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谦和”——上海应有的胸襟和气度

Posted on 十二月 9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在上海世博会上有一个不显眼的展馆,它的建筑外形采用了摩比斯环结构,它表达的是无限延展、内外不分的理念。你把一张纸条的一端扭转180°后,两头再粘接起来做成纸带圈,然后让一只蚂蚁在上面走,你会发现它一会儿走在外面,一会儿走在里面,爬遍整个曲面而不必跨过它的边缘。建筑上寓意阿维拉山脉群峰,以及包括土著民屋在内的建筑与玻利瓦尔广场自然形成一种开放的流畅的延伸空间;文化上寓意多元包容,城市发展要关注徘徊于城市边缘的人们,让他们融入主流社会。
当今世界城市发展面临平等和可持续两大主题。中国与世界大部分国家一样,经历过城市化发展的曲折道路。近年来,我国以“五大文明”理念引领现代城市的发展,突出人与人、人与自然、城市与乡村、传统与现代的和谐,强调城市的发展不应以牺牲自然和环境为代价,也不应以牺牲民众利益为代价。我国改革开放近四十年城市发展的经验和教训向世界表明,伴随城市化而来的负面问题是可以通过积极的城市化战略加以克服的,城市的繁荣是可以与城市化的发展同步的。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大家是否记得,1981年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表述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今天我们正处于奔小康的冲刺阶段,社会主要矛盾也变成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意味着下一步的重心是如何解决不平衡和不充分的问题。对于城市发展来说,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到它有相当的难度。
刚才说了,城市发展的两大主题之一是平等。城市中有一条鸿沟,叫“城市鸿沟”(Urban Divide),鸿沟的两边是贫和富,在空间上表现为一边是穷人,另一边是富人,城市发展的目标是要填平这样的鸿沟。去过拉美一些国家的人会注意到一些贫民窟,我在秘鲁首都利马就看到不少贫民窟。由于城市的快速发展,很多人移民到城市,而城市又很难一下子接纳他们,于是形成了一个个贫民窟,拉美不少国家没有跨过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出现了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城市鸿沟的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而且越来越严重了。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实际上,城市鸿沟已经成为一个全球现象。联合国人居署发表的2016年《世界城市报告》对不断扩大的城市鸿沟提出了警告,指出世界上四分之三的城市收入不平等差距比20年前还要高。
为此不少国家都把平等和包容性发展看作一项重要的国策。我国也不例外,十九大报告指出:“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形成有效的社会治理、良好的社会秩序,使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并提出到2035年,“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得到充分保障”,在民生上的具体体现就是“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显著缩小”,到2050年基本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标。
在上海举办世博会的时候,我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超过50%了,而且这一步伐正在加快,如何解决好城市治理问题,是摆在城市管理者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平等和可持续发展是城市发展的两个轮子,只有同时掌控好两者的平衡,才能确保城市稳步向前发展。
平等不是一个口号,它是一种价值观。德国学者斯宾格勒说:“将一个城市和一座乡村区别开来的不是它的范围和尺度,而是它与生俱来的城市精神。” 什么叫城市精神?城市精神是一座城市在长期发展变迁过程中形成的独具特质的精神品格,凝聚了城市的历史传统、精神积淀、社会风气、价值观念以及市民素质等。每一个城市或社区都有自己的文化和精神,上海的城市精神是什么呢?
上海城市精神最早是上海市2003年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会议在全市性大讨论的基础上正式确定的,为“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八个字。2007年5月召开的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上,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同志在代表中共第八届上海市委所作的工作报告中提出“与时俱进地培育城市精神”,新增了和“大气谦和”的表述,强调“大气谦和”是一种胸襟,是对事和对人的一种态度,十六个字“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和“大气谦和”的上海城市精神,其落脚点在“大气谦和”上。只有放低姿态,以“大气谦和”的态度,才能做到前面的十二个字。
实际上提出“大气谦和”更多的是对上海的一种期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上海的一种短板。“大气谦和”,就是希望上海人能克服自己的不足。在经济发展上,要超越自身,克服地方本位主义,主动融入长三角,融入全国,不要跟其他城市比实力,不要提上海的GDP高于全国平均多少,而是把合作放在第一位,多思考我能为你做什么,体现大局观和谦让风范;在社会发展上,要注重平等,张开双臂欢迎来自各地、各个阶层的人,来到上海,他们就与这种城市建立了某种关联。对外国人,要推行多元文化服务,比如像上海图书馆那样,制作20多个语种的图书馆指南,让他们对上海有某种亲切感;对外来务工人员,更要让他们觉得自己是这座城市的主人,他们可以获得公正的待遇,享用平等的服务。我有一次在伦敦与一位出租车司机聊天,我问他是否讨厌那些外来的移民,他说这座城市需要各种各样的社会服务,他们也是这座城市的建设者。我很佩服伦敦的出租车司机有这么高的境界。
我们常说,小气的人交朋友为当下,大气的人交朋友为未来,你的朋友在乎的不是物质上得到过你多少恩惠,而是你对他的态度。总有一天,他们会记得你的好,为你做点什么。每一个来上海的人或者在上海工作和生活过的人都与这种城市建立了某种关联、某种情感,因此你的态度、你的作为决定了这座城市与外部之间关联的广度和情感的深度,决定了这座城市在全国乃至全球的地位和份量。
城市精神是由城市群体共同培育出来的品格,它通过每一个个体表现出来。你不是在给它加分,就是在给它减分。人们常说,上海人精明。精明的一边是小气,另一边是大气,我们要张扬的是大气的精明。让我们从我做起,以大气谦和的姿态对待身边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让更多的人记住,这就是上海,这就是由大气谦和的上海人构成的全国的上海、全球的上海。

独墅湖图书馆里的年轻人

Posted on 十二月 9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从泳池出来,一切似乎又回归正常。昨天在苏州独墅湖图书馆,与李馆长和她的团队们在一起。今天上午在汇讲坛,作了一个剧院式演讲和讨论,然后接受了记者采访,中午探望病人,然后在店里吃了简餐,下午3点回到家,人已经感到很疲惫,而且还有点想咳嗽的感觉。稍稍躺了一会,还是决定去游个泳。游完泳,反而精神又振作了起来。乘空闲把该记的东西记下来。
昨晚没睡好,在脑海里展现的一幕一幕都是独墅湖图书馆年轻人面孔。我算是见了不少世面了,但这个图书馆留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李馆长的这个团队都是年轻人,不仅干劲十足,而且很有想法,他们这几天在进行理念设计,策划未来社区图书馆应该是什么模样。与他们一起,似乎像是又回到了世博会,与国际策展者讨论场馆设计一样。理念、矩阵、布局等等…..那天晚上我也兴奋了起来,还是李馆长提醒我该休息了。
我喜欢与有志向的年轻人一起交流,上图也有几个年轻人的团队,非常活跃。我很留恋与他们一起头脑风暴的日子。有人担心,我们这批人都退下来了以后怎么办。但我很乐观,我相信他们会比我们做得更好。

澳大印象

Posted on 十一月 30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11月27日至30日,我应邀访问了澳门大学新校区。2008年我曾随上海世博会巡讲团来老澳大为师生做过一次世博会演讲,如今已是旧貌换新颜,横琴校区已成为港澳地区最有魅力的校园。
日程排得相当满,几乎没有一点空闲,走访了十几个部门、二十几位领导和教职员,最后一天五点半,又抓紧时间约了一位老师座谈。我感觉自己像一个记者,见的是不同的人,谈的是不同的事,但似乎都可以用一个主题串联起来,使我能以最短的时间感受澳大特有的教育理念:自知。赵校长跟我说得最多的不是设施设备,而是人:教师重在“教人”,学生重在“做人”,让学生以自知为目标,在人生旅途中找准自己的位置,成为全面发展的人。
我相信澳大的未来会更好,因为澳大集聚的是全球性人才,瞄准的是世界级目标。

京都之行

Posted on 十一月 22nd, 2017 in 感悟 by jzwu

2017年11月17日至21日,我与上图的两位同事应日本图书馆研究会邀请,赴日本京都出席第十二届中日国际图书馆论坛。
中日国际图书馆论坛是上海市图书馆学会与日本图书馆研究会的合作项目,始于2001年,双方约定每三年在上海和大阪或京都各举行一次图书馆论坛,其中有一年休会期。至今已举办了十二届,事前双方已约定明年为休会期,2019年在上海举办第十三届图书馆论坛。
本届研讨会在京都的同志社大学志高楼举办,会期两天,与会者来自全国各地,约有六十多人。第一天会议于18日下午1点半举行,由日本图书馆研究会研究委员会委员长日置将之主持,日本图书馆研究会理事长前田章夫和上海图书馆前馆长吴建中分别致辞。接着由吴建中、盐见升(日本图书馆研究会前任理事长)和夏翠娟(上海图书馆系统网络中心)分别作主旨报告。吴建中报告的主题是“中国公共图书馆事业的转型”,在介绍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进程的同时,结合公共图书馆法的颁布和上海图书馆的转型实践,重点探讨了新时代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的新课题;盐见升报告以“从市民教养的角度看日本公共图书馆的现状与课题”为题,探讨转型中的日本图书馆如何更加重视自身在社会上的价值,并提出公共图书馆应将落脚点放在与人的全面发展相关的教养上,强调图书馆要与社区发展和市民需求紧密结合;夏翠娟以上海图书馆名人手稿知识库建设为例,深入讨论了数字人文与图书馆之间的关系。夏翠娟的报告引起参会者极大兴趣,不仅宣传推广了上海图书馆数字人文工作,而且也为图书馆创新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19日会议为全天。首先由日本图书馆研究会前任理事长川崎良孝做了“图书馆三位一体:获取再思考(以美国为例)”的报告。图书馆三位一体是川崎先生创造的词汇,指服务、获取和个人隐私。他认为服务创新是全球化趋势,图书馆向第三空间等方向发展已经形成共识,但获取和个人隐私带来极大挑战,但图书馆教育功能不会变化,只是内容有所调整,过去是以灌输为主要形式的教育,而现在要提供有利于人的自我判断的信息资源和服务环境。接着刘晓丹(上图咨询研究中心)介绍了作为数字人文项目之一的上海图书馆开放数据的情况。最后的报告者是日本筑波大学图书馆情报学院的吉田右子教授,她的题目是:“自律型学习方式的养成——以北欧图书馆为例”。她的报告着重介绍了北欧图书馆创新的状况,她认为北欧图书馆这几年的创新实践主要围绕着图书馆如何为读者自主性学习提供方便,值得日本图书馆界学习和借鉴。
下午是自由提问和交流座谈。演讲者都坐在台上接受与会者的提问。提问基本集中在对中方几位的发言上,特别是公共图书馆法和数字人文项目。吴建中对公共图书馆法的出台背景和主要内容做了讲解,夏翠娟对数字人文与图书馆之间的关系从理论和实践上做了阐述。从大家的提问和交流可以看出,日方对中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了解不多,尤其是上海图书馆数字人文项目做得如此开放和深入感到惊奇。
本次访问加深了与日本图书馆界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日方非常重视本次论坛交流活动,该研究会的元老级人物几乎都参加并做报告。除了两位前任理事长以外,一些知名教授如渡边信一教授、深井耀子教授等已退休教授都特地赶来参加。还有不少是年轻的学生,他们对我馆开展的数字人文工作很感兴趣,提技术性问题的年轻人居多。除了会场交流以外,我们还参加了他们组织的恳谈会和忘年会等多场活动,进一步加深了相互之间的了解。
这次访问时间不长,但大家都感到很有收获。这次交流基本上没有语言障碍问题,三位中方人员能用日语的用日语,能用英文的用英文,交流很顺畅。我觉得今后双方活动可以在大会之外增加一些研讨时间,以便深入研究双方共同感兴趣的课题,同时加强与日本年轻馆员之间的交流与合作。

学有方向、做有目标、干有底气(图书馆报,2017-11-10)

Posted on 十一月 10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白玉静采访
《公共图书馆法》的颁布是我国图书馆界的一件大事,它不仅有助于公共图书馆的稳步向前发展,而且对我国图书馆事业乃至公共文化事业的提升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我们不仅要为新法的颁布鼓与呼,而且要做宣传推广的热心人、贯彻落实新法的实践者。
首先,新颁布的《公共图书馆法》体现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制度优势。作为我国首部图书馆专业法,其意义远远超出了公共图书馆领域本身。今天,世界各国图书馆均面临经济、社会与技术的严峻挑战,不少国家和地区大幅削减图书馆经费,而且对公共图书馆是否应提供免费公益性服务提出质疑,有的干脆关闭了图书馆设施。与此相反,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我国图书馆事业呈现飞速发展的态势。1979年至2015年,公共图书馆财政投入的增长速度年均增速16.6%)明显高于同期GDP的增长速度(年均增速9.6%)。《公共图书馆法》强调“加大对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的投入,将所需经费列入本级政府预算,并及时、足额拨付”,有力地向社会宣示了国家对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实行公益性免费服务的鲜明态度,并以法的力量来夯实人民群众对公共文化服务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第二,《公共图书馆法》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各级各类图书馆在实践中产生的创新成果和成功经验以法的形式固化了下来。如图书馆除了借阅等服务以外,要“开展公益性讲座、阅读推广、培训展览等服务”,并提出图书馆公休日应当开放,在国家法定节假日应当有开放时间”,以及“推动公共图书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向公众提供便捷服务”等,体现了传统图书馆服务向现代化转型的时代要求;
第三,《公共图书馆法》开拓了图书馆服务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新空间。这次《公共图书馆法》还有不少新的提法,如“建设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文献信息共享平台”加强与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的沟通交流,开展联合服务”,以及“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自筹资金设立公共图书馆”等,这些条款为图书馆利用现代技术武装自己、加强图书馆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和支持图书馆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空间;
第四,《公共图书馆法》的出台进一步强化了广大图书馆工作者的使命追求。我国图书馆事业之所以能在较短的时期内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与图书馆工作者这些年来甘为人梯、敢为人先的职业精神是分不开的。这次《公共图书馆法》颁布恰逢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把深入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与贯彻落实《公共图书馆法》有机结合起来,能使广大图书馆工作者学有方向、做有目标、干有底气!
国际经验表明,图书馆法颁布对图书馆事业有拉动作用。如韩国1963年颁布图书馆法极大地刺激了公共图书馆的发展,全国新馆数量从1963年的445家猛增到1964年的1171家。我国图书馆事业正面临从量的发展到质的增长的转变。我相信,《公共图书馆法》颁布以后不仅会迎来图书馆规模的发展,而且会有一个明显的质的提升。

新时代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新航标——聚焦公共图书馆法亮点(新华社2017-11-4)

Posted on 十一月 6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新华社记者周玮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跨入新时代的历史时刻,公共图书馆法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将于2018年1月1日正式施行。党的十九大之后首部文化立法归于公共图书馆法,彰显了公共图书馆事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中的重要地位,体现了公共图书馆在新时代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作用,也成为我国历经百余年的公共图书馆事业跨入新时代的标志。

  预示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进入快车道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意味着更好地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北京大学教授、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李国新说,公共图书馆法立法宗旨是保障公民基本文化权益、提高公民科学文化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传承人类文明、坚定文化自信;明确了公共图书馆是社会主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其本质功能。

  “由是,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在新时代朝什么方向前进、坚守什么发展原则、承担什么历史重任,法律作出了明确指引。”李国新说。

  公共图书馆法明确了新时代公共图书馆在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伟大事业中的责任。法律要求,公共图书馆通过以文献信息收集、整理、保存并向公众提供利用为核心的服务,推动、引导、服务全民阅读,履行社会教育职能。专家认为,这是新时代公共图书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提高人民思想觉悟、道德水准、文明素养上发挥作用的职业担当。

  呼应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历史要求

  公共图书馆法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通篇贯穿满足人民群众基本文化需求这条主线。

  国家图书馆馆长韩永进说,法律要求各级公共图书馆向全体社会公众提供免费、便捷、高效、优质的服务,并为此作出了一系列的制度安排。这些制度安排,是在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经验的全面总结和系统提炼,必将推动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加快实现专业化、体系化、现代化发展,全面提升服务效能,成为不断提高人民群众获得感和幸福感的重要途径。

  “公共图书馆法呼应了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历史要求。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必须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李国新说,公共图书馆法明确了国家扶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和贫困地区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的基本原则,明确了公共图书馆服务强化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的人文关怀,这是解决公共图书馆服务城乡、区域、人群不平衡的重点任务。公共图书馆法把各级政府设立、保障、监管公共图书馆的责任上升为法律责任,明确了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充分发挥科技在公共图书馆服务中的作用、加强各级各类图书馆的沟通交流和联合服务等重要原则,为向人民群众提供更加充分的公共图书馆服务奠定了坚实基础。

  构筑体现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规律的基本制度

  公共图书馆法与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和重大改革政策紧密衔接,构筑了体现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规律的基本制度,形成了保障人民利用图书馆权利的基本规范。

  李国新说,法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设立公共图书馆,将县级人民政府建设公共图书馆总分馆体系上升为法定责任,将公共图书馆免费开放和免费提供基本服务固化为法律制度,对公共图书馆的未成年人服务、服务公示制度、服务反馈机制、读者个人信息保护、志愿服务等诸多重要问题都作出了明确具体的规定。

  在上海图书馆原馆长吴建中看来,公共图书馆法开拓了图书馆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新空间,有不少新提法如“建立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文献信息共享平台”“加强与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的交流与合作”,以及“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自筹资金设立公共图书馆”等。“这些条款为图书馆利用现代技术武装自己、加强图书馆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和支持图书馆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空间。”他说。

公共图书馆不得从事与其服务无关的商业活动(北京青年报,2017-11-6)

Posted on 十一月 6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经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公共图书馆法》11月4日获得表决通过。从酝酿到出台历经十几年的这部法律,也是党的十九大之后出台的第一部文化方面的法律,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目前,国家、省、市、县四级公共图书馆系统已经基本建成,县级以上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达到3153个,馆藏总量达9亿多册件,年流通人数从2012年的4亿多增长到2016年的近7亿。

《公共图书馆法》共六章55条,对公共图书馆的设立、运行、服务以及相关法律责任等分别做了详细规定。在上海图书馆原馆长吴建中看来,《公共图书馆法》开拓了图书馆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新空间。有不少新提法如“建立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文献信息共享平台”、“加强与学校图书馆、科研机构图书馆以及其他类型图书馆的交流与合作”,以及“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自筹资金设立公共图书馆”等。“这些条款为图书馆利用现代技术武装自己、加强图书馆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和支持图书馆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空间。”他说。
该法第40条规定,“国家构建标准统一、互联互通的公共图书馆数字服务网络,支持数字阅读产品开发和数字资源保存技术研究,推动公共图书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向社会公众提供便捷服务。”这意味着,全国公共图书馆的数字服务网络将互联互通。此外,该法还强调了公共图书馆的公益属性,在要求公共图书馆免费对社会开放的同时,明确规定“公共图书馆的设施设备场地不得用于与其服务无关的商业经营活动”。

BIG city 新上海

Posted on 十月 31st, 2017 in 感悟 by jzwu

女士们,先生们。很高兴能在第四个世界城市日到来之际,与大家共同探讨新时代上海的新作为。来到世博会博物馆感到很亲切,它让我想起了世博会。十年前,我陪同国际展览局秘书长洛塞泰斯先生参观了徐家汇藏书楼。原定参观时间为半小时,他在那里呆了近两个小时。洛塞泰斯先生不仅对这栋欧式藏书楼很感兴趣,而且这些有数百年历史的藏书深深地吸引了他。他是历史学博士,所以深知这栋楼、这些书的价值。我告诉他,文革时不仅这些书一本都没有散失,而且这栋楼也很好地保护了下来。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这是真正的上海”,其潜台词是,上海保留了最能体现这座城市历史特征的东西。
我的一位荷兰朋友参观上海时,也说过一句话,说上海是一个新旧反差极大的城市。从远看,上海就是一座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但走进社区、走进街道,你会发现上海是一个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等各种因素混杂而多元的城市。他说得很对,这些混杂和多元,正是这座城市的活力之源。
上海从何而来?我想用三个字来表述:水、车和人。
首先,上海是海里升起了的城市。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以前是海,一千年后这座城市慢慢升起,所以上海原本就是一座水系发达、河流纵横的水上城市,成为城市以后,其河湖水面率达到11%以上。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推进,水道渐渐让位于车道。自上世纪80年代末到上世纪末,全市水面率减少了2.7个百分点,相当于20年内上海水面积减少了25%。十三五期间上海提出新增河湖面积不少于21平方公里,到2020年河湖水面率从目前的9.77%增加到10.1%。到2040年,上海河湖水面率将达到10.5%。
其次,上海是车轮滚出来的城市。1874年开始上海有人力车。1851年上海跑马总会成立后,修建了数条从外滩到跑马场的马路,第一条修建的被命名为“大马路”。然后有了二马路、三马路一直到五马路。上海早期“没一条像样的路”,以道路宽度为例,上海县城道路宽度当时只有六尺左右。1870年租界规定道路宽度为12.2米,后来主干道宽达21米。1901年一匈牙利人带了两辆汽车登陆上海,上海乃至中国才有了汽车。然后上海马路上有了红绿灯,那是从1919年8月开始的。到了三十年代上海的公共交通已经比较发达了。1937年,上海有有轨电车线路24条,无轨电车线路11条,公共汽车18条,加起来总长近300公里,可称得上亚洲城市中公共交通最发达的城市。上海在不断地长大,过去30年,上海的人口增长2倍,市域道路里程增加5倍,民用汽车拥有量增加了23倍,目前上海道路总数达到5000多条。
第三,上海是移民撑起来的城市。上海成为一个大都市是从近代开始的。700多年前上海县只有10万人,1843年前后约50万人,到1949年约500万人,2015年末上海市常住人口为2415万人。上海公共租界1935年的人口统计表明,非上海人口占上海总人口的80%以上,到1950年达到85%。上海在省级城市流动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中也是最高的,达到40%,其次是北京、天津。那外籍人口有多少呢?2013年,上海的外籍常住人口已经达到了17.6万人,而且还在以每年超过7000人的速度往上递增,据估计2040年可能达到80万人。在国际大都市中它算很少的,新加坡外籍人口已接近总人口的40%,东京占3%,上海1%还不到,即使到2040年也不过3%多一些。
城市的活力在于其流动性,流动性越大,活力越足,因为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人把他们的思想和技术带到了这里,使上海成为全球知识和技术的交流中心,形成了一种特有的文化现象,我们把它叫做海派文化。
那现在我们来看看,海派文化有什么特征呢?
首先形成上海文化的基础主要有三种要素,即北方中原文化,它是正统有序的,江南文化,它是以灵活变通为特征的,然后就是外来的西方现代文化,海派文化可以说是三者的有机结合体。
商末周初太伯仲雍从中原来到吴地,其后又有几次大的北方汉族南迁,经历了融南纳北的过程,丰富了江南文化。还有南宋建都杭州,中原文化来到了人杰地灵的浙江,衍变出新的文化,又沿着运河来到了开埠城市上海。西方文化是从鸦片战争后影响上海的。海派文化有三个主要特征,即高度包容、时代同步、开放创新。
上海是一个具有高度包容性的混杂而多元的城市。作为移民城市,上海有不少外来人居住的社区,他们既与本民族的人抱团取暖,又能融入上海的生活圈。上海对任何外来人都持“来者都是客”的态度,所以自然会为这些外来人提供工作或生活的方便。比如上海图书馆,有二十多个语种的服务简介,基本包含了一些主要国家。
从时代同步来讲,上海是最典型不过了。上海自开埠以来就与世界发展同步,世界上的重大发明或事件很快会在上海引起共鸣,法国卢米埃尔兄弟1895年在巴黎的一个咖啡厅向人们展示活动写真即电影的七个月后,这个时髦的东西就悄然出现在了上海滩。一百多年来上海始终处在全球资讯的同一水平线上。之所以说大城市的人见识广,是因为大城市天生地扮演了信息枢纽的角色,上海更是如此,从徐家汇藏书楼有近20种旧外文的规模可以看出,当时中外交流就已经很发达。
高度包容的姿态和与全球同步的资讯,为上海的发展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上海是一个始终与时俱进的城市。上海的创新文化有其自身特点,它没有固定的模式或样式。海派文化像一种开放的容器,装得下任何有利于新事物生长的东西。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消失而消失,有些东西则固化了下来。最典型的是上海的三道风景线。
第一道风景线是上海的天际线,外滩最典型,老外滩是万国博物馆,外滩的对岸是陆家嘴金融区,是全新的摩天大楼。
第二道风景线是上海的行道树,行道树早期是欧洲城市的标配,但后来随着道路的拓宽,很多行道树都被拆除了,但上海的每一条街道都有行道树,而且那些永不拓宽的街道,上海有64条,两边的行道树几乎连在了一起,尤其是在秋风扫落叶的时候,这些街道都成了落叶景观道。
第三道风景线是越来越通透的建筑外立面和越来越敞亮的商店橱窗。有一个老外曾经跟我说,以前商店橱窗开得很小,而且不知道里面是卖什么,现在这些橱窗不仅承担商业的功能,而且扮演了城市展示厅的角色。
上海不像西安、开封等城市,从一开始就建有自己的城墙与中心建筑。上海注重与其他城市的关联。我们的老市长汪道涵曾经讲过,上海的战略地位如同一把扇子的两个扇面,一面向内地辐射,一面向全球辐射。上海不仅努力建设四通八达的枢纽城市,而且也在发挥网络的作用,成为连接国内外的连通城市。
今天上海的目标是追求卓越的全球城市,而不再以规模多大为荣了。如果以传统的模式来发展,那么上海已经可以看到尽头了。最近上海出台了2040年上海未来发展规划,按照这一规划,上海要成为生态之城、创新之城和人文之城。我用英语翻译了一下,Balanced,Innovative,Graceful (BIG) city,发现这三个首字母正巧是BIG city,但这个BIG,不再指规模。上海不在追求城市规模的庞大,而更注重内涵的提升。
作为生态之城目标的一个部分是还水于民战略,打通黄浦江和苏州河两岸的滨江大道,将原有的传统工业功能如码头和厂房,改变为适应现代生产和生活的设施,现在两边的滨江大道已经基本打通,黄浦和徐汇之间和虹口沿岸的断头部分也已通过步行桥连接了起来,两岸步行道全部打通以后,这里将成为全球城市中距离最长的亲水滨江大道。还有就是公共交通,上海鼓励绿色交通出行。上海从本世纪初起,采取牌照拍卖措施,限制乘用车增长数量,同时鼓励绿色交通出行和电动车发展。到2020年轨交总里程将达到800公里,到2040年,绿色交通出行比重将达到85%。
从创新之城的角度来看,上海拥有学科门类较为齐全、研究和信息资源较为丰富的区域优势,有各类高校68所、世界500强企业研发机构120多家。这两年上海致力于建设全球有影响的科创中心。张江创新园区也有了飞速发展,并建设了国际一流的国家实验室。大家都知道,科学家总是跟着实验室走的,不久的将来,每过一段时间,科学家们就会来到上海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掌握一些前沿信息,上海将成为国际科学家聚集的最佳落脚点。
从人文之城的角度来看,上海致力于建设15分钟社区生活圈和公共文化服务圈的同时,也在建设世界一流的文化设施,上海博物馆东馆、上海博物馆东馆以及大歌剧院等将在2020年建成开放,以进一步增强上海文化的吸引力、影响力和创造力。
上海从原有的“水之城”,变成了后来的“车之城”,但车之城要回到“水之城”是很不容易的,但上海不仅尽最大努力回到“水之城”,而且正在向“人之城”的方向努力,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上海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宜居、宜业、宜游、宜学的卓越的全球城市。

进入角色且有与作者对话的勇气,才能写出一篇好书评

Posted on 十月 30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没想到退休了还是这么忙,在参加论坛和讲座之余,我还参与了某作文比赛的评选。虽然最近眼睛不适,但为了对每一位负责,我还是把五十多份作文都打印了下来,抽空细细阅评。
总体而言,这些作文都很精彩,看得出来都花了很大功夫。一边批阅,一边又回想起我的大学时代,应该说他们比我们那个时候强多了。从某种程度来说阅读这些作品也是一种享受,我尽量细细品读,不要磋商了这些投稿者的积极性。
从好的方面来说,首先这些作者的创新意识强,尽情抒发,自由表达,没有框框,不像我们那个时候有那么多的约束;第二,大部分作品用词考究,节奏感强,在用词上一定是花了不少功夫;第三,有些能进入书中角色,深入思考,不仅能跟着作者的思路走,而且还能把自己结合进去,而不只是一般叙述性书评。
但问题也有,主要也有三个方面。第一,自由表达也不能过头,有些用词显得不够平衡;第二,辞藻华丽的背后也透露出某些笔法的稚嫩,有些句子缺乏上下衔接,感觉上不够协调,这是年轻学生最容易犯的错误;第三,有的作为一般读后感还过得去,但缺乏个性化、注入自己思想的解读,好的书评不仅要把自己放进去,而且要有与作者对话的勇气。

海派文化最奇妙的地方在于任何时候任何人都可以对它作出截然不同的评价

Posted on 十月 27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昨天我在海派文化论坛上报告时,说了这样一段话:今天我不是从学院派或学术体系的角度,而是从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与大家一起走进今天的主题–海派文化。我的责任不是给大家灌输某种东西,而是让大家对海派文化产生某种兴趣,并让大家从海派文化中汲取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海派文化既不属于很高尚的文化,也不是低俗的文化,任何时候、任何人都可以对它作出截然不同的评价,而这一点正是海派文化最奇妙的地方。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