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别吴大使——吴建中谈吴建民与上海世博(上海观察)

Posted on 六月 20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上海观察
作者:谢飞君 2016-06-18 14:55:52

吴建民与上海世博会渊源颇深。首先是上海申博期间,他正在驻法国大使任上,因而被中国上海世博会申办委员会主任吴仪委以“前线总指挥”重任。而在上海筹备世博会的过程中,他曾在一个个的细节中“敲边鼓”,告诉筹备人员“用外国人能接受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
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是最早一批与上海世博会结缘的智囊人物,也是世博会主题演绎顾问。在从事主题演绎工作的过程中,吴建中馆长与吴建民大使有多次接触,吴大使的严谨与宽容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以下是吴建中馆长在得知大使遭遇车祸消息后,向记者讲述吴大使与上海世博会。
从网上得到吴建民大使不幸逝世的消息,一开始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当消息确认属实时,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吴大使的不幸逝世,是中国外交界和文化界的一大损失。
吴大使是上海世博会的指导者,中国人第一次办世博会没有经验,他把丰富的外交经验融入世博事务之中,使我们能在初次办博的情况下,既能争取主动,又能创下很多世界之最,赢得全球的赞誉。
我在参与世博会主题演绎的过程中多次得到他的指导。他很严谨,对于需要改进的地方很敢说;又很宽容,为人随和,当我们用中国惯有的思维和处事方式与老外交流时,他就会主动提醒我们,要站在全球的高度,用外国人能接受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传递中国声音。
吴大使严谨但不严厉,他是外交官,我们用词不当时,他悄悄拉一下你的袖子,他从不当面让人出丑,也不会让你难堪,只是在事后告诉你“某个词语或许怎么用更好”。他这么做,其实是怕刺激到我们,因为他也提倡每个人有自己的个性。
他通常是从语言的分量上让你感到它有深层次的含义。他的点拨都很有道理,使得你下一次能做得更好。
比如,我做主题演绎,要跟各国的参展方沟通,吴大使给的提醒是,尽量不要用生硬的话,而是用解释性的语言,让人家更容易接受一点。比如对于和谐harmony这个词的表述,中外人士的理解不完全一样,吴大使很细心地指出,当和谐发展用于表述生态、经济时,用“balanceddevelopment”会更容易让人接受一些。又比如,虽然吴建民大使没有亲自参加撰写《上海宣言》,但给予我们深刻影响。《上海宣言》的中文版、英文版并不是绝对的中英对照,其中英文版的表达避免了一些官方化和学术化的语言,更显得国际化。
世博会是中国公共外交的一次有益尝试,吴大使不仅出色地扮演了中外文化交流使者的角色,而且还从理论的高度总结并诠释了公共外交。
作为外交官,他懂两门以上外语,且都能流利地用它们作演讲。吴大使不仅有感人的个人魅力,而且善于沟通,能用独特的智慧化解复杂的外交争端,使双方达到求同存异的效果。
他也曾来上图作过多场演讲,每一次演讲都达到爆满的程度。他熟练运用中国特有的外交智慧,并将之与西方思维和处事方式有机结合,听他演讲真是一种享受。
吴大使以自己独到的方式展示了外交的神奇与魅力。我们需要这样的外交官,他在我心目中是大师级的人物。

用外国人能听得懂的语言讲好中国故事——哭别吴建民大使

Posted on 六月 20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刚从网上得到吴建民大使不幸逝世的消息,一开始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当确认属实时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吴大使的不幸逝世,是中国外交界和文化界的一大损失。

吴大使是上海世博会的指导者,中国人第一次办世博会没有经验,他把丰富的外交经验融入世博事务之中,使我们能在初次办博的情况下既能争取主动,又能创下很多世界之最,赢得全球的赞誉。

我在参与世博会主题演绎的过程中多次得到吴大使的指导,他很严谨,也很宽容,看到我们用中国惯有的思维和处事方式与老外交流,就会主动提醒我们,并告诫我们要站在全球的高度,用外国人能接受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传递中国声音。他来上图举办过多场演讲,每一次演讲都达到爆满的程度。

世博会是中国公共外交的一次有益尝试,吴大使不仅出色地扮演了中外文化交流使者的角色,而且还从理论的高度总结并诠释了公共外交。

为何在图书馆学习效率高?

Posted on 六月 15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讲为何在图书馆学习效率高?文章讲的是注意力问题,我觉得有点道理,因为还有实验证明,但我的看法稍有不同。

这次上海图书馆东馆国际招标,在项目演示上,老外的介绍与国内的介绍很不一样,老外的介绍更注重理念,而国内的介绍一下子就陷入技术性描述。在老外的介绍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强调人的交流在未来图书馆的作用。

老外开门见山,一开始就讲未来图书馆的最主要功能要激发读者交流与分享的欲望,这就是图书馆作为“场所”的真正含义。有一位讲得更生动,说有人喜欢在关注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得到关注,也有人是为了感觉自己在群体中的存在感。

这些话很朴实,也很实在,也很浪漫,我想这就是差距吧。

行业发展的风向标,见《图书情报工作》2016(8):6(2016-06-14 12:01:58)

Posted on 六月 14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弹指一挥间。《图书情报工作》创刊至今已走过了六十个年头,真可谓砥砺前行一甲子、熠熠生辉六十年!

在我国图书情报领域,《图书情报工作》不仅是专业刊物中的龙头老大,而且始终扮演着行业发展风向标、知行合一倡导者、跨界交流大平台的重要角色,是名副其实的改革开放排头兵和创新发展先行者。

行业发展的风向标。也许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公共文化服务领域中,图书情报事业不仅变化最大,而且发展最快。这一切既归功于图书情报工作者与时俱进的开拓精神和敬业意识,也少不了在事业发展中扮演各种推进角色的引领者——政府部门、研究团体和学术刊物等的作用,毫无疑问,《图书情报工作》是其中的佼佼者。

《图书情报工作》始终踩住时代的节拍,无论是在“向科学进军”的年代,还是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都扮演了行业发展风向标的角色,引领着图情事业的发展。六十年来,《图书情报工作》不仅吸引着一流的学者和稿件,集聚了行业的高端人才和先进理念,而且自身也与时俱进,走在发展的前沿。如十年前,当我国图书情报行业对开放获取还比较陌生的时候,本刊已经谋篇布局,组织并刊发了大量有关开放获取、开放数据和开放科学的论文和研究报告,有力地指引并促进了我国开放获取运动的发展。为适应和推动这一运动,本刊以身作则,推动开放获取,鼓励自存储,做到开放获取稿件电子版与纸版同步或提前发布。今天,读者要了解本领域学科动态、研究预测以及实践经验,都要来此参考浏览一下。《图书情报工作》已经成为业界学科导航的必备工具。

知行合一的倡导者。图书馆学情报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本刊在选题和征稿上不仅注重学术性、前沿性,更注重创新性和实用性,强调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我们从2015年和2016年的选题和征稿启事就可以看出本刊始终一贯的办刊方针,即突出时代性和实践性,把图书情报事业转型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尤其是2016年的选题指南,理论研究、工作研究、情报研究和知识组织与知识服务的四大板块中,工作研究涉及的内容最多,达15个议题,其他都是10个议题,说明刊物重视实践应用和实际操作。在刊物的栏目设置上,工作研究是一个较大的板块,而且其他板块也突出应用和案例研究。理论与实践结合既是本刊的特色,也是本刊的优势所在。

跨界交流的大平台。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图书馆学和情报学是两门不同的学科。本刊实际上扮演了一个跨界的平台,不仅深受图书馆工作者的好评,而且也吸引了一大批从事情报工作的读者。本刊充分利用和尝试各种新型传播手段,为作者和读者提供了一个有效的交流平台,在早期博客、微博的基础上,又及时开通微信公众号,此外还建立了QQ群,并通过微博推送论文、报道资讯、与粉丝互动,发挥业界交流功能。同时本刊注重宣传推广,通过举办研讨和培训,加强作者和读者之间的相互交流,为不同系统、不同单位的专业人员提供了一个跨界共享的大平台。

六十年来本刊所取得的都是业界最高的业绩和荣誉,它既为未来发展奠定了基础,也为保级升级增加了难度。我相信,本刊一定会不负众望,在新的起点上再立新功、再创辉煌!

心强力强(2016-06-11 07:03:11)

Posted on 六月 14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因为新馆评审准备很晚回家,但不知怎么晚上就是睡不好。早上起来想起昨晚做的梦很有意思,还是决定给它记录下来。我给人家上课,讲内力与外力的关系,强调自身的力量最重要。心强力亦强,好细胞可以抑制坏细胞,好心情可以战胜坏心情,外力有用,也可借,但最终还得靠自己,靠内力。

输了官司,赢得了尊严—-看《法官老爹》有感

Posted on 六月 8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晚上去看了一场电影《法官老爹》,因为迟到了,一开始有点云里雾里,后来发现故事情节倒不是很复杂,精彩尽在过程之中。老爹当了一辈子令人尊敬的法官,估计是身患癌症吃了不少对精神有影响的药物,导致了无意识杀人,然而杀掉的正是自己最嫉恨的无赖。儿子是律师,为了给老爹无罪辩护,儿子做了极大的努力,并叮嘱老爹只要保持沉默即可。但老爹在法庭上还是讲了真话,说虽然不记得是如何杀人的,但承认主观上有杀人意图,最终法庭推翻了一级谋杀罪,但还是判定老爹无意识杀人,获四年徒刑。
我一直在等待结尾向好:无罪释放,但结局令人沮丧。也许这正是影片精彩之处,让你更同情老爹,更认可老爹这种诚实至上的价值观。老爹虽败犹荣,输了官司,赢得了尊严。也许换了我也会这样,人到了这个地步真的无所谓个人得失了。

沉痛悼念沈恩泽先生 (2016-06-04 20:24)

Posted on 六月 5th,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刚从上海市图书馆行业协会秘书长余江同志微信上得知,沈恩泽先生于今日晚上不幸病逝。虽然早就知道沈先生身患绝症,但闻此噩耗心情沉重,图书馆界失去了一位值得敬重的前辈。沈先生不仅是图书馆事业的改革家,而且是为人低调的艺术家。沈先生是不畏艰难、一身正气的人,即使在病重期间讲话依然中气十足、精神矍铄,给我们留下极为深刻印象。沈恩泽先生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祝沈先生一路走好!

京沪绕线(下)(2016-06-01 05:00:41)

Posted on 六月 2nd, 2016 in 感悟 by jzwu

无论如何想不到,飞机竟然停在青岛不走了,说至少要中午12点以后起飞,而且还不知道是否还要买票。飞机上五百多乘客像蝗虫一样无助地涌向候机楼,然后混乱了好一阵一起被送往市区旅馆入住,我悄悄地溜了出来,跟着航班队伍的话可能明天也走不了,根据天气预报这两天都有雨,我叫了出租直奔青岛站买了到上海的高铁票,上午的会赶不上了,不可抗因素,只能屈服。下午的会看来没问题了。原来坐的是京沪快线,现在变京沪绕线了。但我还是要感谢那位好心热情的东航工作人员,她叫赵怡然的,工号00154982。

这两天老是不顺,但愿这次是个句号,虽然现在还在流浪,但明天一定更好。

京沪绕线(上)(2016-06-01 02:09:41)

Posted on 六月 2nd, 2016 in 感悟 by jzwu

我乘坐北京到上海的MU5126航班,但延误了2小时后说因为上海大雨航班取消了。第二天上午和下午都有会,我打算改换航班,在东航工作人员的热情帮助下,我在最后一分钟买了北京到南京航班MU2852,半夜起飞,原定1点半到南京,心想到南京就可以换高铁到上海了,没想到飞机降落到青岛了,现在只能再等待通知了!

下一个甲子,一定会更辉煌–祝图书情报工作杂志创办六十周年(2016-05-30 09:05:36)

Posted on 六月 2nd, 2016 in 感悟 by jzwu

各位前辈,各位专家,各位同行,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分享《图书情报工作》60大寿的喜悦,我代表中国图书馆学会及学会学术研究委员会祝大会取得圆满成功!
在过去的六十年里,《图书情报工作》不仅见证了中国图书情报事业走向辉煌的历程,而且引领和关怀着一代又一代的图书情报工作者。
这里我用三个一来归纳:第一、《图书情报工作》是一面旗帜,始终走在图情这一伟大事业的前沿。我从走向社会起,就选择了把图书情报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这些年来,我看得最多的专业杂志就数《图书情报工作》杂志了。图书馆经历了无数次的变革和转型,但每一次变革、每一次转型到来的时候,我和大家一样都要翻阅和求教这本杂志。今天这个事业已经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但我们不能忘记在那些日子里,这本杂志给予我们的精神支撑。一本好的杂志不仅要传递信息,更重要的是给予读者灵感和希望,帮助读者克服困难,建立信心,今天我们可以骄傲地说,她做到了。第二、《图书情报工作》是一个平台,凝聚着一大批图情界的专家学者和一线工作者。《图书情报工作》之所以能与其他杂志拉开差距,是因为她把自己看做是一个连接器,让相同爱好和志向的人能联系在一起,相互交流和切磋。给同行和读者一个贡献和分享智慧的空间是一本好杂志的目标追求,今天我们可以骄傲地说,她做到了。第三、《图书情报工作》是一个学校,激发着无数年轻人对事业的向往和追求。图书情报工作杂志社每年都要举办多次专业交流和培训,而且一次比一次办得更好。在所有的学科领域中,图书情报是技术冲击最大、内容变化最多的学科之一,图书情报工作在学界和职场之间搭建了一个职业教育的桥梁,让更多的人在这里学习,让更多的人在这里建立社群,让更多的社群在这里交流。一个好的学校讲究的不是教学产生的现场效果,而是教学互动形成的后续效应,今天我们可以骄傲地说,她做到了。

女士们,先生们,《图书情报工作》60大寿是我国图书情报界的一件大事,她不仅是杂志社的节日,也是我们大家的节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来表达我们的期待和祝福,我们坚信下一个甲子,一定更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