赢了。世博会是国家之间的竞争,日本开始从惨痛的经济不振走出来,成功申办奥运,如今又成功申办世博会。世博会的举办唯有举国家之力,法国巴黎也曾一度参与2025年世博会申办,但后来由于财政因素而退出。
相信下一轮世博会将重新回到中国,因为中国不仅存在持续发展的动力,而且有举国办大事的能力。

2025年世博会举办城市将于明天揭晓

Posted on 十一月 22nd, 2018 in 感悟 by jzwu

11月23日,国际展览局将举行第164次全体大会,选出2025年世博会的举办城市。有三个城市入围,它们是日本大阪,俄罗斯叶卡捷琳堡和阿塞拜疆巴库。
大阪的主题是“为未来社会生活而设计”(Designing Future Society for Our Lives),叶卡捷琳堡的主题是“变化中的世界:未来一代的创新和美好生活”(Changing the World: Innovations and Better Life for Future Generations),巴库的主题是“开发人类智力,建设美好未来”(Developing human capital, building a better future)。
2020年世博会将在迪拜举行,其主题是“连接思想,创造未来”( Connecting Minds, Creating the Future)。
世博会与其他博览会不同,是以主题为导向的人类文明博览会。全球围绕一个主题,盘点过去,畅想未来。这三个城市中大阪是第二次,第一次是1970年,象征日本走上世界强国之路。那时的展示以技术为主,这次以创生为主,体现高质量生活。叶卡捷琳堡和巴库都是首次举办,赢得举办权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

澳门基金会文库在澳门大学图书馆揭幕

Posted on 十一月 22nd,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澳门大学图书馆开设了澳门基金会文库。实际上,这是一个澳门基金会托存图书馆。澳门基金会长期来致力于引领和推动澳门文化事业发展,不仅支持了众多文化项目,而且出版了大量高质量的出版品。在澳门大学图书馆设立澳门基金会文库至少有三方面的意义:
第一,有利于完整保存澳门基金会的出版物及其相关资料。澳门基金会注重学术研究与出版,多年来资助出版了大量有历史文化价值的作品,澳门基金会文库好比一个澳门研究知识库,系统反映了各时期澳门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全貌。因此这些出版品以及围绕这些出版品而衍生出来的各类文献和档案的收集对保存澳门历史具有深远的意义。
第二,有利于吸引并集聚澳门地方历史资源。澳门基金会文库的设立具有标杆的意义,它将会激励更多的文化机构将它们珍贵的历史文化记忆推荐给澳大图书馆保管。澳大图书馆有责任有信心将澳门历史记忆保存起来发扬光大,不仅珍惜每一件藏品、每一个碎片,而且通过图书馆特有的专业技能做好保管和传播工作。
第三,有利于增强澳门文化学者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澳门基金会文库的设立是澳门文化界的一件大事,其意义已经超越文库本身,既是澳门基金会与学者之间交流的纽带,也是澳门研究的一个交流平台。有了平台,不仅资源会集聚,思想会集聚,人才也会集聚,我们相信澳门基金会文库的设立将有力地助推澳门研究以及澳门文化发展与繁荣。
近日,澳门大学以文库为系列,还开设了澳门知名书法家“连家生文库”,今后澳门大学将通过设立各类文库,集聚澳门本地历史文化资源。

圖書館在智慧城市中的角色 ——訪澳門大學伍宜孫圖書館館長吳建中博士(城与书,2018-10)

Posted on 十一月 21st,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文:余盈
攝影:李佩禎
2018 年的澳門圖書館周,以澳門大學圖書館館長吳建中博士一場精彩的演說《智慧城市的公共圖書館》拉開帷幕,智慧城市是21 世紀城市發展的新興潮流,目的是為了讓人們更精準地實現美好生活,吳建中進一步解釋說:“知識是城市發展的動力資源。一個人的貧富取決於其獲取資源的能力,而獲取資訊和知識資源的最佳管道是圖書館,圖書館可以幫助人們提升生活和工作所需的閱讀素養及資訊技能”。
吴建中年初到澳門大學圖書館擔任館長,澳門公共圖書館給他的印象是“很好,很生動。”他形容澳門的圖書館有著各種吸引人的細節,“讓人很想走進去,而且也開展了不少面向公眾的宣傳活動。傳統圖書館以借書為主,現在則注重資訊交流與分享,智慧城市講求的Smart就體現在這些方面,我希望公共圖書館和大學圖書館攜手,共創知識互動的新空間和新服務”。
2018年底即將開放的芬蘭赫爾辛基中央圖書館是智慧城市公共圖書館的優秀實例,不但設計前衛新穎,而且更破天荒地設置了讓讀者體驗芬蘭文化的“桑拿”空間,以及如今流行的Coworking協作空間。那麼,在澳門的智慧城市進程中,圖書館最應該重視的又是哪方面的建設呢?“首要,要認識和挖掘圖書館作為場所(library as a place)的功能,讓知識在交流中增值,因此對圖書館來說,如何組織和舉辦好這些讀者活動格外重要”。坐言起行,澳門大學圖書館今年九月展開“博雅講座”、“博雅展覽”和“博雅新書發佈”等一系列文化活動,且將推出面向公眾的移動裝置應用程式(APP),方便讀者查找數據和資訊。吳建中接著說,“其次,要善用現代化技術實現資訊的精準提供和獲取,因此圖書管理系統需要同步升級,從基於圖書向基於知識轉變,充分利用雲端技術讓讀者在任何時候、任何場所都可以實現資訊獲取和交流分享”。第三,是人才,不單硬體有升級需求,人才也要提升。過去圖書館員只需要具備編目分類的知識便可,而智慧城市的圖書館則需要兼有學科知識和技術素養的人才去同時管理書籍和數據,亦需具備公關和組織能力,如博雅講座的主持工作就會由大學自己培養的主持人擔當,這也是一種未來圖書館員需要掌握的組織能力。

注记:据有关消息,新开馆的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将放弃“桑拿”空间。改建为办公体验空间。

澳门中央图书馆新馆设计公布(澳门日报)

Posted on 十一月 19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最耀眼卻最適合
評審讚新舊融合設計巧妙
文化局副局長梁惠敏稱,政府把建設新中圖視為一項重要的文化建設工作,落成後將會是澳門的一座文化地標,有利於澳門文化的永續發展。新中圖具有文化交流、展覽、休閒、啟發創意等功能,是公共交流中心,亦是居民體驗高科技的平台,更有助推動社會閱讀風氣。
被問及中標公司的優勝之處,三名出席的評審輪番回應。香港大學建築系教授王維仁表示,曾與圖書館專家討論過,認為現時的設計方案能滿足圖書館的基本功能,而且能有效保護舊法院建築。形容圖書館猶如城市的大客廳,希望進內能感到休閒舒服。新舊建築物的融合確是難題,但現時的設計方案不錯。
新加坡建築師陳家毅表示,雖然這個設計方案並非最耀眼的案子,卻是最適合的。舊法院、前司警局大樓,加上新建築物,各是不同年代的建築,但現時的設計卻能巧妙地結合在一起。
澳門大學圖書館館長吳建中表示,新中圖具備傳承、學習及交流功能。其在設計時盡量減少間隔或牆壁,以便人們交流,並把人流最密集場所放在低層、人流量少的場所放在上方,靜態區域佈置合理。希望新中圖能成為澳門城市文化包容及数字轉型的重要標誌。
附记:
那天我在会上强调了百子柜很形象地表达了混沌与秩序之间的关系,资源由碎片构成,而通过百子柜的组合形成了连接,其中中药也是这样,各个碎片之间的连接构成了某种对症下药的方子,连接是本项目的核心理念,它从三个层次展开:时间轴体现了过去与未来的连接,空间轴体现了老建筑与新建筑的连接,功能轴体现了人与人、人与信息之间的连接。整个功能突出传承、学习和交流。另外我讲了交流在现代图书馆中的重要性。

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新馆12月5日揭幕

Posted on 十一月 16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令全球文化界瞩目的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将于12月5日芬兰百年庆典之际拉开帷幕。CNN在去年曾把该馆列为2018年即将开放的世界级文化建筑之一,我相信她的开放将开启一个图书馆建筑的新时代。
该馆昵称Oodi,即颂歌,位于赫尔辛基中央文化区,是一座“向所有人开放公共空间”,她是“聚会、阅读和多样化城市体验的场所,为读者提供知识、新技能和故事,是一个获取知识、体验故事和工作及休闲的惬意空间,是一个向所有的人敞开大门的灵动而功能常新的新时代图书馆,”(Oodi is a venue for events, a house of reading and a diverse urban experience.It will provide its users with knowledge, new skills and stories, and will be an easy place to access for learning, story immersion, work and relaxation. Oodi
is a library of a new era, a living and functional meeting place open for all)。
这里特别一提的是,桑拿空间没有了,虽然市议会力排众议,通过决议设立这一有争议的空间,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不过,争议和放弃没有影响、反而更强化了她的初衷,图书馆是一个交流和体验的空间,

图书馆是社会发展的赋能器

Posted on 十一月 14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与朋友谈起“图书馆是社会发展的赋能器”。那为什么说是“赋能器”(enabler)呢?
我想从功能和场所两个角度来看公共图书馆的演变。
从功能来讲,图书馆与水电、消防、邮局等一样都是城市的基本公共设施。图书馆之所以成为公共设施,是因为城市需要它来提升市民的文化素养。200年前城市最大的课题是扫盲,那时候识字率低于三分之一,现在全球识字率已经高达86%(2016年)了,有的国家更高。所以,图书馆要重新思考其对城市应该做哪些贡献。就好比邮局已经几乎没有电报业务了一样,图书馆也要与时俱进。在城市提出数字包容的时候,图书馆就要跟上发展,不仅为提升市民的识字素养服务,更要考虑数字素养和媒介素养等,因为这些素养已经成为一个人应对社会最基础的东西了。
从场所来讲,图书馆是城市的门面,是第三空间,第三空间的特点是交流,但仅仅交流是不够的。我们常说网络是赋能器,因为网络不仅可以提供虚拟交流的空间,更主要的是人们可以利用网络增加价值,不仅自己增加了价值,而且网络也因此增加了价值。以前图书馆的增值体现在图书流通上,现在则体现在知识交流上,通过交流,将知识传承下去,信息收集、加工、传播和保存,整个价值链都发生了变化。图书馆走向高技术时代的同时,也在回归其本来的意义,两千多年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也好,富兰克林时代的图书馆也好,图书馆从来都是人们相聚、交流和学习的空间。
总而言之,图书馆是全人教育(人的全面发展)的最佳场所,除了提供阅读功能之外,也要为增加工作机会、提高创业能力、提升生活品质而做好服务。

从布拉邦图书馆到滨海图书馆

Posted on 十一月 11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周末应朋友之邀看了滨海新区图书馆和中新友好图书馆,真是大开眼界。滨图设计师是荷兰知名设计大师维尼玛斯。他是世纪之交在全球崭露头角的人物,设计过名为“布拉邦图书馆”的概念建筑。滨图特点是大气、通透、流畅。无论是由内朝外还是由外朝内看,都给人以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中庭通天,底下一个庞大的能量球,四周似书的梯田环绕,整体背景为白色。走进图书馆,犹如梦游仙境。走出滨图,脑海里仍不停地回放着一幕幕难忘的场景。多少年来人们一直在努力描绘图书馆之美,而滨图用一种独特的方式让每一位来到这里的人无限遐想。中新友好图书馆马上就要开放了,这是一座高度现代化且温馨舒适的图书馆。它让我们不出国门就能欣赏到世界一流的图书馆建筑。滨海之行令人陶醉,它让我深深体验了图书馆之真之善之美,我跟朋友们说,此行更吸引更鼓舞我的是,孕育着伟大作品的这片土地和生活于此的人们对新生活的追求和对新技术的态度。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滨海的明天会更好,因为这里有一个持续传递惊喜和力量的能量球。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