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新技术,过好新生活

Posted on 九月 13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看到百胜中国与蚂蚁金服合作,在 KFC 子品牌全新餐厅概念店 KPRO 推出刷脸支付服务的信息。两年前马云曾经在德国汉诺威向默克尔总理推荐过这项服务,现在已经正式落地,消费者不用打开手机,透过脸部辨识就可完成支付。
新技术不是你想不想要,而成为人生存的一种必需。有一次我出门没带钱,买东西时用微信支付,感觉很方便。今后不带钱、不带手机也能支付,那就更轻爽了。不过,初级阶段也会有失误的时候,前几天我在杭州入住,宾馆服务员要我刷脸入住,但刷不出来,后来还是用了传统的办法。在杭州参加了杭州图书馆的信用借书活动,并参观了蚂蚁金服和芝麻信用,很有收获。新技术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只有拥抱新技术,才能过好新生活。

研究型图书馆的课题(10)—-数字人文

Posted on 九月 10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数字人文既可以说是数字图书馆的一环,也可以说是数字图书馆的超越。它始于用户的需求,且有赖于人文学者的参与。以前图书馆数字化主要是通过数字复制将历史资源保护起来,很少从资源开发利用的角度考虑。数字人文为人们多学科、多元化挖掘和开发历史文献资源提供了新的视角。
在数字人文领域,图书馆的角色往往是比较被动的,总以为开发是别人的事情,我只要保存好就可以了。因此,图书馆主动开展数字人文工作的并不多。今天数字人文是衡量一个研究型图书馆是否一流的重要标志,我认为,一个好的图书馆,不仅要守护好历史资源,而且要让这些资源得到充分开发和利用,为再现历史传承文明服务。
首先要重视对一手资料的保护开发和开放利用。现阶段的重心是让原始资料开放出来,既要让其他学科的人看到资料,又要给予他们用自己专业手段开发的机会。其次,要拓宽历史文献的观察视野和研究方法,与历史、哲学、语言、文学、艺术、考古、音乐等领域的专家合作,把历史文献放在一个更大的社会环境下加以考察和研究。第三,要注重文献的关联性研究,既要重视文献之间的关联,又要重视文献的各种脉络及其周边环境。
数字人文建设对于研究型图书馆来说必不可少,如同数据中心一样,它们既是检验图书馆实力的核心业务,也是体现数字图书馆转型的重要标志。

研究型图书馆的课题(9)——Reading List

Posted on 九月 4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Reading List是英美大学比较流行的教学参考书网上服务系统。以前大学图书馆设立预留书架,主要给学生提供由教师指定的教科书及参考书,这类书仅供阅览,也可以隔夜外借,但第二天一早必须归还。现在很多大学将这一服务上网,学生可以在线或下载阅读,非常便捷。
在英国几乎每一个大学都有这样的服务,有的购买商业软件如爱丁堡大学用Talis Aspire系统,谢菲尔德大学图书馆用Leganto系统,有的自己开发,如利兹大学和牛津大学,但由于这一服务不是规定动作,有的老师热心,自己会不断添加新的教学资料,有的老师不当一回事,这就需要图书馆做大量的推广宣传。
由于利用率不是很高,爱丁堡大学图书馆为做好推广宣传,先设定目标学院,有针对性地给予辅导,有效提高了教师和学生的使用率;由于利兹大学是自己开发的系统,所以图书馆与技术部门共设咨询窗口为读者提供服务。牛津大学用的也是自己开发的系统,由于不是很便捷,现在也在考虑引进较成熟的商业软件。
教学参考书目录系统需要图书馆员、教师和技术人员的共同参与。由于教师一般都很忙,再加上系统老是要更新换代,对此主动性不强,需要图书馆员多做宣传,但有的大学图书馆员过于热心,反而让教师产生依赖感。这是一项专业性比较强的工作,教师的主动参与更为重要。
据说,我国大学图书馆提供网上教学参考书目录服务的不多,因此英国大学经验值得学习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