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华犹太难民资料档案精编》出版

Posted on 八月 18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前几天参加了《来华犹太难民资料档案精编》出版座谈会,并做了发言。以下是来自上海观察的报道:
与会专家学者充分肯定了这套书的出版及建立数据库的重要意义。上海图书馆前馆长吴建中认为,将书与数据库结合起来做,这是一个全媒体出版的典范。纸质的东西肯定是选择性的,而数据则相对是完整的。通过数据将内容收集起来,从而让纸质的出版变成一个索引,就像参考工具书一样,这就使得两者得以更好连接。这套书的出版将为来华犹太人研究提供珍贵、客观的一手资料,有利于激发国人的爱国主义热情,增强国际主义精神和国际责任感。

《中华民族文化大系》出版的文化意义

Posted on 八月 16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下午出席了《中华民族文化大系》发布会。会上主持人骆新让我发言,我讲了该书出版的文化意义:1,有利于增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文化认同。五十六个民族,是一个大家庭,各民族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密不可分。2,有利于增强各民族各文化之间的交流与对话。从国际话语体系来讲,现在更注重文化间对话,国际上之所以出现多元文化主义失败的声音,就是因为多元文化政策往往会导致对少数文化的过度保护,产生新的孤立主义现象,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在2010年解放日报论坛上说过一句话,文化不是孤立的结构,他们本身就是交流和异花传粉(cross-pollination)的结果。当时把异花传粉给忽略掉了,其含义是异花传粉比自花传粉更好,这样的种子更强壮,更有活力。所以要把重心放在文化交融上。3,有利于增强对其他民族和文化的尊重和好感。任何民族无论大小都有其生存的智慧和技巧,这些智慧和技巧是中华文化智慧库的一个组成部分。

研究型图书馆的课题(4)——能动型学习空间

Posted on 八月 14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空间再造运动是从阅览室向信息共享空间的演变开始的。后来,又从信息共享空间发展到学习共享空间(Learning Commons)。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在2005年4月于明尼阿波利斯举办的第12届全国大会的一个专题会议就是以此为主题的(http://current.ndl.go.jp/ca1603),这也许是最早提出从信息共享空间向学习共享空间转型的学术会议。信息共享空间已经有十年的历史,如何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提升是当时的一个热门话题。一般来说,信息共享空间是图书馆员为主体的,而学习共享空间是用户为主体的,它强调两个方面,一是学习方式要从知识传递向知识创造和自主学习转移,一是图书馆要从提供资料的场所向交流思想的场所转移。
在学习共享空间中又演化出了一个概念,即“能动型学习”(Active Learning),它是一种问题导向的学习(Problem Based Learning)方式(http://current.ndl.go.jp/ca1804)。以前学生的学习主要以教室为中心,通过建设能动型学习空间,图书馆为自主学习和交流合作提供了新的场所。日本政府积极推进能动型学习。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2012年的调查,日本一半以上的大学均已配置了学习共享空间,不仅图书馆有设置,而且还将“能动型学习”列入大学教学大纲之中(http://www.mext.go.jp/a_menu/koutou/daigaku/04052801/1361916.htm)。
我国大学也有各类共享空间的设置,但在学习共享空间的建设上还不是很理想。有调查表明,在我国排名前十的大学图书馆中,除阅览区外的空间服务区比例最高的是武大,18.4%,平均仅12.7%(傅敏. 数字环境下国内外高校图书馆空间布局比较研究. 高校图书馆工作,2017(3):41-45)。不用说一般大学了,连知名大学的图书馆仍是以阅览空间为主体的。
日本京都大学图书馆组织员工对我国国内大学进行研修考察,其中一项调查值得我们思考(https://tsukuba.repo.nii.ac.jp/?action=pages_view_main&active_action=repository_view_main_item_detail&item_id=33012&item_no=1&page_id=13&block_id=83)。在美国学习共享空间的一般做法是与其他系科合作,提供参考咨询、利用指导、技术支持等服务,而且学生可以享用包含写作中心、生涯指导等在内的学习支持服务。在我国某知名图书馆,虽然也有与其他系科合作的共享空间设置,但缺乏类似写作中心、生涯辅导等学习支持服务。学生对共享空间的利用不少,但半数以上的学生没有接受过专题咨询服务,而且图书馆也缺乏专题咨询服务的评价方法和专题馆员(主题馆员)选拔标准。该调查建议要开展学习支持服务,要点有三:一是共享空间要与大学教育紧密结合,二是适应用户的需求,三是专题咨询服务标准的明文化。我认为这是我国大学及研究型图书馆共性的问题,值得思考和借鉴。

研究型图书馆的课题(3)——重新认识馆藏

Posted on 八月 10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我们常说“资源为本,服务为要”,馆藏是研究型图书馆最重要的资源。有学者从供给侧和需求侧视角对馆藏进行分析。从供给侧来看,图书馆正在向“超越本机构”的方向拓展,越来越注重与其他相关机构的合作与交流,并从根本上改变原有的藏书建设模式;从需求侧来看,教师与学生共同处于资源富有的互联网环境,发现与获取资源的成本大幅降低。随着对研究流与学习流的深入参与和积极介入,图书馆在创造、保存和获取的生命周期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因此,图书馆馆藏从本地向共享方向延伸是藏书建设的大趋势(http://www.oclc.org/content/dam/research/publications/library/2014/oclcresearch-collection-directions-preprint-2014.pdf)。
我觉得重新认识馆藏对于研究型图书馆来说尤为重要。
首先要确立“大馆藏”思维,所谓“大馆藏”,就是超越本机构,将图书馆馆藏放在合作的背景下布局,有人把它叫做“facilitated collection”,很难直译,意思是将本馆资源和馆外资源根据用户需求融合在一起,并将“馆藏作为一种服务”(http://orweblog.oclc.org/towards-the-facilitated-collection/)。但也有学者提醒,“全球同步合作”是不可能的,不要幻想有了联盟就万事大吉了,而是要把重心放在“有限群体之间的同心协力”上(http://www.oclc.org/content/dam/research/publications/2017/oclcresearch-hazen-symposium-2017-a4.pdf)。“大馆藏”是方向,没有哪一个图书馆靠自己有限的馆藏就可以满足读者的需求。如今“共享馆藏”(Shared Collections)已经很普遍。在美国,不少图书馆联手建立联合书库或共享书库,本馆只需保留一个复本或者依赖他馆来保存不常用文献,降低库存压力(http://current.ndl.go.jp/ca1819)。
其次要树立“一个馆藏”(One Collection)概念,也就是说将所有形态的资源都放在一个大池子里,看作是一个馆藏整体。已经有一些图书馆重组机构,基于功能而不是载体来设置部门,将印刷、数字等资源整合在一起考虑,为形成“一个馆藏”、“一个服务”(One Service)、“一个体系”(One System)的整体格局奠定基础。
第三是更加重视特色馆藏。这里要提醒一下,以前我们常说专题和档案型馆藏(Special Collection, Archival Collection),国际上现在通常叫做Unique Collection, Distinctive Collection。不少图书馆出现本地流通量减少、馆际互借流通量上升的趋势,以耶鲁大学为例,在过去的15年里,馆内流通减少了33%,而馆外互借量上升了144%,(http://www.oclc.org/content/dam/research/publications/2017/oclcresearch-hazen-symposium-2017-a4.pdf)。说明特色馆藏有很大的吸引力和生命力。每个馆致力于建设好特色馆藏,就是对资源共享联盟最大、最实在的贡献。
第四是利用现代化手段管理馆藏。很多图书馆利用各种现代服务手段对馆藏现状进行分析和管理。如OCLC在购买了SCS(Sustainable Collection Services)公司以后,利用WorldCat目录为各馆提供馆藏分析,对哪些品种需要保留、哪些需要剔除或共享提出具体建议(http://www.oclc.org/en/news/releases/2017/201720dublin.html)。也有不少图书馆利用大数据分析,开展精准服务,取得明显效果。

研究型图书馆的课题(2)——研究数据管理

Posted on 八月 9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如果说开放获取运动当时是为了应付期刊涨价的话,现在它已经成为改变学术传播体系的敲门砖、成为开放科学运动的前奏曲。在发达国家,由开放运动兴起的机构库已进入深化阶段,机构库成为一种常态,并正在开始新的升级探索。
这就是研究数据管理(RDM)。研究数据管理是开放数据运动的产物,它将研究数据看作是与论著同等的科学发现产品,并通过数据的收集、加工、传播、保存等,形成一整套开放型数据生产与传播价值链。起初,它与机构库并行发展,机构库以完成后的作品为对象,研究数据管理以过程中的数据为对象,如今两者有合并的趋势。
在发达国家,研究数据管理已经走向成熟。开放获取知识库联盟(COAR)曾就研究数据管理的状况作了一次调查,全球43家被访者中,有23家已经在收集数据,尚未收集的被访者中有80%表示在不远的将来会从事这方面的业务。在应用系统方面,有一半提出他们用同样的系统处理出版物和研究数据。在应用系统中最多的是DSpace,第二是Dataverse ,然后依次为ePrints,Contentdm,Diva,Phaidra(https://www.coar-repositories.org/files/COAR-RDM-Survey-Jan-2017.pdf)。该报告指出,研究数据管理面临的最大挑战主要有三个方面:研究人员参与不足;上级机构政策缺乏;存储与保存基础设施薄弱等。我国在机构库方面虽已形成规模,但与国际同行还有很大差距,更不用说研究数据管理了。北大、复旦等有一些探索,值得关注。
据说,开放获取知识库联盟正在组织工作小组调研,对机构库的下一轮发展进行探索,并将于2017年夏季发布调研结果(https://www.coar-repositories.org/news-media/summary-of-coar-annual-meeting/)。我的预测是两个方面,一是与研究数据管理结合,二是确保机构库更加开放,尤其是加强与社会知识系统之间的关联。
在很多地方,研究数据管理是由图书馆以外的部门做的,我认为图书馆应在这方面扮演主角。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讲图书馆员如何从事研究数据管理(http://current.ndl.go.jp/taxonomy/term/797?page=4)。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对促进和制约研究数据管理的原因进行了分析,促进因素有:系科间协调、学习与培训、专家的配置、上级对转型的支持、数据知识库的建设等。而制约因素有:数据存储及电子资料保存的资金与技术问题、有限工作时间内的超量要求、精通研究数据管理的人才太少、研究人员对图书馆的认识不足等。
我觉得英国大学图书馆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爱丁堡大学2011年就编制了一份数据管理政策文件,并就大学图书馆如何做好这一工作提出了十点建议。该大学将图书馆、数据中心等机构整合起来开展研究数据管理。格拉斯哥大学图书馆与技术部门合作,由图书馆为主开展该业务(http://current.ndl.go.jp/e1481)。图书馆有自己的人才优势和资源优势,只要管理得当,研究数据管理一定能做得更好。

研究型图书馆的课题(1)——外刊经费上涨

Posted on 八月 8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购书经费中,电子资源占比越来越高,美国大学平均70%,国内大学平均50%。如何应对电子资源经费、尤其是外刊电子资源经费上涨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之所以不可回避,一是研究者已习惯于电子期刊的利用,离开电子期刊他们将无法开展正常研究;二是虽然图书馆有利用率调查的数据,但研究者认为仅凭有限数据难以决定期刊取舍;三是购书经费难以并不应分摊到院系;四是已删订后的期刊难以得到馆际互借的保障(http://kuir.jm.kansai-u.ac.jp/dspace/bitstream/10112/10258/1/KU-0100-20160630-03.pdf)。以上这些问题的解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外刊约定俗成的捆绑方式的改变。
这些年来各研究型图书馆都致力于应对期刊涨价,其主要做法有:
一、联合应对。如英国研究图书馆联盟(RLUK)要求如果出版商不同意降价,今后将不再支持捆绑(如big deal)方式。该联盟对捆绑式和按品种进行挑选的方式进行了数据分析,认为后者成效更好(http://current.ndl.go.jp/e1220);有人曾警告那些满足于捆绑式优惠的图书馆,认为:一时的优惠带来的是学术社会长远的代价,也就是说最大的挑战不是期刊或捆绑订购的价格问题,而是维护学术出版系统的代价问题(http://www.infotoday.com/IT/sep11/The-Big-Deal-Not-Price-But-Cost.shtml)。
二、强硬干预。哈佛大学在这方面对本校提出过较强硬的意见,如:本大学研究人员的论文必须登录到机构库上对外公开;本校担任编委的职员对出版社无理要求应予以反对甚至辞职;结束捆绑订购,聚焦利用率高的期刊;鼓励采用PPU(Pay per use)方式;签订合同时要求出版商公开条款内容等(http://current.ndl.go.jp/node/20709)。哈佛大学的做法值得参考和借鉴。哈佛大学近年来在开放获取方面走出了坚定的一步,并已逼出版商做出不少让步。
三、长远考虑。开放获取和开放科学是学术交流体系建设的发展趋势。当前不仅要加强资源开放,而且要把研究数据管理提到议事日程(http://current.ndl.go.jp/e1220)。日本学术会议2017年2月发表“推进开放科学,奠定研究数据基础”(計画番号158)的战略规划,要求各大学制定并推进跨领域的研究数据管理与开放(http://current.ndl.go.jp/node/33446)。

日本无产者的灰色世界—-读西村贤太的小说

Posted on 八月 6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这几天看的是日本芥川奖获得者西村贤太的两部小说,第一篇是“苦役列车”,在日本属于私小说,基于作者自己的生活经历。主人公贯多因父亲性犯罪入狱,中学没上完就走向社会了。生活在最底层的他,每天靠打零工过日子,当过跑堂、搬运工等,挣来的钱不是喝酒就是买春,性格极为孤僻,但贯多喜欢读书,后来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了小说。第二篇是“落ちぶれて袖に涙のふりかかる”(谁知我心),书名源自鹿儿岛县串木港的民谣『串木野さのさ』 ,原文是“落ちぶれて 袖に涙のかかるとき 人の心の奥ぞ知らるる”,大概意思是“潦倒咽泪时更识他人心”,讲的是作者在小说获奖前身患重病但苦等结果的经历,故事本身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叙事方式很精彩,不仅让你期待下文,而且能感同身受,想象作者此时此刻的心情。
西村贤太的小说描写的是社会底层的生活,加上亲身经历且有文学功底,作者能把底层人的心态淋漓尽致地刻画了出来,与日本早期无产阶级文学如小林多喜二的《蟹工船》等不同,西村贤太的小说描写的是底层无产者的灰色生活。在日本早已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今天这种可读性强的故事也是很有吸引力的。前者已拍成电影,也有中文译本,值得一看。

大阪府立中央图书馆门前卖蔬菜

Posted on 八月 4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今天看到日本图书馆协会发布的一条新闻,说大阪府立中央图书馆门前开设了一个临时的摊位,向市民供应来自奈良县山添村直接提供的新鲜蔬菜和糕饼点心,并以此欢迎读者来馆。在大阪府立中央图书馆网页上,看到了这一新闻,“奈良県山添村から直送のみずみずしい野菜やお餅なども販売します!この夏、ぜひ図書館へお越しください!“,而且还看到该馆咖啡厅和饭店的菜单,注明均来自山添村的新鲜食材,一般套餐日元600-700不等,大约人民币35-45元,一杯咖啡日元380,大约人民币24元。
很有意思啊!这是日本图书馆响应政府要求公共图书馆支农的一项具体行动。此前,栃木县小山市立中央图书馆也在大厅内开设过“图书馆朝市”「としょかん朝市」,岩手县紫波町图书馆开设过“蔬菜与蔬菜图书展”,既可以借书,又可以卖蔬菜。
来源:http://current.ndl.go.jp/node/34475

发挥专业优势 精心服务社会——专访市政府参事吴建中

Posted on 八月 2nd, 2017 in 感悟 by jzwu

发布时间:2017/7/31 12:42:15

  在上海图书馆的一个办公室里,他端正地坐着,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与想象中的学者一样,温文尔雅,平易近人,语言风趣幽默,而又不缺犀利的言辞。已迈入花甲之年的吴建中,虽然满头银发,但精神矍铄,引用吴建中的话来说,“健康状况不由得我,但精神状态我说了算”。

  2016年11月2日,吴建中和其他8位新聘参事一起,从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手中接过聘书。参事是什么角色?董仲舒《春秋繁露•官制象天》中写到,“备天数以参事,治谨于道之意也”,其中的“参事”即谓“参与国事、政事”之意。如今,参事有了新的职能——“参政议政、建言献策、咨询国是、民主监督、统战联谊”,他们长期居于幕后,却出语重要,建议直通政府高层,享有“智库”、“智囊团”、“政府高参”的美誉。

  “是一种荣幸,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责任。”吴建中坦言,受聘市政府参事,他也将从之前的“提建议”到现在的“出主意”,要利用自己工作经历和技能优势,为上海的发展做出贡献。

  歪打正着进入图书馆学

  “大学读了四年却没有学位证书,不甘心,于是报考了图书馆系的硕士学位,这样既能跳过考学士学位的过程又能有个体面的身份……”上世纪70年代中学毕业,吴建中与工农兵学员一起上了大学,在上海师范大学干校外语培训班读日语专业,而一次歪打正着的经历,让他真正走进图书馆并喜欢上这个行业。

  1978年毕业后吴建中留校任教,正巧当时大学新成立了图书馆学系,他被安排去系里执教日语。每天都和图书馆学系的学生打交道,激发起他就地考研的想法。

  1980年吴建中幸运地考上了研究生,两年后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1982年他进入上海图书馆工作,幸运的是,由于“第三梯队”干部培养计划和硕士生身份,吴建中于1985年就被聘为上海图书馆副馆长,那时他29岁。

  1988年,吴建中考取了教育部中英友好奖学金,前往英国威尔士学习图书馆学与情报学。当时正巧威尔士国家图书馆编辑《霍克斯文库》,需聘用一位懂得中英日三国语言的编目员,吴建中获得了边工作边学习的机会,也正是这段经历,让吴建中见识了国外图书馆的管理方式。

  1992年1月,刚刚获得哲学博士学位的吴建中决定回国发展。吴建中笑称,从读硕到读博,从国内学到国外学,短短的十年改变了他的人生,也许自己天生就是个图书馆的坯子。

  在上海图书馆,吴建中一干就是30多年,并于2002年就任上海图书馆馆长和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所长。2005年被上海市政府聘为上海世博会四个主题演绎总策划师之一,2012年1月被增选为政协上海市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2016年受聘上海市政府参事。期间,吴建中笔耕不辍,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如《21世纪图书馆新论》、《世博文化解读》、《知识是流动的》等30余本专著和250余篇论文,其中《21世纪图书馆新论》先是翻译成繁体字在台湾出版,然后翻译成日、英文在日本、美国出版,他有四本书被翻译成日文,三本书被翻译成英文。他的论文在国内图书馆学科引文量中始终名列前茅。

  “每一分钟都不向党交白卷”

  熟悉吴建中的人都很奇怪,他怎么有用不完的能量:每天早晨朗读做操;隔天游泳或散步;喜欢站着演讲;还能抽出时间写书……原来,这一切都源于一次“大病”。

  十六年前吴建中生病住院,当时一咳嗽就会晕过去,整整一个月身上跌得满是乌青。医生说运动太少,于是他下决心锻炼身体。“锻炼不仅让我提升了自愈力”,吴建中笑着说,“而且增强了自信心”。从那时起,他“每一分钟都不偷懒、不交白卷”,更加珍惜时间,热爱生活,勤奋工作。

  吴建中笔头快,一旦订下目标,就全力以赴完成,“散步打腹稿,回家就落笔,一天至少要写几千字”。上海世博会期间,吴建中用了70多天写了一本《世博启示录》,用感悟的方式叙述了世博会大大小小的各类事件,在世博会结束之前成功出版。

  “百衲本”助力参事工作

  吴建中常说自己是个“百搭”。图书馆有个名称叫“百衲本”,百衲源于袈裟,由一块块布拼凑而成,也有打补丁的含义。吴建中认为学过图书馆学的人会有一种独特的技能——转化性技能,通过获取、综合、分析信息,进而达到创造能力。

  以前,吴建中喜欢记卡片,平时看到好的内容都会记下来并且一定会把来源写上。以前曾发生过由于找不到信息的来源,再好的引文也只好放弃的事,他说:“引用内容如果没有来源,等于抄袭别人”,现在他可以通过电脑“记卡片”。由于他从2005年起就不间断地写博客,现在只要一搜索“建中读书博客”就可以找到自己写过的或抄录过的内容。为了做好备份,他又在新浪注册了同样的博客。

  吴建中写作的特点是精心提炼和放眼未来。他写过一本书《世博文化解读》,该书把一百五十年的世博历史做了系统梳理,然后提出了贯穿于世博历史整个过程的核心价值体系:进步、创新、交流。由于中国首次举办世博会,大多数人对世博会不了解,吴建中提出的“进步、创新、交流”三位一体的世博会核心价值观不仅对筹博和办博具有参考价值,而且也得到国际展览局专家的认可。吴建中不仅参与世博主题演绎工作,参与审核各国展馆提出的主题报告,而且还是《上海宣言》、《上海手册》的主要撰写者之一。吴建中喜欢“研究未来”,他经过对图书馆未来十年走向的分析,写了一篇《从未来看现在——图书馆的下一个十年》的文章,这篇文章不仅得到《新华文摘》全文转载,而且引文量很高。

  吴建中认为,利用图书馆学的转化性技能,可以更好地为上海的发展出谋划策。他在政协工作时积极建言献策,不少发言引起高层领导和社会关注。如政协连续三年在常委会上聚焦科技创新主题,吴建中三次建言都有侧重,而且一次比一次更深入。他提出的开放数据和数据力等问题,已引起领导高度关注。此外,吴建中还于2015年被文化部聘为文化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参与并主持有关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研究和推进工作。

  进入参事室不久,吴建中就做了有关科技创新的报告,鲜明地提出了对如何建设全球有影响的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议。在2017年沪台研讨会上,吴建中不仅参与主持,而且也担任嘉宾。

  吴建中说:担任参事,既是一种荣誉,更是一份责任。不仅要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政治敏锐性,在更高的起点上为党政领导做好决策参谋,而且要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和资源优势,在不添乱、不越位的前提下主动积极为党政领导提出建设性意见。

  (东方网记者徐群立专访吴建中参事并撰稿)

上海新闻道德委举行专题评议会,研讨重视和加强食品安全报道

Posted on 七月 28th, 2017 in 感悟 by jzwu

2017-07-27 19:16:00 来源: 澎湃新闻网(上海)
因为没有发现明显不实报道,上海的食品安全不实报道专题评议,调整为食品安全新闻报道专题评议。
2017年7月26日,上海市新闻道德委员会召开食品安全新闻报道专题评议会。上海市食药监局副局长许瑾透露,近年来未发现上海媒体在食品安全方面的不实报道。
与此同时,澎湃新闻记者获悉,近日,国务院食品安全办等十部门联合发布通知,要求主动公开政务信息,加强动态监测,及时组织辟谣,落实媒体抵制谣言的主体责任,严厉惩处谣言制造者和传播者。
高度重视食品安全报道
26日的会议是按照中国记协新闻道德委员会的要求召开的。
长期以来,媒体在曝光食药安全违法犯罪行为、发现监管漏洞、制止谣言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从全国范围来看,由于一些从事食药安全报道的新闻工作者专业知识储备不够,一些新闻媒体把关审核不严,少数媒体为吸引眼球、制造话题,出现了一些缺乏科学性和权威性的食药安全报道,甚至个别媒体为食药安全谣言提供传播渠道,进行转发炒作误导受众。
为引导媒体负责任地做好食药安全宣传报道,中国记协新闻道德委员会于2017年7月19日召开了食品药品安全领域不实报道专题评议会,同时,要求上海、浙江、福建、黑龙江和河南等5个省市的新闻道德委员会也召开专题评议会,推动工作联动、共同治理,为迎接党的十九大营造良好舆论氛围。
为了开好上海这个评议会,上海市新闻道德委员会办公室提前与市食药监局进行了沟通。上海市食药监局表示,本市媒体对于食药安全领域的报道总体上比较客观、公正,把关意识强,没有出现明显的不实报道。
上海市网信办透露,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年初至今,上海9家主流媒体发表食品安全报道2300余篇次。上海市食药监局副局长许瑾则明确表示,近年来没有发现上海媒体在食品安全方面的不实报道。
上海社科院新闻研究所新媒体研究中心主任王蔚表示,总体而言,近年来主流媒体的食品安全不实报道的数量非常少。如果说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一是相关记者编辑可以进一步丰富食品安全专业知识;二是在互联网时代,把握新媒体的传播规律,寻找主流媒体和新媒体进行互动传播的良性模式,促进更多的优秀报道抵达老百姓身边。
基于上海的实际情况,评议会的主题从“食品安全不实报道专题评议”调整为“食品安全新闻报道专题评议”,重点研究如何进一步重视和做好食品安全报道,为上海建设“市民满意的食品安全城市”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依法科学进行舆论监督,自觉抵制网络谣言
食品安全谣言的危害以及治理在当前形势下也颇为突出。
上海市消保委副秘书长唐健盛透露,每年消保热线大致收到六七千条食品安全方面投诉,不过,连续三年,几乎找不到因不实报道引发的投诉。
其称,从消费者权利保护角度而言,现在是消费者驱动市场。只有消费者有认知,才创造价值。所以现在不少商业资源,都用在了改变消费者认知上。比如,卖净水器的人,天天发微信,告诉消费者自来水有多少多少危害等等。还有部分自媒体,为圈粉,变本加厉制造各种“不安全”。
另一方面,消费者需求上升了,如果不能及时给到他们关注的信息,就难免会有人拿各种真假莫辨的信息“喂料”。这在客观上,也导致很多信息,不能够传递到要传递的终端人群。
此外,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近日,国务院食品安全办等10部门联合发布通知,要求主动公开政务信息,加强动态监测,及时组织辟谣,落实媒体抵制谣言的主体责任,严厉惩处谣言制造者和传播者。
通知要求,各级食品安全监管部门应当严格执行“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的要求,采取多种方式,及时公开准确、完整的食品安全监管信息,挤压谣言流传的空间。新闻媒体、网站要以食品安全监管权威信息为依据,及时准确客观做好涉食品安全的新闻报道和舆论引导。
新闻媒体、网站及微博、微信等自媒体要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加强涉食品安全新闻的内容和导向管理,积极营造抵制食品谣言的社会舆论环境。网站要加大自查自纠力度,实行全方位全流程把关,凡经权威部门认定的食品谣言,一经发现,应立即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微博、微信等自媒体要及时清查发布食品谣言信息的相关平台账号,对违规内容和评论一律不予通过,对严重违规的账号要严肃查处。
通知还要求,新闻媒体、网站在加强食品安全正面宣传的同时,对相关违法企业和违法行为要开展依法、科学、建设性舆论监督,有力促进解决食品安全存在问题。开展舆论监督要注意把握平衡,要核实新闻信息,防止片面、虚假报道;对造成社会恐慌的不实报道,要严肃追究责任。
发现先进典型,从正面角度加强食品安全报道
会议评议中,上海市政协常委吴建中表示,食品安全不只是技术问题,根子在于文化问题、价值观的问题,食品安全问题根源在于说谎和造假。说谎和造假,是最不道德的行为之一。其建议,新闻舆论要营造狠批说谎和造假的氛围。此外,要激发社群活力,让更多人参与到食品安全教育当中。
上海市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市新闻道德委员会主任宋超,就如何进一步做好食品安全新闻报道提出五点意见:
第一,高度重视食品安全新闻报道。“民以食为天”,食品安全新闻报道一定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原则,为人民的生命健康负责,为社会稳定负责。配合最严厉的食品安全监管条例,某种程度上食品安全报道只能加强,不能削弱。记者“责任重于山”,坚决反对松懈和马虎的作风。
第二,坚持新闻真实性原则,要以十分扎实的作风认真核实信息来源,不凭道听途说或主观臆断采写新闻,不为追求轰动效应故意扭曲新闻事实。未经核实的一律不予报道,开展批评报道尤其需要扎实的作风和过硬的本领。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坚持团结稳定鼓劲,传播正能量。
第三,及时加强学习,注意积累食品领域科学知识,慎重核实具有争议性的重大题材,把握好分寸,把握好时机,一切要从效果出发。
第四,时刻牢记社会责任,坚持科学监督、依法监督、建设性监督,积极稳妥引导社会热点,自觉抵制网络谣言,为保持社会稳定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第五,深入调研,发现一批积极扎实、自觉遵法守法,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践行商业道德的企业、商家,以及政府管理部门、基层相关单位的先进典型,从正面角度加强食品安全新闻报道。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