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师生对信息素养教育的态度可以看出学校的教学风气

Posted on 三月 15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听同事说他们编写的有关信息素养的书在出版编辑过程中进展顺利,非常高兴。很希望早点看到样书,因为我也为此写了序。
从信息素养教育接受的程度可以看出一个学校的教学风气。传统教育不重视信息素养,因为学生对课本以外的东西没有需求。在序言中,我表达了两层意思,一是信息素养贯穿于整个学习人生,二是信息素养强调活用信息。经过在澳大一段时间的实践,这门课程深受师生欢迎,反而是我担心这些馆员不要太劳累了,这毕竟是他们的额外劳动。
出书的目的是在短时间内快速形成教材,并成为争取成为学分制公共课程的一个依据。期待这本英文版的教科书早日出版。

威廉森报告对西方图书馆学教育的影响

Posted on 三月 13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这两天看到网上在传焕文兄关于第五代图书馆人思考的文章。对他讲的图书馆学教育问题,我深有同感。2002年我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如果不为图书馆培养和输送人才,那么图书馆学院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如果图书馆不再需要图书馆学院毕业的人才,那么图书馆学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如果任何人都可以从事图书馆工作,那么图书馆员作为一个社会职业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在我国图书馆与图情学院的关系与以前相比确实疏远了。最近在给中图学会四十周年寄语中我提到要加强图书馆学教育部门与一线图书馆之间的联系。
安大图书馆储馆长约我写一篇东西,我也提到了这个问题。我摘录其中有关威廉森报告的一段与大家分享。请批评。
从全球来看,图书馆学研究与教育也一直在与时俱进。欧美图书馆学院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图书馆学教育看作是技能培训为主体的教育,而是一直在追求专业的提升和深化。这里特别要提一下“威廉森报告”。上世纪20年代,查尔斯·威廉森(Charles Clarence Williamson)应卡内基基金会要求调查全国图书馆员培训的问题,他在报告中提出图书馆员培训涉及到两大部分,一是技能培训,一是专业教育,他认为大学教育的重心是后者,并强调要建立学分制,也就是说,图书馆学教育之所以进大学,就是要提升图书馆专业教育的水平,而不只是技能培训。 我之所以在这里重提这份报告,是想强调图书馆学教育必须与时俱进,当时威廉森预测到图书馆学教育会偏重技能培训,所以特别提出不要把图书馆事务性处理拿到大学教育课程中来。在威廉森报告的影响下,图书馆学教育越来越注重理性层面的问题,并进一步扩展到后来与其他学科的交叉与融合,但百变不离其宗,图书馆学依然是图情研究的主体。设想一下,今天让威廉森再来做一份报告,他是否也会提出同样的建议呢?

挑战自我,超越自我

Posted on 三月 8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人的天性是懒的,因此需要激励和刺激。前几天馆内数据管理培新,我想起了近二十年前研究元数据的那段时光。
我第一次接触元数据是在美国OCLC俄亥俄总部的元数据培训上,我参加了三天培训,回国以后就与同事一起研究。OCLC研究所当时希望在中国做一个系列讲座,所长找到我,问我能否合作办班。就这样我们办起了研讨班,题目是元数据和知识管理。当时教师只有三位,所长、李华伟博士和我。所长讲DC元数据及理论,李博士讲知识管理,我上元数据演习课。当时为了学习元数据,我与刘炜博士、纪路恩先生一起编辑了一本书,叫《DC元数据》,当然也是为了统一国内元数据翻译。上课的时候,我让纪先生代我上演示课,我讲元数据结构及应用。后来培训班办到广州中山大学,演习课就由我自己扛了下来。那时感到很吃力,因为我不是搞技术的。后来又进一步到香港中文大学办班,要用英语讲,难度更大了,但我还是扛了下来。
当OCLC研究所后任所长来上图的时候,看到我们编的这本书很惊讶,说我们是发明DC元数据的,还没有出书呢。那个时候如初生牛犊,敢拼敢打。
人需要挑战自我,超越自我。只要自己认为有半点可能,都要敢拼敢打,这辈子已经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唯一担心的是,我把别人给逼疯了,尤其是到了这里,我更怕累坏别人。

人、技术、价值观:下一代图书馆技术的思考

Posted on 三月 6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今年初,清华大学王馆长和窦副馆长问我能否参加3月底在清华召开的下一代图书馆系统的研讨会。我不是搞技术的,但我觉得还是有话要说的,因为这些年来我们对技术有某种说不出的感觉,要么是顶礼膜拜,要么成卢德分子。我遇到一位老编目员,他总觉得技术把我们的价值剥夺了。因此我想到了人、技术、价值观之间的关系,也想利用这个机会谈谈图书馆的技术观与技术路线的问题。
如果说图书馆是一个赋能器,那么图书馆员早就在从事为图书馆增值的工作了,比如做索引解题,做流通咨询等,但技术是以高效运行为目标的,并且一直在替代图书馆员的劳动。每一次技术改进,都或多或少地在削弱图书馆员的核心价值。尤其是到了SaaS(软件即服务)时代,当本地话语权越来越小的时候,图书馆员用武之地就更显得少而又少了。
我想,目前图书馆技术的最大缺陷,是缺乏对用户反馈、评价、互动的重视和对本地优势和专业技能的发挥。因此我认为,下一代图书馆技术要把体现增值功能、突出用户本位、适应事业发展放在重要位置,同时要加强系统的扩展性、安全性和个性化。图书馆要善用现代技术,有效地发挥自身在数字和网络环境下知识加值服务的能力,在技术革新与职业追求同步发展中,进一步提升图书馆服务用户、服务社会的水平。

亲自“下厨”,吃起来更有滋味

Posted on 三月 1st, 2019 in 感悟 by jzwu

前天连续开了两个会(与大学的战略规划办公室的例会和大学图书馆委员会会议)后直奔机场,半夜到北京,为了出席第二天一早的中国图书馆学会理事会全体会议。昨天上午一进会场,又是录像,又是签名,中图学会成立四十周年活动热闹开场。然后是理事会的选举、学会工作总结和各委员会系列汇报,一切顺利。一方面显示了学会秘书处工作的高效率,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图书馆界大团结气氛。
新老朋友见面都感到很亲切,虽然离开内地已经一年多,但由于网络的关系,没有半点疏远的感觉。但猜我空闲时候多,好几位朋友与我约稿或邀请出席会议。大家能记得我,说明看得起我,自己忙一点没关系,让朋友失望我于心不忍。所以相比之下,比在内地的时候忙多了。
在内地的时候,作为领导往往只要动嘴即可,但在这里要亲自“下厨”,深入工作时,你与大家既分享了快乐,又分享了烦恼,特别是我这个人要求高,总希望什么事都做到尽善尽美,所以操心起来老是睡不好觉。当然“下厨”吃起来更有滋味,特别是与大家分享成绩的时候,特别开心,我喜欢与大家一起饮茶、喝咖啡。这里不兴喝酒,有朋友来到我宿舍,对我这个喜欢喝“闷酒”的人感到好奇,威士忌、马提尼、白兰地等,在我家里是应有尽有。
我一直跟员工说,今年放慢脚步,但大家发现我只是说说而已,因为在向图书馆委员会汇报的会上我又透露了几件今年要做的大事。我们这些人苦头吃惯了,不会休息,也不会享受。澳门这一美食之都似乎离我很遥远。但我不能连累大家,所以坚持一点,不打扰员工正常的休息及其应有的权益,如果要破例的话一定有言在先,并鞠躬致谢。

稳步和质量:今年澳大图书馆的主基调

Posted on 二月 20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好几天没有写博客了。春节期间交了几篇东西,都是应约写的,但也都花了不少时间。在这里晚上除了运动就是写作,这是我特别喜欢这里的原因了。
这两天在准备给大学图书馆委员会写汇报稿。去年主要是填补空白,做了诸如信息素养、学者库以及博雅文化系列等项目,今年主要是巩固成果,但也启动了一些新项目,如数字人文等。好在馆员热情很高,似乎有一种推着自己走的动力。但我觉得还是要突出稳步和质量,按已经确定的澳大图书馆五年发展战略规划和2019年度发展计划,做深、做细、做扎实。

澳门大学图书馆战略规划2019-2023

Posted on 二月 11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经过一段时期的调查研究和充分讨论,澳大图书馆战略规划在图书馆同仁的共同努力下正式出台了。以下是全文,请大家批评。

澳門大學圖書館戰略規劃2019-2023

一、願景
融入大學的學習、教學及研究體系,成為大學的學術資源、知識學習與文化傳播中心。

二、使命
澳門大學圖書館提供多元整合的資源和優質高效的服務,支持學習、教學和研究,促進學術進步和社會發展。

三、核心價值
創新:積極創新圖書館服務,優化圖書館設施,營造舒適及便捷的學習環境。
合作:融入大學的學習、教學、研究及行政體系,加強與校內外部門的合作,提升國際化能力,支持大學的發展。
優質:提供優質的資源及高效的服務,全力滿足師生的需求。
融合:融入社會,服務社區,支持澳門社會發展,推動終身學習。

四、戰略目標與行動計劃

1. 加強館藏資源建設,重視特色資源保存

1.1 持續擴充館藏資源
∙持續擴充各學科的實體館藏和電子資源。

1.2 便捷資源的獲取與利用
∙優化圖書館資源在移動裝置上的獲取與利用,使用戶能夠在任何移動裝置上一站式檢索及使用圖書館的資源。
∙優化知識發現與文獻傳遞系統的整合、加強圖書館網站和各種服務平台的功能。

1.3 重視特色資源的保存及數字化
∙致力於保存特色館藏,包括善本書、檔案、手稿、影像及多媒體資源。
∙加快特色館藏的數字化工作,建設特色館藏數據庫並開放使用。

1.4 設立大學檔案室並優化大學展館
∙設立大學檔案室,以保存大學校史檔案。
∙優化大學展館環境及功能,以展示大學校史及重要研究成果。

1.5 促進館際資源共建共享
∙加強與澳門高校圖書館聯盟、粵港澳高校圖書館聯盟和大灣區其他高校圖書館之間的合作,促進資源共建共享,更好地滿足師生的學術研究需求。

2. 拓展空間運用,優化基礎設施

2.1 拓展空間運用
∙因應開放式和互動式的智慧型學習模式已成為趨勢,圖書館將在原有的空間基礎上進行空間再造及空間拓展。

2.2 打造創意空間
∙為鼓勵學生創新與發揮創意,圖書館將增設「創客空間」, 「媒體實驗室」及「SmartView Corner」等創意空間。

2.3 優化圖書館設施
∙增設靈活舒適、人性化與智能化的設施,提升用戶體驗。

3. 支持學生學習與大學教學,融入大學協同育人體系

3.1 擴展資訊素養教育內容
∙將圖書館的資訊素養教育整合到大學的課程體系,提供多元化的課程內容,協助學生有效地發現、評估、組織、管理及利用學術資源,促進學生的學習成功率。
∙設立學科館員制度,為師生提供學科參考諮詢服務,並配合學院開辦學科專業的資訊素養課程。

3.2 支持線上學習環境
∙開展線上資訊素養教學課程,構建線上資訊素養學習資源平台。
∙配合大學線上教學系統,整合各類圖書館資源。

3.3 優化圖書館的教學與學習設施
∙配合教學科技的發展,適時增加及優化圖書館的教學及學習設施。

3.4 融入大學協同育人體系
∙將圖書館的文化活動及博雅教育整合到大學的課程體系中,提高學生的人文素養。

4. 支持大學研究與知識交流,助力大學策略規劃

4.1 支持大學研究
∙加強與研究人員的溝通與合作,開展多渠道、多方位、貫通整個研究流程的研究支持服務。
∙積極蒐集及保存大學的研究成果(包括論文、著作及研究數據等)。
∙推動圖書館數字人文計劃,支持人文領域的研究。

4.2 促進大學知識交流活動
∙協助大學研究成果的推廣,提升研究的影響力。
∙建置學者庫以整合及推廣大學的科研成果的利用,促進大學的知識交流活動。

4.3 助力大學策略規劃
∙提供高等教育發展趨勢的前瞻報導。
∙提供大學研究現況及專利分析報告,助力大學的策略規劃事務。

5. 提供優質高效服務,提升用戶滿意度

5.1 提供優質高效的服務
∙發揮館員的專業知識及技能,提供優質高效的圖書館服務。
∙堅守服務承諾,維持圖書館高效運作。
∙充份利用社交媒體宣傳圖書館資訊,更有效率地推廣圖書館的活動與服務。

5.2 提升用戶滿意度
∙通過大學的服務滿意度調查,掌握用戶對圖書館資源及服務的滿意度,並根據結果及用戶回饋持續改善圖書館的資源與服務,提升用戶的滿意度,增加資源的使用率。
∙定期收集「圖書館焦點用戶小組」的意見,持續對圖書館服務進行評估及改善。

6. 重視館員的專業發展,建立優良的組織文化

6.1 重視館員的專業發展
∙配合專業知識和技術的最新發展趨勢,為館員規劃一系列的培訓課程,提升館員的專業及國際化能力,推動館員學習新知識、新技術、新工具和新方法,並鼓勵館員積極應用新知識創新服務,提升服務水平及效率。

6.2 建立優良組織文化
∙建立積極、高效、創新、合作與相互尊重關懷的組織文化,促使館員間能通力合作、各施所長,更好地工作與成長。
∙成立「員工關懷小組」,定期組織關懷員工的活動,促進員工彼此間的關係與合作。

7. 服務社會,推動終身學習

7.1 服務社會
∙進一步對外開放館舍、館藏資源及設施,服務澳門市民。
∙加強與澳門政府及社團的合作,提供所需資源與服務,支持澳門的建設與發展。

7.2 推動終身學習
∙支持澳門市民的持續進修及知識學習,推動建設終身學習型社會。
∙組織各類型閱讀推廣活動、博雅講座及文化藝術展覽活動,促進澳門的閱讀風氣和市民的人文素養。

能与古人对话是一种很高的境界

Posted on 一月 22nd, 2019 in 感悟 by jzwu

国家图书馆有几位在国内外舞台上很有建树的学者,其中跟澳大有关的,一位是张西平教授,一位是李凭教授。张教授是中西交通史专家,他去年来过澳大做研究。李教授是古代史专家。去年刚到澳大就听说李教授在新加坡有关古代纸张上的新发现,就很想专门拜访李教授。今天我馆为李教授作了一个新书发布会,也以此为契机正式推出澳大博雅新书发布的平台。
会上,我在赞扬李教授的同时也对历史研究谈了一点看法。我认为做历史研究的最大乐趣不仅在于有新发现,而更在于能达到与古人对话的境界。这是一般人难以感受到的。很多人认为搞科技研究才是科研,我觉得这是很片面的。人文研究是跟人与社会打交道,不仅有其难度,而且也可以从中找到特殊的乐趣。历史研究要探究的不只是史实和证据,就是说不是有什么,而是为什么,通过与古人对话,能了解到古人的想法和智慧,能达到与古人交流的境界是相当不容易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特别佩服那些潜心做历史研究的人。

图书馆学向何处去?

Posted on 一月 15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这几天,赫尔辛基中央图书馆新馆开放在我国图书馆界引起较大反响。再过几天,《图书馆杂志》将刊登一批专家学者的专访,国际图联图书馆建筑与设备委员会的主席和秘书长都参与了进来。
从北京开会回来,我就一直在琢磨着一件事,我们为什么要看低图书馆学呢?好像情报学就高人一等似的。
我参与撰稿的《图书馆概论》第五版在日本图书馆协会出版了。本次修订专门对图书馆学和情报学做了一个评价,我觉得令人深思。大意是,图书馆学是主要围绕图书馆的一门学问,但发挥图书馆功能的各种研究,如信息利用、阅读、通讯及信息载体的生产与普及、及其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等侧面的研究又与各学科之间产生联系,尤其是与情报学之间的关系更为突出,为此两者结合形成了图书馆情报学(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无论这个说法对不对,但都值得我们思考。
图书馆学与情报学虽然研究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但两者结合是国际趋势。国际文献协会(FID)在世纪之交与国际图联合并,英国情报学家协会于2003年并入英国图书馆协会,变成了英国图书馆情报协会(CILIP)。而我们这里为什么要刻意把图书馆学和情报学变成两个不同的东西呢?
丘东江先生曾经问我图书馆学与情报学之间的关系,他也很反对把两者割裂开来。我觉得图书馆理论界要反思,我担任中图学会学术研究委员会主任后曾想做一件事,写一系列学术展望报告,但由于各种因素没有启动。我总觉得当下我国图书馆事业的辉煌与图书馆学问的彷徨处于很不相称的关系,是需要有人来开展这方面的探讨。

夫妇之间都有值得对方体谅的某种东西——《家日和》读后感

Posted on 一月 11th, 2019 in 感悟 by jzwu

9日晚上到国图的时候快凌晨了,但中国图书馆学会理事长会议对我来说也是最后的一两次了,我是抱着珍惜的心情去的。我跟国图领导说,我国图书馆事业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这与中图学会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今年就要换届了,虽然依依不舍,但更上心的不是我个人如何,而是学术研究的未来走向。当国外图书馆在合并档案馆甚至信息中心的时候,我们这里反而出现了低迷或萎缩的情形,我期待着理论界能站出来为图书馆这门学问正名。
航班来回要七个小时,我这次就带了一本小说路上看看。这次选了奥田英朗的《家日和》短篇集,六篇看似无聊的家事描写背后,则是意味深刻的心灵刻画。就说其中的两篇吧。一篇是《萨尼涕》,这是四十二岁女主人公的网名,在家很无聊,而且渐渐地见老。后来她学会上网,开始热衷于网络拍卖。拍卖中得到了很多乐趣,人也变得充实和漂亮起来。当发现把家里的东西都当得差不多并开始拍卖丈夫最心爱的几件东西的时候她突然醒悟了,然后叫妹妹在最后时刻出一个极高的价保全了下来。还有一篇是《葡萄柚怪物》,说女主人公在家打零工,对来收货的男士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兴趣。一开始对收货男很反感,但后来对他身上的味道产生了兴趣,虽然男女之间没有发生什么,男的压根不知道女主人公的心思,但见了面后女主人公晚上总会有春梦。这几部小说讲的是很平常的家事,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灵世界,夫妇之间都有值得对方体谅的某种东西。
又有一笔稿费要来了,与以前一样,还是叫日本方面给我买了一些得奖小说。

下一页 »