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中央图书馆新馆设计公布(澳门日报)

Posted on 十一月 19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最耀眼卻最適合
評審讚新舊融合設計巧妙
文化局副局長梁惠敏稱,政府把建設新中圖視為一項重要的文化建設工作,落成後將會是澳門的一座文化地標,有利於澳門文化的永續發展。新中圖具有文化交流、展覽、休閒、啟發創意等功能,是公共交流中心,亦是居民體驗高科技的平台,更有助推動社會閱讀風氣。
被問及中標公司的優勝之處,三名出席的評審輪番回應。香港大學建築系教授王維仁表示,曾與圖書館專家討論過,認為現時的設計方案能滿足圖書館的基本功能,而且能有效保護舊法院建築。形容圖書館猶如城市的大客廳,希望進內能感到休閒舒服。新舊建築物的融合確是難題,但現時的設計方案不錯。
新加坡建築師陳家毅表示,雖然這個設計方案並非最耀眼的案子,卻是最適合的。舊法院、前司警局大樓,加上新建築物,各是不同年代的建築,但現時的設計卻能巧妙地結合在一起。
澳門大學圖書館館長吳建中表示,新中圖具備傳承、學習及交流功能。其在設計時盡量減少間隔或牆壁,以便人們交流,並把人流最密集場所放在低層、人流量少的場所放在上方,靜態區域佈置合理。希望新中圖能成為澳門城市文化包容及数字轉型的重要標誌。
附记:
那天我在会上强调了百子柜很形象地表达了混沌与秩序之间的关系,资源由碎片构成,而通过百子柜的组合形成了连接,其中中药也是这样,各个碎片之间的连接构成了某种对症下药的方子,连接是本项目的核心理念,它从三个层次展开:时间轴体现了过去与未来的连接,空间轴体现了老建筑与新建筑的连接,功能轴体现了人与人、人与信息之间的连接。整个功能突出传承、学习和交流。另外我讲了交流在现代图书馆中的重要性。

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新馆12月5日揭幕

Posted on 十一月 16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令全球文化界瞩目的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将于12月5日芬兰百年庆典之际拉开帷幕。CNN在去年曾把该馆列为2018年即将开放的世界级文化建筑之一,我相信她的开放将开启一个图书馆建筑的新时代。
该馆昵称Oodi,即颂歌,位于赫尔辛基中央文化区,是一座“向所有人开放公共空间”,她是“聚会、阅读和多样化城市体验的场所,为读者提供知识、新技能和故事,是一个获取知识、体验故事和工作及休闲的惬意空间,是一个向所有的人敞开大门的灵动而功能常新的新时代图书馆,”(Oodi is a venue for events, a house of reading and a diverse urban experience.It will provide its users with knowledge, new skills and stories, and will be an easy place to access for learning, story immersion, work and relaxation. Oodi
is a library of a new era, a living and functional meeting place open for all)。
这里特别一提的是,桑拿空间没有了,虽然市议会力排众议,通过决议设立这一有争议的空间,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不过,争议和放弃没有影响、反而更强化了她的初衷,图书馆是一个交流和体验的空间,

图书馆是社会发展的赋能器

Posted on 十一月 14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与朋友谈起“图书馆是社会发展的赋能器”。那为什么说是“赋能器”(enabler)呢?
我想从功能和场所两个角度来看公共图书馆的演变。
从功能来讲,图书馆与水电、消防、邮局等一样都是城市的基本公共设施。图书馆之所以成为公共设施,是因为城市需要它来提升市民的文化素养。200年前城市最大的课题是扫盲,那时候识字率低于三分之一,现在全球识字率已经高达86%(2016年)了,有的国家更高。所以,图书馆要重新思考其对城市应该做哪些贡献。就好比邮局已经几乎没有电报业务了一样,图书馆也要与时俱进。在城市提出数字包容的时候,图书馆就要跟上发展,不仅为提升市民的识字素养服务,更要考虑数字素养和媒介素养等,因为这些素养已经成为一个人应对社会最基础的东西了。
从场所来讲,图书馆是城市的门面,是第三空间,第三空间的特点是交流,但仅仅交流是不够的。我们常说网络是赋能器,因为网络不仅可以提供虚拟交流的空间,更主要的是人们可以利用网络增加价值,不仅自己增加了价值,而且网络也因此增加了价值。以前图书馆的增值体现在图书流通上,现在则体现在知识交流上,通过交流,将知识传承下去,信息收集、加工、传播和保存,整个价值链都发生了变化。图书馆走向高技术时代的同时,也在回归其本来的意义,两千多年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也好,富兰克林时代的图书馆也好,图书馆从来都是人们相聚、交流和学习的空间。
总而言之,图书馆是全人教育(人的全面发展)的最佳场所,除了提供阅读功能之外,也要为增加工作机会、提高创业能力、提升生活品质而做好服务。

从布拉邦图书馆到滨海图书馆

Posted on 十一月 11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周末应朋友之邀看了滨海新区图书馆和中新友好图书馆,真是大开眼界。滨图设计师是荷兰知名设计大师维尼玛斯。他是世纪之交在全球崭露头角的人物,设计过名为“布拉邦图书馆”的概念建筑。滨图特点是大气、通透、流畅。无论是由内朝外还是由外朝内看,都给人以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中庭通天,底下一个庞大的能量球,四周似书的梯田环绕,整体背景为白色。走进图书馆,犹如梦游仙境。走出滨图,脑海里仍不停地回放着一幕幕难忘的场景。多少年来人们一直在努力描绘图书馆之美,而滨图用一种独特的方式让每一位来到这里的人无限遐想。中新友好图书馆马上就要开放了,这是一座高度现代化且温馨舒适的图书馆。它让我们不出国门就能欣赏到世界一流的图书馆建筑。滨海之行令人陶醉,它让我深深体验了图书馆之真之善之美,我跟朋友们说,此行更吸引更鼓舞我的是,孕育着伟大作品的这片土地和生活于此的人们对新生活的追求和对新技术的态度。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滨海的明天会更好,因为这里有一个持续传递惊喜和力量的能量球。

葡萄牙图书馆专家Maria José Moura不幸辞世

Posted on 十一月 5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刚才国际图联主席Glòria Pérez-Salmerón在推特上沉痛宣布,葡萄牙图书馆档案馆协会主席Maria José Moura不幸于11月2日去世。玛丽亚是葡萄牙全国公共图书馆网的创建者,曾担任国际图联公共图书馆委员会常委,与李静霞和我一起在公共图书馆委员会参与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图联公共图书馆指南》的推广和宣传工作,玛丽亚热心开朗,乐于助人,给我们大家留下深刻印象,她的逝世是国际图书馆界的一大损失,愿玛丽亚天堂里安息!

澳大学者库首期上线

Posted on 十一月 1st,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澳大学者库首期正式上线了。虽然对现代化大学来说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最多属于填补空白,但对澳大来说,属于阶段性的台阶,象征着图书馆进入了一个数据驱动的环境,今后可以在此基础上有一个更新的腾飞。
作为一个研究型图书馆,澳大不仅要有自己的机构库和学者库,而且要做好下一代机构知识库的准备。我知道难度非常大,这有赖于整个体系和模式的改变,但第一步必须走出来。

难度在于做对,而不是做多

Posted on 十月 29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在写向新组建的图书馆委员会的报告,盘点近一年做的工作,发现做的事还真不少,有些还写不下。这里员工只有四十多,但承担的是近百人的工作,所以我尽量在减负,宁愿自己多做一些,也要确保有一个正常进步的节奏。过去,讲稿也好、前言也好,都不用我写,但我现在很乐意做,一方面我省得再改,另一方面自己也承担一点劳动。
我觉得工作最大的难度,不在于做多,而是做对,减少无用功。与欧美图书馆相比,在研究图书馆发展方面我们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最近的重点是三个方面:一是做好基础工作,理顺采选,夯实馆藏;二是贴近用户需求,面向研究,面向教学,多做一些对学校有用的业务;三是创新文化服务,通过设立博雅系列讲座、展览和阅读花园等活动,吸引更多的人走进图书馆。

上观新闻:哪个问题如此重要,不仅引发全球运动,甚至还专门设置了宣传周?

Posted on 十月 23rd, 2018 in 感悟 by jzwu

作者:吴建中
摘要:开放获取不只是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文化的问题。
10月22日-28日是国际开放获取周,本次宣传周的主题是“为开放知识建立更加公平的基础”,宗旨是促进各群体之间对话,建立联系,从而促进合作,为开放知识建立更加公平的基础,并强调开放获取不是一蹴而就的,交流与行动是长期持久的,其优先目标是多元化、平等和包容性。
“开放获取运动”开展至今已经有十几个年头,在科学界、出版界的推动下,这场以促进学术研究资源无限制获取和再利用为宗旨的全球运动总体上呈增长趋势。据统计,在过去的几年里,开放获取论文数量平均以14-15%速度稳步增长。
但值得一提的是,开放获取进度并没有预想中那么顺利。如今在欧洲,学术论文发表的总体数量中处于立即开放和全开放状态的仅为20%,而在15年前就已经达到15%,按此进度,与由28个欧盟国家科技部长提出的在2020年达到所有公共资助的研究成果完全开放的目标相距甚远。
学术传播体系是一种文化,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的。以订阅为基础的学术传播体系形成至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开放获取不仅有赖于出版界的态度,而且学术界本身也难以摆脱对现有学术评价体系的依赖性,有的甚至热衷于现有的学术评价体系,将此作为至上的衡量指标。
人们已经注意到,开放获取在推进过程中存在一些发展中的问题。首先,“金色道路”(指开放获取期刊)的商业模式依赖作者支付的出版处理费,这种付费出版的模式后来逐渐成为商业出版的摇钱树,有些开放获取期刊每篇文章平均收费甚至超过5000美元;其次,混合开放获取模式虽然扩大了开放获取资源的数量,但与过去相比只不过多了一个开放的选择,与完全开放获取模式存在很大的距离;第三,图书馆或学术机构的期刊订阅费用没有显著减少,而学者用以开放获取投稿的出版处理费支出日渐增加。一方面,由公家资助的研究费用大量流入出版商的口袋,另一方面,付费出版演变为开放获取的一种新的盈利模式,最终得益的是商业出版部门;第四,开放获取期刊质量下滑及低质期刊泛滥。一些新的开放获取期刊为了招揽生意往往承诺更快的出版速度和更宽松的同行评议。有的承诺在接受稿件后3星期内出版,这些问题甚至出现在一些学术出版巨头身上。
为此,对于开放获取运动需要作如下反思:
一是,重新认识开放获取的目的。
从开放获取到开放数据和开放科学的开放运动,都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即通过建立和完善保障科学研究资源和数据流通的信息基础构架,让科学及其信息的开放成为科学工作者的共同认知和工作常态,而现在已经出现严重的偏离轨道现象,其根本原因是商业出版界的利益驱动和科学传播界的学术虚荣。一些商业出版部门借机从中牟利,大发开放获取横财,而一些学术机构为了追求排名不惜一切代价。
二是,重新评估开放获取中采取的部分措施和手段。
过去科学工作者出版时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而向开放获取期刊投稿时需要自筹出版处理费,这样不仅加重了科学工作者的负担,而且将以付费为基础的学术传播作为一种模式固化了下来;出版商在开放获取中形成的混合开放获取模式,虽然增加了开放获取资源的范围和数量,但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
三是,深刻反思这些措施和手段带来的不良后果。
上述问题的存在从深层次来看,不只是商业模式的问题,而是与价值观和文化有关。开放获取已经出现异化现象,在学术传播体系中形成了新的鸿沟,将发展中或不发达国家以及缺乏公共资助的科学工作者推到了鸿沟的另一边。因此,2018年国际开放获取周把“多元化、平等和包容性”提到了优先目标的高度。
开放获取是知识界针对知识资源过度商业化而兴起的一场运动,反映了知识界对知识资源也是一种公共资源的期待和诉求。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人们发现旧问题没有解决,新问题涌现了出来。付费出版加剧了知识生产者和资助者的负担,部分商业出版社借开放获取谋利现象也愈加严重,缺乏资助的科学工作者获取资源变得更加困难,开放获取进展缓慢等。这一系列问题表明,开放获取不只是钱的问题,还是一个文化的问题,于是人们提出“超越开放获取”,要求采取更激进、更严厉的措施,将公有资金资助的科学研究资源从商业出版中间盘剥的状态中解放出来,通过多元、平等和包容的原则,发挥各机构知识库的主体作用和协作机制,建立可持续的全球型知识共享空间,从根本上解决学术传播体系的问题。
“超越开放获取”,不仅要从文化和价值观层面解决信息资源多元、公平和包容开放问题,而且要进一步深化发展,为科技创新创造条件。一方面要将机构知识库与研究数据管理结合起来,不仅将反映科研成果的论著开放出来,而且将研究过程中的科学数据提供分享,另一方面要为开放科学创造更好的条件,实现向开放科学系统的转型。
(作者为澳门大学图书馆馆长)

参加复旦百年和第九届上海国际图书馆论坛

Posted on 十月 19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这次回上海两天,行程排得相当满,参加了一个半学术会议。17日是复旦图书馆百年庆典的主旨报告,我讲了“追求超越——研究图书馆的新挑战”,文章已经写好,给了图书情报工作杂志社。主要讲下一个阶段大学图书馆面临的最大挑战以及我们如何应对。18日上午参加上海图书馆举办的第九届上海国际图书馆论坛,我担任主旨报告的主持,由国际图联现任主席噶咯利亚、陈超馆长和包皕德教授主讲。一开始我按既定方式主持,后来因为主办方希望不要提前散会,所以即兴主持了对话环节。当时不知道是直播,就放开了一些,可能有不妥之处,但总体反响不错,也吸引了五六位听众互动。中午我往机场赶,有太多的事等着处理。
乘回沪之际,录制了上情所六十周年的节目,也利用晚上抽出时间看望了病重老人。

澳大图书馆博雅系列活动起色渐显

Posted on 十月 8th, 2018 in 感悟 by jzwu

这几天澳大图书馆活动很多,自办展览和讲座的比例高了。比如《汉文文书》、《钱納利画展》、《黄文龙画展》等都是我们自办的,我们把它们归入博雅系列。图书馆以前也有展览,但没有形成一个品牌。今后这些都将以《博雅展览》、《博雅讲座》以及未来将开设的《博雅新书发布》的形式开展。
从这几次活动来看,各方评价还是不错的,学校媒体和社会媒体都做了大量报道。《博雅》的展览和讲座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员工配合得很好。我们有自己的设计师、自己的摄像、自己的主持人,而且个个都很精彩。十一日下午即将开幕的,也许是图书馆今年最大的活动了,粤港澳珍贵文献联展,大湾区的近十家图书馆和文化单位参展。对办好这一活动我还是有把握的。
博雅系列是图书馆的文化活动,这不仅有利于图书馆宣传推广,吸引更多的读者走进图书馆,而且能培养图书馆员对外沟通与交流的能力,发挥图书馆作为第三空间的价值。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