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印象

Posted on 十一月 30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11月27日至30日,我应邀访问了澳门大学新校区。2008年我曾随上海世博会巡讲团来老澳大为师生做过一次世博会演讲,如今已是旧貌换新颜,横琴校区已成为港澳地区最有魅力的校园。
日程排得相当满,几乎没有一点空闲,走访了十几个部门、二十几位领导和教职员,最后一天五点半,又抓紧时间约了一位老师座谈。我感觉自己像一个记者,见的是不同的人,谈的是不同的事,但似乎都可以用一个主题串联起来,使我能以最短的时间感受澳大特有的教育理念:自知。赵校长跟我说得最多的不是设施设备,而是人:教师重在“教人”,学生重在“做人”,让学生以自知为目标,在人生旅途中找准自己的位置,成为全面发展的人。
我相信澳大的未来会更好,因为澳大集聚的是全球性人才,瞄准的是世界级目标。

京都之行

Posted on 十一月 22nd, 2017 in 感悟 by jzwu

2017年11月17日至21日,我与上图的两位同事应日本图书馆研究会邀请,赴日本京都出席第十二届中日国际图书馆论坛。
中日国际图书馆论坛是上海市图书馆学会与日本图书馆研究会的合作项目,始于2001年,双方约定每三年在上海和大阪或京都各举行一次图书馆论坛,其中有一年休会期。至今已举办了十二届,事前双方已约定明年为休会期,2019年在上海举办第十三届图书馆论坛。
本届研讨会在京都的同志社大学志高楼举办,会期两天,与会者来自全国各地,约有六十多人。第一天会议于18日下午1点半举行,由日本图书馆研究会研究委员会委员长日置将之主持,日本图书馆研究会理事长前田章夫和上海图书馆前馆长吴建中分别致辞。接着由吴建中、盐见升(日本图书馆研究会前任理事长)和夏翠娟(上海图书馆系统网络中心)分别作主旨报告。吴建中报告的主题是“中国公共图书馆事业的转型”,在介绍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进程的同时,结合公共图书馆法的颁布和上海图书馆的转型实践,重点探讨了新时代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的新课题;盐见升报告以“从市民教养的角度看日本公共图书馆的现状与课题”为题,探讨转型中的日本图书馆如何更加重视自身在社会上的价值,并提出公共图书馆应将落脚点放在与人的全面发展相关的教养上,强调图书馆要与社区发展和市民需求紧密结合;夏翠娟以上海图书馆名人手稿知识库建设为例,深入讨论了数字人文与图书馆之间的关系。夏翠娟的报告引起参会者极大兴趣,不仅宣传推广了上海图书馆数字人文工作,而且也为图书馆创新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19日会议为全天。首先由日本图书馆研究会前任理事长川崎良孝做了“图书馆三位一体:获取再思考(以美国为例)”的报告。图书馆三位一体是川崎先生创造的词汇,指服务、获取和个人隐私。他认为服务创新是全球化趋势,图书馆向第三空间等方向发展已经形成共识,但获取和个人隐私带来极大挑战,但图书馆教育功能不会变化,只是内容有所调整,过去是以灌输为主要形式的教育,而现在要提供有利于人的自我判断的信息资源和服务环境。接着刘晓丹(上图咨询研究中心)介绍了作为数字人文项目之一的上海图书馆开放数据的情况。最后的报告者是日本筑波大学图书馆情报学院的吉田右子教授,她的题目是:“自律型学习方式的养成——以北欧图书馆为例”。她的报告着重介绍了北欧图书馆创新的状况,她认为北欧图书馆这几年的创新实践主要围绕着图书馆如何为读者自主性学习提供方便,值得日本图书馆界学习和借鉴。
下午是自由提问和交流座谈。演讲者都坐在台上接受与会者的提问。提问基本集中在对中方几位的发言上,特别是公共图书馆法和数字人文项目。吴建中对公共图书馆法的出台背景和主要内容做了讲解,夏翠娟对数字人文与图书馆之间的关系从理论和实践上做了阐述。从大家的提问和交流可以看出,日方对中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了解不多,尤其是上海图书馆数字人文项目做得如此开放和深入感到惊奇。
本次访问加深了与日本图书馆界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日方非常重视本次论坛交流活动,该研究会的元老级人物几乎都参加并做报告。除了两位前任理事长以外,一些知名教授如渡边信一教授、深井耀子教授等已退休教授都特地赶来参加。还有不少是年轻的学生,他们对我馆开展的数字人文工作很感兴趣,提技术性问题的年轻人居多。除了会场交流以外,我们还参加了他们组织的恳谈会和忘年会等多场活动,进一步加深了相互之间的了解。
这次访问时间不长,但大家都感到很有收获。这次交流基本上没有语言障碍问题,三位中方人员能用日语的用日语,能用英文的用英文,交流很顺畅。我觉得今后双方活动可以在大会之外增加一些研讨时间,以便深入研究双方共同感兴趣的课题,同时加强与日本年轻馆员之间的交流与合作。

学有方向、做有目标、干有底气(图书馆报,2017-11-10)

Posted on 十一月 10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白玉静采访
《公共图书馆法》的颁布是我国图书馆界的一件大事,它不仅有助于公共图书馆的稳步向前发展,而且对我国图书馆事业乃至公共文化事业的提升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我们不仅要为新法的颁布鼓与呼,而且要做宣传推广的热心人、贯彻落实新法的实践者。
首先,新颁布的《公共图书馆法》体现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制度优势。作为我国首部图书馆专业法,其意义远远超出了公共图书馆领域本身。今天,世界各国图书馆均面临经济、社会与技术的严峻挑战,不少国家和地区大幅削减图书馆经费,而且对公共图书馆是否应提供免费公益性服务提出质疑,有的干脆关闭了图书馆设施。与此相反,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我国图书馆事业呈现飞速发展的态势。1979年至2015年,公共图书馆财政投入的增长速度年均增速16.6%)明显高于同期GDP的增长速度(年均增速9.6%)。《公共图书馆法》强调“加大对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的投入,将所需经费列入本级政府预算,并及时、足额拨付”,有力地向社会宣示了国家对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实行公益性免费服务的鲜明态度,并以法的力量来夯实人民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第二,《公共图书馆法》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各级各类图书馆在实践中产生的创新成果和成功经验以法的形式固化了下来。如图书馆除了借阅等服务以外,要“开展公益性讲座、阅读推广、培训展览等服务”,并提出图书馆公休日应当开放,在国家法定节假日应当有开放时间”,以及“推动公共图书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向公众提供便捷服务”等,体现了传统图书馆服务向现代化转型的时代要求;
第三,《公共图书馆法》开拓了图书馆服务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新空间。这次《公共图书馆法》还有不少新的提法,如“建设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文献信息共享平台”加强与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的沟通交流,开展联合服务”,以及“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自筹资金设立公共图书馆”等,这些条款为图书馆利用现代技术武装自己、加强图书馆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和支持图书馆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空间;
第四,《公共图书馆法》的出台进一步强化了广大图书馆工作者的使命追求。我国图书馆事业之所以能在较短的时期内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与图书馆工作者这些年来甘为人梯、敢为人先的职业精神是分不开的。这次《公共图书馆法》颁布恰逢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把深入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与贯彻落实《公共图书馆法》有机结合起来,能使广大图书馆工作者学有方向、做有目标、干有底气!
国际经验表明,图书馆法颁布对图书馆事业有拉动作用。如韩国1963年颁布图书馆法极大地刺激了公共图书馆的发展,全国新馆数量从1963年的445家猛增到1964年的1171家。我国图书馆事业正面临从量的发展到质的增长的转变。我相信,《公共图书馆法》颁布以后不仅会迎来图书馆规模的发展,而且会有一个明显的质的提升。

新时代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新航标——聚焦公共图书馆法亮点(新华社2017-11-4)

Posted on 十一月 6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新华社记者周玮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跨入新时代的历史时刻,公共图书馆法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将于2018年1月1日正式施行。党的十九大之后首部文化立法归于公共图书馆法,彰显了公共图书馆事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中的重要地位,体现了公共图书馆在新时代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作用,也成为我国历经百余年的公共图书馆事业跨入新时代的标志。

  预示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进入快车道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意味着更好地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北京大学教授、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李国新说,公共图书馆法立法宗旨是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权益、提高公民科学文化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传承人类文明、坚定文化自信;明确了公共图书馆是社会主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其本质功能。

  “由是,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在新时代朝什么方向前进、坚守什么发展原则、承担什么历史重任,法律作出了明确指引。”李国新说。

  公共图书馆法明确了新时代公共图书馆在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伟大事业中的责任。法律要求,公共图书馆通过以文献信息收集、整理、保存并向公众提供利用为核心的服务,推动、引导、服务全民阅读,履行社会教育职能。专家认为,这是新时代公共图书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提高人民思想觉悟、道德水准、文明素养上发挥作用的职业担当。

  呼应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历史要求

  公共图书馆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通篇贯穿满足人民群众基本文化需求这条主线。

  国家图书馆馆长韩永进说,法律要求各级公共图书馆向全体社会公众提供免费、便捷、高效、优质的服务,并为此作出了一系列的制度安排。这些制度安排,是在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经验的全面总结和系统提炼,必将推动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加快实现专业化、体系化、现代化发展,全面提升服务效能,成为不断提高人民群众获得感和幸福感的重要途径。

  “公共图书馆法呼应了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历史要求。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必须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李国新说,公共图书馆法明确了国家扶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和贫困地区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的基本原则,明确了公共图书馆服务强化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的人文关怀,这是解决公共图书馆服务城乡、区域、人群不平衡的重点任务。公共图书馆法把各级政府设立、保障、监管公共图书馆的责任上升为法律责任,明确了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充分发挥科技在公共图书馆服务中的作用、加强各级各类图书馆的沟通交流和联合服务等重要原则,为向人民群众提供更加充分的公共图书馆服务奠定了坚实基础。

  构筑体现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规律的基本制度

  公共图书馆法与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和重大改革政策紧密衔接,构筑了体现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规律的基本制度,形成了保障人民利用图书馆权利的基本规范。

  李国新说,法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设立公共图书馆,将县级人民政府建设公共图书馆总分馆体系上升为法定责任,将公共图书馆免费开放和免费提供基本服务固化为法律制度,对公共图书馆的未成年人服务、服务公示制度、服务反馈机制、读者个人信息保护、志愿服务等诸多重要问题都作出了明确具体的规定。

  在上海图书馆原馆长吴建中看来,公共图书馆法开拓了图书馆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新空间,有不少新提法如“建立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文献信息共享平台”“加强与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的交流与合作”,以及“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自筹资金设立公共图书馆”等。“这些条款为图书馆利用现代技术武装自己、加强图书馆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和支持图书馆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空间。”他说。

公共图书馆不得从事与其服务无关的商业活动(北京青年报,2017-11-6)

Posted on 十一月 6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经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公共图书馆法》11月4日获得表决通过。从酝酿到出台历经十几年的这部法律,也是党的十九大之后出台的第一部文化方面的法律,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目前,国家、省、市、县四级公共图书馆系统已经基本建成,县级以上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达到3153个,馆藏总量达9亿多册件,年流通人数从2012年的4亿多增长到2016年的近7亿。

《公共图书馆法》共六章55条,对公共图书馆的设立、运行、服务以及相关法律责任等分别做了详细规定。在上海图书馆原馆长吴建中看来,《公共图书馆法》开拓了图书馆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新空间。有不少新提法如“建立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文献信息共享平台”、“加强与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的交流与合作”,以及“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自筹资金设立公共图书馆”等。“这些条款为图书馆利用现代技术武装自己、加强图书馆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和支持图书馆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空间。”他说。
该法第40条规定,“国家构建标准统一、互联互通的公共图书馆数字服务网络,支持数字阅读产品开发和数字资源保存技术研究,推动公共图书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向社会公众提供便捷服务。”这意味着,全国公共图书馆的数字服务网络将互联互通。此外,该法还强调了公共图书馆的公益属性,在要求公共图书馆免费对社会开放的同时,明确规定“公共图书馆的设施设备场地不得用于与其服务无关的商业经营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