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杨宽先生著作集出版会上的发言

Posted on 九月 28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很高兴看到杨宽先生著作集出版,上海人民出版社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虽然有的书已经出版过了,但这次将杨宽先生的所有著作集结在一起,一方面做成一个全集,另一方面也给前面几本书提供了一个再版修订的机会。作为合作方,我代表上海图书馆感谢上海人民出版社做了一件大好事,另一方面也期望这套全集能够出完整,从上图来说,我们一定大力支持,配合上海人民出版社把全集出齐出好。

今天这个场合,还是想谈谈自己的感想。虽然我对杨先生了解不多,但杨先生给我的印象非常好。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气节和风骨:坚守学术的尊严。学术是有尊严的,它是中华文明历经几千年风雨寒暑积累起来的,但学术的尊严要靠学者的尊严支撑的,只有当两者都体现尊严的时候,社会才得以进步。杨先生身上就有这股子正义感,只要我活着,就要有追求,在文革中,在文革后,甚至在美国,他都一直在追求真理,笔耕不辍,坚守着学术的尊严。

最后也感谢杨先生的家属给予这套书的支持,这不仅是杨家的骄傲,也是中国学界的骄傲。谢谢。

国际图联分类和索引委员会改名为主题分析与获取委员会

Posted on 九月 27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刚看到一条消息,国际图联分类和索引委员会改名为主题分析与获取委员会,听说改名已酝酿很长一段时间,今年3月通过委员投票正式确认了现在的名称。我觉得这一改体现了改革和转型,一方面突出了主题分析,一方面将重心放在用户上,而且从理念上有了创新,将原先图书馆内部作业拓展到为社会尤其是网络界作贡献上。

建立健康向上的校园文化/吴建中

Posted on 九月 27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学校不在于大小、级别、贫富,而在于活力。活力的源泉在人,即教师和学生,而校园文化的主体是学生。
在这里我特别要举抗大的例子。毛泽东同志1938年4月9日在抗大第四期第三大队开学典礼上发表题为《在抗大应当学习什么》的讲演。他强调抗大学员必须学习与掌握以下三个方面:第一,要学到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第二,要学做干部;第三,要有不怕任何艰苦、不怕牺牲、向前迈进的决心。
在抗大,学校缺老师,就奉行能者为师的原则,学生有作战经验就可以上课当老师。学校缺经费,学生就自己动手建校舍,自己生产,开荒种地解决衣食住行的物质问题。结果,当时延安抗大毕业的学生,绝大多数后来都成为我党我军的领导骨干,而且据说中途逃跑变节者极少。
今天虽然时代变了,但抗大的这种精神仍值得弘扬光大。我认为:
一、 建立健康向上的校园文化
校园文化是以学生为主体的文化,校园文化的繁荣是建立在学生自信、自觉、自强的基础上的。
为什么国外大学学生会很强,学生会不仅负责学生中心的运营,而且也是学校管理的一支重要力量。学生会经常组织活动,我在英国读书的时候,感觉学生会的存在比院系行政的存在更突出,而且学生一到下课或者闲暇时间都到学生中心搞活动,到了节日,学生会都会组织各类活动,如圣诞的时候,我还参加了书法表演。都是自己掏钱买纸,买晚餐,自娱自乐,每一个上台的学生以及组织者都很有自豪感。因此看一个学校的校园文化好不好,首先看这个学校的学生是否发挥了主人公的作用。
二、 激发学生的合作精神和社群活力
大学时代学生正处在长知识、长身体的阶段,不仅潜力足,能量大,而且富有想象和追求。要积极引导学生在教学、科研和社会实践中发挥主人公的作用。大学与其他机构不同,是社群交流最活跃的场所,他们不仅与同班、同宿舍同学交流,而且与上下左右班级的同学交流,因此,他们的精神最饱满、思想最活跃,学校要做的是给予他们更多更好的机会,以激发他们的活力和想象力。
三、 培养学生的应变能力,尤其是抗风险能力
大学生活往往决定学生的一生。一个好的学校不是教学生读多少书,而是教学生如何掌握可转化的技能,也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现在各国都出现技能鸿沟的问题,即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不能应用于职场之中。某机构曾对39个国家4万家企业进行调查,结果表明34%的企业难以找到合适的人才。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更为突出,据一项调查,在金砖国家,中国高达74%;依次为巴西 63%、俄罗斯 57%、印度 53%。也就是说,中国有三分之二的学生不能适应未来职场的需要。因此要培养学生自我学习、自我消化、自我适应的能力,特别是要培养他们战胜困难、抵御风险的能力,让他们学会在失败和失恋中、在大风大浪中坚强起来。让他们在校期间就树立起心系社会、胸怀天下的大志。
所有这一切都与校园文化有关,好的校园文化,既能激发起学生的合作精神和社群活力,又能使学生养成抵御风险和适应变化的能力。

高度包容、时代同步和开放创新的海派文化

Posted on 九月 22nd, 2016 in 感悟 by jzwu

我的一个外国朋友跟我说,上海是任何人都不会感到陌生的城市。这句话生动地概括了海派文化的特点。海派文化不像印巴的犍陀罗文化、或新加坡的娘惹文化那样,有某种鲜明的外部特征,一眼就看得出来。海派文化是一种精神、一种风格,虽然石库门、海派旗袍、海派京剧都属于海派文化,但在它们之间很难找到某种容易识别的共性的外部特征。
我觉得海派文化至少有这样三个明显特征:高度包容、时代同步和开放创新。
上海是一个具有高度包容性的混杂而多元的城市。作为移民城市,上海有不少外来人居住的社区,他们既与本民族的人抱团取暖,又能融入上海的生活圈。上海对任何外来人都持“来者都是客”的态度,所以自然会为这些外来人提供工作或生活的方便。一些文化机构制定有多元文化政策,给具有一定规模的外来群体提供语言和生活上的帮助。
上海自开埠以来就与世界发展同步,世界上的重大发明或事件很快会在上海引起共鸣,法国卢米埃尔兄弟1895年在巴黎的一个咖啡厅向人们展示活动写真即电影的七个月后,这个时髦的东西就悄然出现在了上海滩。一百多年来上海始终处在全球资讯的同一水平线上。之所以说大城市的人见识广,是因为大城市天生地扮演了信息枢纽的角色,上海更是如此,从徐家汇藏书楼有近20种旧外文的规模可以看出,当时中外交流就已经很发达。
高度包容的姿态和与全球同步的资讯,为上海的发展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但上海的创新文化有其自身特点,它没有固定的模式或样式。海派文化像一种开放的容器,装得下任何有利于新事物生长的东西。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消失而消失,有些东西则固化了下来,从城市的角度来看,一百多年来上海自然形成了几道独特的风景线。
第一风景线是城市的轮廓线。外滩是典型的二十世纪上海的城市轮廓线,浦东陆家嘴是典型的二十一世纪的城市轮廓线。这些天际线构成了独特的上海,无论矗立的是什么建筑,什么标志,外国的也好,中国的也好,这些天际线把混杂而多元的上海刻画得惟妙惟肖。
第二风景线是城市的外立面和橱窗。以前橱窗都很小,从远处看人们很难辨别得出哪些是商店,哪些是住家,现在橱窗变得更宽敞了。上海开放的程度从城市橱窗的演变就能看得出来。透过宽敞的橱窗,不仅外面的人能看到建筑的内部,而且里面的人也能欣赏外面的景色、与外面的人形成某种共鸣与互动。更重要的是,第二风景线展现了上海这座城市及其上海人开放的胸襟。
第三风景线是城市的行道树。虽然行道树在古代中国早已存在,但走遍全国大城市,像上海这样钟爱、呵护行道树的极为少见。它构成了上海城市的一大特色。无论是海海路还是武康路的行道树,都为城市增添了荣耀和温馨,行道树与城市建筑和城市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同时,也阻挡了港澳那样广告招牌满街飞舞的乱像。城市行道树曾经是十九世纪欧美城市的标准街景,但道路拓宽以后,很多城市都拆除了行道树,而执着的上海人依然把行道树看作是城市的生命之树。
这几道独特的风景线不仅形象地勾勒出上海这座城市包容、时尚、开放的文化品格,而且也点亮了上海人的精神风貌。
海派文化不是一成不变的,它随着城市的发展而发展。作为一种发展中的文化,海派文化在新与旧、东与西、传统与现代的冲突中养成了独特的强韧力。海派文化不是模仿性的文化,而是善于消化、追求卓越的革新性文化,富含强韧力的开放性文化。
历史证明,海派文化是一种涵养深醇、勇往直前的正文化,它已成为上海发展的动力之源。在旧上海,人们把它叫做冒险家的乐园。而用今天的话来说,它是一个充满机会和希望的城市。
建议上海要高度重视海派文化的弘扬,并注重发挥海派文化在可持续发展和民间外交中应有的作用。

国际图联关于中国的两份文件

Posted on 九月 19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在整理房间,今天翻阅了2001-2005年我担任国际图联管委会委员期间装订成册的十几本会议档案,找到两份资料,一是2004年3月31日管委会会议(GB04-082)文件,确定在2004年8月布宜诺斯艾利斯年会上增加中文预备会议(Chinese Caucus),但留了一句话,今后还要做评估。2003年底我写信给国图孙蓓欣副馆长,建议由中图学会写一封建议信,拿到2003年12月的管委会会议上讨论,中图学会很配合,马上给国际图联总部发了建议信。在2004年8月布宜诺斯艾利斯年会的中文预备会议上国际图联主席、当选主席和秘书长都来祝贺,我也在会上特别强调要用好这一机遇。一是GB04-021文件,题为“IFLA Language Policy- a Discussion Paper”,由国际图联当选主席Alex Byrne代表五人小组(我是五人小组之一)提出。在这份文件上我写下了讲话要点。我说这些年来我们看到中国人对国际图联的参与越来越多,并在年会参与人数上始终保持在前五位,而以前会议缺少中文,造成中国代表难以正常交流。新的语言政策采纳的话,将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到国际图联事务中来。
今天再次看到两份资料,深有感慨,期待着今后中国在国际图联有更大的话语权和更高的能见度。

专家建言:虹口“一浦两港”可建水上城区

Posted on 九月 16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汇思想栏目李静报道
虹口有虹口港、沙泾港和俞泾浦三条河流,应该建立水上城区,河流、人才、互联网都是流动的,这样的组合可以更深远地促进发展,并传承发扬海派文化。”昨天,在北外滩建投书局,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和虹口区政协共同主办的“多元、开放、包容、创新—海派文化传承与发展研讨会”上,市政协常委、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此言一出,就燃起现场的气氛,引起与会专家和现场观众的热烈讨论。
上海位于长江冲击平原之上,历史上河网交错、水系发达,市集和住宅曾依水而建,也曾有江南水乡的温婉柔美之象;随着城市的形成和发展,很多河道被填埋,水系萎缩,城市河网景观和水上运输受到极大影响。吴建中说,他曾到一个城市,那里想恢复一条河流,结果途中遇到一幢建筑物,市民和政府最后决定,在建筑物下打涵洞让河流贯通,“现在那座城市的气质和状态完全不一样,生态环境和景观度都有提升,上海可以思考借鉴,水系对于城市和历史的意义。”
与会的上海社科院应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万勇认为,以虹口区保护历史风貌、传承海派文化为例,还有一个“被遗忘”的重要要素——水系。“一浦两港”(俞泾浦和虹口港、沙泾港)是贯通虹口全区的结构性资源,是虹口历史发展的重要文脉依托和特色所在。万勇建议,调整和综合利用“一浦两港”水系两岸用地结构,结合海绵城市建设进行城市设计、人口疏解、交通疏导、共建配套等工作;同时,做好公共设施、雕塑广告、软体景观的提升规划;编制与“一浦两港”工程相配套的道路交通系统、停车设施、水利环保等专项规划,特别研究水上交通、跨河交通、地下交通、绿色交通、空走走廊等,综合考虑生态、环保、技术和民生。
上海华夏文化创意研究中心理事长苏秉公则从虹口区的历史文化特征出发,建议重点保护、关注、开发上海音乐谷一带,“这里尚保留着‘一浦两港’三条河流交汇的地理形态;28万平方米内有八座桥梁,嘉兴路桥附近曾是黄浦江的尽头,是当年黄浦江汇入古代吴淞江的黄浦口。”苏秉公认为,上述这些对研究挖掘上海城市化进程、水系演变、水上运输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城市河网景观观赏等都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意义。
众所周知,水系有个最显著的特点即是贯通性,水流动起来才有活力和生命力,那么,封闭的、一区之内的水系治理地再好,也不能保证它可以长时间维持,只有全市、全区域甚至更大范围的全国水系网状况好转,才是长久之计。
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委员会办公室秘书长曾浙一就认为,城市水系保护和完善是一个系统工程,应该和城市绿地、住宅小区、地下空间、地面交通、轨道路网等统筹考虑,结合海绵城市试点建设一起推进,“本市正在筹划一个包括市内外河流联网管理的项目,届时申城域内及周边的支流、小流等都将纳入该系统,让这些河流保得住、留得住、流得清畅。”
虹口区有大量的优秀历史建筑和历史文化资源,区“十三五”规划中也有“基本建成开放多元的海派文化传承发展区”的目标。现场,专家和观众还重点讨论了如何在保护历史的过程中,传承和创新海派文化,碰撞出很多新观点。曾浙一就提出,在物联网和互联网的时代,引进社会资本甚至是外资,探究新的经济增长方式,不失为一种促进保护和创新的有效方式,“新的经济模式和增长驱动力,可有效激发很多曾站在时代潮头的名路名区复原活力,比如让上海人牵挂的四川北路商业街的崛起,从资金、人才、产业和品牌引进等多方面统筹考虑,寻找有效驱动模式,或可助其重新起飞。”
在研讨会上,还举行了《上海海派文化地图丛书》编辑出版启动仪式。研讨会由上海大学海派文化研究中心、上海石库门文化研究中心、海派文化中心和建投书局协办。

资源丰富但人气有些落寞,虹口海派文化如何叫好又叫座

Posted on 九月 16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上海观察报道:尽管文化资源丰富,但虹口历史文化景点的人气和黄浦、静安、徐汇等区相比,依然显得有些落寞。究竟该如何有效利用这些资源,使得虹口真正实现“十三五”规划中提出的“基本建成开放多元的海派文化传承发展区”的目标?无论是曾经名人聚集的多伦路,曾经庇护犹太难民的提篮桥,还是文化形态丰富的音乐谷,种类最完整的石库门建筑……虹口辖区内的海派文化资源,可谓十分丰富。位于虹口的上海海派文化研究中心也正在建设中。然而,究竟该如何有效利用这些资源,使得虹口真正实现“十三五”规划中提出的“基本建成开放多元的海派文化传承发展区”的目标?
近日,由上海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和虹口区政协共同主办的“多元、开放、包容、创新—海派文化传承与发展研讨会”上,专家们纷纷为虹口的未来发展建言献策,不时碰撞出智慧的火花。
在虹口举行的海派文化传承与发展研讨会。
资源挖掘的空间巨大
上海史学会会长熊月之将海派文化的特质归纳为四点:即商业性、世俗性、灵活性和开放性。在他看来,虹口是海派文化表现相当突出的地方。近代虹口是典型的移民城区和国际化城区,移民来源繁多,有广东人、福建人、苏北人、宁波人,国际移民先是美国人较多,后是日本人比较集中,再后来是犹太人多。同时,虹口历史上也是上海最富活力的生产性地区之一。
熊月之认为,当下虹口着力挖掘海派文化资源,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可待开发的空间很大。除了已经重视的中国共产党、左联在虹口的活动、犹太人的文化等之外,尚可着力研究的内容包括虹口的美国文化资源,比如传教士文惠廉、步惠廉在虹口,林乐知与中西书院,东吴大学法学院等。至于日本人在虹口,可待发掘的空间更大。虹口公园的历史,也是大可研究的。礼查饭店(今浦江饭店)的历史沿革,入住名人情况,仔细研究都可以写一本很好的著作。
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提出,可以虹口为中心集聚全市海派文化资源。其中,人的因素十分关键。要保护好石库门建筑,并赋予这些老房子新的生命,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住在里面的人成为自觉的保护者,与政府一起共同承担起保护的责任。
用名人资源提升人气
不得不承认,尽管文化资源丰富,但虹口历史文化景点的人气和黄浦、静安、徐汇等区相比,依然显得有些落寞。如何提升人气,恐怕是虹口下一步亟需解决的问题。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祝君波建议,“虹口可以通过建立‘海派文化名人堂’、举办鲁迅文化节等方式保护和继承海派文化的优秀历史传统,也是提升人气的极好办法。”
他认为,虹口曾经是文化名人的聚集地,建立“海派文化名人堂”是树旗号的工作,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内容创新,对市民、后人、外来人都有极大的教育,希望“海派文化名人堂”不要立足于建筑堂皇,而是真正把名人的雕塑做好。同时,鲁迅也是个巨大的文化品牌,而鲁迅在上海的资源几乎全部落在虹口区,可以借助鲁迅品牌、鲁迅精神,来做一个全市性的文化活动。
此外,虹口区有得天独厚的犹太文化资源,不要只局限于组织犹太难民后裔来虹口寻访,而要引申,能不能在上海创立更好的形式?比如上海的全球犹太名人大会或全球犹太科学家大会等。
打造一座“水之城”
虹口区域内拥有丰富的水系,是独有的资源禀赋,完全可以加以依托,打造一座“水之城”,这是很多与会专家达成的共识。
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应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万勇看来,如果说北外滩和苏州河一线是虹口的门面,四川北路和北外滩一线是虹口的繁华中枢,则“一浦两港”(俞泾浦、虹口港和沙泾港的简称)就是虹口的自然、文化之脉,可以摩登水乡为主题,以创生活和慢生活为基调,以水系、滨水景观和慢行交通相串联,打造以商旅文艺功能为主题和宜居、宜业、宜游为目标的都市水乡走廊。
他还由此提出大胆设想,在虹口港和沙泾港沿线建设地下道路,释放地上河滨空间,将两条夹河小路打造成步行文化走廊,以都市水乡为主题,逐渐发展成为虹口区未来的一张新名片。当然,由于该项工作涉及面广,需要审慎地开展研究,并结合地区发展定位、交通组织、地质状况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考虑。
吴建中也认为,做好“水之城”的文章,对虹口的下一轮发展极为重要。希望今后能在目前合理开发的基础上,进一步做好水的主题,将水融入城市设计,融入城市开发,融入市民生活。

以虹口为中心集聚全市海派文化资源

Posted on 九月 13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当简•雅各布斯(JaneJacobs)1961年发表《美国大城市死与生》的时候,整个规划界对此不以为然,认为不过是一个外行人“搅局”而已。半个世纪过去了,这本书不仅没有过时,而且其影响已超越规划界,逐渐渗透到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各个层面,甚至影响到今天中国的城市发展。
经历了一个时代的大拆大建,高楼林立、街区划一的现代化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崛地而起,但这是不是我们所期待的美好城市呢?我觉得今天我们有必要静下心来重读和消化雅各布斯的这本书。雅各布斯告诉我们什么呢?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城市的繁荣是建立在城市多样性和社群活力基础上的,而这一切在各大城市或城区正在逐步退化。
前段时间,为了调研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我们在虹口区政协领导的陪同下参观了虹口的几个街区,感触很深。以前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重心在纪念物本身,然后从一个点延伸到一个街区,现在全市已经有不少比较完整的街区保护了下来,有的被开发成一个个创意园区,这是一个好现象,但这是否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终极目的呢?
改革开放以来,在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上经历了开发为主保护为辅、开发与保护并举的两个阶段,今天我们将进入“保护也是开发”的新阶段。这一阶段意味着历史文化遗产不再是一种负担,不只是一件仅供展示且孤立静止的文物,而是在城市重建与开发中不可缺少的重要资源。
一种负担还是一笔可开发的资源?以前城市管理者最伤脑筋的是如何应付遗产保护者,并考虑为遗产保护腾地筹资。今天,它将成为一笔宝贵的财富。雅各布斯提出的城市多样性是经济发展之基础的观点已经通过多年的实证研究得到了广泛认可。城市多样性涉及经济、社会和生态等各个方面,但归根结底是文化问题。国际经验表明,在今后的一段时期里引领经济发展的不是国家而是城市,日本三菱综合研究所预测,到2030年日本约60兆日元(约36000亿人民币)的新产业将会在地方产生。 因此,世界各国都在致力于振兴地方经济,改善发展环境,激发社群活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从本世纪初起就致力于推动文化与可持续发展的研究,相继推出了一系列报告。2009年10月,发布了《着力文化多样性与文化间对话》。“着力”的英文原名是“投资”,即鼓励政府和企业在管理、人力资源或市场营销等层面向文化多样性投资,让民间的文化资源充分挖掘出来。这些资源一旦开发出来,不仅可以催生出全新的产业形态,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而且可以为生态和文化多样性发展做出贡献。2014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文化与发展决议”决议,指出文化是可持续发展的使能器,并进一步阐明了文化在可持续生产和消费模式中的潜在贡献。
仅供展示还是服务于现代生活?以前我们对历史文化遗产过于强调修旧如旧,然后把它当做一种展品供养起来,似乎这样就体现了对历史的敬畏,对文物的尊重。文物保护是手段,目的是要延续历史文化遗产所承载的精神和生命,并让它为现代生活服务。在满足现代生活需要的同时,让它的个性、故事和生命一直传承下去。我们可以将某一幢楼或某一房间做成博物馆或展示室,但仍应将它融合于原有的街区之中。一个有生命的城市是不断发展的,不可能永远保持原样。虹口也一样,其独特的海派文化在不同时期、不同场合都会留下印记,如果我们只保留其中的一个片段,就无法完整地了解和传承海派文化。
静止孤立的文物还是动态互联的节点?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目的是为了传承,而传承的效果取决于社会化、大众化参与度。互联网和数字化为激活文物的价值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原本静止孤立的文物将成为动态互联的节点。通过网络传播、社群互动等手段,既能使文物“活起来”,又能使相近文物、相近社群关联起来,并在互动和交流中不断产生新的价值。
这些年来,虹口区委区政府不仅高度重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而且主动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纳入虹口区整体发展战略之中,形成经济与文化双轮驱动的良好局面。今天,虹口正面临新一轮的发展机遇。我认为,与上海的其他城区相比,虹口有着独特的资源禀赋和发展优势,在下一轮发展中有必要抓住三个关键词:人、水、网。
城市发展的主体是市民。以前我们总是寄希望于城市的管理者,这是因为不仅领导掌握着资源,而且领导的风格常常决定了城市的风格。但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今天看一个城市是否有活力,关键看这个城市的市民是否城市的主人,变革的主体,只有当市民主动参与城市运行,并积极发挥主人公的作用,城市才得以健康、持续发展。以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为例,过去的做法是把生活在老房子里的人迁移出去,做成博物馆或展示馆,然后由政府来经营。这种做法不仅有局限性,而且难以持续,那些庞大而分散的石库门建筑更是如此。因此,要保护好石库门建筑,并赋予这些老房子新的生命,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住在里面的人成为自觉的保护者,与政府一起共同承担起保护的责任,这是国际普遍流行和认可的做法。
水是生命之源,城市之脉。现代化都市都高度重视水文化,并以“水上城市”为荣。过去城市填河修路扩路,打乱了纵横交错的水脉,建设了四通八达的车之城,现在要将道路还原为河流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如何激活已有的水系资源,做好“水之城”文章,是国际大都市面临的一大课题。虹口是上海水系最为丰富的城区之一,这些年来比较完整地保留下了以黄埔港为主体的河流体系,并以水为主线,将创意产业和保护建筑串联起来,形成了虹口特色。同时,虹口还充分利用水系资源,将黄浦江和苏州河的两条滨江大道进一步开通并不断向外延伸,这种还水于民的城市开发理念是值得推广和叫好的。希望今后进一步做好水的主题,将水融入城市设计,融入城市开发,融入市民生活。
互联网是一个使能器,它不仅能提供交流和互动的平台,而且能孕育新资源和新价值。互联网是一个连接器,能增强物与物、人与物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联度,并为各种要素资源流动和互动提供了可能。虹口历史文化资源非常丰富,建议充分利用互联网,把这些原本静态的资源激活起来,增强其与区域内外相关资源的联系。虹口是海派文化的发源地,但并不等于海派文化都在虹口,因此将虹口的海派文化实物资源和精神内容用网络整合起来的同时,还可以让虹口的海派文化与整个城市的海派文化串联在一起,形成以虹口为中心的海派文化体系。虹口的资源是有限的,要善于利用互联网借船出海,无限延展,让虹口成为全国乃至全球的一个节点,让有限的资源发挥无限的生命力。

上海图书馆“上海之窗”遍及一带一路沿线28个国家、43所图书馆和研究机构

Posted on 九月 13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问了国际交流处有关上海图书馆“上海之窗”项目在一带一路65个国家的布点情况。经统计,该项目已在28个国家的43所图书馆和研究机构布点。上海之窗从赠纸质书到赠电子书,逐步向文化交流活动拓展,通过举办国际会议、征文活动、展览讲座等活动,加强了与沿线国家和地区之间的文化交流与合作。今后“上海之窗”将着力填补空白,加强与国内外图书馆、研究机构以及文化中心、孔子学院等联手,尽可能做到沿线国家全覆盖。

手机不离手的日子…

Posted on 九月 10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早上起来习惯性地看了看手机,这已是十几年养成的习惯了。每次出差,都想到领导交待的一句话:手机开着啊。
手机开着,一是领导关照要随叫随到,二是顾虑单位安全。我有了一个手机,但嫌太大,又买了一个小的,可以随手拿着。有一次在北京开会,正值公开招聘单位副职,领导准假后说了一句,手机24小时开着啊。没想到刚到北京手机就坏了,马上跑去店里买了一个新手机,后来发现手机还可以修理,但为了第一时间回应,硬是逼着我买一个新的手机,这已不止一次了。
所以,有朋友要我讲课,凡是在外地的我都不敢答应,除非是有全国性的或不得不出席的会议,因为一旦单位发生事故就麻烦了。节假日我要游泳,所以在游泳前我都会告诉单位值班我在何处、如何联系。这两天更紧张了,因为交接时最容易松懈,所以前几天特地到外围书库巡视了一下,又让办公室发了中秋和国庆期间安全警示。
今天还是不放心,到单位里转了转。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