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助科技创新深化的五个力:转化力、强韧力、协同力、流动力、数据力

Posted on 八月 31st, 2016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上午,我在上海科技管理干部学院做了一个《国际科技创新趋势与中国社会活力》的报告。主要从三个方面展开:一、国家和上海十三五科技创新规划;二、中国在全球科技创新的位置;三、科技创新需要关注的几个问题:转化力、强韧力、协同力、流动力、数据力。
报告重点讲五个力,我觉得上海提出建设全球有影响的科技创新中心已经有两年了,在科技创新进入深化阶段的今天,我们不能再讲基本概念,而且也应该有新的着力点了。我讲的五个力,以前讲得都不多,尤其是强韧力(国内叫恢复力)、数据力(开放数据和开放科学)国内都很少讲。这五个力都有关战略层面,比如,我国与世界各国一样都面临严峻的经济与社会发展形势,不确定因素及危机因素增多,在这种情况下更要有强韧力(恢复力)的意识。再比如,国外,数据力已经成为新一轮发展的驱动力,并影响着科学研究环境本身,我们必须早作准备。

访问古巴国家图书馆

Posted on 八月 31st, 2016 in 感悟 by jzwu

8月15日晚12点半,我们抵达古巴哈瓦那国际机场,第二天上午10点半如约来到古巴国家图书馆,多列斯(Eduardo Torres Cuevas)馆长一行接待了我们,并举行了两馆战略合作协议续签仪式。协议包含了图书交换、人员互访以及展览等内容,费用各自承担,年限为三年,至2019年。会见一个小时后我们参观了图书馆。国家图书馆是国家总书库,也是全国公共图书馆协调机构。在古巴,有省市及地方图书馆300多家,哈瓦那虽然有省级图书馆,但没有市级图书馆,所以国家图书馆还承担了市图书馆的功能。该馆建筑宏伟,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设备简陋,服务传统,虽然也有一些数字资源,但是由于带宽窄网速慢,几乎谈不上什么数字服务,甚至已有的电脑也由于配件缺乏处于闲置状态。该馆的音乐服务和历史文献服务还是给我们留下较好印象。
中午多列斯馆长在总统饭店宴请我们和中国驻古巴大使馆文化参赞甘萍女士和文化处蒋鸣先生。据参赞说,古巴方面能宴请我们,说明古巴与我关系非同一般,并鼓励我们加强合作和交流。交谈中,古方希望明年二月古巴国际书展期间我方派员出席。据说这次国际书展中国是主宾国,所以古巴国家图书馆想乘此机会举办一个图书馆论坛,并希望我们能派员参加。此外,古巴正在推进改革,图书馆也希望能赶上国际图书馆发展潮流,所以建议我们能吸纳他们参与人员交换及培训。我们表示会积极考虑,并介绍了人员交换的做法,如国际旅费各自承担的原则。原先古巴驻上海总领事希望我们这次能到圣地亚哥市建立上海之窗,但因为行程无法安排,这次未能成行。上海与圣地亚哥市是友好城市,古巴驻上海总领事曾表示可以为我们做好接待安排工作,因此如果明年国际书展我方能成行的话,可以做到一举两得。我们表示回国向决策层汇报后尽快回复。
17日下午,我们来到哈瓦那省图书馆参观访问。馆长和儿童阅读专家接待了我们。该馆位于原美国大使馆的一个部分,这次奥巴马总统和夫人访问古巴时专门来该馆访问,并在阅读花园种下两棵象征和平的树和一张长椅。该馆下有十九个市的二十一家图书馆,总馆工作人员四十多,保安等实行外包。虽空间不大,设施一般,总计一千多平米,藏书六万多册,该省出版物都要呈缴两本给该馆,另每年新增图书五六百册左右,但服务很有特色。如该馆与本地区70家中小学校合作,举办各类读书活动及电影观感活动,几乎每天举办两场。另外该馆与出版社合作,经常举办作家与读者见面会、作者生日期间该作者书刊推荐活动等,深受读者欢迎,为此还多次利用国际图联年会上的公告栏宣传板(poster session)介绍这些服务。
这次访问加深了上海图书馆与世界各国尤其是古巴图书馆同行之间的联系和友谊。我们将以此为契机,拓宽与同行之间合作与交流的渠道,为建设一流的世界级城市图书馆而努力。

国际图联哥伦布年会记(三)(2016-08-15 09:31:40)

Posted on 八月 31st, 2016 in 感悟 by jzwu

2015年我参加南非约堡年会的时候,图联正在庆祝他们在联合国后2015议程上的不俗表现,就是让国际社会听到了来自图联的诉求。这次图联大会召开之前图联秘书处已经给会员单位发信息,要求各国图书馆协会和成员馆制定落实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中有关信息服务方面的行动计划。本周一有“主席专会”,即由主席为落实主席执政主题而设立的专门会议,会议请四位美国专家做演讲,对我们如何推动这方面工作有指导作用。我认为在这方面我们应争取主动,一方面我国政府支持并正在积极推动落实议程,另一方面图书馆界也应借此机会从信息服务的角度出发,在缩小三大差别、减贫减灾方面做出应有的社会贡献。

我们借会议空隙,参观了市内图书馆。周六下午我们先坐车来到俄亥俄州立图书馆,但吃了一个闭门羹,图书馆周末关门,后来听说该馆主要是一个政府主管部门,其服务主要面向立法机构、政府和研究群体,所以在周内才提供服务。于是我们来到市图书馆。这个馆今年刚完成改扩建,老馆和新馆建在一起,老馆主要承担展示和博物功能,新馆面积更大,约五千平米,在传统服务的基础上融合了新的服务项目。两个馆衔接得很自然。该馆有二十五个分馆,实行一卡通服务。该馆与州立图书馆也有合作,主要体现在研究型服务上,如家谱资料市馆更强一些,所以州立图书馆就将全部家谱资料归并到了市馆。

我还参加了图书馆建筑与设备委员会的常委会议,会议讨论了本次会议的议题,并以头脑风暴的方式酝酿了下一步的战略规划和行动计划,我还领了一个任务,写一篇有关中国图书馆建筑的动态报告。

国际图联哥伦布年会记(二) (2016-08-15 05:48)

Posted on 八月 31st,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哥伦布年会开幕仪式可以说是一次成功的城市形象营销,与往常年会不同,既没有领导出席,也没有主旨演讲,在国际图联主席和秘书长等人TED式的演讲之后,全部是主题性娱乐节目,围绕本届大会的主题:连接、合作与社区。当主持人在讲第三个词汇的时候,当场用手机实况转播,他先是自拍,然后放在网上,表达了“建设社群”的概念。

现场表演与视频播放有机地组合在一起,将历史上发生在俄亥俄的发明和创新生动地表现了出来,而且都是熟悉的名字和事件,如莱特兄弟、爱迪生、后来担任国会议员的宇航员以及与全球图书馆建立连接、合作与社群的OCLC等,应该说,年会策划本身就体现了创新。

本次会议由145个国家的代表参加,4000人出席,发言者达400人,各类活动224场。我国有四个演讲,其中一个来自台湾。

国际图联哥伦布年会记(一)

Posted on 八月 14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在图联年会中文语言预备会议上,我做了一个发言,主要讲了对美国办会的印象。每一届图联大会都会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主办国的意志和特点。这次轮到美国,美国人要向我们展示什么呢?我认为就是图书馆改革及其对社会的影响。这一点从两个主旨演讲就可以看得出来。在国际图联全会上做主旨演讲的两位嘉宾是美国国家档案馆的馆长费列罗先生和社会活动家摩尔先生。前者从事过图书馆和档案馆的工作,其主要贡献是致力于开放信息和开放政府。他执掌国家档案馆的第二年即2010年就推动机构改革和档案开放,年会邀请他演讲既是对费列罗先生改革举措的肯定,又符合国际图联主席多纳女士的执政主题“呼吁付诸行动”;后者是畅销书《另一个维斯·莫尔》的作者,在美国有很高的知名度。我在纽约转机时在机场书店买了这本书。该书讲了两位莫尔的命运,与他同名的另一个莫尔因为犯罪被判终身监禁,而他自己年轻时也曾混迹街头,后来在母亲的引导下读书成长,并成为罗得奖学者。他写这本书的目的是告诉人们读书可以改变命运。他认为“真正的成功不在于我得到了什么,而在于我对社会做了什么,为他人做了什么”。近年来对全球图书馆事业发展影响最大的是美国。美国图书馆在新常态下走出了一条新路,就是自我加压,转型创新,同时又保持了良好的阅读文化。这一点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关注的。我平时看得最多的专业信息都是来自美国的,国际上的一些前沿技术和思潮,如开放科学、数字人文、多元素养等都可以在美国找到成功案例。
会上得知程焕文馆长将参加国际图联管委会委员竞选,我借此谈了自己竞选时的体会,鼓励程馆长要在国际图书馆界营销自己,并预祝竞选成功。

加菲尔德的担忧

Posted on 八月 4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科学引文索引之父加菲尔德(E.Garfield)在2005年的一次学术会议上,谈及人们对影响因子的误解。他说,1955年的时候我压根都没想到影响因子竟会在某一天引起如此大的争议。影响因子好比原子力亦祸亦福,虽然我也知道它会被不当滥用,但期待着影响因子能得到建设性的运用。

加菲尔德已经意识到影响因子会被不当地滥用,但仍希望人们能把它用好用活。

E. Garfield. The Agony and the Ecstasy – The History and the Meaning of the Journal Impact Factor” 2005-9-16. http://www.garfield.library.upenn.edu/papers/jifchicago2005.pdf

从影响因子到科学评价

Posted on 八月 3rd, 2016 in 感悟 by jzwu

最近汤森路透公司将旗下的知识产权和信息科技业务包括SCI(科学引文索引)转让给了Onex 和霸菱亚洲公司,即刻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虽然转让对SCI本身暂时不会有多大影响,但它却预示着科学领域某种重大变化。
汤森路透的这一突然举措对深患“SCI综合症”的我国学术界来说犹如当头一棒。对很多学者来说,SCI就好比是自己的专业奋斗目标,失去了目标,就像失去了方向。国内无论是申报课题、学术评奖以及专业晋升都与此密切相关。
这一事件让更多人警醒:SCI是否该走下神坛了?
交大学者江晓原、穆蕴秋一针见血批评,认为“它制造出的学术评价体系,也几乎没有真正代表过学术科研的真实水平”,而且“对中国学术正造成极大伤害”。 一方面国内学者的文章竞相投往国外核心期刊,另一方面国内研究机构和图书馆不惜高价买回这些数据库,不少机构对获得发表的作者给予高价奖励,如有的大学或研究所对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一篇论文给予高达二、三十万的奖励。
其实,对影响因子的批评早就开始了。2002年,印度学者Bachhawat就提出了“影响因子综合征”(Impact Factor Syndrome)概念,与中国学者一样,印度的研究人员如果在《科学》或《自然》杂志上发文,也会得到奖金或加薪。 也有学者将一心只想在国际知名期刊上发表论文的现象称为高被引综合症(high-impact-factor syndrome,HIFS) 。
2007年11月欧洲科学编辑学会(EASE)发表声明,建议期刊影响因子只被用于或审慎用于衡量和比较整个期刊而不是单篇论文,更不能用于对研究者或研究项目的评价上。
为回应学术界对影响因子滥用的不满情绪,2012年12月美国细胞生物学学会年会期间,一些学术期刊的编辑和出版者提出反思科研评价问题,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旧金山宣言”(The San Francisco Declaration on Research Assessment,DORA),呼吁科学界停止使用期刊影响因子等期刊计量指标作为替代指标,来评价单个研究论文或学者个体的贡献,或者是作为聘用、晋升、资助等方面的依据。2013年5月,78个科学组织的155位科学家签署了这份宣言。2015年3月,由欧洲21个最知名的大学组成的欧洲研究型大学联盟(League of European Research Universities)声明支持该宣言。
2014年在荷兰莱顿召开的一次国际会议上,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教授西格斯(Diana Hicks)等提出了合理利用科学评价指标的七条原则,后来扩充为十条,并于2015年4月22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题目为“书目计量学:莱顿研究计量宣言”(Bibliometrics: The Leiden Manifesto for research metrics)。“莱顿宣言”的十条原则大致为:第一,量化评估应成为支撑质化的专家评估,而不是取而代之;第二,衡量绩效应基于机构、团队和个人的科研使命;第三,保护卓越的本地化的相关研究;第四,保持数据采集和分析过程的公开、透明和简单;第五,允许被评估者验证数据和分析;第六,考虑发表和引用的学科差异;第七,对个人研究的评价应基于其综合作品的质性评价;第八,应避免评价指标的不当的具体性和虚假的精确性;第九,识别认清评价指标对科研系统的影响;第十,定期审查评价指标并加以改进。
两者相比,“旧金山宣言”对计量指标的批评丝毫不留余地,而“莱顿宣言”则更全面、更平衡、更审慎一些。该宣言认为,不是要取消量化评价,而是克服量化评价的不足,并与质化评价有机结合。所以就国际知识界来看,“莱顿宣言”似乎更容易令人接受一些。
计量指标是否就一无是处了呢?
首先,计量指标是随着计算技术发展而兴起的,现在已经发展到各式各样的计量指标体系,科学计量学(Scientometrics)、替代计量学(Altmetrics)以及语义计量学(Semantometrics)等应运而生,丰富了科学计量的手段。而且信息化尤其是大数据的发展为科学计量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可以肯定地说计量指标有着良好的发展前景。其次,计量方式可以弥补质化评估的不足。英国高等教育资助理事会(Higher Education Funding Council:HEFCE)近年来积极推进高校科研评估改革,对实施了多年以同行评议为中心的RAE(The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研究评价实践)体系进行调整,并采取一系列措施,致力于建设以科学计量为中心的REF(The Research Excellence Framework,卓越研究框架)体系。 但HEFCE并没有全盘接受过去的计量方法,而是尽量弥补其不足。该机构通过调研认为,一个可信赖的计量方法应具有如下原则:即1. 鲁棒性(robustness),确保数据优良规整;2. 审慎性(humility),定性与定量评价有机结合;3. 透明性(transparency),保持评价过程的透明性;4. 多样性(diversity),按不同领域和专业适用不同的指标体系;5. 反身性(reflexivity),对整个评价系统的效果及潜在效果预判,并对指标作相应更新。
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于2013年11月也呼吁慎用计量性指标,并建议采用多个可互补、更综合且更平衡的评价指标。
同行评议是质性评价中最常用的一种。《莱顿宣言》强调,量化指标是辅助性的,同行评价的质性评价应是第一位、主导性的。HEFCE在其报告中提出,同行评议虽在公平性、透明性以及成本方面有其不足,但由于其针对性、专业性强,误判率较低,在缺乏跨领域、全范围评价体系的情况下,目前还没有能替代同行评议作用的指标体系。 为了弥补同行评议在公平性和透明性上的不足,eLife(一种开放获取期刊)就采用由编辑与评议者共同参与评价并联合给被评论文发布评语的机制,据说在该杂志上发表比《自然》或《细胞学》刊物不仅速度快,而且影响因子也更高。
IEEE在其声明中也特别强调,同行评议仍是评价研究项目和科研工作者学术价值的主要方法。 为了宣传和推广同行评议的价值,成立于2010年的ORCID(Open Researcher and Contributor ID,开放科研人员与贡献者的身份识别码)从2015年起发起“同行评议周”(Peer Review Week)。活动的发起者哈克(Laure Haak)认为,评议者虽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阅读并书写评语,但他们对学术的贡献并没有引起社会应有的关注,举办同行评议周就是为了增加社会对评议工作的认知度。 2016年“同行评议周”的时间确定为9月19日至25日,通过“认可评议”(Recognition for Review)这一主题,唤起人们对同行评议的关注。主办者认为,同行评议不仅应用于杂志论文,而且可扩展到研究资助、国际会议、专业晋升等各个方面。
从国际科学评估的发展趋势来看,量化指标将继续存在,今后将朝综合和深化两个方向发展。所谓综合是强调量化指标不是万能的,在评估对象超越其范围的时候,应与其他指标体系复合使用,并与同行评议等质化评估方式有效结合;而所谓深化,是指探索建立更为全面、科学的科学评估体系,最近有人尝试用语义计量(Semantometrics)的方式进行评估,通过深入内容的语义连接,将不同文献之间的相似内容进行比较和关联,以此引向新的科学发现。
无论是量化指标也好,质化指标也好,都需要与时俱进,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发展。知识是流动的,而传统的纸质著作或论文是一锤定终身的,除非获得再版的机会,出版如此,同行评议亦如此。有学者认为,科学是一个演进的过程,真理也是相对的,并建议让同行评议就像维基百科一样成为一个连续的过程。
目前我国已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也在探索科学评估体系的改革。改变过去主要看核心期刊、引文索引的引用率的以“简单化的定量评价”为主导的评价体系,尤其在缺乏科学有效评估机制的人文社科成果评价领域更是如此。 但这一步伐仍需加快。同时,也要采取更为积极的姿态,探索从根本上、源头上克服科学评价短板的问题。大数据、开放获取以及开放科学等是改变传统学术范式的新途径,尤其是开放科学的发展将有力地推动研究成果的开放和研究数据的再利用。 这些新举措和新进展不仅有利于提升科学评价的质量,也有利于丰富科学评价的手段。

浦江东岸正在崛起文化新枢纽(文汇报,2016年8月2日头版)

Posted on 八月 2nd, 2016 in 感悟 by jzwu

本报记者 李婷

  上海图书馆东馆将于8月确定设计方案,明年开工;上海博物馆东馆和上海大歌剧院正在征集设计方案;上海轻音乐团今年11月将迁往陆家嘴……“十三五”期间,黄浦江以东,一批具有国际水准的文化设施将陆续亮相连点成片,一批市级文艺院团也将入驻浦东开始新的创作历程。

  更加完善的设施,更注重用户体验的文化产品,更丰富的文艺演出和展览,浦东的文化新枢纽正在崛起,人文大棋正在布子。经济上步入“二次创业”的浦东,也期待“文化东进”带来竞争力的提升。

  跨越式发展:文化设施、市级院团、艺术街区在浦东集合

  提到浦东,人们的第一印象总是陆家嘴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然而,浦东一些区域文化设施却跟不上需求。比如,在张江上班的白领,下班后去浦西安福路看场话剧,路上要花1个多小时。“十三五”期间,“跨江东进”战略的实施,类似的问题将得到解决———随着市级国有文艺院团“文化东进”序曲的奏响,浦东将建成一批具有国际水准的文化设施,逐步形成城市文化空间发展的新格局。

  即将迁往陆家嘴的上海轻音乐团,将是入驻浦东的首家国有市级文艺院团。东迁后,上海轻音乐团的场地面积将从原来的330平方米扩张至约1200平方米,主要用于乐团的排练和音乐录制。“‘入驻浦东’并非单纯的空间转移,而是要对所在区域的文化氛围营造有所作为。”

  团长褚保杰说,“轻”是乐团最大的优势,“我们将发挥轻音乐团的‘可拆分模式’,根据不同文化需求创造全新的演出,进得了大剧院也上得了办公楼,既能为家庭带去‘亲子音乐’,也能演绎动漫卡通音乐,还能唱老歌。未来,我们面对的观众可能上到80岁,下到3岁。”

  “文化东进”远不止一家乐团的搬迁。未来几年,伴随上海博物馆东馆、上海图书馆东馆等重大文化设施落户浦东世纪公园周边,结合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等现有文化设施,浦东花木地区将成为文化新枢纽。而上海大歌剧院也将选址浦东后滩地区,发挥后世博效应,打造上海“沿江沿河”文化新地标。与此同时,依托城市更新计划,浦东将在商务楼宇、街道社区、滨江地区、码头老厂房和边角空地筹建小型专业博物馆、艺术画廊、大师工作室、文化体验中心、电影院、小剧场和文学咖啡馆,打造一批各具特色的“艺术街区”。

  注重用户体验:文化新地标将成为大众书房和学习中心

  有了良好的硬件,软件能否跟上?据透露,上图东馆目标定位为“第三代图书馆”。“第一代图书馆主要功能是藏书,像旧上海市立图书馆,书库在当中,阅览室在周围,读者与资料是分开的;第二代注重开架阅览,如当下的上海图书馆,有100多万册开架图书,读者与资料是接近的,更适合个别阅读;第三代则将不再局限在书本,而是以交流、共享为中心理念。”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告诉记者,上图东馆规划总建筑面积约11万平方米,书库面积只占5000平方米,大量空间留给读者活动,更加强调人与人、人与书之间的交流。“在这里,既能获得各种类型的知识,又能开展小型的研讨,还能体验和使用谷歌眼镜、VR、AR等各种新潮学习工具。”吴建中说,未来的上图东馆,将打造成为大众的书房、客厅、工作室。

  与上图东馆同处浦东花木区域的上博东馆正处于国际招投标阶段。该馆规划总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将构建以中国古代文化主题为核心的展陈体系,融合多个艺术门类,突出书画、工艺藏品优势,与现有场馆以青铜、陶瓷为重点的中国古代艺术专题陈列相互呼应。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介绍说,上博东馆将打破以文物材质分类设展的传统,更加强调故事讲述,比如开设以江南地区文化和艺术为主题的文物特色展,一个展览中可能囊括多种材质的文物。而在功能设置上,上博东馆将更加注重用户体验。由于场馆面积的限制,上海博物馆目前只有3个临展厅,档期经常排得满满当当,许多看家宝贝没有机会展示。上博东馆建成后将设置珍宝馆,届时包括 《高逸图》 在内的一批上博等级最高的文物将与公众见面。在现有的上博观众群中,青少年的比例不算高,运用数字化和互动体验等手段将博物馆营造成充满艺术情趣和创新魅力的学习中心,是上博正在思考的一个命题。上博东馆计划设立一个“探索宫”,这是专门针对青少年博物馆体验的常设空间,面积在1000平方米以上,里面有实物、有场景,通过体验和互动探索人文世界的奥秘。

研究结果可再现性是国际学术界的一个热点问题

Posted on 八月 1st, 2016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韩春雨事件炒得沸沸扬扬,对此我没有调查,也没有发言权。但我觉得研究结果再现性问题是全球学术界的一个热点问题,值得关注。国际上已经有一些杂志要求作者在提交论文的同时,签署研究数据公开协议,如“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PLos)、《自然》等在这方面都有明确规定。以下是《知识是流动的》片段,作为背景材料与大家分享。

2012年自然杂志的一项研究指出,临床前药物研究的结果无法验证的论文不少,这些结果无法再验证的数据对科学研究将产生不利影响。在科研成果的再现性方面,国际生命科学领域已经把结论无法验证的论文看作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从2014年3月3日开始对开放获取杂志采取新的数据公开方针,要求作者所提交的所有数据都要公开并承诺任何人都能无限制地利用。因此要求作者在论文的开头写《数据可获取声明》(Data Availability Statement),注明数据可在哪里、如何利用。但该方针也认可对涉及个人隐私等数据可以例外。

通常作者发表的是研究结果,而把研究过程中的数据给忽略掉了,而且有些数据未必经过严密的验证,即使有同行评议也往往是依赖专家的判断而不是再现。有学者经过调研指出,评审专家一般基于研究报告所提供的信息评价其可靠性和准确性。仅在少数领域中,评审专家试图再分析或核实数据或再现数学证明或其他程序中的所有步骤。而只有在文章从发表的期刊上被撤回的时候,人们才会追究评审专家的责任。 ​

见《知识是流动的》(吴建中著,上海远东出版社,2015年)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