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后的期待

Posted on 一月 20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经历了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后,人们会静下心来思考和整理自己下一步的生活。

看到一则消息,1月22日迪拜世博会将启动试开放,首先开馆的是三个主题馆之一——塔拉馆,塔拉是拉丁语,地球的意思。它告诉人们,我们没有第二个地球,地球人只能以自己的现实的解决方案去解决现实的世界问题,试开放至4月10日结束。(如果需要了解塔拉馆,可参看我的博客:http://www.wujianzhong.name/?p=4594)

迪拜世博会原定去年10月开馆,由于疫情现在延迟至今年10月。到时候全球的目光将移至迪拜,190多个国家将参与为期半年的世界文明盛会。塔拉的试开放如同火炬接力的开启,迪拜世博会将为这个饱受磨难的世界掀开新的一页。

世界最大的事无非是两件,一件是减贫,一件是减灾,2020年我国成功打赢了脱贫攻坚这一仗,下一步将迎来一场新的考验,我们期待着在迪拜世博会上,生态文明的“中国智慧”将得到充分的展现。

第三代图书馆设计:亮点和难点(吴建中在世界学术图书馆未来论坛上的演讲)

Posted on 一月 17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https://k.cnki.net/CLectureLive/Index/11526

一个健全的人,一定是有艺术欣赏力的人

Posted on 一月 13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这几天较多与艺术家打交道。我很佩服那些从事艺术的,总是能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凝聚成某种能量传递给他人,而且能让不同的人产生不同的感受和激情,我想这就是艺术的转化力吧。
看一个学校是否卓越,不仅要看它的科教实力,而且要看艺术摆在什么位置上。我们都说创新重要,其实创新的后劲是激情,而激情常常与艺术相关。一个健全的人,一定是一个有艺术欣赏力的人,这样的人不仅现在有用,而且将来更有作为。

2020年迪拜世博会(78)数据是爱沙尼亚的DNA

Posted on 一月 10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爱沙尼亚是波罗的海三国中规模最小、发展潜力及后劲最大的国家。该国致力于生态化和数字化发展,虽然其自然资源丰富,森林覆盖率近50%,但其目标是通过数字化和国际化向网络要资源。在这一发展理念的推动下,在世纪之交就推动数字化建设,现在不仅在信息技术领域处于欧盟领先水平,而且被“福布斯”称为“世界上最数字化的国家”。不仅整个国家建立了“数字化爱沙尼亚”(e-Estonia),而且WiFi遍布酒吧、咖啡馆、商贸中心、机场、车站和码头,提供免费上网服务。很多人用过Skype通讯软件,但不一定知道它主要是由爱沙尼亚人开发的。该国99% 的政府服务都可以在网上完成。对爱沙尼亚来说,以“连接思想,创造未来”为主题的迪拜世博会自然是该国登台亮相的好机会。
爱沙尼亚馆坐落于流动区,临近Al Wasl中心广场。其霓虹蓝色彩的矩形盒式建筑使展馆形象尤为突出。建筑象征爱沙尼亚于2001年启动的数字交叉路(X-Road),数字交叉路旨在打通爱沙尼亚政府部门和重要的本地公用事业公司的数据库,实现关键数据在整个国家公共基础设施内部的互联互通。
展馆分为两层,一层为公众展示区,二层为商务区。一层展区主要分为展示和餐饮两个部分,走进展示区犹如进入数字世界,可以看到“数字公民”、“数据使-馆”、“KSI无钥签名区块链系统”等一系列尖端项目,充分展现该国面向未来的数字化解决方案。为迪拜世博会爱沙尼亚馆专门开发的叙事机器人ExpoBot,还能以世界上各种语言介绍爱沙尼亚。餐饮区被打造成北欧风情的街道,参观者在街头美食厨房可品尝爱沙尼亚传统美食,可享受机器人调酒师亚努(Yanu)调制的各种不含酒精的鸡尾酒,以及感受高技术、高情感融合的生活方式。展馆致力于绿色设计,采用生态型材料,墙壁上也可培植蔬菜和花卉。

2020年迪拜世博会(77)“人是自然”——菲律宾珊瑚礁

Posted on 一月 9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菲律宾展馆的主题是“菲律宾珊瑚礁”。菲律宾是继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之后全球珊瑚礁资源最丰富的三个国家之一,为了突出菲律宾珊瑚礁的特色,展馆特地选用了菲律宾的古塔加拉族语“Bangkóta”一词。
展馆用丝网编织成水中的珊瑚礁模样,既想体现珊瑚礁与整个海洋的关系,也表达了菲律宾与整个世界的连接,而且这种半透明的珊瑚网又为参观者带来遮阳的效果。
展馆由Budji + Royal Architecture + Design设计,位于永续区,占地1300平米,规模不大,成本不高,但其精彩的内外不分、无限延展型的设计理念将吸引参观者对这个具有千年历史的神秘岛国产生浓厚的兴趣。为了艺术化地彰显菲律宾人的创造精神、仁爱风范以及对自然的情感,同时又考虑到世博会结束后将展馆迁移回菲律宾新克拉克市作永久展示,策展者组织了一批顶尖的艺术家,以该国特有的bayanihan(合作)精神,打造了一场精彩的艺术秀。
为了更好地表达人与自然的关系,菲律宾艺术家没有采用炫丽的技术和直观的实物,而是将艺术作品融入海底世界的场景之中。
整个展馆分八个区域。走近展馆就可以看到入口处由杜德利·迪亞茲设计的雕塑海水女神哈利亚,然后是由丹·拉拉里奥创作的象征自然与文化的音乐融合木雕悬挂在半空中,这两个作品代表“过去与未来”;然后参观者到达第二区主题为“自然是和平”,展示由视觉艺术家李·巴叶、和摄影家斯哥特·图阿松和伊凡·萨利纳斯的混合作品,称为“宇宙之根”。前者以现代视觉作品展现海底世界,后者将海底生物尤其是菲律宾特有的鱼类用摄影表达出来;在第三区,纸雕艺术家帕特里克·卡布拉尔展现了她以“时间之船”为主题的作品,表现4000多年南島語系的民族穿梭于菲律宾之间的漂流史,同时寓意“人是自然”,强调人不仅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且是自然本身;第四区展示世界的多样性。由B+C DESIGN创作的“旋转”,旋转上升的鱼骨象征世世代代生活于菲律宾人的生存信念;第五区要表达的是“献给世界的礼物”,BBDO Guerrero公司摄制的180度的视频,以舞蹈的形式反映以海为生的菲律宾人历经千年岁月的风雨历程;第六区是展示地域风情的礼品店;从架空走廊到两个层面的展区为第七区,鸟人、壁画、飞人和百翅等雕塑分别由瑞尔·希拉瑞奥、德克斯特·费尔南德斯、查理·克以及妥因·伊茂等艺术家们创作;第八区红树林咖啡由知名的拉宗集团为参观者提供马尼拉特色美食和精美小点

吴建中:讲好中国故事 深化国际合作(图书馆报)

Posted on 一月 5th, 2021 in 感悟 by jzwu

——自《庆祝〈图书馆报〉创刊十周年特刊》
以第26届国际图联北京年会为标志,我国图书馆对外交流步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虽然从1981年中国图书馆学会恢复了国际图联的合法席位后,国内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和学术团体加入国际图联成为机构会员,但在国际专业舞台上我们还处在了解和观望的阶段。1996年北京年会以后,在文化部和中图学会的指导和推动下,我国图书馆事业对外交流与合作的步伐加快。
改革开放四十年,我国图书馆对外交流经历了从了解到融入、从参与到合作的过程,我也有幸在见证这一历史的同时,亲身参加了其中的一些有影响的活动,比如,中文成为国际图联官方语言以及国际图联年会中文团组会议机制的确立等。在这里,我想从自己在国外学术报告和演讲的经历,以“一多”“一少”“一高”“一低”,谈谈图书馆对外交流方面的一些感想与体会。

多沟通 增强同行之间的理解
尽管四十多年来我国与各国之间增强了往来,但由于文化背景不同,国外对我国经济文化发展现状了解不多,对图书馆事业更是知之甚少,国外同行很希望通过各种渠道获取信息。世纪之交,我在国外的不少演讲报告都与介绍中国文化及图书馆事业发展有关。我也尽可能抓住一切机会,参与他们组织的各类研讨活动。
一开始我与日本交流的机会较多,因为不用翻译,在沟通上比较方便。20世纪九十年代,我在大阪市立中央图书馆、京都大学、筑波大学以及日本图书馆协会总部做过多次演讲。后来加入国际图联管理委员会以后,与欧美图书馆界联系多了,接到的邀请也自然更多了。比如,在2004年澳大利亚VALA年会,我作为六个主旨演讲嘉宾之一,用1小时15分钟的时间做了题为《建设无边界的复合型图书馆:上海经验》的报告。VALA在国际图书馆界的知名度很高,1981年成立之初名为“维多利亚图书馆自动化协会”,2006年改名为“VALA图书馆、技术与未来协会”,VALA每两年举办一次学术年会,2020年的年会主题是“瞄准未来”。在2004年的那次年会上,大家对中国代表的发言比较关注,而且问答环节也长达半小时,提问集中在中国图书馆事业发展上。他们一方面对国家这么重视图书馆事业感到惊讶,同时很羡慕我国中央及地方政府对图书馆事业的投入,那时上海图书馆购买的纸本外刊达到8000多种,这在国外图书馆是难以想象的;另一方面,对我的报告中提到的上海图书馆面向未来的技术部署很感兴趣。2004年的VALA年会的会议录全文及全程录像现在在网上也还可以搜索到。
那时我在国际图联年会上的报告也不少,如2002年格拉斯哥年会、2013年新加坡年会等。国际图联年会学术报告有一个严格的流程,首先要在各专业委员会上报名,然后经专业委员会委员评审,每场选出6至8位演讲者,因此我很佩服国内一些知名度不高但能被选拔到国际图联年会上演讲的同行,现在每年都有超过10位的内地同行在年会上做学术报告。

少炫耀 拉近同行之间的距离
进入新世纪以后,我国加大了对公共文化服务的投入和服务力度,并逐步确立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这与欧美国家普遍出现的公共文化服务“瘦身”现象形成强烈反差。很多发达国家不仅对公共文化服务投入减少,而且经费和人员削减问题日趋严重。从我在国外所做的一些报告中,也可以感受到听众的不同反应。之所以说“少炫耀”,是因为不当的炫耀容易与听众产生距离感,在这方面我有切身的体会。
2015年10月,我应邀参加了中日韩法四国文化对话活动。在日本新潟市,我做了《用文化的力量激活城市发展的资源——以上海为例》的报告,用日语做的演讲。出乎意料的是,在那次有4位演讲者的听众评分中,我排在了第3位,当时自我感觉良好。但后来,我从日本陪同的反应中感觉出演讲有那么一点“外宣”味道,这正是让听众感到不舒服之处。其实在其他一些场合,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包括我于2017年12月随上海市政协代表团出访时在爱沙尼亚大学的一次演讲,与我同时演讲的有知名导演王丽萍,她以讲故事的方式与对方对话,不仅生动活泼,而且讨论热烈。虽然我是用英文做的演讲,但听众更关注的是内容,而不是形式。王丽萍导演平和和幽默的演讲风格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高品质 提升学术报告的内涵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我国对外文化交流日益频繁。以前强调要多走出去,多介绍,多宣传,现在应更加重视内容和质量。在我所有的对外演讲中,最值得回味的是我在1996年11月17日作为主讲嘉宾在日本图书馆研究会成立5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演讲,那次我演讲的题目是《面向21世纪的图书馆及图书馆员》。虽然纪念演讲会只有两位嘉宾演讲,而且另一位演讲者是美国图书馆协会的副会长,知名度更高,但由于我是用日语演讲,会场上反响似乎更热烈,更令我激动的是,演讲结束后观众三次起立鼓掌。后来从日本同行的评论中得知,那次演讲不仅让日本同行对中国图书馆事业发展有了新的认识,而且也对我的一些观点产生了很大兴趣,如图书馆服务重心从一般服务向参考服务转移等。有日本同行在媒体上说,通过这次演讲,日本看到了自己在参考咨询服务上的差距。也正是在那次演讲的基础上,我将“三个重心转移”(图书馆工作重心从书本位向人本位转移,业务重心从二线向一线转移,服务重心从一般服务向参考服务转移)的内容进一步展开,形成了《21世纪图书馆新论》一书,经过两次改版和修订,现已出到第三版。
还有一次是在2012年9月,我被母校英国阿伯里斯特维斯大学聘为会士后回校参加聘任仪式,并进行学术演讲。我演讲的题目是《作为创新之源的图书馆:上海经验》,由于威尔士国家图书馆位于该校所在的阿伯里斯特维斯,因此除了该校图情专业师生以外,不少威尔士国家图书馆的员工也出席了演讲会。问答环节比较热闹,内容不仅涉及中英文化交流、中国图书馆事业发展,而且还包括了我的留学生活以及对母校的感受等。

低姿态 保持虚心向国外同行学习的心态
随着我国国际地位的增强和人员来往的增多,图情界的国际交流也日益频繁。从整体上来讲,我国图书情报事业与国际之间的差距在缩小,尤其是硬件建设方面,很多图书馆已经达到国际一流水平。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在事业发展的软件和理念层面,我们与国外同行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因此,在对外交流中仍要保持谦虚谨慎的心态,注重向人家学习。在出席2011年国际图联波多黎各年会时,我有一个切身体会,就是我国图情界的地位比以前更高了,我们也有机会能与国外知名同行同台演讲。记得那次大都市图书馆委员会与公共图书馆委员会以“重新思考公共图书馆功能”为主题举办了一个合作论坛。我是被邀请发言的对象之一,与我同台演讲的有代表柏林中央图书馆的原国际图联主席克劳迪娅·卢克斯女士以及当时就有较高知名度的芬兰的赫尔辛基图书馆和埃斯波公共图书馆、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图书馆等的负责人,为了让自己的演讲更生动、更直观,我特别做了一个七分钟视频,邀请《文汇报》记者李婷以读者的眼光观察上海的公共图书馆。虽然我自认为那是一次成功的演讲,而且问答环节也很热闹,但我发现听众在我演讲的过程中走出会场的不少。演讲后我也静下心来对自己的那次演讲进行反思,后来在与专委会的一位同行交流中我了解到,我的这次演讲热闹有余、深度不够。也就是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多媒体等声光电表现方式上,在专业思考深度和未来启示方面与其他演讲嘉宾相比还很欠缺,还有一点需要反省的是,那次演讲过于“高调”了。
在过去二三十年国外演讲与学术报告的经历以及由此形成的“一多”“一少”“一高”“一低”的体会,不仅是我自己在这一方面的专业回顾,也可以说是对我国图情领域对外专业交流的一点建议。这里面有成功,也有不足,我觉得最主要的不足在于演讲的专业深度和表现姿态上。将这些经历做梳理的目的是为了吸取教训,克服不足。归纳起来就是,既要大胆地走出去,加强沟通和交流,同时要少一点宣传的成分;既要提高交流的质量,注重报告的内涵,同时要放低姿态,始终保持谦逊平和的心态。
近年来,我国图情领域对外专业交流正呈现出向更高质量和更具亲和力方向发展的态势,现在活跃于国际专业交流的一批年轻学者不仅外语好、专业强,而且有一种与国外专家平起平坐的姿态。我们要抓住我国进一步对外开放的大好时机,加强与国外同行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推动我国图情领域对外交流迈向更高水平。

国旗下的期待

Posted on 一月 1st, 2021 in 感悟 by jzwu

一大早,澳门大学升国旗仪式,不少在校的学生、老师和他们的孩子们都参加了。
当主持人说让我们在国旗下默默祝福时,心里像涌上一股暖流,感慨万千。我们这一代人亲历了一场场风雨、一阵阵洗礼、一次次拼搏,见证了这个国家从积贫积弱走向繁荣昌盛的整个进程。
看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倍感亲切,倍感自豪。我们一生艰苦奋斗,就是希望让天底下大多数人能过上好日子,今天当我们继续踏上强国之路的时候,还是不能忘记艰苦奋斗啊。艰苦奋斗贯穿了国家由弱变强的整个过程,也将是每一个期待自己和他人都能过好日子的人的生存指引。
回家的路上一点都不觉得寒冷,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祝一年平安!年年平安!

2020年这么难都走过来了,2021年一定好!

Posted on 十二月 31st, 2020 in 感悟 by jzwu

与同事视察了一下图书馆和大学展馆的关键部位以及档案馆的工地,下午就要放假了。2020年不怎么好,但还算过得去,相信2021年一定会过得好。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走下坡的人,但下坡走得好也不容易,老是要看着自己的脚下走。这三年换了个岗位,虽然不再是冲冲杀杀,但一步一个脚印,走得踏实一些。《图书馆杂志》12月这一期,发了一篇香港大学几个研究生写的文章,算是新岗位转型的一个评价吧。
这两天为一个知名杂志写文章,谈1984年第一次出访的感受。其中有一个细节,在机场告别的时候,接待方的领导远远地向我招手,呼唤我过去,我不知这位平时沉默寡言又很挑剔的领导要跟我说什么,走进跟前,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了一句,你很优秀!あなたは素晴らしい!这句话很短,但很有分量,它一直激励着我做好每一件事情。
下坡的路虽然不好走,但我还是会像往常那样,认认真真做好每一件事情!

又做课题了

Posted on 十二月 28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这几天根据领导的要求,与几位年轻有为的学者一起关起门来做课题。
很久没有这样写东西了,这一次又拾起以前做政府课题时的方法,先头脑风暴,将要点和要素汇总,然后将框架搭起来,再把核心内容逐字逐句地推敲成形。忙碌了两天,总算心里有了底,过两个星期就可以交初稿了。
与年轻人一起的最大好处,是可以看到自己身上的缺点和不足。

写作要义:撑得起,压得住,放得开

Posted on 十二月 18th, 2020 in 感悟 by jzwu

我写东西很快,人家可能怀疑是否用了“复制/粘贴”?

9个字很重要,第一是撑得起。框架要搭起来,几分钟甚至几秒钟之内把要写或要讲的一二三整理出来,以前开会或者面对记者心里都要打一个腹稿,因为随时会有人提问或采访。搭起来的同时要考虑做减法,把不需要的剔除,酝酿的时候可以宽泛一些,但动笔的时候需要收缩;

第二是压得住,观点要鲜明。每一次写作也好,发言也好,有一两句所谓的“金句”,比如安全是城市发展的“第一要素”,这既是一种观点,又很少有人会这么说,再比如,每一篇博客,哪怕再短也要有一个题目,题目就要精炼,一目了然;我担任国际图联管委会委员的时候很喜欢发言,人家觉得中国人讲话很有哲理,比如,在确定国际图联三大支柱:社会、专业、会员的时候,一开始有人提出推广、专业、会员,但我坚持把推广(advocacy)改为社会(society),后来大家采纳了我的意见,他们开玩笑说,管委会有两个哲学家,一个是Marian Koren,荷兰人,一个是我,因为我们发言的时候总是要讲一些道道;第三是放得开,让写的或讲的留有余地,让别人能跟进并扩展。什么都不能说死。尤其是在写研究报告的时候,要留有可发展的空间。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