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知日本”2018征文大奖赛通知

Posted on 五月 25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纵观两千年,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源远流长,有着悠久的文化交流历史。其中,借助图书和阅读所促进的相互了解和相互尊重,直至今天仍然是我们彼此相互理解、达成共识的重要途径,也是中日两国彼此交流的基础。
“品书知日本”2018征文大奖赛活动,旨在鼓励中国大学生通过阅读各类与日本相关的书籍,撰写论文、感想、体会等形式的文章,达到互相感知、相互交流、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的目的。同时,激发中国大学生对日本社会、经济、文化等各方面了解和研究的兴趣,促进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往来,共建和平世界。
本次征文大奖赛将设一、二等奖以及最佳组织奖,其中,一等奖获奖者将受邀参加访问日本、实地考察日本生活和文化的活动。
一、大赛组织
1.主办单位
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日本科学协会
2.特别赞助
日本财团
3.赞助单位
全日空航空公司
人民中国杂志社
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4.后援单位
中国国际放送局日语部
东方网
中国青年报社国际部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
人民网日本株式会社
中国国际赠书中心
一、征文要求
1.征文内容
阅读各种、各类与日本相关的图书,之后所撰写的论文、感想文、体会文等文章。
2.截止时间
2018年9月30日。
3.征文对象
全国高校在校大学生及硕士、博士研究生(包括港澳地区)。
4.征文官网

http://activity.lib.sjtu.edu.cn/zhengwen/2018

5.征文途径
由各大学图书馆组织初审,审核推荐的2篇征文通过大赛官方网站上传。
l初赛参与方式请联系各高校图书馆了解
l网站仅接受各高校图书馆官方投稿,不接受同学自行投稿,自行投稿的征文将作废稿处理
6.征文要求
þ征文语言:限中文
þ字数限制:1500-2000字(不符合字数要求的征文将被筛除)
þ文章体裁:自由(散文、诗歌除外)
þ格式要求:
1)本次比赛审稿采用盲审形式,请按“学校+篇名+姓名”方式命名文件,文内勿出现姓名和学校信息。
2)本次比赛以“书”为主题,请在文末以尾注形式注明所阅图书名称及参考文献。
þ征文声明:
1)参加过其他征文活动并获奖的作品不能参评。
2)获奖作品的版权归本活动主办者所有,获奖作品不能参加其他同类征文活动。
3)应征作品一律不予退稿,请各校自留底稿。
4)每所大学图书馆可推荐2篇征文。
7.征文奖励:
þ一等奖5名
þ二等奖10名
þ最佳组织奖5个
所有获奖者均将获得由主办单位颁发的获奖证书。其中,5名一等奖获得者将被邀请于2019年2月(暂定)进行为期8天的访日交流。二等奖获得者及最佳组织奖获得者将会获得奖品。
三、征文评审
1.评审委员
大赛设立评审委员会,负责征文的评审工作。委员会成员:
陈进馆长上海交通大学
吴建中馆长澳门大学
周异夫 教授吉林大学
于素秋 教授中国人民大学
黄朝荣馆长香港理工大学
赵仲明副教授南京大学
2.评审结果
2018年12月,经评审委员会通过的最终结果将会经由大会官方网站发布。

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
2018年5月3日
日本大奖赛征文

读懂自己的员工

Posted on 五月 21st, 2018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学校要放假了,国强副馆长跟我说,给帮助过图书馆的学生搞一个派对,并要我代表图书馆说几句感谢的话。我觉得这个主意很好。
我一直在想,人们都知道图书馆是伟大的,但从事图书馆工作的人则是渺小的存在,他们每天默默无闻地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编目、上架、流通,有时候还回应读者的各种问题。图书馆员在八小时里是很孤独的,他们为别人做嫁衣裳,内心里渴望有人能理解、认可、关爱他们。因此图书馆应该感谢那些给予自己帮助的任何人。
同样,我们这些管理者在服务读者的同时,也应该读懂自己的员工,给予他们温馨、信心和力量。

图书馆就是服务

Posted on 五月 16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为澳大的人文学院做一次讲座,考虑到过去对科研评价不是很熟悉,我邀请馆内同事与我一起讲。到这里来还是第一次在大学内讲,我请三位同事与我一起备课。
今天要讲的内容是如何评价高质量期刊。我们考虑从量化评价与质性评价的角度,谈谈量化方式的不足以及如何弥补这一不足。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课题,现在各学校都在搞测评和排名,但如何更科学地对学科发展进行公正有效的评价、尤其是针对人文社会科学,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我们想做一些尝试,好在这里的同事有进取心,进展还比较顺利。
过去当馆长,不用考虑这些具体的问题,现在不仅要亲自处理具体的问题,而且必须快速回应学校的各种需求。图书馆就是服务,我的原则是先把任务接下来,做不好坦诚告诉对方。有了这种积极的姿态什么问题都是能迎刃而解的。

用标准的RP讲外语

Posted on 五月 15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来澳大四个月,第一次讲日语。上午我来到人文学院听了一场题为“江户时代的汉语”的讲座。下午接待了两批日本客人。当我用日语开口的时候,一位日本教师说这是典型的上品日语,因为我说的是NHK日语,没有半点地方口音,而且用的是敬体和敬语,比如说用被动态来表示对对方的尊重。
在英国念书是在威尔士,老师总是要求我们不要学威尔士腔调的英语,而是用RP (received pronunciation)、即BBC英语。留英的第一个月是在夏季学校学语言,我那时英语不流利,但老师就是喜欢让我回答问题,后来老师跟我说,只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会说RP英语,并鼓励我多开口说。老师说,有的人外语很好,但腔调不好,故意用点地方口音,这样给人的印象未必好。你就是外国人,用RP英语,人家反而会看得起你。
外语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技能,是否熟练取决于平时操练。以前顾虑很多,领导或客人面前,我很少说外语,生怕别人说我SHOW-OFF,在这里随意多了,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如何主动参与教师、学生及行政管理者解决问题的过程?

Posted on 五月 11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开了第三次图书馆委员会的会议。委员会由各学院和学生会代表组成,其任务是对图书馆工作进行指导和评价。虽然委员们对图书馆的工作比较肯定,但他们提出的一些问题我们总是感觉有些为难。比如老师提出教科书能否多买一些复本,我们只能告诉他目前图书馆的馆藏政策和做法。这里比较讲规则,人性化和灵活性似乎缺乏一些。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如何主动融入教学、科研和作为第三使命的知识转移与合作,参与师生及行政管理者解决问题的过程。我们做了一些尝试,比如根据学校需求对一些项目或院系进行评估分析,反馈良好,今后还要继续深化这些服务。但参与辅助课堂教学,还没有经验和办法。昨天与同事商量,如何将英美日等国的电子教参服务系统引进图书馆,但肯定要花不少钱。我觉得要成为国际化的一流大学,最起码的是让学生获得与世界一流大学同样的教学资源。有很多困惑。

雨的节奏

Posted on 五月 9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澳门这些日子,特别潮湿粘人,不过习惯了黄梅天的上海人不觉得是什么大问题。一到晴天我就把被子放在阳光下嗮,睡觉时舒服一些。这里的空气好,其他都算不了什么。
这几天接待的朋友比较多,人家大老远的来找我,不能让人失望,再忙也不应有怨言。所以就觉得一天到晚都在忙,很少有能坐下来发呆的时候。不过一有这样的机会我就尽量到楼下的咖啡吧坐一会儿享受一下。
很多事急不得,转型有一个过程,但平时我都会吹吹风,为转型做准备。这里人手少,只有四十几位馆员,因此唯一能做的就是发挥馆员一专多能的积极性,并在不改变原有架构的前提下,通过横向合作,达到转型的目的。好在这里的馆员都很有创新的意愿。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裤腿还是湿的,但不觉得半点凄凉,从小就喜欢雨的节奏,小学时念的散文在耳边回响:滴答滴答下雨啦,麦苗说下吧,下吧,我要长大……

来澳门后第一次出差

Posted on 五月 7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上周四和五分别出差到广州和香港。去广州参加粤港澳高校图书馆联盟的会议,澳大和香港中大是副理事长单位,中山大学是理事长单位,由程焕文馆长主持会议,讨论了联盟下一步的工作打算;去香港出差是为了完成校长布置的改建展馆的任务,与本校传媒部张慧琴主任和本馆特藏部许伟达主任一起,先到香港中文大学,了解了中大图书馆内的大学校史馆的展陈情况。中大馆长不在,副馆长刘丽芝博士接待了我们,中午宴请我们与王安忆老师及先生;下午到香港科技大学,参观了该校的访客中心和图书馆。陈丽霞馆长陪同我们参观了图书馆的一些新服务。香港两馆同行的创新实践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值得学习。
来澳门三个半月第一次出差。其实我还是有出差的机会和经费,但由于初来乍到,觉得应该多花点时间在馆里。但国外(境外)不一样。记得以前荷兰鹿特丹图书馆馆长舒茨跟我说过,他一年里有一半的时间在全球各地跑。在他的办公室里我看到一个告示牌:same bullshit, different day!同样的废话,别再来找我! 在内地当馆长这是不敢想象的。多年来养成了勤快工作的习惯,现在照样八点半上班,下午六点半下班,除了中午休息,做足八个小时。不过,安顿下来后该去的还是要去,毕竟出差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人生好比赌场

Posted on 五月 6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人生好比赌场,一般情况下输赢各半,努力多一点,赢得多一点,否则输得多一点。就算你再精明,也不过输得少一点,输是免不了的,所以要把输看作是正常的事。一个人脑子好不好,在于能否把握输赢的机会和能力。输也是一种调节器,比如有的人赚了一笔钱,就通过放一点血调剂一下,输赢是平衡的,东盈一点,必定有西亏一点相伴,问题是如何把亏降到最低限度。我不怕输,输是好事,把握好随之而来的赢,是最重要的。

澳门大学图书馆开设“上海之窗”

Posted on 五月 5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澳門大學圖書館─港澳地區首個上海之窗的合作夥伴
澳門大學圖書館與上海圖書館於日前完成簽署合作協議,開展“上海之窗”落戶澳門大學的工作,這也是“上海之窗”首次伸延至港澳地區,宣傳弘揚中華悠久文明與文化。首批捐贈的圖書約300種,涉及人文與社會科學、文化習俗、建築、旅遊、烹飪以及兒童文學等內容。
上海圖書館的“上海之窗” 項目是“中國圖書對外推廣計畫” (CBI)的一個組成部分,通過向境外圖書館及藏書機構捐贈圖書,宣傳弘揚中國悠久文明與文化、以及改革開放以來的新進展。上海圖書館已在全球6大洲66個國家和地區的138家機構開設“上海之窗”,包括公共圖書館、大學圖書館、中國在海外各地開設的孔子學院以及各類專業藏書與研究機構等。此外,“上海之窗” 贈書迎合了海外讀者學習中國語言文字、瞭解中國歷史乃至開展學術研究的願望與需求,因而在當地廣受歡迎。
澳門大學圖書館的 “上海之窗” 專區設於二樓C區,展示了首批贈送的圖書,同時,在本館網站內對該專區加強宣傳,讓澳大師生及全澳市民對內地與上海的風土人情、改革開放後日新月異的變化,有更加深刻的瞭解和認識。為配合專區開放,開設有上海圖書館的「從馬禮遜到陸穀孫: 紀念馬禮遜《華英字典》出版200周年」展覽,讓讀者瞭解二百年中國雙語詞典出版和中西跨文化交際研究的標誌性作品。

中央电视台2010年5月4日对世博会的采访报道

Posted on 五月 4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中国馆前大客流

2006年4月28日,上海世博会主题演绎顾问在世博园区选址(江南造船厂区)合影。左起:吴建中、郑时龄、翁史烈、陈燮君
记者:英国是世博会的起点,在1851年的时候,伦敦主办了第一次世博会,那一次中国也参加了,渐渐地,中国人有了自己的梦想,那就是,什么时候我们国家可以主办一次世界博览会?
在世博园里,从英国馆走到中国馆,走路最长也就是二十分钟的时间,但是在世博会的历史上,主办城市从当年的英国伦敦走到今天中国的上海,却用了159年。
解说:世博会第一次来到中国,这个久负盛名的国际盛会魅力究竟何在?许多人都希望能到现场亲身感受。历史上,参观人次最多的是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达到了6400万人,按照估算,上海世博会的来客将创造新的纪录。
记者:在6个月的上海世博会期间,预计将有7000万人次来到世博园区,这么多人对于住宿、饮食、交通安全的需求如何去满足?这个问题、这个挑战,中国的其它城市以前从未遇到过,因此人们自然会问:上海,准备好了吗?
解说:这里是上海地铁一号线,上海火车站站,负责咨询服务的熊熊正忙着回答乘客的各种问题。
记者:你每天回答最多的问题都是些什么?
熊熊(站务员):哪里买票?
解说:每天,仅仅是在哪里买票,熊熊就要回答很多次,我们想找她工作的空隙聊 上几句却发现这并不容易。
记者:你的工作会因为世博会到来而改变吗?
熊熊:肯定会有。
记者:这还是在平时,那如果世博会来了,人会很多很多,你估计自己会多说多少话?
熊熊:现在一般性我们接待的每天是三千到四千人次,我估计世博会来了以后,可能会翻一个倍。
解说:对于熊熊来说,世博会的到来意味着每天要应对更多的人流,更多的新问题,对于上海这座城市来说,同样如此。
韩正(上海市市长):世博会给我们提出很多问题,是现在政府管理工作中间没有遇到过的问题。
解说:上海市市长韩正从上海市申办世博会开始,就全程参与相关工作。
记者:本来上海市的人就已经很多了,突然一下子又来了这么多的人,这对城市管理是一个……
韩正:极大的考验。
记者:极大的考验。
韩正:因为世博会我们讲成功精彩难忘,基础是安全、有序、快乐,特别是交通的组织,要非常有序,只有这样,参观的人快乐了,才谈得上成功精彩难忘。
解说:交通拥堵,即便在平时也困扰着许多城市,世博会期间预计平均每天有四十万人前往参观,而世博园区位于市中心,横跨黄浦江两岸,本来就是人流密集区。
周淮(上海世博会交通保障组 总调度长):这40万人次是跟我们的日常交通是高度的同向叠加,集中在早上,八点到十点的高峰小时,正好跟上海的背景交通的,高峰小时一个小时重叠,往世博会的方向,也正好是我们早高峰的方向,那么这样的一个叠加的话,必然会造成严重的拥堵。
韩正:实际我们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历届世博会的选址。就是选在郊区,然后建一条地铁,人流哗啦哗啦就涌过去。
记者:人们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我们选在了黄浦江的两侧,不怕给自己添麻烦吗?
韩正:这个麻烦添得值得,你的主题不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吗?那个地区过去都是生产岸线,污染集中的这样一个区域,居住者18000户,房子破破烂烂。世博会这个园区实际上对上海黄浦江两岸的岸线功能的调整起到了关键的带动作用,特别是18000户居民,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状况,这就是实践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解说:18000户居民搬迁到了新建的小区,老工业区变成了世博园,借世博会机遇,上海推进了中心城区的规划调整。但必须面对的就是相应带来的交通难题,为此,上海启动了大规模的建设,包括交通枢纽、道路系统、地铁、公交等各个方面。
韩正:上海老百姓还是付出了很多,特别在我们建设期,您说对城市正常的运行没有影响,这个不符合事实。现在最困难的时候过来了,这个交通我们通过8年的努力,就是为世博能够接待7千万,甚至7千万以上的人次在做准备。
记者:它是一个必要的过程吗?还是说就是为了世博会这么做?
韩正:城市长远发展应该这么,必须这么做,但是我们是抓住世博会的契机,使我们这个进程加快了。
解说:提升基础设施的同时,上海市历经5年的调研、论证,形成了《世博会交通保障方案》,针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也制订了多个专门预案。
记者:但是人们还是担心,毕竟是多出这40万人。
周淮:对我们最大的考验是大客流应对,这个问题说实在话,我心里也没底。
记者:我怎么理解您这句话?
周淮:日均40万,节假日是60万,极端高峰是80万,这是我们现在目前预测的,但是,有可能还会突破这个数字,因此我们就专门做了一个三色的预警方案,客流达到40万、50万、60万的时候,分别采取不同的一些措施,但是,确实这个考验还是很大的。
解说:游客们在关心世博交通能否保障他们的游览质量,而上海市民们则在关心对他们的日常出行的影响。世博期间会不会采取一些特殊的管控措施呢?
周淮:原来也考虑了一系列的管控措施,包括尾号限行、错时上下班,但是我们这次是作为一个储备方案,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不将使用这个方案。
记者:什么叫万不得已?
周淮:比如说出现全市性的严重的拥堵和交通的瘫痪。
记者:希望它永远放在一个储备方案里,不去启动它。
周淮:那边禁行,这边单双号,我最方便,因为我可以确保我的世博交通畅通无阻,准点、有序,这是肯定的,但是从我们的角度,我们觉得交通的组织不仅仅是一个成功、精彩、难忘的世博会,少扰民、多惠民。要将对日常交通的背景的影响降到最低。
记者:随着这个倒计时一天一天临近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周淮:我现在就像高考生,我已经复习了好几年了,一个是期望它快点考,自己认为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但是实际上在考的时候,心里面又是忐忑不安的,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准备到底行不行,最终的答卷还是在世博会。
解说:交通,仅仅是世博会工作的一个方面,每一个与世博会有关的工作部门都在紧张地运转当中,对每一个工作人员,世博会都是全新的经历和挑战。
记者:举办这届世博会,可能对上海来说要求特别高,因为你的主题是,办世博会让生活更美好,如果你给我添麻烦,那为什么还要举行呢?
韩正:对。我们这届世博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美好肯定不能忍,城市正常的有序运行,世博会的有序运行,这两个有序运行,把它结合得好了,世博会就成功了。
记者:世博会它是作为一个个案,为它付出这么多值不值?
韩正:很值得,这个对我们既是个挑战,实际上对我们整个上海城市的,运营管理水平是个大幅度的提高,因为世博会遇到的很多问题,我们需要去研究,它办6个月,6个月能够形成这种管理的模式,对未来城市的管理,它的受益是匪浅的。
解说:为了应对世博会游客,可能咨询的问题,熊熊作了许多准备。
熊熊:车站周围有些什么路、有些什么景点、还准备了无障碍电梯的资料,就是可能有些行动不太方便的乘客,他会过来问我要去某一个车站,无障碍电梯在什么方位。
记者:这是特别为世博会准备的?
熊熊:对,是我们特别为世博会准备的。
记者:你喜欢这份工作吗?
熊熊:喜欢,外地人可能从火车站下来以后,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我,如果我做得比较好的话,他们一下子觉得这座城市很亲切。
解说:5月1号世博园正式开园,所有的筹备工作开始面对世博会长达半年的检验。
陆贞雄是上海一家小照相馆的主人,随着世博会临近,他的小店经常有记者来访,这是因为他的祖父陆士谔曾经在小说里假想未来上海举办博览会的盛大景象,这本名叫《新中国》的小说问世,距今整整一百年。
陆贞雄:我祖父就是在100年前就预言了在中国上海浦东要开博览会,书里面,他是以梦为载体,在梦中,黄浦江上架起了大桥,还在浦东辟地造屋,建筑会场,要开博览会。
解说:实际上,百年前就已经做过世博梦的还不止陆士谔一人。
记者:外白渡桥修建于1907年,它见证了上海滩的百年变幻,其实中国的世博梦就和这座桥一样,历经百年。从1902年开始 到1910年,当时大名鼎鼎的维新派的代表人物梁启超,晚清批判小说家吴趼人,还有当时上海的小说家陆士谔,他们三个不约而同地先后在自己的小说里面假想,未来中国举办世博会的情形,而他们设想的主办城市是同一个地方,那就是上海。
如果他们能够想到,未来有一天,他们的这个梦想能够变成现实的话,我想,他们一定非常想知道,真实的世博会和他们想象中的那一个会一样吗?今天的上海又该如何回答,这个来自历史的发问。
解说:陆士谔的小说写于1910年,比他更早5年,另一位小说家吴趼人在《新石头记》里虚构了一个上海大博览会,想象世界各国盖了场馆,中国各省也分别建了会场,会上新奇的货物不计其数,两位小说家的描绘,侧重于制造品的展示、会场、城市的建设,这的确是他们生活的年代世博会的主要特点。
韩正:世博会起源于工业革命时代,当时突出的是什么主题呢?是制造业和艺术,后来到20世纪,它主题变了,就是以科技进步和教育为主线,进入到上个世纪末和本世纪的世博会,它实际上的主题都是围绕着可持续发展,那么上海世博会城市为主题,因为现在大家共同关注城市的可持续发展问题。
解说:现在看来,梁启超先生1902年在小说《新中国未来记》里的想象和今天的世博会或许更为近似,他写道:这博览会却不同寻常,不特陈设商务、工艺、诸物品而已,乃至各种学问、宗教,皆以此时开联合大会,处处有论说坛,日日开讲论会。
梁启超梦想中的世博会不仅仅是物质的展示场,也是各种知识和思想汇集交流的舞台。
上海世博会期间,在园区内举办的论坛 演出等文化活动将超过两万场,而世博会本身其实就是一个最大的论坛,讨论城市如何让生活更美好。各国的展览内容就是语言,讲述着自己的见解。
记者:美国馆要展示给参观者什么?
费乐友(上海世博会美国展区总代表):我们的场馆里有一个花园,这是我们项目里最大的特征,我们会在那儿讲述一个城市童话,故事从一个小女孩的角度去讲述,小女孩偶然发现了一片废弃的地区,她通过勇气、见识、想象力等等,成功地集合起了一个团队,把这片地方改造成一个城市福地,它契合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主题,也突显了我们美国人的价值观,力量、个人奋斗、勇于追梦,不管你是什么年龄都可以集合你的团队,去创造美好的东西,这一切的表达都借助非常先进的技术。
解说:而各参展国先进技术的展示都是为了传达某种思考。
江原规由(上海世博会日本馆馆长):日本馆的主题就是心之和,技之和,和与贵国和谐社会的和一样,技就是科学的,馆内有很多,很多尖端的日本的技术,比如说把脏水变成为能喝的,但是更重要的不是技术,是心,不要把水弄脏,心之和,技之和。
解说:就连展馆的外观也可以是一篇形象化的论文。
孔然蒂(上海世博会德国馆 新闻发言人):我们的场馆命名为“和谐都市”,这是根据这次世博会的内涵创造的。
记者:但是你们场馆的外表看起来并不那么平衡。
孔然蒂:对,这正是通过建筑在表达理念,如果把这个建筑的每一部分分开来看,它们显得很不稳定,也谈不上平衡,但是,它们互相倚靠,互相支撑,结果不论是整体,还是每个部分都达到了稳定平衡,这就是城市平衡、和谐的思想,通过建筑来表现。
解说:100年前中国人的世博梦,当然不可能真正准确地把握今天世博会的内涵。那个年代中国大片沦为殖民地,一些知识分子们发现,主办世博会是西方强国向世界宣告国力的一种方式,于是,他们用纸上的世博梦来寄托自己的强国梦,而当时,更多国人对世博会,还存在着严重的误读,他们称它为炫奇会,言下之意是各国炫耀珍奇之物的场所。
吴建中(上海世博会主题演绎顾问):工业革命时代,人家送展的是蒸汽机,电气革命时代,人家送的是电灯、电话,这样引领发明的东西,而我们以前送来送去都是一些传统的东西,实际上是对这个世博会理解、了解还不够。
解说:世博会主题演绎顾问,上海市图书馆馆长吴建中先生曾经多次到各地演讲、介绍世博会,他感觉到对世博会的误读,今天依然存在。
吴建中:就认为世博会就是一个商业性的一个博览会,所以都把营销和文化旅游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还有的是把它看作展示成就的一个机会,但世博会不是展示成就的,不是展示过去的,它是探讨未来的。
解说:韩正市长坦言最初上海市代表中国,申办世博会时,对它的认识也不够。
韩正:那个时候想象不是一个博览会吗,还有那么深奥的道理在里面。总之想,在发展中国家举办,中国应当是首选,在中国首选,我们上海要力争成为第一个承办的城市,从这样一个角度,中国增加知名度,上海增加影响力去考虑这个问题。你真是申办了,研究越深了,还真有那么多深奥的道理在里面。
记者:上海在这个筹办和即将举办的过程中,有很多第一,比如说是第一个在发展中国家在举办,比如说园区最大,参展成员是最多,这些第一是刻意为之,还是说不经意为之的?
韩正:没有刻意过,它一定是90%是本国民众参观,在中国举办那肯定,这个90%比例总量就大了,世博园建多大 建多少馆,都是根据预测的总人数,就这么自然而来的,没有必要去强调什么第一,成功不成功不在于第一,园区大了又怎么样,参观人数多了又怎么样,也没有必要多宣传这方面的内容,恐怕我们还是要更多的,宣传一些理念,因为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国家的民众,对世博会过去了解并不是很多。
记者:虽然世博会是在自己家门口举办,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世博到底是什么,比如说有人就问过这样的问题:世博会是卖什么的?在世博期间,如果我在外国场馆买东西,是不是就能够免税了?另外,世博园区是不是比迪斯尼乐园更好玩呢?所以,看世博,到底看什么?如果你对这个问题没有最基本了解的话,就算你是身临其境,恐怕也会错失很多精彩。
吴建中:我觉得应该先做一点功课,这届世博会到底它的主题是什么?它的价值观是什么?我举一个例子,我曾经参观过,2008年萨拉戈萨世博会,我看了一个水滴馆,很大一个建筑,只有一个水滴的雕塑,它就是让你处于思考的一个状态,水跟我们是什么关系?如果说我们不去做功课的话,可能我们就不了解它要表达什么。

郁蕾,年轻的老世博人,2000年大学毕业即投入上海世博会工作。

文明观博启动仪式
解说:在上海世博局,我们和一些工作人员,聊起了世博会。
章文君(上海世博局工作人员):最开始我会觉得,世博会就是一个大型的展会,然后介绍一些,可能各地的一些产品,但是当我真的去接触到世博会,我就会发现,内涵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郁蕾(上海世博局工作人员):各国的不同文化,各国的一个交流,这个是一个很好的一个机会。
董增连(上海世博局工作人员):我感觉世博会它就在于创新,对未来的生活是一种创新,告诉我一种创新的理念。
解说:有人说 一部世博会史就是一部创意史,早期世博会上,虽然中国的丝绸、茶叶等展品频频获奖。但一些有识之士率先读出了背后的差距,他们深感中国很难拿出赶上世界潮流的东西,20世纪初,中国报纸就曾经争论,世博会上中国应该向世界展示什么?
1982年,新中国首次参加世博会,在这届以新能源为主题的,世博会上,中国展示了太阳能灶和沼气炉,但唱主角的还是传统文化,要回答中国应该向世界展示什么,也受制于中国能向世界展示什么。
当世博会终于在上海举办,中国将怎样回答这由来已久的疑问呢?
记者:多少年以来,我们一直在想中国想主办世博会,我们能够给世界看什么,能否感受到创新这两个字,中国馆到底要体现什么东西?
陈先进(上海世博会事务协调局 副局长):我们也是吸取了很多历届世博会中国馆的,一些成功的经验和一些不足的教训,觉得中国拿不出一定创意的东西,只是拿出一些古代的文化的四大发明、兵马俑、长城砖,但是反映中国现代的东西,拿的非常少。 r>解说:中国展区的工作团队,从4年前开始研究,经过反复讨论,首先确定了中国馆的主题城市发展中的中华智慧。
陈先进:原来我们创作思路有一个误区,说城市发展中的中华智慧,大家都认同;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什么是中华智慧?一做出来又是反映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的东西,所以后来我们就转变了一个思路,我们就从中国三十年城市发展这段历程去切入。
记者: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我们的城市化,实际上主要是在学习西方,甚至是在拷贝西方,我们的独特的地方在什么(地方)?
陈先进:改革开放前1978年,大概是两亿左右人住在城市。30年过去了,中国的城市化比例达到了47%,中国现在城市人口已经将近六个亿,每一分钟,大概有将近30个人成为新城市人,这个快速发展的城市化过程中,我们中国保持了社会稳定,保持了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这里面一定有它的道理,一定有它的智慧在里面。
解说:传统文明不再是这次中国馆的主角,历史、现实、未来各占据三分之一的内容,共同传递城市发展中的中华智慧。
陈先进:一个是城市里面,必须人和人要和谐,第二个,城市必须要和它的环境要和谐,第三,城市和农村必须要和谐。
记者:陈局长,这几个和谐,是否还是我们在吃文化传统的老本?
陈先进:我觉得不是吃,实际上我们又恢复到,我们觉得老祖宗,讲的是很有道理的,我们不能过度地采伐资源,我们不顾后果来进行发展。
吴建中:中国馆也好,地区馆也好都很好地展示了,城市发展中的中华智慧这个理念,但是还不够,还应该向国外的一些展馆学习,他们可能更有深度,更有厚度。
记者:为什么这么说?
吴建中:比如英国馆,每一根亚克力杆的顶端,都有一颗到三颗种子,我们已经发现,物种在以每天减少一百种这样一个速度在向前走,把这个展馆,用种子圣殿来体现出来,就是要告诉人们,我们要关注,种子与城市发展的关系,所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价值观。
记者:一望即知。
吴建中:是的,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样一个世博会,在我们这里举办,并不是说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应该虚心地向人家学习。
陈先进:世界看中国,实际上我觉得还是中国看世界,还是中国学习世界,还是一种学习的舞台。
解说:当世博会的舞台终于搭建在黄浦江两岸,百年前的梦想家们当然已无缘得见,不过,陆贞雄已经准备好了门票,他要到现场去看看祖父百年前的梦。
同期:小谢,收到请讲,请开一下4号阳光谷的灯光。
同期:好的,请稍等。4号阳光谷灯光已开。
同期:好的,谢谢。
解说:追溯这璀璨灯光的起点,就不能不提到1889年的巴黎世博会,爱迪生发明的电灯,正是在那届世博会上亮相,照亮了参观者惊奇的眼睛,更照亮了人类未来的生活。
记者:关于世博会有一句老话叫一切始于世博,你看蒸汽机、电灯、电话、空调、电梯,包括我们今天吃的冰淇淋的蛋筒,无一不是从世博会里走出来的,那么当未来有一天,当我们回望这次世博会的时候,是否会发现某些改变是源于上海世博呢?
韩正:突然有一个人们都不了解的,全新的东西通过上海世博会,就进入人们的生活,这个时代已经过了,过去的这样一种发明,它一定要到世博会来演示信息时代,恐怕世博会也会变化,这种变化既是世界博览业的机遇,也是世界博览业的挑战。
解说:名为鹰巢的美国馆,在世博会临近时如期亮相,这座建筑去年7月才破土是众多展馆中开工最迟的一个,这让很多人曾经为它的进度担忧。
费乐友:看我们的建筑 它彻底建好了,我们比其它好些家伙还快,我们迟开始,但先完成了。美国克服了巨大的困难和障碍,这就是我们的精神,一旦我们决心要做某件事,我们就一定要干得漂亮。
解说:站在鹰巢前,这位总代表显得兴奋而自豪,因为美国的本次世博之旅历经波折。去年4月,当参展签约期已经截止,美国仍然只作了口头承诺,根据美国法律世博会经费只能向民间和企业募集,但金融危机的爆发,让筹款变得渺茫,很多人猜测美国有可能放弃本届世博会,人们之所以这样猜想,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一些迹象显示,近几十年美国对世博会的兴趣在下降。
记者:有人说美国近年来对世博会不是很感兴趣,例如美国没有参加,2000年汉诺威世博会,甚至退出了国际展览局,为什么要这样做?
费乐友:早年的世博会比近年的远远要重要,过去几十年它变得并不那么有影响力,因为觉得不值得为它投资,除非它有更重大的形式,中国复兴了从前世博会的盛景,让它再次光芒四射。
解说:的确,现在一台小小的电脑,就可以让人遍览世界,所以有人说世博会已经失去了当初的魔力,今天,它究竟能用什么来吸引世界,影响世界呢?
孔然蒂:我们常常被问世博会是否还应该举办?你是否认为我们应该在这上面耗费资金,我总会说是,虽然我们有网络,但面对面地交流,了解对方,触摸、感受、亲眼目睹展品,分享方法、理念、创意是任何网络的东西无法替代的,在我看来放弃世博会是一种遗憾。
解说:在美国的参展问题上,费乐友作了大量努力,他得到了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大力支持,希拉里和他一样坚信上海世博会的价值,2009年5月,美国签署了参展协议决定一边筹款、一边建设。
费乐文:因为它在中国,因为它在上海,因为它是最大的,因为它选择的主题如此重大,对于美国来说,它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不仅是来分享也是来学习。
记者:但美国几乎是最后一个到这里来的。
费乐文: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推动我们重新思考,在世博会上的角色,我认为我们将看到美国对世博会态度新的转变,这对美国领导层是一次觉醒的呼唤,至少这是我所希望的,我想要做的事就是让美国不再重演这次旅程困难重重的局面。
解说:最终,上海世博会吸引了超过2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展,创造了世博会的新纪录。
吴建中:国际展览局的成员国1999年只有88个,现在157个,而且更多增加是在2007年以后,这个跟上海世博会的工作是分不开的。
记者:为什么很多国家非常注重上海世博会?
吴建中:发达国家可能更多地关注低碳、自然问题,发展中国家可能更多地关注平等问题,以前办博也好,参博也好都是发达国家的事,这届世博会它让更多发展中国家有了一个平等交流的一个舞台,所以上海世博会为世博会本身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韩正:世博会在信息化时代一定会注入新的内容,但是世博会的文化品格不会变,世博会的文化品格决定了它与任何博览会有区别的,它的核心理念就是进步、创新、交流。
解说:新的时代世博会影响世界的方式发生着改变,那么,对于一个国家、一座城市,世博会又可能带来哪些影响呢?
费乐文:芝加哥世博会和上海世博会有些相似之处,芝加哥世博会举办时,美国正处在极端困难的经济环境下,而那届世博会从某种角度,起到了经济刺激的作用,正如这次世博会对于上海和整个中国的巨大经济刺激。
解说:历史上的多次世博会都给主办国家和城市带来显著经济影响,该如何把握今天世博会的经济效应,上海市专门成立了世博经济研究院来进行研究。
陈信康(上海财经大学世博经济研究院 院长):直接的经济利益可以达到794亿人民币。
记者: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
陈信康:这是一笔小账。
记者:怎么理解这个话?
陈信康:世博会永恒的主题创新,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就是靠创新,所以通过世博会这样一个平台,对推动经济发展的模式的转变是有帮助的,别人都在创新,你创不出新来,你都没脸在这个平台上去表演。为什么把它称为叫经济、科技、文化的奥林匹克盛会呢,奥林匹克宗旨主要是交流,但是其中还有一个就是竞技。你作为主办国、主办城市,你拿出什么样的创新成果呢?
记者:这种挤压实际上就是推动。
陈信康:对。
解说:然而在陈信康先生看来,世博会最大的效应还不仅于此。
陈信康:我是认为可能世博会最大的影响,还是在非经济方面,通过世博会的举办,要在软实力上有一个明显的提升,你的一种文化,你的一种价值观念,国民市民的素质。
记者:上海作为世博会的承办城市对于提高公民的素质有帮助吗?
陈信康:有帮助,绝对有帮助。上海世博会吸取了北京奥运会很好的经验,充分利用志愿者,本身就是对上海市民素质提升的一个过程。
解说:几十万名志愿者正在园区内外为上海世博会服务,在地铁站,我们遇到一组志愿者,正在引导市民左行右立,绝大多数人不需要提醒,已经自觉地站在右边让出左边的通道。
记者:原来是什么样子?
王永镇(上海音速青年志愿服务中心 总干事):原来在高峰时段的话人很挤,现在有一条能够行走的通道,的确有些人觉得,干脆就走下去,或者走上来。
记者:他站在左边了。
王永镇:先生请您左边行走,右边站立好吗?左行右立。对,谢谢。这就是一种很显现的一个人群效应,他自己也许没有意识到,但是和他一起的伙伴会提醒他,左边行走,右边站立。
记者:对于世博会有了解吗?你想去看吗?
王永镇:我很想,但是我想也可能只有等到,世博结束以后才可能有机会。
记者:为什么?
王永镇:我是一个城市岗亭的站长,去看世博会的机会非常非常少。
记者:那不是很大的遗憾吗?
王永镇:我觉得不遗憾。
记者:为什么?
王永镇:我已经在世博中了,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所有的,为城市也好,为世博也好是我们一种很大的推动。
记者:好,打扰你了。
王永镇:没关系。
解说:日本馆馆长江原规由先生对我们谈起了1970年日本大阪世博会,它也曾为日本经济带来高速发展,但现在,日本人已不再热衷于提起大阪世博会创造的经济奇迹,尤其是在2005年以“自然的睿智”为主题的,爱知世博会举办之后。
江原规由:大阪世博会给日本带来发展,爱知世博会让日本反思,我的幸福,你的幸福,只有经济发展,不能实现的,大阪世博会主要为经济发展而做的,这在当时是很对的,但是以后很严重问题发生,环保,还有节能的问题,中国成为经济大国以后追求什么?上海世博会强调的是人民的生活,所以国家和人民连接起来。
韩正:新中国成立以后,上海不断地发展,但是还面对很多瓶颈和难题,归结到一点就是必须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过程,就是一个惠民的过程,而世博会恰恰是在这个时候举办,可以给我们很多启示,哪种生活是不美好的,哪种生活是美好的。上海这座城市本身就是要体现生活更美好这个主题。
解说:今天人们回顾大阪世博会的价值认为最宝贵的是另外一些东西。
江原规由:大阪的世博会让我们有未来,有希望的,日本人更了解世界,世界更了解日本。
记者:您(当时)多大岁数?
江原规由:二十多岁。
记者:这样的一个世博会,在自己国家举行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江原规由:都想要去的日本的年轻人打开眼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到海外留学,老人也好,小孩也好都有新的感觉。
记者:大阪世博会他们觉得最大的冲击是思维的转变,整整影响了一代人,那么会不会也在我们国家产生同样的一种效果?
韩正:我很赞同这样一种观点,现在孩子太苦了,整天读书做功课,几乎没有自己想象的时间,我很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去参观世博会,给他们看,看了以后激发他们的想象,这个太重要了。
解说:上海世博会的吉祥物海宝设计的理念是用大海的颜色,写出的一个人字,而世博会对未来的所有含义都要通过人来传递。
韩正:我觉得很重要的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文化素养,世博会实际上是一种检阅,让上海市民能够进一步了解,上海这座城市的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这种城市精神能够进一步地得到弘扬,这是我们共同希望的。
记者:159年,世博会从英国伦敦走到了中国上海,全世界的关注目光自然也就,投掷在了黄浦江的两岸,通过世博会,世界在看中国,而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又是一次,多么难得和珍贵的机会,因为要知道在5.28平方公里的世博园区内,人们看到的,绝不是浮光掠影的异国风情,而是人类文明和智慧的精华,通过世博会,中国在看世界。
采访人物:
熊 熊 站务员
韩 正 上海市市长
周 淮 上海世博会交通保障组总调度长
陆贞雄 小说《新中国》作者陆士谔之孙
费乐友 上海世博会美国展区 总代表
江原规由 上海世博会日本馆 馆长
孔然蒂 上海世博会德国馆 新闻发言人
吴建中 上海世博会主题演绎顾问
章文君 上海世博局工作人员
郁 蕾 上海世博局工作人员
董增连 上海世博局工作人员
陈先进 上海世博会事务协调局 副局长
陈信康 上海财经大学世博经济研究院 院长
王永镇 上海音速青年志愿服务中心 总干事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