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所有的人当朋友,不是朋友,也不要让他成为敌人

Posted on 八月 3rd,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有好朋友要到新单位或新岗位,我总是喜欢送给他们三个词:接受、拥抱,化解。
先接受“第一环境”,在分不清是机遇还是挑战的时候,先接受它。有了这样的准备,心里就亮堂了。大多数时候,人家还是期待新人的。所以千万不能计较,喜欢患得患失的人,结果总是失去更多。学会拥抱,先把所有的都看成是善意,然后再慢慢地化解一些带有风险性的东西。化解放在第三位,因为只有极少的场合需要动这样的脑筋。
我一看到那些到了新单位或新岗位就趾高气扬或斤斤计较的人,就知道没戏了。要成大事,就要把所有的人当朋友,即使不是朋友,也不要让他成为你的敌人。

多拍一些《大宅门》这样的大作品

Posted on 八月 2nd,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下暴雨,待在家里一口气看了四集电视连续剧《大宅门》。现在很少看电视剧了,即使看了,也没有恋剧的感觉,但《大宅门》不一样,看了还想看下去。如今像这样的大作品太少了。
我不知道《大宅门》花了多少时间摄制,但我的感觉它是电影级的,无论是演员、对白也好、还是取景、道具也好,都很考究,更不用说故事情节了。现在流行的类似《欲望都市》的小时代、小格局、小情调的作品虽然也很好看,但都比不上《大宅门》那样深沉,共鸣,震撼。
期待影视界多拍一些能真正打动人的大时代、大格局、大气派的大作品。

不逞能,也不退却

Posted on 七月 31st,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人不能逞能,也不能退却。我喜欢挑战。
记得国际图联2003年柏林年会,管委会要我主持全会(Plenary Session)演讲嘉宾Rainer Kuhlen教授的演讲。这是同声传译的千人级大会,而且又是年会的首场演讲。Rainer Kuhlen是知识管理专家,曾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络通信专业委员会主席。我当时有顾虑,那时中文还不是国际图联官方语言。但图联主席跟我说,大家都要轮到的,这次是你的第二轮任期,也就是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为了做好主持,我准备了不少主持用语,并时时提醒自己,把握好节奏,控制好时间。那天运气很好,完成得很顺利。
后来这类事情多了起来,我一般是先接受了再说,然后努力应对。虽然对别人来说,有些都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我还是很认真地对待每一项任务。还是回到前面的一句话,不逞能,也不退却,别让人瞧不起自己。

1984年与武大结缘的故事

Posted on 七月 29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给武大信息管理学院百年庆典写了一篇东西,找了1984年与该学院结缘的故事作为切入点,故事写得很简单,借博客再详述一下。
1984年3月底,我作为中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技术赴日考察团译员访问日本一周,刚回到北京,就接受了文化部要我给英国图书馆员代表团担任全程翻译的任务。来不及回上海,就在北京多留了两天复习英文。当全程英语翻译,心里没有底,生怕切换不过来。但不能辜负领导的信任呀,我就拼命地练习,尽快转换到英语频道。
1983年底,我曾有幸参加文化部组织的英语培训,在北京语言学院学习了半年。结业的时候,老师要我代表全班做现场翻译,也算是一次终考。但这次接待规格较高,在官方宴请时,由于怯场,出了点洋相。但领导还是给了我很大鼓励。
英国代表团一行五人,团长是英国图书馆参考部总监亚历山大·威尔逊,团员中有图书馆学教授和公共图书馆馆长,其中彼得·哈佛—威廉斯教授,曾经是国际图联的副主席,还担任过欧洲理事会图书馆的馆长。北京逗留了几天,代表团到武汉,由于我上交了护照以后,没有带工作证,上不了飞机,只能坐夜班火车从北京到武汉。4月9日和10日两天,应湖北省图书馆学会和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的邀请,代表团在武汉大学作学术报告。代表团五人都分别做了报告,我负责团长亚历山大·威尔逊先生报告的翻译,他报告的题目是“图书资料保存与使用矛盾的处理”。代表团最后一站是上海,到了上海,似乎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官方接待也好,现场翻译也好,也变得流畅起来。

多难兴“盟”——退一步海阔天空

Posted on 七月 26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全球瞩目的欧盟纾困谈判总算落幕了。原来两天的议程用了四天的时间,但走出谈判室,每一个人都露出了疲惫但称心的笑容。
英国脱欧以后,欧盟开始出现分崩离析的苗头,好不容易从欧共体发展到欧盟,还没有站稳脚跟,就开始有人吵着分家,新冠疫情一来又把这个风雨飘摇中的团体逼入困境。本来以为这次谈判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出人意料的是,不仅每一个都是赢家,而且更让我们看到了这个曾经雄心勃勃的难兄难弟们携手再出发的希望。
这次谈判将成为一个经典案例,用中国人的说法“退一步海阔天空”,看上去每一家都退了一步,实际上每一家都进了一步,因为大家都意识到,只有共克时艰,才能走出困境。

上海世博会十周年了

Posted on 七月 24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应申博时期的老朋友朱总的世博演讲做了一个助场视频。朱总为上海世博会成功举办贡献很大,在十周年纪念之际他将做一次精彩演讲,在此,预祝朱总演讲成功。以下是我的发言概要:
上海世博会成功举办至今已十个年头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一届博览会办得有上海世博会这么成功精彩和难忘。我参与了《上海宣言》的起草,让我深感骄傲的是,世博会不仅提高了上海在全球的能见度,而且上海在未来城市发展蓝图的设计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世博会给上海带来了一系列可喜的变化,从水更清、天更蓝、路更畅,到创新之城、生态之城和人文之城的建设规划,再到今天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的建设理念,上海正在成为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样板。
在座各位不仅见证且参与了上海现代城市发展的整个进程,乘上海世博会十周年纪念之际,让我们将这份珍贵的回忆化为爱心接力的具体行动,传递给我们的子孙后代。谢谢大家

太阳火辣辣的,但我不讨厌它

Posted on 七月 23rd, 2020 in 感悟 by jzwu

图书馆前有个花园广场,一经过这里我就要放慢脚步,美美地做几下深呼吸。澳大校园有不少岭南风格的长廊,但为了这份享受,我宁愿走爆嗮在烈日下但可以经过广场的大路。
人为了求生存,大部分时间是要打拼的,一旦太安逸了,反而觉得有点恐惧。给自己加一点苦头吃吃,也算是些许安慰吧。苦尽甘来,生活、学习和工作,本来就是这样。

如何在择业中表现专业优势和专业自信?

Posted on 七月 22nd,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参与了徐亚男主任和王丹老师组织策划的直播节目。我是第一次直播方式授课,平时在讲台上站着讲习惯了,坐在那里老觉得提不起劲来,但这也是一次很好的体验。
回答问题的环节,有听众提到了一个如何在择业中表现专业优势和专业自信的的问题。我大概是这样回答的:
由于没有职业资格认证或准入制度,一个人的专业优势是很难体现出来的。图书馆界为此呼吁了很久,但现在的趋势是向相反方向发展,也就是撤销和放开。这样的话,在大部分事业单位招聘中,每一个求职者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无论你有没有专业能力,先要通过统考这一关。只有到了面试环节,你才有了表现自己专业能力的机会。而面试时间很短,表现的机会也是很有限的。我的经验是,无论你到哪里求职,履历和推荐很重要。要让人一看就知道你有专业功底和发展潜力,对于研究生来说,跟着导师多做课题,多写文章,争取一点能见度。研究生阶段处于人生重要的出发之前,最好是有一点能体现自我实力的记录。
昨天我也谈到了传播力。要善于将自己的所知所想表达出来,就不要怕摔跟头。笔头是练出来的,一开始写得不好没关系,我从大学毕业起就开始大量投稿了,大致数了一下,在1996年第一本书出版之前已经写了54篇文章了。当然成名作很重要,是一个人的学术名片,第一本书写得好一点,以后就觉得踏实了。

节俭型发展与“低技术”

Posted on 七月 21st,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欧盟就资金救助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德法方案和节俭四国“奥地利、荷兰、丹麦以及瑞典”(frugal four)方案形成鲜明对比,焦点是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节俭四国方案希望资金要用在引导转型上,致力于“重建和医疗行业、经济的恢复”,而不是撒胡椒面。我是赞成节俭四国方案的,但结果肯定是双方各让一步。
节俭型发展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发展思路,就是以花小钱办大事的方式,摆脱对技术的过度依赖,与此相适应,“低技术”应运而生。最近看到一本书,题为《低技术时代:迈向可持续发展的技术文明》,是由法国学者菲利普•比胡克斯写的,2014年法文初版,英文版于今年布里斯托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讲“低技术”与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关系。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时候,一些欧洲国家展示过“低技术”,但很多人都不能理解。
所谓“低技术”指的是回归自然和传统的技术,从网上可以看到很多解释和定义,国内有关条目也引用了我在上海世博会的发言。但这本书与众不同,他认为“低技术”是面向未来的更加生态、更注重社会联系的技术,把这一定义上升到哲学的、环境的和社会的层面。我明天要在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与国家图书馆联合举办的云论坛上发言,选了“低技术”为开场白,希望在“新现实”下关注节俭型发展的问题。

成名作好比是压舱石

Posted on 七月 20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几天我要做一个视频教学,其中有一段与大家做一分享。
我总觉得成名作很重要,它往往给人深刻的第一印象。常言道,在社会立足,总要有两把刷子,成名作是展现自己最好的名片。之所以叫压舱石,因为它不仅会影响你一生的写作生涯,而且也让你在某一领域有了一定的话语权。比如,我的同事中,有的写过竞争情报,有的写过知识产权,所以当涉及这些领域的问题时,我都会首先请教他们。
成名作的重要有时也体现在形式上。比如我的一位很有前途的青年朋友,写了一本书,用了一个很娱乐性的书名,我一看就跟他说,这下砸了,为什么不改一个名字呢?成名作的分量要压得住,不能太追求时代节奏。据说再版的时候改了书名,但感觉就很不一样了。
当然不能靠一本成名作打天下,老本是很快会吃完的。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