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学向何处去?

Posted on 一月 15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这几天,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新馆开放在我国图书馆界引起较大反响。再过几天,《图书馆杂志》将刊登一批专家学者的专访,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与设备委员会的主席和秘书长都参与了进来。
从北京开会回来,我就一直在琢磨着一件事,我们为什么要看低图书馆学呢?好像情报学就高人一等似的。
我参与撰稿的《图书馆概论》第五版在日本图书馆协会出版了。本次修订专门对图书馆学和情报学做了一个评价,我觉得令人深思。大意是,图书馆学是主要围绕图书馆的一门学问,但发挥图书馆功能的各种研究,如信息利用、阅读、通讯及信息载体的生产与普及、及其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等侧面的研究又与各学科之间产生联系,尤其是与情报学之间的关系更为突出,为此两者结合形成了图书馆情报学(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无论这个说法对不对,但都值得我们思考。
图书馆学与情报学虽然研究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但两者结合是国际趋势。国际文献协会(FID)在世纪之交与国际图联合并,英国情报学家协会于2003年并入英国图书馆协会,变成了英国图书馆情报协会(CILIP)。而我们这里为什么要刻意把图书馆学和情报学变成两个不同的东西呢?
丘东江先生曾经问我图书馆学与情报学之间的关系,他也很反对把两者割裂开来。我觉得图书馆理论界要反思,我担任中图学会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后曾想做一件事,写一系列学术展望报告,但由于各种因素没有启动。我总觉得当下我国图书馆事业的辉煌与图书馆学问的彷徨处于很不相称的关系,是需要有人来开展这方面的探讨。

夫妇之间都有值得对方体谅的某种东西——《家日和》读后感

Posted on 一月 11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9日晚上到国图的时候快凌晨了,但中国图书馆学会理事长会议对我来说也是最后的一两次了,我是抱着珍惜的心情去的。我跟国图领导说,我国图书馆事业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这与中图学会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今年就要换届了,虽然依依不舍,但更上心的不是我个人如何,而是学术研究的未来走向。当国外图书馆在合并档案馆甚至信息中心的时候,我们这里反而出现了低迷或萎缩的情形,我期待着理论界能站出来为图书馆这门学问正名。
航班来回要七个小时,我这次就带了一本小说路上看看。这次选了奥田英朗的《家日和》短篇集,六篇看似无聊的家事描写背后,则是意味深刻的心灵刻画。就说其中的两篇吧。一篇是《萨尼涕》,这是四十二岁女主人公的网名,在家很无聊,而且渐渐地见老。后来她学会上网,开始热衷于网络拍卖。拍卖中得到了很多乐趣,人也变得充实和漂亮起来。当发现把家里的东西都当得差不多并开始拍卖丈夫最心爱的几件东西的时候她突然醒悟了,然后叫妹妹在最后时刻出一个极高的价保全了下来。还有一篇是《葡萄柚怪物》,说女主人公在家打零工,对来收货的男士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兴趣。一开始对收货男很反感,但后来对他身上的味道产生了兴趣,虽然男女之间没有发生什么,男的压根不知道女主人公的心思,但见了面后女主人公晚上总会有春梦。这几部小说讲的是很平常的家事,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灵世界,夫妇之间都有值得对方体谅的某种东西。
又有一笔稿费要来了,与以前一样,还是叫日本方面给我买了一些得奖小说。

当领导的最愿意看到的是什么

Posted on 一月 9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当领导的最愿意看到的是什么?不用说,当然是员工自发的进取精神。来澳门大学图书馆整整一年了,与大家相处很愉快。作为我个人,已经没有什么可图的了,但总希望做点什么。最近一段时间总有员工跟我提出这样那样的建议,心里美滋滋的,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我与其他领导可能有一点不一样,我总有一种求人办事的心情。按理说,像我这样职位的领导,只要动动嘴巴就可以了,但我总觉得是在麻烦别人,因为我,大家比以前更忙碌了。
现在我馆已经出现了一个很好的局面,大家想干事,而且能办成事。我,不用操心啦。

简洁+干净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品味

Posted on 一月 8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澳大老师来自世界各地,流动性很大。隔壁的一位老师来了几年现在要到其他学校任教了,正发愁如何处理家具及用品。听说都是一年用不了几次的东西,可惜了。
我喜欢简洁。家里摆设很少,只有常用的东西。即使是办公室,看上去也是空空荡荡的。一开始学校担心没有给我安排好,专门派人来问我需要什么,我告诉他们这是我的生活习惯。保洁阿姨总是说,我的办公室是最容易清扫的,在上图的时候也是一样。
简洁+干净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品味,其实摆脱油腻、邋遢不过是举手之劳,不会占用多少时间和精力。

日本《图书馆概论》第五版出版

Posted on 一月 7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下午收到日本图书馆协会寄来的《图书馆概论》(盐见升主编)第五版的新书。从1998年接受盐见先生邀请为“中国图书馆”撰稿以来,已经改版了很多次了。这次改版时,主要增加了“公共图书馆法”以及数据更新部分。《图书馆概论》是日本图书馆协会主编的教科书,在日本影响很大,能参与撰稿深感荣幸。
1998年以后每一次改版主要都集中在数据更新上,这些年来我国图书馆事业飞速发展更多表现在新建新增等设施建设上,将它放在整个发展历史中来考察的话,这一速度是前所未有的,但整体的框架没有多大变化。我相信下一次更新(估计2022年)的时候,随着我国图书馆事业走向高质量发展,整个框架一定会有较大的调整。

公私生活圈

Posted on 一月 4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我的公共生活圈很大,大到很多朋友我都不一定认识。我喜欢帮助别人,帮到别人会怀疑或不相信我,有一次朋友说你一定是劳模,我说,我真的是啊,而且是国家级的,每年国家还给津贴呢,但很少有人知道。但私人生活圈小一点有好处,你可以少有顾虑,少有烦恼,因为当领导的应该以无私为本。
到了澳门以后,我把生活圈越发缩小了。几乎天天下班去泳池,虽然不知道水深多少,我知道新环境的水深一两年是试不出来的,我也没有那么多闲工夫。虽然一切都要亲历亲为,很小的事都要管,连新闻稿和发言稿都要自己写,但觉得自由自在。
公私生活圈的大小取决于人的性格,没有好坏之分。但远离媒体,远离名利场,可以享受工作和生活中应有的快乐。

领导的责任不是让员工大干苦干,而是激发他们职业的上进心

Posted on 十二月 31st, 2018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学校放假,大节日(元旦和除夕等)前都是上半天班,图书馆读者也很少。今天正好可以准备年初班子务虚会的材料。应该说,2018年有很多工作是属于填补空白的,有拍脑袋决定的因素,明年起要依计划办事,所以争取将未来几年的战略发展规划确立起来。2018年已经将基本的框架搭建好了,明年起不会有更多的新项目,因此会轻松一些。
我可以说是一个“工作狂”,但我不能让别人与我一样拼命。记得刚进上图的时候,我看不惯按部就班的慢节奏,提出很多新的想法。那时一位副馆长好心责备我说,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当了副馆长以后,觉得前辈讲得有道理。只有当馆长的时候,才觉得有了更大的自由度。当然也不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我觉得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把员工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让他们产生职业的荣誉感和上进心。而不是让他们觉得拼命干活就好。
前几天,我跟上图的一位先进网上聊天,跟她说职称比职务更重要,而职业的最高境界就是像运动员看重奥运一样,把国际大舞台看作是一个竞技场。我的责任不是让员工忙碌起来,而是让他们在工作中找到乐趣,看到希望,为他们建立职业的荣誉感和上进心创造机会。

用数据说话

Posted on 十二月 28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一年很快过去了。学校要考核,还好有数据保存,拿出数据即可,不用太花精力。考核表很简单,做了几件事,有哪些成果,比如开了24次班务例会,编了9期高教前瞻,出了6份研究报告等,没几分钟就填完了。
我喜欢系列化,博雅讲座(视频)第一辑出版后就可以一辑一辑出下去,几年以后还可以出集子。也喜欢存档案,自己做过的都一一记录下来,保存起来。只是前段时间因为电脑出问题,自己出版的文章目录几乎全部丢失,花了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补齐。
2018年就个人研究而言也是丰收年,出了13篇文章,外加一篇转载。明年也会很忙,毕竟都是老朋友约稿啊。

高雄——有魅力、有潜力的希望之城

Posted on 十二月 25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学校圣诞假期似乎比春节还要长,我用了三天到高雄自由行。
高雄原来叫打狗,是土族人的发言,后来日本人占领以后,改名为高雄,发音差不多。这里的公共设施如果标注外语的话,一般在英语之后就是日语了,捷运上的广播在关键的大站都报有日语,街镇的名称也留有日本的痕迹,如什么町之类的不少,尤其是日本料理特别多。
高雄人对大陆人还是很友好的,我们所到之处都深深感受到本地人的亲切和好客。这次是第三次赴台了,1995年去了一次,那时到台北和台中,2010年去台北开会,这次是第一次来南部。高雄给我的印象很不错,与台北有点相像,在高楼大厦边上也有铁皮屋的那种感觉,但乡土味更浓,尤其是乘船到旗津走了走,那里更是保留了十足的地方味。这座城市跑两天就够了,第三天就剩下购物了,对我这个不喜欢逛商场的人来说,就觉得很无聊。可惜的是高雄市立图书馆周一不开门,在这座美丽的建筑外面拍了几张照。
高雄是值得一去的地方。现在高雄正主打经济牌,货运得出人进得来,这是很有人气的口号。民众看重的是生活,作为旅游城市,高雄的夜市是很出名的。其实夜市只是一种叫法,高雄是小吃之城,街头巷尾到处都有台湾味的小吃摊,多是海鲜烧烤,远远地就闻到一股香味。
高雄与所有国际大都市一样,面临一个城市更新问题,但关键是要有钱。大陆的城市之所以发展较快,是因为通过土地变现,给城市管理者一个大更新的机会,但土地变现容易伴生腐败问题,(只要解决腐败问题,对大陆来说,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为还有第二轮资产变现的机会),对政权更替频繁的城市来说是一个大难题。所以高雄先要解决货运得出人进得来的问题,这是很有智慧的举措,让经济走上轨道以后再来考虑城市更新问题。
高雄,是一座有魅力、有潜力的希望之城。

老前辈、老馆长、老朋友潘华栋博士来澳大图书馆作报告

Posted on 十二月 19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澳门大学图书馆老馆长潘华栋博士来澳大作报告。潘馆长从事图书馆管理工作多年,经验老道,阅历丰富,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也时常通过电话或微信向潘馆长请教。他是我们的老前辈、老馆长,在澳大图书馆向现代化图书馆转型的过程中,潘馆长是见证人,但我觉得我还是要加上老朋友,因为这样我们与潘馆长的距离可以更近一些。
请潘馆长已经是第三次了,这次终于能成行。他退而不休,平时忙于讲课和写作,因此昨天的讲座他做了充分的准备,让我们从中学到不少东西。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