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Posted on 五月 27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总算有点空了,翻阅几本书,其中一本关东野客的《我有故事,你有酒吗?》。序言的末尾有这样一段话:
我们都是行走在城市里孤独的人。在北京生活的人都知道,诺大的北京城,看起来人声鼎沸,可谁和谁又都没有关系,这是一个你哭得撕心裂肺,却没人停下来问你怎么了的地方。
然后在第二章的开头,接着有这样一段话:
但这里也是所有温暖诉求的地方,你能在这里找到爱情,也能找到遗憾,城市永远不会变,它永远冰冷并且温暖地存在着,这就是北京。
我欣赏的是最后那段话:城市永远不会变,它永远冰冷并且温暖地存在着。
图书馆也是,总是那么冷冰但又温暖地存在着。你把它看作是书房,那它是寂静的存在,你把它看作是分享的地方,那它是温暖的存在,每个人既是观众,又是演员,在关注别人的同时,也被别人所关注。一个温暖的图书馆就是一个没有舞台和观众席区分的剧场。
人喜欢分享,孤独的时候到酒吧坐坐,为了让别人分享自己的故事,也为了倾听别人的故事。图书馆有“酒”,缺的是故事,所以图书馆不仅拼命把一个个故事集聚起来,也希望人们到这里来讲故事、听故事。故事让人温暖,也让图书馆温暖。

古丝绸之路上,交换的不只是商品(解放日报,2017-5-16,14版)

Posted on 五月 16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当我们今天回顾历史可以发现,丝绸之路从一开始就是一条文明交流之路。
在丝绸之路文化交流史上,除了印刷术和造纸术以外,中国文化在西方一直具有较高的地位。以“中国风”为例,500年前,欧洲大批传教士来华,回国后他们向欧洲人传播了中国文化。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时,欧洲又掀起了一场“中国风”,既包含了琴棋书画等修身的艺术,又泛指一种东方神韵,渗透到建筑和瓷器等外观设计里
“一带一路”强调共商、共建、共享,文化的维度不可或缺。事实上,当我们今天回顾历史可以发现,丝绸之路从一开始就是一条文明交流之路。古丝绸之路起始于商品交换,而商品交换的背后是文化沟通。古代中国许多物质文化和发明创造通过丝绸之路传到西方后,对促进西方近现代科学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近代西方天文学、数学和医学等知识,也通过丝绸之路传到中国。
今天,挖掘、研究曾经在中西交流史上扮演过重要角色的文化遗产和案例,不仅有助于深化“一带一路”的文化内涵,而且有利于增进我国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民族的理解和交流,进一步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
造纸术和印刷术怎样西传
今年是欧洲宗教改革500周年。历史学家在谈及这场改革的背景时,常常会提及古腾堡,称古腾堡活字印刷革命有力地支持了宗教改革运动。其实,中国早在11世纪就发明了活字印刷术,但个别国家的研究者对中国的这一首创权提出挑战。为此,我们有必要对造纸术和印刷术通过丝绸之路传到欧洲的历史作一回顾。
造纸术西传没有很大争议。很多文献表明,在蔡伦发明造纸术后的1000多年,欧洲才建立了造纸厂。英国学者李约瑟认为,早在公元650年,造纸术就已经传入中亚的撒马尔罕。西班牙最早的造纸厂1129年建于克萨蒂瓦,但一开始基督教世界对此并不欢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于1221年发布一道敕令,称所有写在纸上的公文都无效。直到15世纪中期欧洲印刷业兴起后,欧洲人才逐渐改变对纸张的看法。
活字印刷术发明于中国。据《梦溪笔谈》所述,北宋毕昇成功研制了泥活字。1193年,南宋名臣周必大用泥活字排印了《玉堂杂记》。他在写给友人的信中说:“近用沈存中法,以胶泥铜版移换摹印,今日偶成《玉堂杂记》二十八事。”其中所记“沈存中法”,即毕昇发明的活字印刷法。之后,元朝王祯制作木活字三万多个,并于1298年试印自己编修的《大德旌德县志》。
那么,活字印刷术是如何传播到西方的呢?李约瑟认为,如果印刷术由东方传到西方的过程中有那么一个中间环节的话,既熟悉雕版印刷又熟悉汉字印刷的维吾尔族人,极有机会在这种传播中起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在史金波、雅森•吾守尔所著的《中国活字印刷术的发明和早期传播:西夏和回鹘活字印刷术研究》一书中得到了证实。该书介绍了西夏和回鹘文活字实物。
据考证,回鹘文已有以音节、语音为单位的、介于语音为单位的活字和汉字活字之间的中介类型活字,其中蕴含了西方字母活字形成的原则,是我国活字印刷术向西方传播的中介类型活字。这些回鹘文木活字大部分藏于巴黎吉美博物馆,年代在12世纪到13世纪上半叶之间,早于古腾堡使用金属活字。这就从事实上否定了“古腾堡第一个用字母活字印书的观点”。
英国学者弗朗西斯•培根则认为,中国发明的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是在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期间由阿拉伯商人传到欧洲的。1620年,培根还在《新工具》中进一步指出:“发明的威力、效能和后果是会充分看得到的,这从古人(古希腊人)所不知且来源不明的俨然是较近的三项发明中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这就是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这三种发明曾改变了整个世界事物的面貌和状态,第一种在学术上,第二种在军事上,第三种在航海上,由此又产生了无数的变化。这种变化如此之大,以致没有一个帝国、没有一个教派、没有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能比这三种机械发明在人类的事业中产生更大的力量和影响。”
活字印刷发明于中国是有说服力的,但为什么人们把古腾堡活字印刷称为一场革命呢?原因在于,它在当时欧洲社会革命中扮演了大众传播工具的角色。我国专家也承认,欧洲使用机械铸字和印刷,大大提高了活字印刷效率,使活字印刷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
应该看到,发明权与传播力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普及化是传播力的基础和前提。其实,在蔡伦之前已经有了造纸术,但正如刘光裕所说:“以麻类纤维为原料并非蔡伦创造,以废弃麻类纤维和谷树皮为原料乃是他的创造。”蔡伦在传播上的贡献在于,他用了更廉价、更易普及的材料。
西方为何一度兴盛“中国风”
在丝绸之路文化交流史上,除了印刷术和造纸术以外,中国文化在西方一直具有较高的地位。以“中国风”为例,500年前,欧洲大批传教士来华,回国后他们向欧洲人传播了中国文化。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时,欧洲又掀起了一场“中国风”,既包含了琴棋书画等修身的艺术,又泛指一种东方神韵,渗透到建筑和瓷器等外观设计里。
西方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兴盛“中国风”?有学者提出,莱布尼茨经过对中国文化的初步考察,认为东西方文化之间没有本质的差别。中国的儒家思想正是西方人迫切需要的一种精神:自然神学,即根据自然理性来想问题,而不应裹在圣经和神学的章句、概念中走不出来。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西方人都把“中国风”视为一种高尚。早期的几届世博会虽然中国政府尚未正式参与,但都设有中国馆或中国风格的庭院。1889年巴黎举办世博会的时候,中国人在园区里造了一个中国风格的亭子,世博会结束后法国人把它买了下来。上海世博会的时候,法国人曾问我们能否找到该亭子的主人,可惜最终没有查到。
“一带一路”倡议是我国新一轮开放和“走出去”的重要举措。它不是古丝绸之路的翻版,而是要真正实现“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
由此可见,“一带一路”不仅与经济发展有关,其文化价值和意义可能更为深远。通过不同文化和民族的相互尊重和认同,可以在平等互利基础上构筑起一个文化对话平台和交融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东西方文化的差别在哪里?

Posted on 五月 14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是母亲节,上午探望了双方母亲,虽然都已进入老弱病残,但老人健在就是儿孙们的福气。
由于最近有任务在身,利用路上的时间打腹稿。今天思考的问题是中西文化的差异。东方文化更注重自然这一点,以前已经讲得够多了,而且东西方都很认可。但我觉得还有一点,对人的态度上也不一样。东方人讲仁义礼智信,注重克制和收敛,西方人崇尚勇敢和征服,如古希腊四德“智慧、勇敢、节制与正义”,一直到近代,西方人仍以拓殖为荣,在1905年旧金山世博会上竖起了一座高大的进步之柱,炫耀征服者的力量。所以我觉得无论是老子还是孔子,对人、对自然、对传统都保持敬畏之心。这就是东方文化、尤其是中华文化最伟大之处。当然,不能绝对以此来区分东西方文化,但是对人、自然和传统的态度上,中国人的价值观几千年来始终没有改变过。

(上观新闻)吴建中:“一带一路”为何强调文化维度?看看历史上的丝路故事就知道了

Posted on 五月 13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丝绸之路从一开始就是一条文明交流之路。“一带一路”强调“共商、共建、共享”,文化的维度不可或缺。
5月14日—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一带一路”倡议自提出以来,受到了越来越多国家和人民的欢迎,其所承载的新理念也得到了更多认同。无论对于一个国家、一个地区,还是像“一带一路”这样的开放型平台来说,经济与文化如车之两轮、鸟之两翼,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
“一带一路”强调“共商、共建、共享”,文化的维度不可或缺。事实上,当我们今天回顾历史可以发现,丝绸之路从一开始就是一条文明交流之路。古丝绸之路起始于商品交换,而商品交换的背后是文化沟通。古代中国许多物质文化和发明创造通过丝绸之路传到西方后,对促进西方近现代科学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近代西方天文学、数学和医学等知识,也通过丝绸之路传到中国。今天,挖掘和研究曾经在中西交流史上扮演过重要角色的文化遗产和案例,不仅有助于深化“一带一路”的文化内涵,而且有利于增进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民族的理解和交流,进一步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

造纸术和印刷术是如何传到欧洲的

今年是欧洲宗教改革500周年。历史学家在谈及这场改革的背景时,常常会提及古腾堡,称古腾堡活字印刷革命有力地支持了宗教改革运动。其实,中国早在11世纪就发明了活字印刷术,但因缺乏早期活字印刷实物,个别国家的一些研究者对中国活字印刷术的首创权提出挑战。为此,我们有必要对造纸术和印刷术通过丝绸之路传到欧洲的历史做一回顾。

造纸术西传没有很大争议。很多文献都表明,在蔡伦发明造纸术后的1000多年,欧洲才建立了造纸厂。英国学者李约瑟认为,早在公元650年,造纸术就已经传入中亚的撒马尔罕。西班牙最早的造纸厂1129年建于克萨蒂瓦(Xativa),但一开始基督教世界对此并不欢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于1221年发布了一道敕令,称所有写在纸上的公文都无效。直到15世纪中期欧洲印刷业兴起后,欧洲人才逐渐改变了对纸张的看法。

活字印刷术发明于中国。据《梦溪笔谈》所述,北宋毕昇研制成功了泥活字。一百年后,元朝王祯制作了木活字三万多个,于1298年试印自己编修的《大德旌德县志》。1193年南宋名臣周必大用毕昇发明的泥活字排印了《玉堂杂记》。周必大在写给友人的信中说:“近用沈存中法,以胶泥铜版移换摹印,今日偶成《玉堂杂记》二十八事。”其中所记“沈存中法”,即毕昇发明的活字印刷法。

那么活字印刷术是如何传播到西方的呢?

李约瑟认为,如果印刷术由东方传到西方的过程中有那么一个中间环节的话,既熟悉雕版印刷又熟悉汉字印刷的维吾尔人,极有机会在这种传播中起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在史金波、雅森•吾守尔著《中国活字印刷术的发明和早期传播:西夏和回鹘活字印刷术研究》一书中得到了证实。该书介绍了西夏和回鹘文活字实物。据考证,回鹘文已有以音节、语音为单位的,介于语音为单位的活字和汉字活字之间的中介类型活字,已经蕴含了西方字母活字形成的原则,是我国活字印刷术向西方传播的中介类型活字。

这些回鹘文木活字大部分藏于巴黎吉美博物馆,早于古腾堡使用金属活字二百年左右。这就从事实上否定了“古腾堡第一个用字母活字印书的观点”。

美国印刷史专家卡特曾于1925年在《中国印刷术的发明和它的西传》 (The invention of printing in China and its spread westward)一书中,展示了4枚回鹘文木活字,并写道:“迄今没有发现过字母活字的物证。敦煌发现的活字仍然仿照中国的方法,不是字母,而是一个个拼成了的字。”但实际上卡特看到的只是个别的以字为活字的回鹘文活字。而我国专家经考证发现,这些活字所表示的文字符号有7类,分别是:以字母为单位的活字、以词为单位的活字、以动词词干为单位的活字、表示词缀的活字、以不表示词义或语法功能的语音组合为单位的活字、表示页面版框的活字(其中有单栏,也有双栏)和表示标点符号和附加符号的活字。这些活字均出自敦煌莫高窟。

英国学者弗朗西斯•培根(1561-1626)认为,中国发明的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是在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期间由阿拉伯商人传到欧洲的。1620年培根在《新工具》中指出:“发明的威力、效能和后果是会充分看得到的,这从古人(古希腊人)所不知且来源不明的俨然是较近的三项发明中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这就是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这三种发明曾改变了整个世界事物的面貌和状态,第一种在学术上,第二种在军事上,第三种在航海上,由此又产生了无数的变化。这种变化如此之大,以致没有一个帝国、没有一个教派、没有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能比这三种机械发明在人类的事业中产生更大的力量和影响。”

活字印刷发明于中国毋庸置疑,但为什么人们把古腾堡活字印刷称为一场革命?原因在于,它在当时欧洲社会革命中扮演了大众传播工具的角色。我国专家也承认,欧洲使用机械铸字和印刷,大大提高了活字印刷效率,使活字印刷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发明权与传播力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普及化是传播力的基础和前提。其实,在蔡伦前已经有了造纸术,蔡伦在传播上的贡献在于他用了更廉价、更易普及的材料,如刘光裕所说,“以麻类纤维为原料并非蔡伦创造,以废弃麻类纤维和谷树皮为原料乃是他的创造”。

“中国风”对近代西方的影响

在丝绸之路文化交流史上,除了印刷术和造纸术以外,中国文化在西方一直具有较高的地位。以“中国风”(Chinoiserie)为例,500年前,欧洲大批传教士来华,回国后他们向欧洲传播了中国文化。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时,欧洲又掀起了一场“中国风”。“中国风”既包含了琴棋书画等修身的艺术,又泛指一种东方神韵,渗透到建筑和瓷器等外观设计里。

西方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兴盛“中国风”呢?有学者提出,莱布尼茨经过对中国文化的初步考察,认为东西方文化之间并没有本质的差别,中国人的儒家思想正是西方人迫切需要的一种精神:自然神学,即根据自然理性来想问题,而不应裹在圣经和神学的章句和概念中走不出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西方人都把“中国风”视为一种高尚。早期的几届世博会虽然中国政府尚未正式参与,但都设有中国馆或中国风格的庭院。1889年巴黎举办世博会的时候,中国人在园区里造了一个中国风格的亭子,世博会结束后法国人把它买了下来。上海世博会的时候,法国人曾问我们能否找到该亭子的主人,但始终没有查到。

“一带一路”倡议是我国新一轮开放和走出去的重要举措。它不是古丝绸之路的翻版,但是要真正实现“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就必须把文化合作和交流放在重要位置上,因为这有助于民心沟通。近年来在文化领域,我国与沿线大部分国家签署了政府间文化交流合作协定及执行计划,高层交往密切,民间交流频繁,合作内容丰富,与不少沿线国家都互办过文化年、艺术节、电影周和旅游推介活动等,在不同国家举办以“丝绸之路”为主题的文化交流与合作项目。可见“一带一路”不仅与经济发展有关,其文化价值和意义更为深远。今天,我们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更要文化先行,通过不同文化和民族的相互尊重和认同,共同构筑起一个在平等互利基础上的文化对话和交融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作者为上海市政府参事、上海图书馆原馆长)

国际图联发表《图书馆保护文化遗产》立场声明

Posted on 五月 12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国际图联发表了《图书馆保护文化遗产》(Libraries safeguarding cultural heritage)的立场声明,以支持《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11.4条款。国际图联认为,全球图书馆的核心工作是保存和保护包括电子资源在内的所有载体形式的文化遗产,并为下一代获得这些资源提供保障。
该声明强调四点:一、文献遗产是全球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部分,要做好具体保护规划并提供经费;二、图书馆是保护文化遗产的关键行业,要让图书馆员参与到国际和国内相关工作中;三、通过建立有效的支持该工作的法律框架,确保图书馆能履行其文献保护的职责;四、要让图书馆和文化遗产保护机构参与到减灾抗灾计划中,并在恢复工作中给予他们应有的位置。

将城市的“温度”传导到基层

Posted on 五月 11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连续接受了上海电视台和东方卫视的采访,主要围绕人文之城,特别是谈了对城市的“温度”的看法。
我觉得这次聚焦人文之城建设,说明城市发展的重心发生了变化。昨天在东方卫视我用两分钟谈了几个观点。首先,人文之城是生态、创新和人文之城的核心,也是落脚点,城市是否优雅,宜居,由老百姓说了算,由老百姓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来检验;其次,谈了要把目前对城市发展的热情尤其是最近的流行词“温度”传导到基层和社区,将社区、社群的活力激发出来,形成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冲刺的强大动力;第三是对未来城市发展提了两点建议,一是要让市民参与到城市建设之中,体现与市民共建,二是要激发社区社群活力,城市发展的动力之源在基层。

政府机构网站及其内容信息残存率

Posted on 五月 10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从本世纪初开始收集政府机构网站及其内容信息。2016年发布了一份政府机构网站信息的残存状况,将2010年到2014年以13个部级机构为对象每年4月收集信息的情况与2015年4月作了对照。
该报告以2015年4月为基础,倒查以前几年网站信息残存情况,结果很不乐观。首先从URL是否存在来看,2014年为86%,2013年为69%,2012年为60%,2011年为47%,2010年为40%;其次从同一内容是否存在来看,2014年为80%,2013年为61%,2012年为55%,2011年为49%,2010年为40%,结果都差不多。五年后60%的信息已经消失。
大英图书馆从2004年起做网站信息收集工作。根据2015年的调查,11年90%以上的URL消失,其中1年消失20%、5年消失50%。另外从内容方面来看,1年内50%,2年内60%,3年内65%的信息要么消失、要么URL相同但内容不同。可见,网站信息收集是很有价值的。
来源:http://current.ndl.go.jp/e1757

开放同行评议,你赞成吗?

Posted on 五月 10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OpenAIRE(欧洲开放获取基础设施研究)在2017年5月2日发布了一项题为“开放同行评议”的调查结果。该调查表明,在3062名被访者中,大部分都支持同行评议开放,其中四分之三的被访者曾参与过某种程度的开放同行评议。(详细情况可见该报告https://zenodo.org/record/570864)
2014年2月,英国自然杂志电子版曾发布过一条轰动的新闻,法国人Cyril Labbé用其开发的程序判断出Springer和IEEE上发表的会议录中有100篇以上计算机自动生成的论文,而且部分论文有过同行评议。于是同行评议这一被称为质量过滤器的方式是否可靠引起争议。随着开放获取运动的兴起,开放论文大量涌现,同时也不免有鱼目混珠的现象,我个人认为,开放同行评议是开放科学能否健康发展的一个基本要素,不能因为存在这种现象而因噎废食,开放运动还是要坚定地走下去。

(文汇讲堂)吴建中:“一带一路”让中华文化走出去

Posted on 五月 10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近年来我国在联合国及各种外交场合积极宣传“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不仅在我国与联合国各有关机构的合作协议和联合声明中有所体现,而且还写入了联合国决议。为什么它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到国际社会高度认同的呢?

“一带一路”倡议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目标相衔接

联合国在“千年发展目标”快结束时发起了“后2015发展议程”的讨论。各国和各国际组织抓紧时机在未来发展中赢得主导权和话语权。我国也不例外,利用联合国的舞台积极宣传“一带一路”倡议。2015年4月20日联合国总部举办“‘一带一路’:新型国际合作模式”论坛。第69届联合国大会主席萨姆•库泰萨出席论坛并提出,“一带一路”将为实现2015年后全球发展议程创造机会并提供动力。

2015年9月25日联合国发展峰会通过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该议程包含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和169项具体目标,致力于减贫、消除不平等、保护地球等。与之相应,“一带一路”倡议致力于实现沿线各国多元、自主、平衡、可持续的发展,其优先目标包括扶贫、教育、卫生、就业等基础性问题。两者在理念和目标上有很多共同之处,尤其在减贫脱贫战略方面,中国不仅实现了七亿人口的脱贫,而且承诺在2020年前完成剩余四千多万人口的脱贫任务,提前十年实现脱贫目标,在全球推进《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方面树立了典范。尽管“一带一路”倡议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在性质和涵盖范围上有所不同,但两者有着相近的愿景和基本一致的原则。例如,两者都阐明恪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都强调包容发展和共同繁荣。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联合国文化发展带来新思路

半个世纪来,从多元文化主义到文化多样化和文化间对话,反映了全球文化政策的演变进程。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不仅与联合国文化政策有机衔接,更是一种前瞻引领,通过文化间和民族间的包容与融合,促进社会和经济的共建与共享。

20世纪70年代前后,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 国的推动下,各国相继颁布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多元文化政策虽然强调不同民族和文化之间相互平等和尊重,但也出现了对少数族群文化要么过度保护、要么被割裂开来的问题,这一点在欧盟难民危机中显得尤为突出,如在德国,移民团体与社会距离拉大,形成了与主流社会并存的“少数派社会”。国际社会开始对这一做法进行深刻反思,联合国层面也在不断探索和改善其文化发展政策。

让我们回顾一下近年来联合国文化政策的发展历程。2000年是联合国国际和平文化年。2001年至2010年是世界儿童建设非暴力与和平文化国际十年。2001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联合国大会宣布每年5月21日为世界文化多样性促进对话和发展日。2005年10月,第33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高票通过《文化多样性公约》。200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题为《着力文化多样性与文化间对话》的报告。2010年是联合国国际文化和睦年,2013年至2022年为联合国文化和睦国际十年。“文化和睦国际十年”计划的核心观点是国际对话可以在建设和平和促进可持续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目标是通过文化间对话和具体的倡议行动,促进相互了解,提升对人与人之间的多样性、权利和平等尊严的相互尊重。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积极促进各国之间文化多样性和文化间对话,在2010年11月1日解放日报文化讲坛的讲话中说过,许多国家都将跨文化间对话列为重要议程令他深受鼓舞,随后,说了这么一句话:文化不是孤立的结构,他们本身就是交互融合的结果…这有时候需要经历几百年的时间。

2012年“里约+20”会议发表《我们希望的未来》,强调要以整体性思路推进可持续发展,并提出文化应为发展作贡献。2013年5月23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文化: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国际会议上一致通过了《杭州宣言》,号召将文化置于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地位。三年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丹尼尔•克莉诗曾在《联合时报》上指出,迄今为止文化一直被排除在国际发展战略之外,千年发展目标中就明显缺少文化发展,强调在后2015发展议程中将进一步呼吁把文化发展确定为自己的工作重点之一。

近年来联合国在文化政策上突出两个方面,一是强调文化多样性和文化间对话,一是强调把文化置于发展的重要位置。而“一带一路”倡议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的两次演讲对此作了高度概括。2015年9月28日,习近平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第70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会上发表《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演讲,系统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五大支柱:即政治上要建立平等相待、互商互谅的伙伴关系;安全上要营造公道正义、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经济上要谋求开放创新、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文化上要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环境上要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2017年1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题为《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演讲,着眼人类命运的历史规律和世界文明的发展走向,系统阐述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人类实现更好发展绘制蓝图,为国际体系变革与完善指明方向。由此可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把“一带一路”合作上升到精神层面,通过增强民族和文化间的相互认同,为“一带一路”深入推进创造良好的社会与人文环境。

“一带一路”倡议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已成国际社会广泛共识

近年来,联合国各有关机构多次举办与“一带一路”主题相关的论坛和对话。2016年10月17日至21日,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等机构发起“一带一路包容与可持续发展城市展览与对话”,会上举行了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跨区域战略、可持续及创新型城市与区域协调发展、“一带一路”沿线城市及其未来发展、“一带一路”沿线城市伙伴关系对话会等平行论坛。2017年1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关于“一带一路”卫生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签署,备忘录将合作扩展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域以及全球层面的合作框架里,共同创建健康丝绸之路,从而促进地区及全球卫生安全。

与此同时,“一带一路”也开始写入联合国一些决议之中。2016年11月18日第71届联合国大会协商一致通过关于阿富汗问题第A/71/9号决议,决议欢迎“一带一路”等经济合作倡议,敦促各方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等加强阿富汗及地区经济发展,呼吁国际社会为“一带一路”倡议建设提供安全保障环境。2017年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5票赞成一致通过关于阿富汗问题的第2344号决议,呼吁国际社会凝聚援助阿富汗共识,通过“一带一路”建设等加强区域经济合作,敦促各方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安全保障环境、加强发展政策战略对接、推进互联互通务实合作等。

2017年2月10日,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五届会议协商一致通过“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的社会层面”决议,“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首次被写入联合国决议中。它表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已经得到联合国广大会员国的普遍认同,彰显了中国对全球治理的贡献。2017年3月1日,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马朝旭大使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4次会议上代表140个国家发表题为“促进和保护人权,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联合声明。同年3月23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4次会议通过关于“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和“粮食权”两个决议,决议明确表示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标志着这一理念成为国际人权话语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些国际政要高度赞扬“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联合国大会主席汤姆森在2017年1月29日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我认为建设命运共同体对全人类来说是唯一的未来。联合国副秘书长特格涅沃克•格图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联合举办的2016全球治理高层论坛上说,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中国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一个具有深远影响的创新经济发展框架,这是全球治理的一种新趋势、一次创新性的探索,是通过区域合作取得共同繁荣的重要机遇。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在2017年2月访华期间表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全世界新的发展机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都会从中受益,意大利愿意积极参与其中并进一步发掘与中国的合作潜力。

国外专家学者也作出积极呼应。印度学者Aniket Shah认为:“一带一路”可以而且将成为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第一个区域性努力。从议程涉及到的投入来看,每年将需要1至2万亿美元的额外投入,其中超过一半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低碳能源的需要。尽管“一带一路”不属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框架,但它与其要求相一致:长远计划、国家间合作以及公私合作。如果两者能成功结合,将创造一个致力于解决最紧迫可持续发展挑战的21世纪多边主义的新的创新形态。同时他也提出“一带一路”将为世界可持续发展绘就区域合作的蓝图。英国48家集团俱乐部副主席、中国问题专家班可夫说,“在21世纪,世界已经全球化,人类命运共同体事实上是唯一可持续和现实可行的选择”。“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及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都是构建这一命运共同体的组成部分。德国席勒研究所海尔格•策普•拉鲁旭还将中美两国战略做了鲜明对比。2017年1月在题为“为人类未来,美国第一还是命运共同体?”的文章中赞扬“一带一路”战略思路,并认为中国“一带一路”与“美国第一”相反,是为世界各国谋求共同利益的国际合作。

“一带一路”是我国新一轮开放和走出去的重要战略。要真正实现“五通”中的民心沟通,就必须把文化合作和交流放在重要位置上。“一带一路”不仅与经济发展有关,其文化价值和意义更为深远。今天,我们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更要文化先行,通过不同文化和民族的相互尊重和认同,共同构筑起一个在平等互利基础上的文化对话和交融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参加夜线约见直播

Posted on 五月 9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下午3点多上海电视台通知我做夜线约见,叫我先熟悉一下市十一次党代会的内容。晚上8点45分准时赶到台里,与主持人沟通,然后就在边上等直播。直播的内容是围绕韩书记有关城市始终是有温度的讲话,我记得直播时我们谈了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关于生态之城、创新之城和人文之城的关系;二是谈了为什么建筑是可以阅读的;三是有关公正包容的问题;四是如何通过克制如做减法等实现城市梦想。当然准备好的很多东西没有讲,有点可惜,因为规定十分钟,我们已经超了两分钟。
我做过几次直播,最可怕的一次是2010年世博会倒计时100天直播,连续三个小时,关键是不能动,因为随时要让我们说话。幸运的是两次都是有经验的主持人,一次是袁鸣,一次是夏磊。夜线约见是第一次,很愉快。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